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八十七章 战王的威慑

作品:万化仙途|作者:枭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1 23:46:03|下载:万化仙途TXT下载
  “青锋枪......”

  一百多道视线齐齐落在那一道锋利气息冲天的长枪之上,心中震动无比。

  这股气息,远不是法器能比的,那股锋锐的气息,仿佛能直接割伤他们的身体,可以想象当这柄长枪发挥出全力有多恐怖。

  灵器!

  在场的人都不是什么弱者,他们都是各自学院内的顶尖弟子,因此一瞬间便是察觉到了这柄青锋枪的真正身份。

  “竟然是灵器!”

  此时,在场的一百多道身影,都是目露兴奋之色,火热无比地望着杨奇身旁的青锋枪。

  灵器,那是已经开始诞生了灵智的兵器,与法器完全不同。灵器诞生了灵智,那就代表着它有着自己的思想,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若是掌握灵器的人和灵器的灵智达成一心,两者齐心协力,将会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力量,这是每一个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

  在场两大学院的弟子,即便已经是各自学院的顶尖人物了,但也没有几个能拥有灵器的,甚至他们连灵器的样子都没有见过,灵器几乎是存在于他们的传说之中。此时有一柄真正的灵器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他们自然是兴奋无比,一个个都开始动自己的小心思了。

  而在所有目光火热的弟子之中,尤其以夏冰的目光,最为炽热。

  “灵器啊,若是我能一观灵器,不知道能不能突破瓶颈......”

  他喃喃低语,眼中兴奋无比。

  他言语之中的瓶颈,自然是炼器之上的瓶颈。他早已经开始尝试炼制灵器,但始终就差那么一步,这一步就像天堑一样难以跨越,他想尽了任何办法都没有跨过去。

  现在他想要借助灵器的力量,来提升自己的炼器之道。

  “别想了,炼丹和炼器要是有这么简单,那岂不是只要有高等级的丹药和兵器供我们学习,高阶炼丹师和炼器师不是一抓一大把!”

  柳长歌不屑一声,他岂会看不出夏冰的想法:“炼丹师和炼器师,自己老老实实积累经验,到了一定阶段,突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夏冰脸皮一抖,他如何不知道柳长歌的意思,只是他一时之间被青锋枪给吸引了心神而已。嘴上他可是不会认输的,冷哼一声:“那我看看总行了吧!”

  “青锋枪......”

  阴无咎望着不远处的那一杆长枪,眼中光芒闪烁。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青锋枪竟然在这里。同时他的内心也是恍然过来,杨奇说要拿出来的宝物,并不是镰鼬精血,而是青锋枪。虽然青锋枪身为灵器也极为惹人眼红,但相比起镰鼬精血,那就完全不能比了。

  杨奇对阴无咎一笑,做了个安慰的表情,他怎么会不知道镰鼬精血的价值,哪怕就算要与现场如此多的北越学院弟子为敌,他也不可能将镰鼬精血拿出来的,青锋枪,只是他的一个幌子而已。

  心中微微松了口气,阴无咎定下神来,果然与杨奇合作是再好不过的,杨奇总能将事情办好,哪怕杨奇的实力相比较阴无咎等人所在的层次还要查了许多,但阴无咎却是对杨奇有着一种极为奇怪的信心,这种信心即便是同层次关系不错的紫罗兰也无法带给他。

  “诸位,这就是我得到的宝物,如何,看够了吗?”

  杨奇再度转头望向上方的一众人等,淡淡道:“你们付了元石,我把青锋枪给你们看,交易已经完成了。”

  说着,他便是挥手重新收起了青锋枪。

  青锋枪消失在眼前,众人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纷纷望向杨奇。

  “一万百元石就让我看一眼,你小子未免太奸诈了!”

  此时,北越学院有一名强者沉声道。

  顿时一道道附和声响起:“没错!”

  “就是,收得也太快了!”

