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醉此庙

作品:九霄天魂变|作者:韬光养慧|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7 15:52:56|下载:九霄天魂变TXT下载
  天玄大陆,北冥域,有山名曰求如山,高耸入云,为北冥域诸山之首。不知从何时起,求如山山巅之上立起了一座庙,然而庙宇却并无主人,久而久之便成了一座废庙。曾有许多人称来此处游玩之时见到庙中有佛光四起,呈金钵状。有人说此处乃不祥之地,每逢满月之时,庙中便有哀鸣之声,如万鬼来朝,但始终无人证实,最终此地便成了废弃之地,终年难觅一人。

  寒冬将至,天气渐渐转寒。今日,一行身着白衣的宗门弟子来到了求如山。为首一名青年剑眉星目,墨色发丝微微扬起,气宇不凡。只见他握剑的虎口有着层层厚茧,应该是一名强大的剑修。青年身旁一个样貌可人,眼中透着灵气的少女在不停的抱怨着,

  “哥,还有多久才到山顶啊,我都要累死在这荒山野岭了!”

  另一个憨厚少年一脸无奈看着少女,“小师妹,我们这才刚上山五分钟呢……”

  被唤作小师妹的少女气得一跺脚,“烦死了!我就不该来这鬼地方!”

  憨厚少年一脸苦涩地耸了耸肩,显然对他这小师妹无可奈何。黄昏将至,上山的众人终于来到了山顶。为首的俊逸青年眉头微皱,伸手将身后众人一拦,

  “等等,前面的破庙中似乎有人,小心点。”

  霜落锁空庙,零落一丛风。众人擦了擦眼睛,远处一座庙宇逐渐清晰起来。

  憨厚少年心中暗道:大师兄感知能力竟然这么强,我等连庙都没发现,他竟察觉到了里面有人!憨厚少年瞥了一眼背上那之前十分调皮的小师妹,此时她似乎早已进入了梦乡,全然没有半点紧张之感。

  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和身旁几名弟子都尾随在俊逸青年身后。

  众人快要接近庙门之时,只觉一阵异味从庙中飘出,俊逸青年心中一怔,该不会是毒气?

  正欲令众人后退。只见那俏皮的小师妹不知何时已醒,在庙门之前兴奋不已,

  “哥,师兄,别担心,是酒味!”说罢也不等众人言语,一把便推开了虚掩着的庙门。

  憨厚少年连忙叫道“小师妹,别慌……”,紧接着众人便被庙中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

  “啊!”小师妹一声惊叫,修长玉指指着庙中佛像下侧卧着的一个“野人”。

  此人衣衫褴褛,茂密的头发将眼睛都遮住了,左手提着一个酒葫芦,地上还散布着大大小小的酒葫芦,空气中都充斥着刺鼻的酒味。

  小师妹急忙窜入了众人之中,战战兢兢道“哥,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野人!”

  俊逸青年面色微正,缓步朝佛像下走去。刚行至那人跟前,只见那人嗖得腾跃而起,电光火石间一脚扫向面前的俊逸青年。

  青年心中一惊,右手剑鞘往身前一挡,竟被逼退几步之远。

  “不知阁下何人在此歇息,在下问剑宗林尘,冒昧打扰,还望海涵。”俊逸青年眼神凝重,望向面前醉醺醺的男子,心中暗忖:刚才那一脚功力十分雄厚,兴许是遇到了高人。

  只见那人起身,摇摇欲坠拿着酒葫芦,口中含糊不清道:“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太上老君祖师爷,西天如来佛之兄长……”只听的那人满嘴胡话,神神叨叨着,声音似乎透着些许稚嫩,“要问余之姓名……”醉汉长发下闪出一双清亮无比的眸子,侧着眼睛望向了庙中大柱上几行文字‘轮回还需因果,奈何醉此庙间’,顿时眼前一亮,如恍然大悟般道:“醉此庙是也!”说罢,倒地昏睡过去,只留得瞠目结舌立于庙中的众人。

  遗庙丹青落,空山草木长。求如山孤寂已久的破庙中今日人影绰绰。

  仿佛做了一场春秋大梦一般,邋遢青年终于从浑浑噩噩中清醒了过来。东方既白,几率阳光从破旧的窗户透了进来。感受着刺眼的光芒,青年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并非梦中迷茫,清风徐来,阳光透着暖意。

  正当他晃晃悠悠想要起身之时,一道俏丽的身影从庙门外窜入,可爱的眸子中闪烁着好奇之意,“咦,野人你醒了?昨晚可吓死本小姐了!快如实招来,你是何人,为何在这里酩酊大醉!”

