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宋家有女

作品:冲喜娘子太娇弱|作者:苏挽心|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17 19:35:24|下载:冲喜娘子太娇弱TXT下载
  最新网址:

  院里争吵声断断续续的,耳边时不时传来小孩来回跑动的声音,炕上的宋舒云被吵得头疼,无奈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姐,你醒了,奶奶和大伯姑姑来了。”炕边站着一个小男孩,是宋舒云的幺弟小楼今年才五岁,不过这孩子长得壮实,看着倒像有六七岁。

  宋舒云微微点头,听着外面为着她的事争吵不断,她无奈又气愤的叹了口气。

  她来到这个家这么多年,虽说家里贫苦了一些,可总归是幸福快乐的。唯独一点是她始终担心的,便是奶奶不喜欢她,总是想方设法的把她送走或者丢掉。

  其实宋舒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前世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不过人生过得一塌糊涂,或者说她的人生从没有开始。她生下来就被抛弃在孤儿院,在孤儿院长大好不容易成年考上了画院,却因为天灾而死。

  原身四岁的时候被奶奶在冬天丢到野外,受了寒气没能熬住因此丢掉性命,而她阴差阳错的穿越成宋舒云,仔细算下来已经整整七年,这七年里尽管她再小心,也还是被奶奶骗出去过。

  就在昨天,奶奶居然带着大伯趁着她娘张氏不注意直接敲晕她,将她丢在村子里野兽最多的西山。也好在老天垂怜,她竟是跑了下来。

  “奶奶来说什么了?”宋舒云摸了摸弟弟圆滚滚的脑袋,笑着问一句。宋小四跟着傻笑一声,把娘和奶奶的对话全都告诉了她。

  无非是奶奶还想把她带出去丢掉,被娘和二哥给拦在了外面。

  宋舒云起身穿好外衣,刚下炕就见门口站着一位和她差不多的男孩儿,她这才想起来这男孩是她昨天从山上捡来的。

  当时她刚醒就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的在山里扔了个什么东西,听到他们的对话才知道是个人。她把男孩喊醒准备下山的时候他们遇到了狼群,二人是跌跌撞撞从山上骨碌下来的,之后她就晕过去睡一夜后来的事什么都不知道,现下想来应该就是这个男孩找到村民求救了吧。

  男孩叫楚天珏,也打量宋舒云两眼,但是并没有说什么,转头就又出去了。

  宋小四献宝似的拉着宋舒云去厨房,从锅里摸出一张热乎乎的粳米饽饽递给她:“姐,吃饽饽。”

  “爹和大哥还没回来吗?”宋舒云接过饽饽咬一口,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根本吃不惯这些,虽说一直住在孤儿院里,可孤儿院里的吃食也没这么差过啊,娇着性子闹了几日。爹娘心疼她出生时胎里不足后来又受了寒气落病,硬是一家人咬牙省吃俭用给她买白米吃。

  往常过年才舍得吃一顿的白米,足足给宋舒云吃了小半个月,后来她发现家里真的困难,便不再闹了。如今吃这粳米饽饽,并不会觉得难吃,已经吃惯了

  宋小四看一眼门外的方向,不大高兴的闷应一声:“嗯。”

  宋舒云叹了口气,外面说是在吵架,实际上只是奶奶和大伯还有姑姑合起伙来欺负娘亲,她刚想到这就听见门外啪的一声,紧接着就是她二哥宋致远的喊声,看样子是她娘挨了打。

  宋舒云来不及多想叼着饼就跑出去,宋小四一下没拦住,也跟着跑出去。张氏果然挨了打,脸上还有红红的五个指头印,宋姑姑就站在张氏的对面。

  宋小四见娘挨欺负小牛犊似的冲了过去,宋姑姑措手不及的被顶了个跟头狼狈的倒在地上,沾了满裤子的灰。

  “好你个臭小子,你……娘,那死丫头出来了,大哥快过去绑了她!”宋姑姑反应极快,没着急跟宋小四算账。

  宋大伯见此脚步匆匆的走过去,手里还拿着一根粗麻绳,宋舒云往后面躲了躲,她这副身子骨弱的很,跟常年做农活的大伯来比,硬碰硬就是鸡蛋碰石头。

  “别动我的女儿!”张氏见此连忙跑过去要阻拦,宋姑姑眼疾手快的一把扯住她,一旁的大伯媳妇也上去帮忙。宋致远赶紧挡在大伯的面前,被大伯一扯给推到旁边,差点摔在地上。

  宋舒云转身要跑,宋大伯已经一个箭步冲过去,抬手就要打人。宋舒云下意识的要躲开,还没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人拽到一旁,然后看到她从山上带回来的那个男孩,在厨房捡了根柴火棒子直接敲在大伯的胳膊上,宋大伯这会儿捂着胳膊疼的脸都扭曲了。

  “当家的,你没事吧?!”大伯媳妇见此连忙关心的喊一声,宋奶奶见此心疼的不行,冲着楚天珏就喊道:“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打人?快给我打死他!”

