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5章 总统驾到

作品:灵台仙缘|作者:黄石翁|分类:武侠小说|更新:2019-11-06 21:13:19|下载:灵台仙缘TXT下载
  “当当当……”

  杨晨精神力外放,笼罩了对面的武士巅峰,每一菜刀都精准地砍在了一个地方,那柄大剑剑身上的裂缝在不断地扩大。

  “铛啷啷……”

  众人神色一惊,便看到半截剑身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铛啷啷地掉在了地上。

  断了!

  史蒂芬的圣器斩天断了……

  杨晨停了下来,目光越过了武士巅峰的肩膀,望向了后面神色呆滞的史蒂芬。

  “这也叫圣器?”

  “这也叫斩天?”

  “一把被切菜砍断的斩天?”

  “劣质的圣器,是不是代表着你们科技兵器公司生产的兵器都是劣质的?”

  “怎么可能?”

  史蒂芬失神地喃喃自语,杨晨怎么可能打造出圣器?怎么可能砍断他的斩天?

  “铁战!”杨晨唤道。

  “师父!”铁战满脸通红地小跑着向着杨晨跑来。

  杨晨将菜刀递给了铁战,铁战接过了菜刀,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匣子内。杨晨望向了史蒂芬道:

  “史蒂芬先生,兵器师的第一准则就是诚实,你的那柄斩天根本就不是圣器。从它释放出来的罡锋长度就能够判断出来。最多也只能够称之为半圣器。你这种不诚实的行为,很难让我不怀疑你们科技兵器联盟之前的产品。

  而且……

  圣器的圣字不是随便能用的,我都不敢管我那把切菜叫作圣器,你倒是胆大。呵呵……”

  话落,杨晨转身就走。众人方才听到杨晨口中的“切菜”两个字,还没有反应过来。随后才反应过来,切菜是杨晨给自己那柄菜刀起的名字。

  这不是把史蒂芬的那柄剑当菜吗?

  想想就可乐!

  “杨晨先生,请问你那柄菜刀的真正的圣器吗?”见到杨晨要走,呼啦啦地便围上了一群记者。

  “不是!”杨晨摇头道:“它还达不到我心中圣器的标准。”

  “那你心中圣器的标准是什么?”

  “不知道!”杨晨摇头。

  “那你觉得你的菜刀属于什么标准?”

  杨晨停下了脚步,思索了一下道:“名器。”

  “名器?”记者愣住了:“怎么可能是名器?杨先生在开玩笑。”

  “不!我没有开玩笑。”杨晨认真道:“按照我们兵器师协会的等级,如今现出市面上的兵器都算不上名器,都是凡器。从一星到五星。而这把菜刀已经超出了五星凡器,我将它等级认定为名器。”

  这个时候,众人才想起杨晨已经重新制定的兵器的等级。有反应快的记者立刻道:

  “杨先生,那名器也分一星到五星吗?”

  “现在还不知道!”杨晨摇头道:“因为我还没有打造出更好的兵器,不好分等级。”

  杨晨再次举步,分开了人群,进入车内离去。

  草原。

  杨振看着手机上的直播,直接关闭的手机,飞上了空中,向着京城飞去。

  杨晨回到了爷爷家,让人安排花不忘和铁战住下。花不忘道:

  “杨会长,我明天就回去。兵器城还有很多事情。”

  “师父,我也回去。”铁战道。

  杨晨道:“不忘,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武生六层。”花不忘有些不好意思。

  杨晨也无奈,他知道一方面是因为花不忘资质太差,虽然经过了两次淬体,却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他的资质,若想从根本上改变他的资质,便要不断地修炼打铁锤法。但是,他又不能像杨晨那样,毫无顾忌的练打铁锤法,杨晨有着灵台方寸山内的药液池子,花不忘没有啊。而且他知道,花不忘为了报恩,一定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经营管理兵器城上,打铁的时间很少。特别是放下了仇恨之后,更是有些荒废了修炼。

  “打铁没有多少长进吧?”

  “是!”花不忘不由红脸。

  “还是抽时间练练,每天都固定练一段时间。”

  “嗯!”

  杨晨又望向了铁战:“你现在什么修为?”

