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两百六十二章 定海神针

作品:盖世|作者:逆苍天|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0 17:12:51|下载:盖世TXT下载
  地魂承载记忆,天魂令智慧通达,而人魂则是根本。

  “慧极锻魂术”凝炼精进的,一直都是天魂。

  未抵达入微,灵识没有聚集的虞渊,只依仗天魂超凡的感知力,还有雷枭不加掩饰的灵识审查,就断定出雷枭的实际境界,和柳渭一样只是入微。

  入微境,灵识能洞察入微,可依然不如魂念。

  他一出现,从柳渭开始讲话,雷枭和柳渭两人,就以灵识来悄悄打探自己。

  灵识,不能作假。

  而以他的见识,从雷枭气血涌动,面部皱褶和神态细微,大致也能猜出此人年岁已大。

  那么大的年龄,又是在天源大陆的雷宗苦修,目前仅仅只是入微,自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且不谈上一世。

  这一世的他,刚经过陨月禁地试炼,碧峰山脉的一番磨砺,各类异魂大妖接触多了,自然也不觉得入微境的雷枭,有什么了不起的。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

  雷枭怒极反笑,臂膀一抖,骨节交错之时,如有天雷炸裂开来。

  噼啪!

  胸腔中丹田方位,青耀闪电夹杂着雷鸣,如电蟒般欲要冲出。

  寒阴宗的柳渭,一看雷枭震怒,张口欲言。

  只是,似乎想起了什么,柳渭忽然噤声。

  “此地为银月帝国,暗月城领地!”

  骑着玄虎的赵东升,臃肿如肉山的肥胖身躯,轰然从那头白虎跳了下来,“轰”的一声就在雷枭面前站定。

  赵东升挡在雷枭和虞渊之间,一双黄豆般的眼睛,突爆出惊人光芒。

  他那巨胖的身躯,在顷刻间,又如充了气的皮球般,再次膨胀了一轮。

  一股霸道的不像话的磅礴气血,如火山爆发前的动荡,将他身旁的天地灵气,都给搅动的混乱不堪。

  不知从何时起,他已有破玄境后期战力,那具看似臃肿的体态,居然蕴藏着恐怖战力。

  “咦!”

  比他整整高出一个大级别的雷枭,盯着他看了看,竟轻声低呼,脸色都逐渐凝重。

  寒阴宗的柳渭,愣了数秒,突然道:“没料到一个小小暗月城,竟然藏龙卧虎,稀奇,真是稀奇!”

  赵东升身后,虞渊眼眸也有异色,显然也觉察出不凡。

  “虞家镇,的确是暗月城领地,我们就给辕家,给赤魔宗一个薄面。”柳渭轻声一笑,拍了拍雷枭肩膀,“老哥,算了算了。”

  “不欢迎就不欢迎吧。”他侧开身子,转而望向虞渊,“蔺家那位小姐,被我寒阴宗的大长老收为了亲传弟子。我们寒阴宗做主,为她另外安排了一场婚事,我们希望虞家能交出那一纸婚约,就此作废。”

  虞渊微笑道:“你让蔺竹筠自己过来和我说。”

  柳渭笑容一僵,“非要如此?”

  “蔺竹筠自己过来,我还要斟酌一下,看看心情。”虞渊懒洋洋地说道。

  “我看这小子简直是找死!”雷枭又动怒了。

  “好了,好了!”柳渭一把抓住,扯着他,就向外行去,“虞渊,你这么做其实很不明智。拿出那婚约,将冰魄寒晶出售给我们寒阴宗,有些事情就解决了,何必如此倔强?”

  虞渊不做回应。

  柳渭也没有继续劝说,硬是将雷宗的雷枭,从虞家镇弄走。

  “赵叔,从何时起,转修寂灭大陆北部的妖决了?”

  两人离开后,虞渊灿然一笑,对赵东升说道:“可以啊!没有记错的话,我和你初见时,你不过是破玄境初期而已。那么短时间,便已破玄境后期,有望在短时间内,去冲击入微,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赵东升从破玄境初期,一跃踏入后期,也就一年时间。

  那么短时间,如此快的境界突破,非同小可。

  魔决和妖决,在蕴灵境和破玄境的体魄淬炼上,要优越绝大多数的常规灵诀,所以修炼魔决和妖决者,往往体魄强悍。

  进入陨月禁地时,他只见过詹天象修炼妖决,没想到归来后,发现赵东升也是如此。

  “那个,有了别的机缘,就顺势改修妖决锻造体魄了,然后发现我竟然很适合。”赵东升挠着头,神态有些尴尬,“说实话,也是沾了我家丫头的光。”

  “雅芙小妹?”虞渊心神一动。

  赵东升轻轻点头。

  虞渊忽然心领神会,大概猜测赵雅芙在陨月禁地奇遇连连,再加上自身恐怖天赋,应该是归来的途中,亦或者在回到赵家后,被寂灭大陆北部,某个恐怖大妖,亦或者修炼妖决者相中了。

  如果那位,是出自于妖殿的话……

  “恭喜赵叔。”虞渊微笑道。

  赵东升立即就知道,虞渊应该是猜出了其中玄奇,指着那头四级的玄虎,“这头四级,战力相当于我们破玄境的老虎,也是这般来的。”

  “看出来了。”虞渊点了点头,对身后惊奇无比的宁骥说道:“宁老,刚刚那寒阴宗的柳渭,你不觉得熟悉?”

