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01章 南越风华

作品:一朝花事尽|作者:秋风竹|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2-28 08:46:09|下载:一朝花事尽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wx

  南越建国一百四十余年,经前后七任帝王励精图治,达到了空前繁荣。文人士子倾尽笔墨,也描摹不尽南越国的富庶繁华。而自喜好风雅精致的承德帝登基以来,大兴调香、选美、斗茶、制乐等诸多雅事,朝堂上下纷纷效仿,渐成风尚。

  隆和二十六年的花朝节,由赵皇后颁旨的游春花会在西溪行宫举办,朝中四品以上官员的家眷都奉命前往。说是游春赏花,共飨雅事,实则是为宫中几位皇子选妃。

  彼时的西溪,两岸翠幕如云繁花似锦,正是赏花佳期。为增加乐趣,赵皇后命淑妃徐氏为那些未出阁的名门淑媛们安排了一场调香比赛,要求她们在一个时辰间就地取材调香,然后由宫内的九位调香师品鉴,其中香味最雅致独特的名媛可获得奖赏。

  徐淑妃在花厅将规则宣布之后,这群衣饰华丽的官家小姐们便莺莺燕燕四散开来,各自指挥着随身的丫鬟婆子拎着竹篮朝着院中的姹紫嫣红奔去。芍药丛里、紫藤架下、荆桃林中、山茶园内……但凡花团锦簇之地,一时间都是云鬓金钗香衣丽影。

  “小姐,你再不出手,好花都被摘光了呀!”

  一个绿衣丫鬟拎着个竹篮,一脸焦急的催促身旁的小姐。

  而这位身着浅莲色襦裙、头戴缠枝蝶钗的小姐,正是当朝中书舍人沈政宏之女沈婵。沈婵年方十六,容貌清秀,五官精致,一双灵动娇俏的眼眸,令人过目难忘。

  沈婵气定神闲的看了看四周,道:“萍儿莫急,她们采摘早了,花儿离了花蒂,香气很快就散了。我们先逛一圈院子,看看都有些什么花再说。”

  沈婵领着萍儿一路穿花拂柳,将这满园春.色尽收眼底。

  直到走到花林尽头,看见那一堵赭色的宫墙,方才停住了脚步。

  “小姐,到头了,我们回去吧?”

  “等等,我找到我要的东西了。”沈婵的视线落在了宫墙边一株繁花似雪的老梨树上。

  “小姐要的是梨花?”这么寻常的果木之花,如何能调出独特雅致的香氛?萍儿有些疑惑。

  “你会爬树吗?”沈婵扭头问道。

  萍儿为难道:“奴婢……没爬过……”

  “那还是我试试吧。”沈婵说罢挽结了衣袖裙摆,朝梨树走去。

  萍儿急道:“小姐,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去找春喜过来,她会爬树的……”

  沈婵犹豫道:“春喜跟在我娘身边,你去叫她爬树,我娘知道了怎么好?”

  “两位姐姐,我也会爬树的。”

  萍儿还未回答,一道稚嫩的童音便自旁边的一丛鸳鸯藤后传了出来。

  沈婵和萍儿循声望去,便见一个穿着葱绿短襦扎着双环髻的小女孩扒开鸳鸯藤,笑嘻嘻的从撑着藤架的篱笆往外钻出来。篱笆上的枝桠挂乱了发髻,再加上额头和脸颊上不知在哪儿染上的团团污渍,令八、九岁的她乍一眼看起来像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

  “你拎的是什么?”看清小女孩手里拎还着一个小竹篓,萍儿不禁有些好奇。

  “蝈蝈儿。”小女孩将竹篓递给萍儿。

  萍儿瞥了眼小女孩满手乌黑潮湿的泥巴,没敢伸手,只是凑近了往竹篓子里看了看。竹篓子里是几只肥胖粗短的白色虫子,她撇嘴道:“你弄错了吧,蝈蝈哪是这个样子?”

  沈婵亦凑近看了,对萍儿道:“这是小蝈蝈儿,等过了夏天,就长出羽翅了。”

  “这位姐姐真识货!”小女孩朝沈婵咧嘴一笑,“你们要爬树摘花吗?”

  “嗯,你能帮我吗?”沈婵笑道。

  “没问题啊。你帮我拿着篓子先。”

  小女孩伸手将竹篓子递给沈婵,萍儿却伸手抢了过去:“小姐,还是我拿吧,仔细弄脏你的手。”

  小女孩对萍儿嫌弃的表情视若无睹,她走到树下挽了袖子,两手攀住树干,轻敏的身子往上一纵,便蹭蹭的往上爬起来。

  “你爬慢点,不急的。”眼看小女孩猴子一般蹿上了梨树,越爬越高,在树下望着的沈婵就悬心起来。

  “放心吧,光秃秃的水杉我都能爬上。”眨眼间,小女孩便已爬上树干,她踩在树杈上,垂首朝树下的两人道,“准备好啊,我摘了花给你们扔下来。”

  沈婵便走近前去,拎起阔大的裙摆,在树下接住了花枝。小女孩抛下的几束花枝,花朵细小稀疏,还有许多未开的花蕾,拿到鼻底一嗅,花香极淡。

  见沈婵皱起了眉头,萍儿便仰首对小女孩道:“我们摘花是要制香用的,你得再往上爬一点,摘向阳面开得最好的才行。”

  小女孩抬头望了望树冠,发现朝向宫墙那一面的花开得最为繁密。于是,她便扶着树枝,小心翼翼的朝横跨宫墙的那根树杈爬去。

  梨树枝条越过的宫墙之外,就是通往行宫的官道。

  小女孩刚越过宫墙,官道上便响起了一串“哒哒”的马蹄声,随即便见一道青影从树下闪电般窜过。小女孩看得有些头晕,忙忙转首避开,不料眼睛却被一道耀目的闪光刺中,眼花缭乱中,她身影一晃,人便栽了下去!

  “啊——!!”

  沈婵和萍儿只见小女孩葱绿的衣角在宫墙上闪了一下,人便没了影子,两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沈婵随即便丢下手里的花枝,抱着树干想要爬上去看个究竟。沈婵在官宦世家中早因心灵手巧而闺名远播,但此刻面对这粗笨的梨树却手足无措,几番挣扎都不得要领,只急得在树下团团打转。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萍儿见向来沉稳淡定的小姐乱了阵脚,忙忙安抚道:“小姐别急,我看那小姑娘穿着粗陋,想必是这园子里花匠杂役的女儿,大不了我们多赔一些钱银……”

  “胡说什么?!人要是没了,钱银算什么?我要是不起这念头就好了……”沈婵此刻只为自己想用梨花制香的念头后悔不迭。

  “两位姐姐,我没事儿。”

  隔着宫墙,外面传来了小女孩童稚清脆的喊声。

  沈婵顿时松了口气,她急急隔墙应道:“妹妹,你手脚还能动吗?有没有出血?”

  “我没事儿。就是翻不过来了,没法帮你们摘花了。”

  翻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