  “武者三层了。”铁战骄傲地一挺胸膛。

  杨晨点点头,铁战的资质要比花不忘好,经过两次药液淬体,资质又有提升,关键的是,铁战天天打铁,自然资质的改变要比花不起强上很多。

  “现在能够打什么品级的兵器了?”

  “三星上品!”

  “不错!你们两个都留下住一天,明天我指导你们打铁。后天你们一起回去。”

  “是!”花不忘和铁战两个人点头。

  “师父……”铁战的神色有些扭捏。

  “什么?有话就说。”

  “这个……菜刀……”

  “你想要?”

  “嗯!”铁战使劲儿地点着大头道:“我要把它放在兵器城,当作镇城之宝。”

  “随你吧,不嫌菜刀丢人,你就留着。”

  “不丢人,不丢人!”铁战将装着菜刀的匣子捧在了怀里,如同抱着孩子。

  杨晨将两个人打发走,从花不忘手中接过了行李箱,走进了客厅,感觉到冷清。想了想也是,爷爷他们那些长辈都在忙着左神幽虚之天的事情,小光应该在家里闭关消耗丹田内的龙气。因为小光已经告诉他了,他就不关注杨晨去科技兵器联盟打脸的事情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大哥一定会赢。他要赶紧回去修炼,以免被大哥落下太远。

  至于周晓雯,姚刚和杨月……

  正想着呢,杨晨便听到大门外传来了汽车停车的声音,同时听到了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便见到奶奶从上面走下来。

  “奶奶!”杨晨急忙迎了上去。

  “晨晨回来了!”奶奶一脸的慈祥:“走,跟我去看看你大伯母的小孩。”

  “大伯母生了?”

  “嗯,就在你去左神幽虚之天的第三天。”

  “男孩女孩?”杨晨将行李箱放下,一边跟着奶奶向楼上走,一边问道。

  “女孩!”

  杨晨跟着奶奶走进了房间,便看到大伯母躺在床上,旁边有个婴儿床,一个婴儿躺在上面睡觉。

  “晨晨回来了!”大伯母脸色现出笑容。

  “嗯!”杨晨来到了婴儿床旁,低头望着婴儿,脸上现出了笑容。看着这个小人儿,杨晨的心中便感觉柔软。

  “踏踏踏……”留下传来了声音:“大哥!”

  奶奶急忙走出了房间,将手指竖起在嘴唇,杨晨也跟着走到了门外,将房门关上。便见到周晓雯,杨月和姚刚站在楼下。

  “奶奶,倾城呢?”

  “午睡呢!”奶奶的脸上现出慈爱的笑容。

  杨晨点点头,扶着奶奶从楼上走下来。

  “大哥,你牛!”周晓雯,姚刚和杨月围了过来:“我们都去现场看你了,你没有看到我们。”

  “大哥威风不?”杨晨笑道。

  “威风!”姚刚双目放光:“大哥,啥时候给我打造一把圣器,不,名器?”

  “啪!”杨晨在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等你上了大学,大哥从你一件三星凡器。”

  “哦……”姚刚的肩膀耷拉了下去,换来了周晓雯和杨月的一阵笑声。

  “老夫人!”这个时候,一个女兵走了进来:“总统来了。”

  奶奶一愣,便向着大门外走去。杨晨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已经想到李无极来干什么。跟着奶奶走了出去,杨月三个人也跟在了后面。

  远远地就看到了李无极龙行虎步而来,向着奶奶笑道:“弟妹,我来看你了。”

  奶奶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笑道:“恐怕不是来看我吧?”

  李无极倒也光棍,大笑道:“肯定是来看你,当然也来看看杨家麒麟儿。”

  说到这里,目光望向了杨晨道:“杨晨,不错!”

  周晓雯三个人拘谨地站在后面,杨晨不卑不亢道:“见过总统阁下。”

  李无极故意脸一扳道:“叫伯父。”

  “伯父好!”杨晨从善如流。

  李无极心中暗自点头,便是那些宗师见到自己,也会紧张,都没有杨晨这般神态自若。杨家后继有人啊!

