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出院

作品:蒸汽教父|作者:旁墨|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06 17:32:04|下载:蒸汽教父TXT下载
  “阿伯特,阿伯特·巴贝奇,记住,你一定要活着,活下去,代替我们去亲眼见证,那些我们为之奋斗,但最终不曾见到的新时代。”

  熟悉的声音萦绕在耳边,眼前再次浮现出那片火海。

  一起杀入王宫的战友们,一个个面容惊恐和狰狞,身陷在熊熊燃烧的诡异火海中。

  阿伯特试图要冲进去,和自己的战友一起去直面死亡。

  但是被连队的队长霍恩给阻止了。

  站在火海外面,眼睁睁看着,队长他们与信奉邪神而堕落的国王同归于尽。

  “不。”

  梦境中的画面随着烈焰破碎。

  阿伯特发出一声呐喊,整个人惊坐起来。

  呼,呼,呼。

  静静坐在床上,呼吸从一开始的粗重,逐渐就变得平缓。

  伸手轻轻将床头的煤油灯拧亮,借助煤油灯昏黄的光,低头凝视着自己的一双金属手掌。

  咔,咔,咔。

  手指轻轻活动了一下。

  有一点点生疏和阻碍,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这双机械手。

  慢慢下了床,缓步走向房间里的那间盥洗室。

  小心打开盥洗室的门,小心拧开洗手台上的水龙头。

  阿伯特每一个动作非常轻,

  非常小心谨慎,

  刻意把动作放缓放慢。

  因为如今这双机械手,阿伯特还没办法很好控制力度,若是不加以克制,可能会把触碰到的一切事物毁掉。

  像是之前曾经把床铺按了一个洞。

  又像是把盥洗室的门栓扭断。

  甚至有一次,把盥洗室的水龙头都给拔掉了。

  用机械手捧起很少量的清水,

  轻轻地扑在自己的脸上。

  脸庞感受到机械手的冰冷和生硬,

  整个人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

  战争已经结束,这个世界已经重新恢复和平,正在迎接崭新时代的到来。

  可是自从穿越就被卷入战争,此后一直都在打仗的阿伯特,现在反倒是感到深深的迷茫。

  战争结束,那么自己接下来应该去做些什么呢?

  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隐约间镜子里浮现出昔日的那些战友,他们一个个列队站在镜子中,静静凝望自己,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

  终于,连队的队长霍恩出现了。

  手指指向镜子前的阿伯特。

  “不要忘记,你要活着,你要替我们看新时代,新世界。”

  没错,自己答应了大家,要代替他们去见证新时代,去看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新世界。

  又重新找到了方向,阿伯特脸上浮现出笑容来。

  “放心霍恩,还有大家,我会去看的。”

  镜子中的一群人满意地大笑起来。

  随着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镜子里的人影逐渐消失。

  洗漱了一番,阿伯特转身离开盥洗室。

  回到自己安静的房间里,把床头的煤油灯熄灭,再把所有的窗帘全部拉开。

  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很认真将自己的床铺整理好,认真将被子叠好。

  再把自己的衣服换好,尽管机械手还不是很灵活,但阿伯特还是很努力,把衬衣的扣子一个一个扣好。

  把浆洗好的衣服叠好,放进为出院准备的皮箱。

  最后,将那枚表彰自己功绩的奖章,摆放在自己衣服最上面。

  关上皮箱盖子,把皮箱的扣子给扣上。

  在床边椅子上坐下来,换上同样崭新的皮靴。

  在系鞋带的时候,遇到了最大难题。

  机械手还是有些太硬核,无法完成系鞋带这样复杂动作。

  阿伯特倒是并不着急,像个第一次学习的孩子,慢慢地一点一点努力。

  一只鞋子系好的时候,阿伯特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但脸上却挂着欣喜的笑容。

  有了一只的经验,第二只就要简单很多。

  两只皮靴的鞋带都绑好,背靠在椅子上静静休息。

  心中默念着:霍恩,我没有辜负你们,我在努力好好活下去。

  在房间里静坐了一段时间,窗外日头已经完全升起。

  咔。

  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一个身影推门进来。

  “巴贝奇先生,该起床了,今天是您出院的好日子呢,今天外面的阳光很明媚……”

  一位有些年纪的护士推门进入,看到房间里的窗帘早已经被拉开。

  阿伯特已经穿戴整齐,坐在窗边的椅子上。

  进门来的护士愣住了。

  见对方发呆,阿伯特主动和对方打招呼:“早上好,梅雷莎夫人。”

  看着端坐在那里,面带微笑向自己问好的阿伯特。

  护士梅雷莎夫人很快回过神来。

  “阿伯特,看起来你已经好了是吗?”

  这句问话算是一语双关。

  一方面是询问阿伯特病情,同时也是询问阿伯特的心态。

  在刚刚住进这座战后医院的时候,阿伯特的情绪一直都非常低落。

  一度有安排心理医生,试图要帮他解开心结。

  不过心理医生的治疗效果并不算是很好。

  所以今天过来通知阿伯特出院,梅雷莎夫人一直都有些担忧。

  现在看到阿伯特如此阳光积极的状态,梅雷莎夫人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

  站起身来,恭敬向梅雷莎夫人鞠了一躬,阿伯特诚恳地向对方致谢:“感谢您,梅雷莎夫人,是您这段时间的悉心照料,才让我能如此快的好转。”

  梅雷莎夫人上前扶起他:“不用客气,阿伯特你以后也要努力好好活下去。”

  阿伯特微笑着点头:“请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

  听到这话梅雷莎夫人很开心,递出了一双黑色针织手套。

  “这个是给您的,希望您不要嫌弃。”

  接过针织手套,阿伯特微笑着再次感谢:“谢谢您,您考虑的真是太周到了。”

  戴上梅雷莎夫人的针织手套,提上行李箱,跟在梅雷莎夫人身后,缓步走出房间。

  最后看了一眼房间,这间战后自己住了有快两年时间的地方。

  如今就要离开,阿伯特心里还有些不舍。

  环顾一圈,目光停留在从窗子洒进来的阳光,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笑容,没有再有任何留恋,转身跟着梅雷莎夫人离去。

  下到圣尼安医院大厅,办理了出院的手续。

  在医院门前,拥抱了照料自己将近两年时间的梅雷莎夫人。

  告别医院里的人,提着行李箱走出医院。

  迎着阳光走出医院的大门,一阵微风拂面,心中原本埋藏的阴霾,也在此时随风飘散。

  战争已经结束,现在自己要去代替大家,好好看一看这个全新的世界。

  正要迎着阳光离去,突然一辆外部装饰奢华的蒸汽车驶来,并且停在医院大门前,拦住了阿伯特的去路。

  车门敞开,从车内走出几名军官。

  将阿伯特围住,彬彬有礼地敬了军礼。

  其中明显军衔最高的军官,非常恭敬地对阿伯特说:“阿伯特·巴贝奇先生,请上车,执政官要见您。”

  阿伯特看了看拦住自己去路的军官,又瞥了一眼停在医院门前的蒸汽车。

  “抱歉,战争已经结束,我已经没有去见他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