  张氏眼皮子一跳,这孩子跟着村民回来的时候,一身穿着都是极考究的,不用看都知道非富即贵,若是他被伤……家里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当即推开宋姑姑就要护着他。

  可楚天珏却不慌不忙,把宋舒云挡在身后,手中还拎着折半截的柴火棍子,开口的语气都是不符合他的年龄:“夏国律法,拐杀稚子可是要下大狱的。”

  宋奶奶被他唬的一愣,她一辈子都在平阳村里最远也只是去过几次县城,哪里知道什么律法不律法的,开口便反驳道:“你一个孩子又懂得什么,我可是她奶奶,我怎么处置她都是名正言顺!”

  “无知。”楚天珏淡淡的嘲讽一句,微微转头看向张氏:“婶子,若是这帮人哪天真要拐走你的女儿,直接去衙门,不用跟他们客气。”

  宋舒云这会儿安心了不少,从楚天珏身后支出个脑袋,看着宋奶奶说道:“对,报官!你们昨天把我打晕扔在山上,就是要杀我。”

  “老子是被吓大的不成?你个不知死活的野孩子,敢打爷爷我?看老子不打死你!”宋大伯这会儿胳膊已经缓过来了,阴沉着一张脸满是怒意。

  宋舒云抿着唇悄悄的从柴火堆里挑了根结实的,直接塞到楚天珏的手里,还冲着他使眼色。楚天珏拎着柴火棍子觉得有些好笑,这丫头胆子跟个兔子似的,没想到蔫坏。

  不过张氏没遂他们的愿,冲过来直接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看着宋奶奶说道:“七七是我的女儿,她身子再不好也是我的女儿,我不准你们任何人伤害她!”

  张氏心里最疼的就是这个女儿,致远和她是龙凤胎,可不知为何致远那孩子身子骨一直不错,可偏她是胎里不足,加上她没有照看好让婆婆把她带到了外面,那冰天雪地的寒天待上半宿,找回来的时候气息弱的仿佛没有一般,郎中都说不中用了。

  但好似老天垂怜一般,第二天这孩子竟是醒了,从那时起张氏就发誓豁出命也要保护住女儿,宋舒云看着平日胆怯的母亲此刻死死的护在她面前,她心里满是感动。

  “呸,什么女儿,不过是个赔钱货!我儿子多有出息的一个人,偏生遇到你们倒霉的娘俩,硬是拖累他,今天必须把宋舒云给我送走,谁拦着也不行!”

  张氏的父亲是举人,夫妻俩名声又好,宋奶奶原本对张氏蛮不错的,只是在张氏生了个女儿之后,又得知这丫头身子弱难养活就起了弃养孙女的心思。尤其是四岁之后这死丫头的身子更是不好,那时不时喝的药竟是要好几两银子。

  宋舒云的爹宋大成自己是很能挣钱的,就是因为女儿的身子不好才一直捉襟见肘,连带着都不能帮衬家里,宋奶奶自是不乐意小儿子把钱都花在日后迟早要嫁到别人家去的外人身上,故而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送走宋舒云,甚至不惜让她死在外面。

  张氏心里委屈的不行,她十六岁跟着宋大成这么多年什么苦都吃过,委屈也受过,她从来没有抱怨一句,可这会儿却是有些崩不住情绪了,声音哽咽的问道:“娘,我生的儿子是宋家的,难道女儿就不是了?七七打小就特别懂事,那么豆丁点的孩子便知道帮家里做活,难道就因为她是女孩,就可以理直气壮的不认她吗?”

  “少跟我说这些,她那身子又能活多久,长这么大已经是老天垂怜了,她就是个无底洞,你非要把整个宋家都拖垮不成吗?”宋奶奶是个很固执的人,认准的理就听不进去别人说教。

  宋舒云因为娘的保护感动的红了眼眶,听到奶奶这番话她也是忍不了了,从楚天珏的身后出去,直勾勾的盯着奶奶,一字一句的问道:“奶奶,难道你忘了我为什么身子这么差了吗?”

  “村子里胎里不足的孩子不止我一个,都被养的很好。唯独我变个天都要病上几日,我的病根从哪儿来您都不记得了?”

  宋奶奶被问的有些底气不足,更甚至恼羞成怒,喊着让大儿子把她捆起来。宋大伯趁所有人没反应过来一把拽住了宋舒云,使劲把她往外扯,几个人都没拦住。

  宋舒云嘴里还在高声喊着:“您忘了没关系,我来提醒你,我四岁的时候你把我偷偷骗出去,说要陪我玩。结果把我自己丢在野地里,足足冻了一晚上。”

  这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只是具体的事情不太清楚,他们只知道宋家三丫头幼年贪玩跑出去差点冻死,却没想到竟是被亲奶奶骗出去的,顿时对宋家老婆子的人品起了质疑。

  “捂了她的嘴!”宋奶奶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句,宋大伯赶紧捂住宋舒云的嘴巴,还没等把人拽出门口,就听见一阵叮当咣啷的声音,院子里的人瞬间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