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11章 最后的机会(为盟主:幻瞑界少主加更2/3)

作品:进化之眼|作者:亚舍罗|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9 07:25:51|下载:进化之眼TXT下载
  西凉军大营。

  走了马超、庞德和马岱,西凉军群龙无首。

  韩遂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一旁的卡蜜儿,跟韩遂嘀咕了几句之后,韩遂便登高喊道:“我西凉健儿听着:大司马有令,降者免死!现在马超已经逃窜,你们还不放下武器,难道等着被朝廷大军绞杀吗?”

  李淑仪刷的展开一面白旗,说道:“我是大司马帐下将军李淑。跪在白旗之下的人,一律免罪,不加杀害。三通鼓过后,如果还有不放下武器、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

  四面袁军都到了,将马超军的大营围定。

  韩遂的部队本就听从韩遂的命令,当即放下武器。

  马超的部下,早就没了战意,更何况主将也逃了?纷纷放下兵器,在白旗之前成片成片的跪倒。

  韩旭、李淑仪和卡蜜儿忙着收拢西凉降兵。一旁的韩遂问道:“袁……大司马不知道在哪里?怎么没有露面。”

  他有点不安。虽然知道性命不可能有危险,但却不知道袁熙会给他什么样的待遇。

  李淑仪答道:“主公预设伏兵,堵截马超去了。主公早有说法,马超此人深得羌人之心,不能让他复归西凉,否则数年之后,仍有大祸。”

  韩遂吃了一惊,越加佩服“袁熙”的韬略,走一步看三步,战场如棋局,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忽然营地东北一阵骚乱,有人来报,拿住了马超的三弟马铁。

  李淑仪命令士卒把马铁给捆了,等到白晓文回来再行处置。

  ……

  马超带领庞德、马岱和几百残兵,向长安疾行。

  途经郑县,被袁军大将张辽、韩猛率轻骑截住,厮杀了一阵。马超发动冲阵领主技,才得以脱身。回头看身边亲随士兵,只有不到百人了。

  好在逃到新丰的时候,遇到了妹妹马云禄率领的另一股逃兵。

  马超在冰冷的寒冬之中总算感到了一丝温暖,和马云禄交谈之后,才知道三弟马铁被袁军擒拿,亲信大小将官,被捉去无数。

  而羌人部队,人心不齐,在马超兵败之时,竟是自行引军去了。

  马超虽然遭逢大败,但性子坚韧,或者叫固执,仍然对众人说道:

  “长安城高墙厚。那里还有我的部将李堪,带兵五千,足以固守。现在要紧的是召回羌兵,助我守城,然后再议破袁之策。”

  马云禄说道:“哥哥,我们真的打不过袁熙。况且父亲被害之事,仍然存在疑点,不如先派人下书言和,等到春暖之后,再作商议。”

  马超只是不听,催促残兵,往长安而去。马云禄也是无计可施。

  到长安城下,马超便叫开门,城头守军赶紧放下吊桥。

  马超所率之军,疾驰二百里,早已困乏,没有多加留意,就纷纷纵马入城,只盼好好休整一下,睡个安稳觉。

  不过进入瓮城之后,内门却是紧闭不开。庞德急忙回头看时,大门的吊桥也升了起来。霎时间,马超及所部残兵,成了瓮中之鳖。

  城头上一声鼓响,无数弓箭手起身,张弓搭箭,对准了瓮城之内的马超等人。

  白晓文站在城头,旁边是徐晃、韩琼等等诸多袁军大将。另外还有几个马超认识的面孔,比如马玩、杨秋、梁兴等等,都是韩遂部下的将领。

  白晓文笑道:“马超,此城我已占领多时,专等你来。”

  看到韩遂部将马玩等人,马超哪里还不明白白晓文夺城的手段?

  必然是以马玩等人为先导,诈开城门,然后袁氏精兵猛将一拥而入,控制了城池。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马超关押韩遂的时候,下令封锁消息。远隔数百里的长安城,守将李堪哪里知道底细?还以为马玩等人是友军呢。

  白晓文又说道:“马超,看到这三千弓箭手了么?我一声令下,你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马超惨然笑道:“韩遂背盟,我又中你奸计,无力报父仇,乃是天命。”说罢抽出腰间宝剑,便要自刎。

  庞德、马岱赶紧上前抱住马超;马云禄夺了马超的宝剑,哭道:“哥哥真要撇下我们而去吗?”

  白晓文沉声喝道:“马超!我若是要杀你,还会跟你罗唣这么多么?早就万箭齐发,取你性命了!之所以不下令放箭,只是再给你,也是给我最后一个机会。”

  马超仰头看着白晓文:“你想让我投降?休想!”

  白晓文摇头说道:“非也。这最后一个机会,是你我解开误会的最后时机。你如果同意,我可以走下城头,和你对面而谈。如何?”

  马超面露不信之色。

  白晓文却是笑了笑,把手一招。一只白雕从天空飞落,降到他的面前。

  白晓文踩在白雕的背上,随后命令白雕缓缓飞落。

  徐晃等武将大惊,纷纷劝阻:“主公,马超有吕布之勇,咫尺之间,人尽敌国。主公万金之躯,何必冒此奇险?”

  白晓文笑道:“不然。我行事坦荡,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若是就此杀了马超,则世人必将认定马腾之死,也是我所为;真相永远难以昭雪。我相信马孟起屡世公侯,并非不明事理之人。”

  一番言辞,在精神力的作用之下,传遍全场。

  看着白晓文一个人踩踏白雕,飘然而落;然后一步步向着他们走来,西凉残兵都愣住了。

  马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马云禄不知怎的,鼻端涌起了一阵酸涩的感觉,看着眼前的白晓文,身形一阵模糊,然后又复清晰。她心里翻来覆去地念着一句话:

  什么是英雄豪杰?这才是英雄豪杰!

  马超的脸色郑重了起来。

  他挥手命令士兵们散开,呈环状围住了一片场地。他和庞德、马岱各自下马,迎接白晓文。

  两人隔着五米左右的距离,互相一揖,先后席地而跪坐。

  马超先开口道:“阁下身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种形势下,还愿意冒此奇险,我自愧不如。不过,若是阁下词不达意,不能释我之疑的话,即便背负不义骂名,我也要手刃你,为父报仇!”

  白晓文微笑点头:“我是为了解开误会而来。若不能开解少将军,情愿血溅五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