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09章 关雎,樛木

作品:进化之眼|作者:亚舍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8 19:36:52|下载:进化之眼TXT下载
  韩遂吃惊:“你怎能和袁熙互通书信?”

  说到这里,韩遂似乎有所醒悟,仔细看着女儿说道:“我记得你曾经去了一趟邺都。难道你中意于袁熙?”

  卡蜜儿低头说道:“女儿在邺都见到袁熙,才知道什么叫真男人、伟丈夫。像马超这种有勇无谋之人,袁大司马胜他十倍。”

  韩遂疑惑地看了卡蜜儿一眼:“你这丫头,怎么变得这般大胆!婚姻大事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有你自专的道理。”

  卡蜜儿觉得自己有些失言,便只能低头认错。

  其实这也是文化背景差异所致,如果是一个华夏觉醒者,知道古华夏的婚嫁风俗,也懂得古华夏女子的矜持羞涩,便不会像卡蜜儿这样说话,惹父亲起疑心。

  很多歪果仁来到古华夏背景的位面,混不好的原因,主要是对古华夏的文化背景、含蓄内敛的说法方式并不了解,往往在言语中惹人怀疑,甚至无意间得罪了灵界原住民,都懵然不知。

  幸好,“韩绮大小姐”是西凉女子,不是中原闺秀,在婚嫁方面,勇敢一些倒也不是特别突兀。

  韩遂拆开白晓文的信件,阅览了一遍,道:

  “还好,这上面没有写什么军机事务,只是闲聊家常。”

  卡蜜儿说道:“女儿知道轻重,当然不会泄露我军机密。”她在心里默默加了俩字:才怪。

  韩遂便问道:“袁熙对你是否有意?像他这样少年得志、权倾天下的豪杰,未必会看上你一个西凉女子。”

  卡蜜儿笑着说:“父亲看背面。”

  韩遂将信纸翻过背面,只见上面写了一首《关雎》,说的是君子见窈窕淑女,心向往之的意思。

  韩遂是喜忧参半,说道:“不料袁熙真的对你有意,这确实难得。中原女子成千上万,他想要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连马云禄他都没有相中,偏偏却看上你这个黄毛丫头,奇哉怪也。”

  卡蜜儿挺挺胸,嗔道:“父亲也太小看我了。我比马云禄小姐,哪里都不差吧?”

  韩遂转过头不去看卡蜜儿,皱眉斥道:“你这丫头,太过粗疏无礼!”

  卡蜜儿不知道自己又犯了哪条古华夏忌讳,只能按照以往经验,低垂脑袋作悔过状。

  韩遂随后叹道:“有了这一层关系在,西凉军败落之时,我们一家若成了阶下囚,至少可以苟全性命。”

  卡蜜儿说道:“父亲既然知道马超必败,又何必吊死在他这一棵树上?不如悄悄回信,拨乱反正,和袁熙里应外合,擒获马超。父亲不但不用做阶下囚,还能当袁熙的座上宾呢。到时候西凉侯的位子,少不得是父亲来坐。”

  韩遂对这个便宜女儿不知进退的说话风格,已经无力吐槽训斥。他摇头叹道:“我和马腾是义兄弟,岂能背盟。里应外合之事,切莫再提。”

  卡蜜儿眨眨眼睛:“那我要写回信吗?”

  韩遂点头说道:“只要无关军机大事,自然是可以写的,不过要谨慎一些,被人发觉,为父脸上须不好看。”

  在韩遂心中,其实也是很纠结。他知道跟着马超对抗袁熙没前途,但又狠不下心来捅马超一刀。

  女儿和袁熙保持私人友谊,也算是一条退路。

  卡蜜儿问道:“父亲,我应该怎么写,来回应袁熙的心意比较好?”

  韩遂是读过书的,当即道:“袁熙借用《关雎》,出自《诗经·国风》,风雅不俗。你若是对他有心,可作《樛(jiū)木》答之。”

  卡蜜儿:“我不会欸。”

  韩遂:“……”

  ……

  卡蜜儿派出的回信使者,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命中注定,被马超的巡路军士,当成奸细给拿下了。

  搜得书信,便呈给马超。

  马超见信件是从韩遂军营发出的,心中大疑。

  他拆开信件阅览,信的内容无非是一些生活琐事,并不涉及军情;末尾署名是韩绮。

  马超皱眉,心中老大不痛快。

  不过翻过背面,却见到几行短文:

  南有樛木,葛藟(lěi)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马超见到这篇《樛木》,大怒说道:“我和袁熙死战,你却有心思谈婚论嫁!”

  旁边马铁不明其意,便问端倪。

  掌军主簿周辅说道:“此文名为《樛木》,出自《诗经·国风》,反复三句,说的都是丝萝依托乔木,渴慕君子的仁心善行。韩太守之女如此致书袁熙,恐怕心有所属了。”

  马超怒气填胸,便拿着书信,要去韩遂军营问罪。

  庞德、马岱急忙劝阻:“不可。若是韩遂无投袁之心,少将军去了反而不美;若是韩遂有投袁之心,少将军此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马超怒气稍稍平息,思索之后,便命人去请韩遂。

  韩遂还不知道女儿的书信“败露”,听到马超设宴相邀,欣然便要动身。

  卡蜜儿终究还是有点不忍,劝说道:“父亲,马超一向自恃武勇,不把父亲放在眼里;现在突兀设宴邀请,恐怕没有安什么好心。”

  韩遂摇头说道:“你真是被那袁熙迷得不知东西南北,所以看马超是一百个不顺眼。马超是我义侄,设宴待我,岂有坏心?”当即整理衣冠,前去赴宴。

  宴席之上,马超劝酒韩遂。

  酒过三巡,马超问道:“如今援兵新到,叔父可有破袁之策?”

  听到这里,韩遂以为又找到了机会,便苦劝道:“贤侄不要太过固执了。以中原之强盛,即便是一个中庸之主,我们西凉尚不能抵挡;更何况袁熙雄才大略,幽州起兵以来战无不胜?不如下书言和。”

  马超脸色变了变,冷笑说道:“叔父自然是劝和的。若是小侄不愿求和,叔父是不是要派人拿我?”

  韩遂惊道:“贤侄何出此言?”

  马超“噌”地起身,将一封书信摔到了韩遂面前,大喝道:“你都要拿我的首级,去做你女儿的嫁妆了!还假装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