  杨奇挑了挑眉:“还想看?那就再拿一百万元石来,一百万元石用来看一眼灵器,你们也不算亏,那可是灵器啊。”

  望着杨奇脸上的奸诈表情,一旁的阴无咎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这个杨师弟,倒是有趣得紧。

  “你凭什么能拥有这等灵器,把灵器交出来!这不是你能拥有的!”

  终于,有眼红的人忍不住内心的贪念,对杨奇大喝一声。

  他这一道声音,顿时点燃了众人心中的贪欲。

  人都是贪婪的,只是有的人能够把握住自己的贪婪,有的人则不能。现在有人带头,就像是一根导火线一样,瞬间让得场上的人都是目光微红,紧紧地盯着杨奇。

  “把灵器交出来!”

  “交出来!”

  一道道声音响起,所有人一直针对杨奇,仿佛杨奇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一样。不仅仅是北越学院的人,甚至就连沧澜学院的人群之中,都是有着几人在那里跟着喊。

  杨奇的脸色渐渐地阴沉下去,沉声道:“凭什么?就凭我辛辛苦苦得到了它,就凭我是从你们北越榜前十的两人手中抢到了它!”

  众人声音一滞,杨奇冷笑道:“一群废物,也敢质疑我的资格。”

  “你......”

  北越学院的众人面色一变,就要怒斥出口,阴无咎淡淡地扫了一眼欲要说话的几人,一种恐怖的感觉自他们心中升起,顿时让他们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杆枪,是杨师弟的,谁若是想要这杆枪,来找我。”

  阴无咎淡淡的声音响起,却是让得整片空间都是寂静了下来,所有被他眼睛望过去的人,心头都是一凉,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恐怖蕴含在他的双眼之中。

  “你......你是沧澜学院的人,我北越学院可不怕......”

  北越学院之中,有一人如此小声说道,说完之后仿佛也是害怕得紧,朝后退了一步,仿佛想让周围人挡住他。

  “呵呵......”

  阴无咎突然阴柔一笑,缓缓望向了说话那人,声音轻柔无比:“北越学院的人果然都很有勇气呢,我记得上一次在神火塔之中,也有一个人这么跟我说话。”

  北越学院之中,众多弟子面色一变,他们上一次也在场,很清楚那个人的下场,难道阴无咎又要出手了吗。

  “天狗......”

  好在,阴无咎并没有机会出手,因为战锤开口了。

  他直勾勾地盯着杨奇和阴无咎,声音低沉:“我不相信,那里面只有这一杆灵器长枪!”

  他的目光直逼杨奇,强大的压迫力直接笼罩了杨奇,仿佛想要让杨奇屈服一般。

  杨奇经历过的大风大浪多不胜数,岂会被这样撼动,他淡淡道:“你信不信是你的事,这杆长枪就是我在里面的收获。灵器对于你们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很珍贵的东西,但对于我来说,可已经是至宝了。”

  说着,杨奇突然一笑:“或许我还遗漏了什么宝物在里面,不然你门再进去找找?”

  战锤怒声道:“进去?那一片空间已经坍塌,我去找死吗!”

  他不相信,阴无咎明显是对于那片空间之中的东西极为渴望,绝不可能只有这一件灵器。灵器是很珍贵,就算是对他们来说也很珍贵,但也不可能让他宁愿身处险境也要将其拿到手,同理阴无咎也不可能。

  杨奇耸了耸肩:“那我就没办法了。”

  “把东西......交出来!”

  战锤已经快要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暴怒,一字一句道。

  杨奇面色阴沉下去:“怎么,想出手?”

  阴无咎眼中精光爆射,恐怖的气息自他身体之上冲天而起,他声音冰冷:“若想战,那你们就来试试!”

  轰!一道道强大的气息自阴无咎和杨奇身后爆发而起,天狗和星河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能进入战斗。

  “怕你们不成!”

