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秘的青子鸣

作品:九霄天魂变|作者:韬光养慧|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9-17 17:56:43|下载:九霄天魂变TXT下载
  赤炎老祖话音落下,擂台上的魂荡天袖袍陡然挥出,浓浓的黑雾自袖中喷出,卷起巨大的玄力波动。

  青子鸣异色的瞳孔中并无丝毫的惊慌,他一双白皙的手掌缓缓抬起,一道玄力屏障瞬间凝结在身前,挡住魂荡天的攻击。

  砰!

  两股玄力对撞,周围的空间都在微微颤抖。

  “这一届的黑马真是不凡,这个叫青子鸣的年轻人竟然也有着结丹境九重的修为。”皇甫渊面上略有惊讶,淡声说道。

  “据说这个青子鸣只是来自一个玄黄级势力.......”南宫问天目光微眯,声音中流露出赞赏。

  “能从一个弹丸之地中脱颖而出,此子的天赋无需多言。”

  “哼,魂孤邪,此战你儿魂荡天怕是凶多吉少了,这个青子鸣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炎极殿殿主炎烈忽然说道。

  “噢?炎殿主看来对这个青子鸣有所了解?”魂孤邪目光微凝,饶有兴致问道。

  “我炎极殿此番参加万宗斗的队伍便是被这青子鸣淘汰,即便是本座亲传弟子,刘晨阳都败了.......”炎烈目光复杂,缓缓说道。

  “说起来,此次不仅是你炎极殿,毒宗的队伍似乎也没有进入十强。”这时,北冥大帝皇甫渊也在一旁疑惑道。

  “哼!”那毒宗宗主邙天养脸色阴沉,他虽然心头万千愤恨,但碍于颜面也不敢说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杀害。

  此时,擂台之上,两人的战斗愈发激烈。

  有了醉此庙这个前车之鉴,魂荡天丝毫不敢懈怠,手掌中玄力疯狂旋转,攻击如同狂风暴雨般倾泻而出。

  如今的他已经迈入了灵动境,那每一道攻击都顺带着空间的震荡。

  “嘿,灵动境么......”青子鸣异色瞳孔闪过一丝兴奋,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妖异的弧度。

  “巧了,我也是。”

  轰!

  一股磅礴的玄气冲天而起,青子鸣周身有这淡淡的红光闪烁,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瞬间散布擂台之上。

  “这个青子鸣...居然也是灵动境!”半空中,魂孤邪眼中首次掠过惊芒,眼神凝重。

  “单靠玄黄级势力的资源修炼到灵动境,这天赋堪称妖孽。”姬无月浅浅一笑,美目中透着赞许。

  “本殿调查过这个青子鸣.......”炎烈忽然神色复杂道,语气中似乎有些古怪。

  “根本不存在这个玄黄级势力——梵门。”

  “什么?”

  “炎殿主这是何意?”

  众人纷纷惊诧道,不解其意。

  “万宗斗统计中的梵门原名血衣门,是一个玄黄级势力。”

  “可就在一年之前,这个血衣门被灭门,随后梵门横空出世,顶替其位。据说,这个血衣门是被一人所灭,这个人便是青子鸣。”炎烈低沉的的声音缓缓落下。

  “........”皇甫渊等人面色古怪,心中惊愕。

  “还有...这个梵门里目前只有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个青子鸣就是梵门的宗主。”

  “拭目以待吧。这一届的十强决赛实在是有趣........”魂荡天幽暗的眼神注视着下方的战斗,淡声说道。

  擂台上,两股灵动境的玄力分庭抗礼,隐隐争锋。

  “没想到,你一个小势力的人居然也达到了灵动境的层面。”魂荡天面色阴寒,嘴角微扬,皮笑肉不笑道。

  “灵动境很强吗?在本座面前,这些皆是蝼蚁。”一直不动声色的青子鸣忽然开口,声音中似乎蕴含着不符合他外貌的深沉和冷峻。

  “大言不惭......”魂荡天面色陡然阴沉,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势力的人居然如此骄狂,全然不知道天高地厚。

  “招魂幡!”

  嗤啦!

  伴随着魂荡天一声重吼,一张通体漆黑,镌刻着诡异符文的幡旗瞬间出现在空气中,此物长约五米,周身有着浓郁的黑色雾气包裹,自古朴的手柄中隐约传来阵阵凄厉的哀鸣,一股森寒恐怖的气息顷刻间席卷全场。

  “御魂宗圣物,天阶高级玄兵,招魂幡!?”

