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杀猪少年

作品:两只魔偶|作者:西山谣|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7:29:38|下载:两只魔偶TXT下载
  岩山镇,圣州边境,一座被群山环绕的小镇,说是小镇,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大的村落而已。

  以往宁静的小镇,今天却闲的格外热闹,镇子上的人都在往镇子中心聚集,像是有什么热闹要发生。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要有高贵的控偶师大人过来。

  小小岩山镇,已经不道有多久没有控偶师出现过了,镇里的男女老少,早早就聚集在小镇的广场,为的就是亲眼看看传说中的控偶师大人。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镇子里适龄的孩子们,如果能被控偶师大人检测出灵魂天赋,就有可能成为一名控偶师。

  对岩山镇来说,这无异于是草窝里飞出金凤凰。

  而此时的另一边,岩山镇角落里一处油腻脏乱的门市里,一名面表情,目光显得有些呆滞的少年正熟练切割着案板上的一扇猪肉,很快便切好一块红白相间的猪肉,然后递向了橱窗外的中年男子。

  “七叔今天怎么舍得吃肉了?”少年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些许困惑,给人一种傻里傻气的感觉。

  被唤做七叔的中年搓搓手,接过猪肉,笑道:“这不是有控偶师大人要来咱岩山镇吗?万一杨剪那小子有成为控偶师的希望,怎么也得给他吃顿好的不是?”

  少年平静的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反应。

  对此,七叔明显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怎么?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准备去碰碰运气?”

  少年回头看了眼里屋,听着屋里那一声声沉重的咳嗽与喘息声,默默地摇了摇头:“不了。”

  七叔见状,不由叹息着摇了摇头,担忧问道:“老朱呢?还是老样子?”

  “嗯。”少年点点头,默默的收起七叔递过来的几颗魔尘,“再吃一段时间药,应该能好转一些。”

  “那就好~那就好~。”七叔惆怅道:“老朱这辈子吃了不少苦,也憋屈了一辈子,好在有你帮他接班,否则老朱要是没了,咱岩山镇就没屠户了。”

  少年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七叔,您慢走。”

  七叔怔了怔,略有些无奈的看了少年一眼,然后才乐呵呵的拎着猪肉,缓缓离去。

  目送七叔走远,少年怔怔的站在肉案前,眼神中流露出一种空洞与迷茫。

  “咳咳咳……”屋内一连串沉重的咳喘声将少年惊醒,“臭小子,给老子进来——!”

  听到这粗俗而又熟悉的声音,少年淡定的走回屋内,面无表情的看着床榻上憔悴不堪的老头,默默上前帮忙拍打后背,问道:“老爹,你突然叫我进来干吗?”

  老头咳喘片刻后,老脸憋红,吹胡子瞪眼道:“你说干嘛?刚刚杨老七说的我可都听到了,你小子赶紧给我收拾收拾,去接受控偶师大人的测试!”

  “可今天的肉还没卖完呢。”少年有些不太情愿道。

  “还买个屁的肉,赶紧给我滚,要是能成为控偶师,不比你杀一辈子猪强?!”老头气急之下,差点从床榻上滚落下来。

  随后,在老头一番劈头盖脸的臭骂下,少年最终还是走出家门,沉默而又迷茫的向着镇子中心广场的方向走去。

  少年一走,床榻上的老头流露出一种心满意足的表情,连带病重的气色也好转了一些。

  老头没有名字,从记事起就流浪在外,人们都说他是因为长得太丑,被父母遗弃,后来,连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了。

  幸运的是,在他流浪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位屠夫,教给他一手杀猪的手艺,成了这岩山镇的一个杀猪匠,遂自取名为朱一刀。

  本以为结束了颠沛流离的流浪,命运会有好转,但是却因为人长得太丑,再加上屠户这个身份,愣是没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他。

