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5章 暴虐

作品:火影之攻略人物|作者:夜郎国王|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5 22:29:20|下载:火影之攻略人物TXT下载
  在镇子上并没有停留多久,补充了补给之后,就再次踏上了前往北方诸村落的路程。

  但是在路上,龙之介还是十分担忧的。

  因为秋本由真修习的进度还是让人不能满意,本来选择秋本由真作为这次任务的关键人就已经是无奈之举。

  本来她就是无关之人,要是再给她不必要的压力,欺凌幼小,实在不是龙之介愿意做的事情。

  但是一个有着足够感知能力的水性质查克忍者,实在是这一次任务的关键所在。

  也由不得龙之介不急。

  不然到了北方的诸村落之后,总不能干看着村民们因为干旱流离失所而无所作为吧?

  所以在路上,龙之介看着秋本由真都止不住的叹气。

  甚至有些希望在旅程当中遇到一些流浪的忍者,能够临时雇用一下度过这次任务的无力。

  但是对于草之国来说,忍者本来就属于十分之少的存在了。流浪的忍者,近乎于没有。

  毕竟这个国家的普通国民们,很难有力量供养出一名忍者。

  家中能够出现忍者的,基本上非富即贵。

  除非像花原这样的死脑筋。

  龙之介又看了眼在前面昂首阔步的花原,摇了摇头。

  即使是花原,家里好歹还有一本渡边家的家传修炼法。

  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无价之宝,草之国普通的国民,上哪儿去搞这种东西?

  即使是供养孩子去学,恐怕学的也是什么野孤禅罢了。

  长路漫漫,行李都交由教奴来背负,所以也不是多么的艰难。只是多少有些无聊。

  龙之介让花原和上杉木教导一些最浅显的,通过消耗体力和进行锻炼培养查克拉的方法给这几个教奴。

  天赋不够,时机不够。

  就只能够靠努力来凑了。

  当然,如果这几个沦落成天御教教奴的骗子都能够谈起努力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也太过于理想主义了。

  除了将大。

  这个性格特征是无能的人。

  当然。

  与其说将大是因为努力,倒不如说这个人是因为畏惧。

  他没有任何的胆量,敢违背神使龙之介的命令。

  于是他便按照龙之介的命令,说什么就做什么。就像他以前听命于藤木智久,或者一切比他地位高的人一样。

  而除了将大之外,或多或少,对如此严格的,消耗体力的训练都抱有抵触情绪。

  对此……

  龙之介当然有十分简单粗暴的办法。

  努力还不够。

  那么就用酷刑来凑!

  开什么玩笑?

  我神使龙之介什么时候拿自己当做过一个好人?

  难不成你们这些都已经沦落成我天御教教奴的罪犯,还想要我天御教给你们精神辅导?

  我们可是圣教,精神辅导当然是没有的!但是洗脑倒是有要不要来一套?

  凡是不能够完成指定任务量的,立刻会由花原拿木棍抽打。

  前几次还有人求饶,甚至躺在地上打滚不起来。

  凡是这样的,都是打到他们没有力气求饶或者打滚才停下。

  天御教赎罪兵团的训练标准就是,不到昏倒之后,按水里闷个半分钟还没任何反应或动作的话,是绝对不会停下的。

  当然。

  现在赎罪军的训练程度其实还是很低的。

  因为每天还要赶路的缘故,其实现在每天训练的时间也不过一两个时辰。

  只不过这几个教奴在试天御教的度在哪里。

  好人是难以治得了泼皮的。

  但是很不幸,龙之介从来就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好人。

  至少对于罪犯不是。

  此外。

  在天御教内部,是没有法度可言的。

  或者说,龙之介就是天御教内部的法。

  当然,这和龙之介儿时听到几个坑爹的货吹嘘自己镇派出所所长的爹是镇上的法的概念是相差甚远的。

  那种是会把自己的爹往死里送的。

  而龙之介这种,则是言出法随。

  当然,没有法度,也只是暂时的概念。

  随着天御教的逐渐扩大,一定会制定一种十分完备的制度。

  但是这种制度,也一定是服务于龙之介观念的宗教法律。

  总而言之。

  想在天御教里的赎罪营里耍无赖,怕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除了那个将大尽心尽力的完成每天的训练之外。

  还有那个曾经的小头目藤木智久也是尽着全力完成了训练。

  真正耍无赖的,是另外三个人。

  龙之介察觉到,这一切是藤木智久暗示,甚至授意给另外三个人的。

  作为这五个人中的核心。

  他用这种方式去试探天御教究竟是什么样类型的宗教。

  得寸,才能进尺。

  毕竟听起来,受命于神的龙之介,理论上说应该是一个仁慈的神使。

  在所有的故事当中,这样的宗教领袖都应该是仁慈的存在。

  而且在佛教和神道教的体系当中。

  所有的神职人员,都不是什么暴虐的存在。

  这让藤木智久想要去试探这个教,是否是想要通过信仰,来促使信徒团聚在一起。

  但是实验的结果告诉他。

  龙之介是绝对的,不可忤逆的存在。

  在今天,即使他完成了花原所布置下去的任务。

  但是他也同样遭受到了惩罚。

  甚至更加残酷的惩罚。

  龙之介甚至当场宣布,如果他今后再敢煽动其他人来试探天御教的底线,就割掉他的舌头。

  多么残酷的存在。

  甚至龙之介在管教这些教奴,或者说这些话的时候。

  上杉木都有意无意的以教导秋本由真为由,将秋本由真引开,避免她听到这些话。

  龙之介倒是很无所谓。

  开什么玩笑,宗教只会在无力的时候选择平和。

  邪教做大了,就是宗教。

  当然……这种说法龙之介也知道只是一种表象。

  但是在嘴上说说,还是很过瘾的。

  其实在黑暗时代,宗教确实还是起到了不少的作用。

  虽然宗教的主要作用,是帮助高阶级的人缓解阶级矛盾。

  以避免低阶级的人反叛,达到阶级之间重新洗牌的特点。

  但是高阶级的人打开了这个潘多拉魔盒之后。

  就会发现,宗教反倒是限制许多封建贵族阶级的存在。

  在西欧,制定了严格的一夫一妻制。从某种意义上提高了女性的地位。

  教宗在某些时期甚至是最高级的统治者,却是被选举出来的。

  总而言之,在合适的时期,做合适的事情。

  这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想要在黑暗时代,生产力低下的时代,盲目的推行高级别的制度,解放更多的“人性”,这才是一种更深的罪恶。

  惩戒恶人,帮助善人。

  这依然是龙之介在这个时代所能够做的大善事了。

  至于虐待恶人,就让后世再改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