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66、心机小和尚

作品:诡秘世界之旅|作者:梦里几度寒秋|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6 03:34:47|下载:诡秘世界之旅TXT下载
  这间僧舍和谈陌师兄弟几个住的那一间没什么大的差别,没有桌椅,只有砖头垫起来的木板床。只不过这间僧舍内用帘布分隔成了好几个区域,并且房梁等地方都精心打扫过。

  两只箱子放在地上,一只在左边,另一只也在左边。上面摆了一些小东西,似乎是胭脂水粉,此外还放着两柄剑,一长一短。

  看来这些都是这位道姑的家当。

  谈陌看了看,发现床上放着一个小木板。木板上是一个冷馒头,和一块糖。绮绮拉他进去的时候,道姑正在敲那块糖,看样子道姑和绮绮的早饭,便是这个冷馒头沾着糖沫吃。

  “小僧见过姑姑,明心师兄送了我们几个鸡蛋,多个两个,小僧想着姑姑应该还没用餐,便冒昧拿来了。”谈陌木着脸,双手合十说道。

  “你有心了。”道姑微微点头,尽管面无表情,但看谈陌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知恩图报的人,总是容易讨人喜欢。

  “小僧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谈陌说着,就往外走。

  “绮绮,送送小和尚。”道姑吩咐道。

  “好嘞。”绮绮答应的格外爽快。

  “不敢劳姑娘相送,姑娘先用餐。”谈陌停下,双手合十说到,然后自顾自走了出去。他想了又想,准备先和这位道姑混个脸熟,到时候假意说自己想要练剑,那么异类剑经岂不是手到擒来?

  若是没有异类剑经,那么可以先跟绮绮打听一下道姑手里有哪些书不是?

  谈陌回去后,戒菩提就一下子跑过来,然后小声问道:“小师弟,你给她送鸡蛋去了?”

  “送两个鸡蛋,缓和下关系也好,免得一瞧见师兄就拔剑,镜虚空师兄收尸也很累的。”谈陌点点头,木着脸缓缓说道。他是故意这样说,好遮掩自己的真正目的。

  戒菩提:“……”

  虽然听着像是为自己好,但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毒呢?

  白骨子和镜虚空两人,这会儿已经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们三个啊,就知道欺负老实人,看看小师弟被你们带坏成啥样了?”戒菩提看了看谈陌,然后就看向了白骨子和镜虚空,他觉得谈陌这么毒舌,一定是这两个光头教的。

  白骨子比划了一个中指,然后拿出木鱼,开始念经。

  镜虚空不想承认,就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包裹。

  见两人都是一副不搭理自己的意思,这让戒菩提一愣,然后看了看白骨子,下意识的问道:“二师兄,今日不在这寺里面打探了?”

  “忘了说了,那位船家可能明日就会回来,到时候我们直接坐船离开,今天就在这个小院子里安心待一天便是。”白骨子一拍脑袋,如此说道。

  “怎么回事?二师兄。”镜虚空看着白骨子问道。

  “我和小师弟一块儿出去,这县城里此刻很不对劲,所见之处,都是红发红眼,我和小师弟一走进去,他们便盯着我和小师弟,好在我和小师弟镇定,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这才安然回来。而在回来后,我们就遇到了给我们送饭的那位虚槐师兄。”

  白骨子将和遇到中年和尚虚槐的经过,一五一十详细说了一遍,听得镜虚空和戒菩提面面相觑。

  想了想,镜虚空问道:“当时除了你和小师弟,本县之人,没有吗?”

  “有。”谈陌道。

  “那为什么只对你们有反应?”镜虚空奇怪道。

  白骨子琢磨片刻,然后不太确定的道:“或许是我和小师弟修行有成的关系?”

  “如果这些红发红眼之人,处于人和非人之间,那么很有这个可能。这种东西,对灵气的敏感程度,足以媲美顶级灵根者。”戒菩提点头道。

  “将此事记下,回去后一块儿告诉住持师兄。”镜虚空说着就拿出了纸笔和砚台,递给戒菩提。

  戒菩提伸手接过,便开始磨墨,然后写了起来。

  谈陌诧异,就凑上前去。

  戒菩提见谈陌好奇,就从自己包裹里拿出了两张纸,说道:“都是一路上遇到的事情,记下来好给住持师兄一个交待,不然没法报销意外支出。此外有这些,师兄也该回头奖励我们一下。”

  谈陌看了看,发现两张纸上的墨迹还很新,看来是今天早上他和二师兄白骨子出去后所写的。

  第一张上记的是在船上的事,写得很详细,就连什么时候上船,什么时候下船都写了。

  第二张纸,一半写的是镜虚空三人在戒菩提大哥家中的发现。

  满门全灭,整座府邸沦为荒宅,只剩下其大哥的正妻及其长子。其大哥的正妻疑似已经疯了,而戒菩提大哥的长子受此刺激,闭门不出,无论戒菩提当时在门外怎么说,他大哥的长子就是不肯开门出来,也不出声回应。

  另外一半,写得则是谈陌昨日后来的遭遇。上面记载的,和谈陌说的一模一样。

  “怎么了?小师弟,你看出些什么来了吗?”戒菩提见谈陌盯着第二张纸的上半部分看,便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奇怪。”

  “哪里奇怪?”

  “五师兄,当时你确定,你侄子就在宅子里面吗?他在屋内,这只是听五师兄你嫂子说的吧?”谈陌问道。

  一个人再怎么受刺激,对于外界的刺激,也该是有些反应的。

  况且据戒菩提说,他和这个侄子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

  没理由一个关系亲近的人回来了,连出声回应下也没有。这里的大户人家,格外注重规矩礼仪。戒菩提的侄子作为嫡长子,又是大户人家,自然是从小受这些规矩礼仪影响。

  就算是受刺激过大崩溃了,可戒菩提回来了,这不是正好可以跟戒菩提哭诉一番,请戒菩提帮他吗?

  于情于理,这些都是应该发生的。

  可是,戒菩提这个侄子,却是连回应一声也没有,仿佛不存在。

  白骨子三人闻言,不由皆是一愣,然后白骨子出声道:“我们当时确实没有怀疑,巴彦图的话在前,加上五师弟的嫂子当时那般说,我们便先入为主的认为,五师弟的侄子就在府中。小师弟,你在怀疑什么?”

  “如果说,巴彦图一开始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混淆我们的判断呢?”谈陌若有所思的道。

  “为什么要混淆我们的判断?对他似乎没什么好处。”戒菩提不由问道,事关自己家,没办法不在意。

  “确实没有好处,不过很有可能他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

  “嗯,因为他知道住持师兄。”谈陌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