  靓丽少女将她精致的脸庞凑了过来,大眼睛中似乎有些许欣赏之意,不过转瞬即逝又佯装娇怒地瞪着眼前刚刚苏醒的人。

  邋遢青年似乎还没回过神来,正不断用手揉着自己的上额,全然没有理会面前少女的质问。靓丽少女发觉他竟无视自己,气得一跺脚,“哼,你这野人别摸了,要不是本小姐大发慈悲为你修理了下你的长毛,你这会儿还是那荒山野兽的模样!”

  庙外一名身材略高大的少年正踏入门槛时,听得此言,有些无奈道“那个……小师妹,貌似都是我一人为这位小哥修理的吧……”

  少女听得憨厚少年揭发,俏脸一红,气得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转身不再多言。这时,从门外又进来几人,正中一人正是那气度不凡的大师兄林尘。

  林尘迈步上前来到斜卧着的邋遢青年身前,双手微抱一拳,歉身道:“昨晚阁下在此欢醉,我等冒昧打搅实乃无礼。我等来自北冥域北区火麟级势力问剑宗,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

  青年的眼神有些倥偬,抬眼望着眼前的林尘,喃喃道“我是谁….,这里是哪儿…”

  俏皮少女在一旁小嘴一撅,“哼,昨晚某人不是神神叨叨说自己叫醉此庙么。”林尘瞪了少女一眼,少女不情愿得撇过头去。邋遢青年喃喃低语;“我是叫...醉此庙么”

  林尘微微一笑,清亮嗓音道“这位兄弟,那姑且称你为醉兄吧,醉兄可知此处有佛光之事么?”

  醉此庙欠了欠身子,似乎同意了这个称呼,用略显稚嫩的声音道:“佛光?是从外面崖下云海中升起的金色佛像?”

  林尘闻言连忙道:“正是!不知醉兄弟可知此物何时能见到么?”

  醉此庙摇了摇自己仍有些发昏的脑袋,“许多事情我似乎都记不得了,不过那云上佛像我依稀记得三年前便消失了再未出现过。”

  林尘有些沮丧,“那可惜了,听闻求如山的白云渡佛之光有洗髓净脉之功,本想借此机会看能否增进一番修为,现在应该是无望了。”林尘身旁俏丽少女闻言,小拳头直挥,不服气道:“哥,千万别听信野人的胡言,十有八九是诓我们的!“

  林尘瞪了少女一眼,“欣儿,不得无礼。”

  少女嘴巴撅得老高,斜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醉此庙,心想:咦,着家伙头发修剪后还蛮俊秀的嘛,似乎也不像野人。呸!我在想什么啊!少女脸颊微红,连忙别过头不再看着醉此庙。

  醉此庙自然不知少女心中所想,对着林尘拱了拱手,“这位大哥,不知可否带我也加入你们的宗门。”

  林尘略显吃惊,随即笑道:“阁下既有此意,林尘自当欢迎,不过入宗之前还得通过长老的测试才行。”

  靓丽少女眼睛瞪得老大,娇怒道:“哥!你怎么随随便便就带人去宗门!”一旁的憨厚青年以及其他几名弟子都欲言又止的样子。

  醉此庙见状,不知为何浑身散发出一股自信的气息,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自然,一试方知。”

  正午时分,艳阳高挂,扫除了些许山中的严寒,一行人动身朝着山下而去。

  醉此庙走在队伍的最末,再次回首看了一眼破旧的山庙,感觉自己似乎曾在此待过一生,心中竟惆怅万分,“不知道,还会有机会来这里么……”喃喃一语后,他随即转身而下再未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