  “此话何意?”宁骥茫然。

  “日夜侵蚀你的寒流,阻扰你跨入破玄境的,就是此人啊。”虞渊道。

  宁骥轰然一震,一腔怒火升腾,脸气的微微颤动,“就是他?寒阴宗,柳渭?”

  “嗯。”虞渊给以肯定答复,“我从他身上,感应出熟悉的气息。不久前,我帮你化解寒流时,有奇异寒毒悄然流溢出来。从那寒毒内传来的气息,和那柳渭胸腔中丹田的,是同一个味道。”

  “柳渭!”宁骥咬牙切齿地低喝。

  然而,他很快就丧气了,颓然长叹。

  知道又如何?

  不论是境界修为,还是出身来历,都不能和柳渭相比。

  就算是现在,寒流还在下丹田黄庭作祟,不知何时就会再次发作,如果不能进阶到破玄境,他的寿龄就会到极致,就此老去。

  反观柳渭,早就是入微境的修为,有望凝炼出阴神。

  如此不对等,就算知道是柳渭暗中使坏,难道就有报仇的希望?

  “放心,你体内的那一股寒流,会解决掉。你也能在寒流消退以后,在寿龄没有到达极致前,迈入到破玄境。”瞧出他心思的虞渊,以异常自信的口气说,“我们虞家,我虞渊欠你的,会还给你。”

  宁骥眼睛一亮。

  “你受伤之后,特意来到虞家镇,悄无声息入驻,不就是在等我?”虞渊笑了,“既然宁老如此相信我,对我寄予厚望,我岂敢令你失望?”

  “我信你!”

  ……

  “虞渊!”

  “你小子!你终于肯回来了!”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你在陨月禁地,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人那么忌恨你?”

  虞家老宅,虞璨,赵正豪,叔伯姑姑,一看到他出现,都霍然站起,七嘴八舌地盯着他轰炸。

  呵斥归呵斥,众人的脸上,眼中,都洋溢着笑容。

  他们讲话时,心情也都放松许多,似乎笼罩在虞家头顶的阴霾,都因为虞渊的归来,被狂风一扫而空。

  “黄庭境!你已经是黄庭境的修为?”

  赵家的现任家主,浑浊的眼瞳,骤然亮起明光,惊奇地喝道:“可以啊!你去陨月禁地试炼时,只是通脉境的修为!这才多久?”

  “黄庭境?虞渊,你抵达黄庭境了?”

  “竟然当真是黄庭境!”

  虞家的族人,又是一番惊喜的叫嚷,如过年般雀跃欢呼。

  “快快将你在陨月禁地的经历,一五一十地道来!”虞郦哼了一声,说道:“外面人流传的,总归是真假难辨,我们只想听你说的。”

  在虞渊消失的这些日子,关于他的各种传言,在整个银月帝国传播。

  有人说他和异魂大妖勾结,借外力,将蔺家的蔺枫言轰杀,就是为了报蔺家针对的仇恨。

  又有人说,诸多银月帝国的大修行者,也因他被陨月禁地阵法抹杀。

  更有说法,他早就被异魂邪魔夺舍,所以才在十七年的沉寂后,突然苏醒过来,一番密谋操作,顺势踏入陨月禁地。

  说他,本就是异魂邪魔,要在陨月禁地为非作歹的媒介。

  还有人说,他乃赤阳帝国的棋子,早就在暗中投诚赤阳帝国的七神宗,是那七神宗宗主秦雲的弟子,装疯卖傻,秘密修炼秦雲的法决,伺机进入陨月禁地试炼,就是要杀樊离之类的帝国天骄。

  种种流言,在帝国各大城池传播,众说纷纷,真假难辨。

  如苏妍、赵雅芙、李禹、詹天象一类小辈,因年龄较小,他们的很多说辞,并没有太多信服力。

  流言,久而久之,反而更加容易被人相信。

  也是这样,因为他的各类流言,导致虞家在暗月城,在整个银月帝国的名声,给人的印象,都不太好。

  所以,当蔺家、樊家这般的家族势力,刻意打击虞家时,大家都觉理所当然。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在众人逼问下,虞渊简单粗略地,叙说了一番在陨月禁地的遭遇,绝口不提去过碧峰山脉和阴风谷,而且隐瞒了很多秘辛。

  “其他的,也别追问了,我只是觉得陨月禁地的环境,更加适合我的修行,就多待了一阵子。”

  不等众人缓过来,他话锋一转,道:“家族的冰魄寒晶,是打算兜售?”

  站着的虞璨,喟然一叹,一屁股坐了下来,无奈道:“只有灵石充沛,一个家族才有活力。我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根本,暂时又想不到别的出路,只能将那块冰魄寒晶拿出来,先渡过难关再说。”

  “我们赵家还能帮衬。”赵正豪开口。

  “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虞郦叹道。

  “不就是药草,找不到买家吗?”虞渊笑容和煦,“我既然回来了,自然要从根本上,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麻烦!”

  “不仅如此,我要让我们虞家,从此以后门庭若市,让那些收购药草的家族,拼命地涌入虞家镇!”

  “而且,还不局限于银月帝国!”

  虞渊的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信心满满。

  虞璨等人,呆呆地望着他,听着他挥斥方遒,都有些茫然失措。

  真能如此?

  这是他们所有人的心声,只是没有说出来,去质疑虞渊。

  “给我一点时间,你们会看到成效,会看到,不只是银月帝国,别的帝国的人,甚至天药宗的炼药师,都会亲临虞家镇!”虞渊喝道。

  “天药宗,也会来?虞渊你是说真的?”虞郦惊叫。

  “拭目以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