  一晃多少年过去,本以为这辈子注定无后的朱一刀,无意中捡到一名弃婴,因为从小被遗弃而感同身受的他,便将弃婴带回了家中,悉心抚养,并取名为朱有尘。

  没办法,从小穷困的他,就盼着这个小家伙能过上有尘人的生活。

  本以为这小家伙长得不丑,日后肯定不会为找媳妇儿发愁,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小家伙不会哭、也不会笑,旁边人都觉得长大以后是个傻子。

  又一晃,十六年过去了,当初捡回来的弃婴也已经长成一位高大俊秀的少年。

  但事实证明,这孩子跟镇里其他同龄孩子相比,确实有点儿不太一样,而且从始至终都不会哭、不会笑。

  好在这孩子只是看上去有点儿傻气,并非傻到不能自理的那种,十六年下来,也算是成功学会了他一手精湛的杀猪手艺。

  原本以为这孩子也要重蹈他的悲惨命运,却没想到竟然有控偶师来岩山镇施恩启蒙。

  这不由的让朱一刀看到了一丝希望,虽然这孩子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能检测出灵魂天赋,但有希望总归比看不到一丝希望要好。

  ……

  岩山镇,以往破旧不堪的广场,经过小镇居民一番整理之后,颇有些焕然一新的味道。

  此时的小镇广场上,早已聚集了大批的男女老少,当然,今天的主角是人群中那些孩子们。

  朱有尘是不太愿意来参加什么控偶师测试的,因为他觉得当一辈子杀猪匠也挺好,若不是老头子指着鼻子让他过来,他宁愿去后山跟山里的小动物玩玩。

  “尘子,这边~这边~你可算是来了!”

  刚一到场,便看到人群中一名体形壮实,长相憨厚的少年兴奋的向他招手,这少年便是七叔的儿子杨剪,也是岩山镇同龄人中,唯一愿意跟他玩的好朋友,也是他从小到大的朋友。

  朱有尘之所以能跟杨剪玩到一起,还得得益于老爹朱一刀跟七叔的老交情。

  作为镇上的养猪专业户,七叔跟老爹朱一刀也算是一辈子的合作伙伴了。

  不过七叔这人有点抠,明明是养猪的,可平日里却舍不得吃一点猪肉,他自己倒还好,只是可怜他老婆和孩子。

  好在杨剪这小子从小跟朱有尘玩在一起,跟着朱有尘这边蹭吃蹭喝,看他现在的样子,就知道没少蹭吃蹭喝。

  看到杨剪,朱有尘先是一愣,然后便快步走了过去。

  旁边不少同龄人见朱有尘过来,立刻阴阳怪气的调笑起来。

  “呦,这不是尘傻子吗?你一个傻子,跑来瞎凑什么热闹?!”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控偶师大人怎么可能给你一个傻子做测试?”

  “尘傻子,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比较好,免得给咱岩山镇丢人~!”带头的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年满眼讥讽道。

  此人是镇长小儿子熊少龙,也是从小到大,最喜欢欺负朱有尘的熊二代,好在后来因为年龄的增长,朱有尘和杨剪越长壮,他这小身板已经力不从心了。

  今儿个熊少龙明显是精心打理过才来的,尤其是身上那套精致的衣服,着实令身边不少同龄人羡慕。

  “熊少熊,你丫的什么意思?”眼看一帮人调笑朱有尘,杨剪当时就不乐意,“平日里仗着你爹的身份,嚣张点儿也就算了,今天是控偶师大人要来,谁给你的胆量在这儿装逼?”

  “杨二狗,你找打是不是?!”熊少龙气的张牙舞爪:“说过多少次了,本少爷叫熊少龙,不叫熊少熊!”

