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两百六十四章 奇花异草遍地!

作品:盖世|作者:逆苍天|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1 17:31:23|下载:盖世TXT下载
  心神震撼的白莘莘,身影一闪,就要奔向那湖心岛。

  宁静无波的湖面,突然涟漪微荡!

  清澈湖水,悄然变得浑浊,在那湖面上方,隐约可见绿莹莹的光泽,蒙蒙地亮了起来。

  白莘莘蓦地变色。

  她那本欲飞向湖心岛的身子,强行终止,然后一脸凝重地,看向湖水。

  沉吟数秒,她从腰间的贴身衣袋内,抓了一般银色沙子,随手扔了出去。

  银沙散开,如银雾般飘落向湖面。

  “嗤嗤!”

  一落到湖面,那些银沙突冒出浓烟。

  白莘莘再次变色,站在湖畔的她,低着头,看着微波荡漾的湖面,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她不再敢异动。

  她老实了一阵子,就注意到湖面的涟漪,又渐渐平静下来,湖水再次变得清澈。

  她又运转灵力,双眸明耀,朝着湖水深处看了一阵子,就见澄清的湖内,没有一只鱼虾,甚至湖内连水草都没。

  边沿,高大的灌木丛,生长的倒是茂盛,仿佛是刻意遮蔽湖泊,让人找不过来。

  “看来,并不是天然形成,人为的痕迹太多。”

  看了半响,白莘莘渐渐意味过来,皱着眉头,思忖道:“方圆百里内,懂得药草种植的只有暗月城的虞家。虞家镇,也在附近不远。只是,以虞家的能力,怎么能种植空界灵草?”

  她心生疑惑。

  连他们天药宗,在乾玄大陆苦寻各类异地,并作出了尝试,都不能将空界灵草移植,成功地种出来。

  虞家怎么可能?

  “算了,弄不清楚状况,先暂且留下记号再说。”

  须臾后,白莘莘决定不再此地长时间逗留,转而去别处查探。

  半个时辰后。

  一块异常干燥的土地,在似乎裂开的土块中,神奇地冒出十来株赤红的花草。

  花草尚未开花,一株株枝干如利剑,红灿灿的,竟流转出霞光。

  “赤霞花!”

  白莘莘再也忍不住,终于失声惊叫,又下意识地,想要冲过去。

  可她才迈步,忽然就发现,从那裂开的土块内,流逸出刺鼻酸味。

  她勃然变色,又悬崖勒马般霍然停住,深深看向那十来株没有成熟的“赤霞花”,喃喃道:“赤霞花只生长在剧毒之地,赤霞花本身不含毒素,可孕育赤霞花的大地,都是表层干燥,底下异常潮湿,还会冒逸腐蚀力惊人的剧毒。”

  赤霞花,为地级七品的药草,本就是她这趟要寻找之物。

  只是,在宗门的典籍记载中,赤霞花生长之地,应该在这方天地更北,更险恶之地。

  而她如今所处方位,离虞家镇太过于接近,以她的经验,以她以往的认知来看,是不太可能有赤霞花生长的。

  更令她惊奇的是,那一株株的赤霞花,都处于同一阶段,没有一株盛开那怕一朵花。

  而她以往在别处见过的赤霞花,都是掺杂不齐的,有的刚生长,有的已经开花,有的就要枯萎。

  如眼前这般,每一株赤霞花都处于刚生长阶段,没有一株开花的,着实罕见。

  除非……

  一个念头,在白莘莘脑海滋生,令她自己都大吃一惊。

  除非眼前的赤霞花,并非天然形成,而是人为培育!

  只有人为培育的赤霞花,在同一时间种下,才有可能像眼前这般,都在生长的阶段,而各不相同。

  “乾玄大陆,也有很多邪门的炼药师,可在药草的培植方面,还没听过有谁,能独自种植赤霞花出来。”

  怀有巨大疑惑的白莘莘,觉得这趟北地之行,忽然有了种种变数。

  她就在周边晃荡。

  然后,她又惊奇地发现,另有三种奇花异草,同样就在周边的奇地,被刚刚种下。

  而且,长势都还不错!

  那三种奇花异草,和空界灵草,和赤霞花一样,都是在乾玄大陆极其罕见,几乎是不可能被种植的。

  在那三种奇花异草,被她看到后,她终于确信了一个事实。

  ——有人在这里刻意种植!

  也就是说,周边的奇花异草,都非天然存在。

  这个发现,比她看到那些奇花异草,还让她吃惊。

  什么人,能够在附近,将那些几乎不可能在乾玄大陆出现的奇花异草,给成功地弄出来?

  ……

  虞家镇,老宅一间密室。

  宁骥绕着那间密室,不断地徘徊着,时而驻足,满脸希冀期待地,看向石门。

  老爷子虞璨,仰躺在庭院的木椅,望着繁星点缀的夜空。

  他眼睛看着夜空,可一丝丝从他体内流逸的灵力,也在那间密室周边,能感应到密室的温度,时而狂飙,时而骤降。

  虞渊在里面,已待了大半天。

  “嘎吱!”