  “伯父好!”周晓雯三个人也都恭敬地开口问好。

  “好好!”李无极温和道。

  “进来吧!”奶奶倒是随意了很多。

  茅山。

  茅不同已经回到了宗门,左神幽虚之天那边,由茅山太上长老出面,他的分量都不够。就像华夏官方由宗烈和张凤两个大宗师出面一样。实在是左神幽虚之天太重要了,只要看着那些被阵法笼罩的建筑,就知道里面肯定有好东西。

  这必须争!

  所以,之前宗门和隐世家族还隐藏的那些大宗师都出现了,一个个亮出了肌肉。而没有大宗师的宗门和隐世家族就只能够是摇旗呐喊的份儿,到时候人家吃肉,自己喝汤。

  此时在茅山的议事大殿内,茅不同和两个宗门长老坐在那里,在他们的对面站着两个人。

  梁忠书和梁嘉怡。

  茅不同欣慰地看着眼前这两个弟子,这两个弟子都登上了左神幽虚之天的塔山大殿,获得了经脉图。而且两个人已经将经脉图画了下来,交给了宗门。最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在龙墓开辟了丹田,成为了武士。而且还是打通了一百零八条经脉的武士。

  在当今全世界,恐怕也只有当初登上塔山的一百个武者,打通了一百零八条经脉。

  不!

  还不到一百个。

  这一百个武者当中,还有些武者死在了龙墓。

  这几十个武者已经走在了所有武者的前头。就算后来有人修炼一百零八条经脉图,打通了一百零八条经脉,继而开辟丹田,那也落在了梁嘉怡他们这些人的后面。

  武者之路,一步快,步步快!

  只要梁嘉怡和梁忠书不懈怠,不死亡,必定会在将来成为一方巨头,成为茅山的支柱,甚至未来的茅山宗主就在二人之间。

  “你们两个很好!”茅不同满脸笑容:“从现在起,宗门的资源会向你们两个倾斜,未来的宗主也会在你们两个之中诞生。”

  梁忠书的眼睛一亮,脸上现出激动之色。梁嘉怡神色平静,她没有想过当茅山的宗主,她只想当杨晨的老婆。

  “当然,你们可以竞争,却必须是良性竞争。如果让宗门发现你们两个中有谁暗中使阴谋手段。不仅丧失了争夺宗主的机会,宗门会严厉惩罚。甚至废掉你们的修为。”

  “是!”梁嘉怡和梁忠书点头应是。

  “你们两个座位宗门重点的培养对象,仅仅有实力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管理宗门的能力。现在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以在宗门各堂,挑选一个分堂,作为堂主,管理分堂。你们两个挑选哪个堂口?”

  “弟子选执法堂!”

  梁忠书立刻开口道。执法堂是最能够立威的堂口,既然想要争夺未来宗主之位,自然是选执法堂。

  茅不同点点头,目光望向了梁嘉怡。梁嘉怡想了想,自己从杨晨那里得到了凡阵的传承。这两天她也研究了一下,阵道和符阵是有着相通之处的,自己研究一下,和宗门符阵传承结合一下,说不定真的能够研究出来符阵。于是便道:

  “我选符堂。”

  云南。

  阴家。

  阴家家主阴常已经回到了阴家坐镇,因为阴家老祖已经去了左神幽虚之天。阴向农也随着回来了。在那里也没有用。阵法破不开,只能望洋兴叹。而利益划分,阴常都上不去台面,更何况他这个武士?

  “爹,我要杨晨死!”

  阴向农满脸狰狞。他忘不了在龙墓,挡着的众宗门和隐世家族的面,杨晨将他打翻在地的羞辱。

  “闭嘴!”阴常冷喝一声,阴向农闭上了嘴巴,只是那面目依旧狰狞。

  阴常冷然地望着阴向农道:“你什么时候能够成长起来?打不过杨晨也就罢了,脑袋蠢得也像猪。

  不服气是不是?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现在是左神幽虚之天出世,一切都要放在一边。老祖都出世了,就为了左神幽虚之天,这个时候,你要家族为你去对付杨晨?”

  “可是……”

  “没有可是!”阴常看到阴向农被仇恨淹没的智慧的神色,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你知道针对杨晨意味着什么?”

  “还能意味着什么?”阴向农不服气道:“他不过是一个世俗家族的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