  “魂宗主还真是肯下血本,连招魂幡都拿出来了,看来此番万宗斗,御魂宗是势在必得啊。”南宫问天双目微眯,惊讶道。

  一旁的其他几位巨头也齐齐投来惊愕的目光。

  “呵呵,怪不得魂宗主方才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原来是还有这种底牌。”北冥大帝微微一笑,恍然大悟道。

  “桀桀...荡天能够掌控这招魂幡是他自己的天赋非凡,这可不关本宗的事。”魂孤邪森森一笑,目光中闪着诡光。

  此时,台下的醉此庙也是同样心中微怔,看来上次和魂荡天交手,后者还没有拿出这底牌来。

  看这东西的威势,估计绝不是省油的灯。

  其实醉此庙想多了,上次他俩交手之时,魂荡天还未突破到灵动境,即便是他想要使用招魂幡,可天阶高级玄兵岂是泛泛之物,以他当时结丹境的实力还不足以掌控这招魂幡。

  可时至今日,突破到灵动境的魂荡天终于可以使出这底牌!

  “哈哈哈哈,能逼我祭出这招魂幡,你也可以引以为傲了!接下来,本少主的攻击可不是你能够抵挡的了!”魂荡天狂笑着,手中招魂幡舞动,那追魂锁魄的鬼魂哀鸣声令人毛骨悚然。

  “天阶高级玄兵吗?有点意思.......”青子鸣心中暗忖,面色依旧古井无波,妖异的瞳孔中依旧风轻云淡。

  “万魂朝宗!”

  轰!

  魂荡天一声怒吼,手中招魂幡舞起层层黑雾,黑色的气旋凝聚在幡面上,一股可怕的吸力似要将这片区域内的所有灵魂尽数吸纳。

  “好强的吸引力,即便身处屏障外,也能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向外拉扯。”醉此庙身旁,唐紫璇黛眉微蹙,本就消耗巨大的她,此时清澈的美目有些涣散,略显憔悴。

  嗡———

  醉此庙掌心光芒流转,一道玄力屏障顿时挡在唐紫璇身前,隔绝那股可怕的吸引力。

  “不愧是天阶高级玄兵,恐怖如斯。”醉此庙双目微眯。

  惊叹那招魂幡威力的人同时,他也不由得惊诧自己灵魂力的可怕,即便是招魂幡的强大吸引力,他的魂海依旧平静如初,岿然不动。

  台上,青子鸣眉头微皱,招魂幡那股强横霸道的魂力犹如一双无形的魔爪,疯狂地撕扯他体内的灵魂。

  此时,青子鸣的魂海中如临狂风暴雨,耳中嗡鸣声就当不觉,更为要命的是灵魂被扯动那钻心刺骨的痛楚。

  “好小子...连本座的灵魂你也敢扯!”青子鸣嘴角微微抽搐,妖异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凌厉。

  “哼,本座倒要看看,这招魂幡能奈我何?”

  叮———

  青子鸣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异色的双眼缓缓闭下,整个人犹如顿时生机,如一尊雕像般陷入了沉寂。

  “假寐之术?!”

  擂台上空,赤炎老祖眼中惊芒一闪而过,心中一阵激荡。

  “这个青子鸣究竟是何方妖孽?”

  “瞬间收敛浑身玄气,生机,甚至是灵魂,陷入假寐状态,如此境界,老夫子都只是在我皇室辈分最高的老祖那感受过。这股诡异的压迫感,竟然隐隐来自灵魂深处,这个青子鸣究竟什么来头?”

  赤炎老祖强压下心中的震惊,目光继续注视着台上的对战。

  青子鸣静静地盘膝而坐,任凭魂荡天如何挥舞那可怕的招魂幡,他都如同一件死物一般死寂。一头皑皑白发迎风飘舞,那俊逸如妖的面庞上透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深邃。

  青子鸣,他并非是这北冥域之人。

  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扑朔迷离,如同深渊般诡秘莫测。

  一切,只有他自己知道。

  “哼,舞得也差不多了,本座腻了。”

  某一个瞬间,青子鸣的异瞳陡然睁开,本来如老僧圆寂般死气沉沉的躯体忽然间生机盎然,灵动境的磅礴玄力油然而生。

  猩红的血色光点在他颀长的身躯周围环绕,此时的他,灵动境的玄力比之之前似乎狂躁了不少。

  “血泣千里。”

  冷漠森寒的低语自青子鸣的口中缓缓流出,滔天血海瞬间朝着魂荡天翻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