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94章 巧手做羹汤

作品:一品丫鬟|作者:芳苓|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1-28 23:13:05|下载:一品丫鬟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

  玉夫人的心里更涌起深深的悲戚之感。

  世事无常。

  她和史渊二十多年的夫妻,夫妻情分有吗?有的,但更多的只是彼此当亲人相处。可他们终非真正的亲人。

  玉夫人也想不出,史渊她这名义上的丈夫,究竟对她的一生意味着什么?都说前世有缘,今生才能结为夫妇。可她和史渊分明也是怨侣。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何必再从前呢?又何必再要计较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然当了史家二十多年的媳妇了。她的儿子流着先皇的血液,可她也是这偌大家宅里的女主人。

  老太太老了,她有这个责任义务重振史家。

  史家败落了吗?没有。

  史渊如愿地当着织造营缮郎,还有爵位。只是他走错了路子。一旦宁北王的军队攻破京城,生擒了昏君,那么史渊的靠山也就倒了。大厦将倾,史渊还能保住他的官职吗?兴许还得下牢狱。这些都是说不定的。

  想那死,老太太定然受不住,即刻就要赴黄泉的。

  三位姑娘的终身更得耽误了。可老天爷却往往也会选时机,这个当口,史渊偏偏得了祖传的不治之症,不早一步,不晚一步。

  兴许,这是成全了史渊。

  玉夫人不敢想下去了,因觉得自己太过自私。她该像一个平常的关心丈夫的妻子一样,留在丈夫身边,端茶倒水地陪伴。

  稍后,等溪墨出来时,自己就进去。

  玉夫人问一个婆子,家中还藏了多少人参?婆子说了一个数,玉夫人就道:“赶紧去街上再买一些。”

  人参能吊气。

  史渊就是靠人参吊着一口气,才没有断气。

  这头疼病据老太太说,到了断气时,头是不疼了,但却又浑身疼痛,当初老太爷就是依靠几两人参一直吊了整整七日的气。

  玉夫人当然不希望史渊断气。

  史渊为官多年,当然不干净,一定也有许多苦主仇家憎恨。有些人更巴不得他立时死了的好,种种旧账也可以清算。

  在朝为官,被迫不被迫地总是要得罪一些人,这是难免之事。

  玉夫人心中便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万事皆有因果。她是虔诚的信佛之人,又觉得史渊五十未到的年纪,就得了如此绝症,实则也是上苍的惩罚。

  她知道,史渊杀过人,而且是错杀。史渊以前当过通判,断了一个错案,让无辜的人死在法场。事后无人追究。史渊的胆子也就更大了。待当了织造官,更是贪赃枉法。史渊的私人体己,玉夫人从来不用,因觉不干净。史渊的钱都在孙姨娘那里,孙姨娘挥霍了不少,藏在娘家不少,余下的,玉夫人搜出来,决定捐给苦主家属,剩下的全部捐出去。

  她是在替史渊做好事,另一方面也希望菩萨开恩,念在他悔改的份上,与他延长一点寿命。这是玉夫人的祈愿。但她又深知,这些行的再好,也是于事无补。因那些受冤的人,一旦死了,没有再活的机会。

  人命大过天。

  史渊既欠了,就得拿自己的命还。

  溪墨进了屋子,低低叫了一声:“父亲。”

  史渊点了点头。恍惚间,觉得儿子的长相更似先帝云玳了。不,二人简直一模一样,就

  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走路的样子,这说话的声音,太像,太像了……

  他突然觉得,此生最大的荣幸,不是当什么织造官儿,不是袭什么爵位,而是身边有一个携带皇家血脉的儿子。

  这才是他的骄傲。

  “溪墨,我回来就好,让爹爹好好看看你。”

  溪墨是聪明人,一进屋子,就发觉不对劲了。爹爹形容枯槁,嘴里还含了贵重的人参。莫非……

  他不敢想下去了。

  方才,他就觉得母亲的形容大大地不对。

  父亲到底怎么了?

  “孩儿就在爹爹身边,爹爹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溪墨的声音也温柔无比。他在史渊床前坐下,史渊又伸手握住溪墨的手。

  “爹爹老了。”

  “爹爹还年轻。”

  “爹爹真的老了。”

  史渊得了头疼绝症,就靠人参吊气。所幸这人参皆是上好的质地品种,他含着人参,确实觉得不那么难受了一些。

  “爹爹你不要说话,好好休息养病。”

  此时此刻,溪墨依旧不知史渊得的是什么病症。但见一旁的郎中低着头,那眼中分明带了浓浓的悲戚。又见角落里站着几个下人,他们都蔫头蔫脑的,一脸的悲伤,溪墨也就猜着了七八分。