  战锤同样丝毫不惧,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同时雪王也是缓缓散发出自己的冰冷气息,他们两人身后的强者,也是一脸地冷意。

  仿佛在一瞬之间,场中的气氛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宝物既然已经被人得到,若是再穷追不舍,那就有失风度了。”

  就在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沧澜学院这边,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众人转头望去,面色一凛,若是此人的话,没有谁敢于无视。

  剑王负手而立,看了杨奇和阴无咎一眼,随即便是抬头看向了对面的一种北越学院强者:“此时就此作罢,宝物已入人手,再继续追打下去,两大学院的人都会被牵扯进来,最后谁都落不到好处。”

  剑王的声音很轻,但分量却是重中之重。

  同一时间,紫罗兰点了点头,也是开口道:“剑王说的没错,大家来战域是都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机缘,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在这个地方,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去寻找一番其他机缘。据我所知,战域之中的机缘,有些可是不比一柄灵器要来的弱。”

  “没错。”

  “这话倒是有理。”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日的时间,也许这一日的时间他们就能用来寻找到其他的机缘,此时却是白白地浪费在了这里。

  战锤却是面色微变,沉声道:“他们两人从我手中抢走了机缘,我只是想要抢回来而已!”

  杨奇嗤笑一声:“你倒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还你们的机缘,从头到尾你们都没有看到过这东西,从一开始这机缘就在我手中。”

  战锤对着杨奇怒斥一声:“混蛋,等会我第一个就宰了你!”

  阴无咎冷笑一声:“那你恐怕是要丢了小小命!”

  雪王在战锤耳边道:“说那么多干嘛,直接动手就是了!”

  说着,他就是右手高抬,冰冷的气息在他的双手之上环绕着。

  “你们确定要动手?”

  紫罗兰眼睛微眯,身影闪烁之下直接来到了杨奇和阴无咎身旁,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杨奇和阴无咎在之前对于月火众人的相助,她并没有忘记,更何况从一开始她和阴无咎的关系就很不错,不会坐视不理。

  战锤阴沉道:“紫罗兰,我的目标只有杨奇和天狗,我劝你们不要朝石头上撞!”

  紫罗兰脸上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哦?你确定是我们往石头上撞?”

  战锤眉头一皱:“你什么意思?”

  紫罗兰啧啧两声:“这两天你们进入了神秘之地,可是错过了一道惊人的消息。”

  战锤突然心觉不对,他看到北越学院的众多弟子,竟然是脸色都变了。

  “发生了什么?”

  他转头望向七杀,沉声问道。

  七杀有些沉默,斧王面色有些难看。

  杨奇和阴无咎也是颇为好奇,朝紫罗兰望去。

  紫罗兰一笑:“他们当然不想说,毕竟对你们北越学院来说,那可是丢脸的事情。昨日,你们的北王和宁王,联手之下惨败。”

  战锤身体巨震,脸上满是不相信:“不可能,北王和宁王怎么可能......”

  他难以相信,北越榜排名第一的北王和北越榜排名第二的宁王,这等强者一个就已经强大无比了,两人联手之下怎么可能败?

  但下一刻,他的面色一震,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难道......”

  他不可思议地望着七杀等人,见得他们沉默的脸庞,更是让他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杨奇轻声道:“战王出手了吗?”

  紫罗兰点点头:“在知道战王来到了战域之后,北王和宁王便是一直在寻找他,昨日终于找到了战王,然后两人便是联手挑战了战王,战王也接受了他们两人的挑战。结果......”

  紫罗兰的脸胖竟然多了一丝丝如同小女儿般的憧憬:“北王和宁王虽然联手,但却是惨败在战王手下。”

  杨奇倒吸一口凉气,北越榜前二的两人,有多强他能够想象,他们可是还在战锤和雪王之上的人,但联手之下却是依旧败在了战王手中。

  战王,百战之王。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战锤沉声道,心中却是渐渐有了一丝丝的压迫感。

  仅仅是听到战王的名字,都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紫罗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你认为我们之间若是战斗起来,战王会袖手旁观吗?就算没有战王,你认为你们能稳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