  “笑话,只准你叫我杨二狗,不准我叫你熊少熊是吧?”杨剪冷笑反驳道。

  “你——!”熊少龙气的直想动粗,却被旁边他爹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旁边的盛装出席的镇长没好气道:“给老子消停点儿,这么难得的机会,千万别给控偶师大人们留下坏印象。”

  熊少龙顿时不敢再大声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瞪了朱有尘和杨剪一眼。

  杨剪见状,哼哼冷笑一声,转而咧着嘴拍拍风浩的肩膀,安慰道:“行了尘子,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咱这次要是能成为控偶师,他爹见了都得点头哈腰。”

  却见朱有尘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压根儿没把这事儿放你在心上,毕竟根本感受不到情绪。

  作为镇子里公认的傻子,从小到大,朱有尘早已习惯了冷嘲热讽,别人都说他是傻子,可在他眼里,那些说他是傻子的人才是傻子。

  “对了剪子,你知道控偶师是干嘛的吗?”朱有尘面无表情的问道。

  杨剪尴尬的挠挠头,摇头道:“不知道,反正很厉害就对了。”

  “无知!”熊少龙似乎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忍不住一阵鄙夷:“连控偶师是啥都不知道,还妄想成为控偶师?要我看,你们俩还是安安心心在岩山镇养一辈子猪和杀一辈子猪吧。”

  杨剪脸色难看,冷然反讽道:“切~说的好像你知道控偶师是干嘛的一样?”

  “就说你们是土包子,没见过世面吧?”熊少熊暗自得意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家有一位远房表舅,便是一名高贵的控偶师。”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旁边同龄人的羡慕,“熊少,你真见过控偶师?”

  “那是自然。”熊少熊一阵洋洋得意,然后便跟众人吹嘘了起来。

  杨剪见状,不屑冷笑道:“见过控偶师有什么了不起的~!”

  “行了剪子,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人就这样,有什么事儿恨不得在全天下人面前显摆。”朱有尘扯了扯杨剪的衣角,面无表情的安抚道。

  杨剪哑然一笑,也就懒得再去搭理熊少龙。

  正在这时,天空中忽然间浮现出一片神圣的霞光,并缓缓向岩山镇上空蔓延过来。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整个广场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激动的望着天空,不少老头和老太太更是吓得直接跪倒在地,虔诚祷告起来。

  “来了来了,真的有控偶师大人来了~!”

  “尘子你快看,太厉害了,简直就跟神仙一样。”

  朱有尘自然也被天空中的异象吸引了目光,不同的是,其他人是因为激动和期待,而他却仅仅是因为好看和一丝丝好奇。

  很快,一群衣着华丽,气质不凡的身影便浮现在了岩山镇上空,并伴随着阵阵圣光洒下,十多名控偶师缓缓飘落在了人群中央。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为首的那位圣洁而又美貌的女子了,此女看上去比朱有尘也大不了多少,但那绝美的容颜,以及浑身上下流露出的圣洁气息,却不自觉的让人想要顶礼膜拜。

  只见那女子一袭素雅白衣,青丝如飞瀑般垂在肩上,随着微风缓缓飘舞。

  圣洁女子环顾一周,便将平和的目光落在了朱有尘和杨剪这帮年少的人群当中,绝美的脸上勾起一抹淡漠的笑意。

  镇长这边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赶忙上前迎接道:“岩山镇镇长熊霸,恭迎圣女大人以及诸位控偶师大人。”

  “镇长不必多礼,我此番游访群州,也只是想让更多的孩子有机会踏上控偶师的道路而已。”为首的圣洁女子嫣然一笑,令人迷醉。

  熊霸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屁颠屁颠的上前邀请道:“诸位大人这一路舟车劳累,不如先回小的府上歇息一番,小的已备好一桌酒席,就……”

  没等熊霸说完,便被圣洁女子旁边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打断:“镇长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圣女此番巡游时间很紧,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熊霸一脸尴尬,“这……”

  中年男子也懒得跟熊霸废话,目光转向一旁的少男少女,问道:“这些就是要接受测试的孩子吧?劳烦镇长组织一下,直接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