  厚重的石门,从内部被推开。

  虞璨和宁骥两人,骤然看向石门,神色激动。

  敞开的石门,滚滚热浪散逸出来,从石门缝隙往内看,能看到烧红的丹炉,在火源取走之后,正在退热冷却。

  丹炉表面,细密而又复杂的火纹,从明亮逐渐暗淡。

  额头、脖颈皮肤处,因高温而红扑扑的虞渊,衣衫被汗水打湿,却露出如释重负的灿然笑容,对宁骥说道:“幸不辱命。”

  宁骥大喜过望,“成了?”

  一枚如红枣般的丹丸,被虞渊拿着,塞到宁骥掌心,“乾阳丹,灵级三品而已,此丹本没有疗伤功效,只是固本培元的常规丹药。对元阳宗和赤魔宗的修行者来说,只要为宗门立下功劳,都会被赏赐乾阳丹。”

  “元阳宗和赤魔宗的修行者,借助于乾阳丹,消磨丹丸内的炽烈炎力,或洗涤皮肉筋骨,或融入中丹田气血,修行特殊的法决。”

  “此丹,对你而言,则是疗伤之物。”

  虞渊认真地说道。

  宁骥也不啰嗦,当着虞渊和宁骥的面,一口将那乾阳丹吞下。

  丹丸入腹,不多久,便有丝丝缕缕的炙烈炎力,随着他的灵诀和意念,率先向他的下丹田黄庭穴窍逸去。

  炙烈炎力,流向他下丹田时,自然而然地纳入筋脉血肉内,独属于他的气血。

  然后,那炙烈的炎力,则是被黄庭穴窍完全接纳。

  待到丹丸的炎力,一导引向黄庭穴窍,宁骥便目显喜色。

  他分明感应出,那些潜藏在他黄庭小天地的,以他自己的力量,不能彻底清除的一缕缕寒能,竟然像是被炎力盯上。

  其下腹处,突生刺痛感。

  可他不惊反喜,瞪大眼,对虞渊说道:“可行!”

  虞渊洒然一笑,说道:“当然可行。”

  旁边,老爷子虞璨,满脸红光,笑呵呵地说道:“能对症下药,一举剔除你下丹田寒能,我也就放心了。”

  虞渊指了指敞开的石室,说道:“宁老,你去里面炼化丹丸之力,那间石室对你有好处。”

  宁骥也不推辞,立即就钻了进去,从内部将石门堵住。

  “真的是寒阴宗的柳渭?”

  他进去以后,老爷子神色凝重,说道:“寒阴宗在天源大陆,也是七大下宗之一,手段怎如此卑劣无耻?”

  “别说七大下宗,便是元阳宗、剑宗和玄天宗,宗门弟子和长老众多,也什么人都有。”虞渊微微一笑,说道:“照我来看,那位相中蔺竹筠,将她带入寒阴宗的大长老,就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折手段的那类人。”

  “那块冰魄寒晶?”虞璨叹息。

  “暂且留着吧,寒阴宗的大长老,不可能将太多注意力,放在我们虞家。”虞渊很淡然,“至于那柳渭,最近会在虞家镇出现,应该不单单只是因为冰魄寒晶。我们虞家的事,对他来说,应该只是顺便解决的其中一件。”

  虞璨奇道:“我们这边,只是小事?”

  “嗯,那个叫柳渭的寒阴宗修行者,可不简单。”虞渊脸色微沉,“他所修行的寒阴宗灵诀,不是普通门人长老能修炼的。寒流化作毒蟒,还能潜隐毒素在内,此灵诀非同寻常,那柳渭即便是境界不高,他在寒阴宗地位,必然不小。”

  “不是特意奔着我们虞家,会是因为什么?”虞璨震惊。

  “暗月城周边,存在着蹊跷,很多地方,很多东西有些怪异。”虞渊笑了笑,指着北方,“譬如那里面,就隐藏着很多秘辛。”

  “北方?”虞璨愕然。

  “嗯,从虞家镇通往神威帝国,中央无垠的区域,别看天地灵气稀薄,不适合凡人和修行者。”虞渊怔怔出神,道:“藏污纳垢的地方,往往会天然孕育别的异物,可不能小看。”

  两人讲话间,天上忽有灵禽扑扇翅膀的声音传来。

  虞渊举头去看,发现一个金色巨雕,从云层内骤然闪现,并朝着他这边俯冲而来。

  “何人?”虞璨暴喝。

  那只金色巨雕,在他的感知中,血气磅礴,应该是四级的灵禽。

  四级灵禽,和他破玄境的修为相当,而他膝伤治愈,跌落境界找回以后,一番努力,也不过是破玄境中期。

  真战斗起来,未必就是那只金色巨雕的对手。

  他还分明看到,金色巨雕的身上,还有一人骑乘着。

  “轰!”

  金光灿灿的巨雕,一个俯冲后,并没有稳稳落下,而是撞到地上。

  巨雕的身上,有一人滚落,胸腔和后背处,血流不止。

  “詹天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