  他想站起来询问郎中几句。

  史渊像猜中了溪墨的心事,主动告知:“你不要起来,爹爹难得和你好好说话,你陪陪爹爹。”

  他像一个孩子似的,祈求儿子不要离开。

  溪墨又重新坐下了。

  “爹爹,我不走。”

  史渊满意一笑,闭了闭眼:“爹爹明白你,今后你要做什么,尽管去做,爹爹不阻拦的。”

  溪墨的声音更柔和了:“儿子不好。”

  他想起往昔,自己和爹爹多有隔阂,如今他竟能说出这般动情晓理的话,溪墨又感动又惭愧。

  他也听出了爹爹话里的意思。似乎爹爹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明说,他给自己留了面子。

  “儿子真的不好。”

  溪墨又重复一句。他只想宽慰史渊,让他的心舒坦一点。

  史渊重重地叹息:“是爹爹不好。爹爹名利心太重,纵在家里,也不好好与你说话,总是逼着你干这干那,更拿你和昱泉那畜生比较。如今我才知道,你才是我的好儿子,我的好儿子只有你一个。”

  这话,却也含了太多的沉重与酸楚。

  溪墨的心也酸了。

  “爹爹,你想吃什么,

  儿子给你做。”

  史渊摇头:“爹爹不想吃什么。既然咱们爷俩感情这么好,那爹爹也不想说什么了。我累了,你出去,叫你母亲进来。”

  史渊的头又开始疼了,这疼痛已经蔓延至颈脖,还有肩缚,更向着心脏等处弥漫。他忍着疼,可豆大的汗珠还是滚落下来。

  史渊不想在溪墨面前示弱。他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弥留之际,当着儿子的面,展现自己的坚强。

  儿子的内心,一直是轻视自己的。

  他要让儿子知道,自己也是一个男人。

  溪墨发现了爹爹的不对,他弯着腰,突然抱住史渊的头,深深安慰:“爹爹,别怕。”

  这一声“别怕”,史渊的眼泪就出来了。

  “爹爹,就让我这样抱着你。我记得,小时候,你让我去书房读书,可夜晚天空响起了巨雷,我很害怕,是你进来抱着我,摸着我的头,说一会儿就不响了。”

  史渊浑身颤抖起来,这是激动的颤抖。

  这么一件微小的事,没想到儿子还记得。

  “爹爹,还有……小的时候,我爱吃甜食,你说甜食吃多了不容易消化,故意训斥我,我哭了,说要去寺院找娘亲,你就搂着我,说你就是我的娘亲。”

  史渊留下了浑浊的热泪。

  溪墨也一下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五岁那年。

  父子间的壁垒打开了,隔阂不在了,绕着病榻,他们坦诚相见。

  房门外,玉夫人一直在偷听。

  她的心里,也非常非常的不好受。

  她太过自私,只顾自己内心的痛苦,却忽视了小小年纪的溪墨,最最需要的是娘亲的陪伴。

  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玉夫人的眼泪就下来了,哽咽着走进房门。

  溪墨转过身,看着史渊和儿子,擦擦眼泪说道:“我已经叫人去寺院报信了,一会老太太就带着姑娘们回来了。”

  在史渊生命的最后一刻,整个史家人都在一块,必须在一块。

  溪墨听着母亲的话,呆了又呆。

  爹爹……爹爹真的命不久矣了么?

  他紧紧地握着史渊的手,万分难过道:“母亲,爹爹到底得的什么绝症?”

  此情此景,玉夫人也不好再隐瞒了。

  “你爹爹他得的是史家祖传的头疼病,当年你爷爷也是因此病而死!”

  溪墨深深一叹:“原来如此!看来,终有一天,我也因此病离开人世!”

  “不……”玉夫人纠正,可她欲言又止。

  这个时候,当着史渊的面,谈论生死,实在太过残忍。就让儿子难受一会。儿子不是史家的人,儿子不会遗传这样的绝症。

  “母亲,你想说什么?”溪墨察觉出玉夫人的不对。

  “我没说什么,你爹爹累了,让他休息休息。”

  史渊就艰难叹息:“我不累。溪墨,我的儿子,你一辈子都不会得爹爹这样的绝症的。爹爹这是报应,爹爹做过的亏心事,爹爹自己知道……你不会的……你将来会飞黄腾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是溪墨第二次听此话了。

  此话还出自自己的父亲。难受过后,他只觉得悲凉。即便如此,爹爹心里的那些陈腐观念依旧未除。爹爹还是希望他当官封爵,光耀门楣!

  可他走的是另一条路子。

  宁北王云詹暗示过他,这条路虽然艰险,但一样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

  溪墨淡淡聆听。

  荣华富贵白驹过隙,唯有天下苍生安宁才是他心之所系,心之所盼。若得这一天,他宁愿卸下所有盔甲,带着心爱的女人,过隐居自在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