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44.散了

作品:宗主人呢|作者:牧古辰钟|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1 23:46:23|下载:宗主人呢TXT下载
  如果尴尬有颜色的话,那么一定是七彩的颜色。

  慕容景现在就觉得很尴尬。

  虽说刚刚自己的攻击,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距离沈云最近的慕容景,也仅仅只听到了金属碰撞之间发出的脆响,却也仅仅是一次小小的碰撞罢了,连阻碍,都没有什么感觉到。

  眼看着手中只剩下剑柄的情殇,慕容景连心痛都来不及。

  身上的力量,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消失得无隐无踪。

  沈云没有立刻斩杀慕容景,他那原本不带任何情绪的眼中,现在只有轻蔑。

  放狠话,沈云不是不会,不过就像林南说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在对方以为你会去嘲讽他的时候,你却连一句话都没有,有的时候,甚至连看都不要看对方,直接选择无视,这才是真正的嘲讽。

  林南的说法,就是自我攻略。

  他为什么不说我?

  他凭什么不看我?

  他是不是看不起我?

  啊,岂可修,气死我了。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了。

  不需要你去多说什么,有的时候,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对方气到爆炸,也可能是瞬间灰心。

  有些人的想法,就比较不一样。

  是不是我实力太弱,所以才不看我?

  是不是我自己不行,所以才没办法入得他的法眼。

  是不是我长得不够好看,所以才会被对方嫌弃。

  每个人不一样,但是起到的效果,却是一样的。

  而慕容景现在,也是对沈云的眼神深有体会。

  这也是他长干的事情。

  一直被当做天师道接班人来培养的人,怎么能够做出在战斗的时候放嘴炮这么没品的事情。

  无视,是他们给对手最大的侮辱。

  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是慕容景将这个眼神送给对手,可是这一次,他却从沈云的眼中,看到了那浓浓的藐视之情。

  不甘吗?

  没有,连自己唯一的依仗,都敌不过对方的一剑,他用什么来不甘。

  人就是这么一个矛盾的生命体。

  当你的实力和对方相差不大的时候,你可能会不甘心,会觉得自己并不比对方差。

  可是当双方之间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鸿沟只是,那可能就只会叫爸爸了。

  绝望。

  是慕容景现在唯一拥有的情绪。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仅仅一次的交手而感到绝望。

  就算要败,那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大战个十天十夜,然后自己因为某些原因而惜败一招,然后双方放放狠话,最后突然开始心心相惜,情不自禁……就放了自己一条生路。

  之后自己便走上了一条赎罪之路,最后功德圆满,羽化飞升,在仙界也痛定思痛,帮助你们完成制霸仙界的宏图大业,这样才符合自己这种大反派的设定。

  可是你这一剑就把我天师道的希望给砍断了,过分了吧。

  沈云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古铜剑。

  他不准备废话,也没有准备好废话,砍就完事了。

  沈云的动作很慢,慢得像是一个刚刚学剑的孩子一样,慕容景觉得,自己就是用走,都可以躲开他的剑。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动不了呢。

  等等,那是谁?

  父亲?

  父亲他在干什么,是要救自己吧。

  慕容孤的身影,出现在了慕容景的身边,在沈云对着慕容景攻击的时候,慕容孤手中的剑,也同时刺向了沈云。

  但是,那一剑却刺歪了。

  如同练习了两年半的剑法一样,慕容孤展现了整整一套人体描边技术,精准的避开了沈云身上的每一处位置。

  “为什么?为什么会砍不到?”

  慕容孤无法相信,他对自己的攻击很有自信,虽然不是单纯的剑修,但是指哪打哪这种事,他不可能做不到,可是现在,自己的每一次攻击,却都会打歪。

  就算是照着沈云的手臂砍去,剑尖却也连他的衣袖都碰不到。

  完全无视了慕容孤的攻击,沈云轻轻推出了手中的剑。

  就像是被剥夺了对身体的控制,慕容景眼睁睁的看着那柄剑,刺入了自己体内,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楚。

  可是,眼前的景色为何会越来越黑,自己与天地之间的感应也越来越淡,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失去,却又无能为力。

  收回了古铜剑,慕容景就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从空中开始坠落。

  “景儿~”

  慕容孤大吼一声,一个闪身便来到了慕容景的身边,想要伸手抓住他,却没想到抓了个空。

  他的左手,直接从慕容景的身体里穿了过去,就像是,碰到了一个灵魂体一样。

  “不。”

  慕容孤瞳孔一缩。

  在去年,他失去了他的小儿子。

  虽然那小子脑子有点问题,不过也算乖巧,而且天赋还行,在宗门里担任大长老的位置,可是却有些不思进取,最后在升仙劫的时候凉了。

  现在呢,自己的大儿子,似乎也要离自己而去。

  在他的神识之中,已经感觉不到了慕容景的存在,不只是灵力和神识的波动,而是完完全全就感觉不到

  要不是亲眼看着他的身体正在往下坠落的话,慕容孤都无法判断慕容景是不是就在眼前。

  一次又一次,慕容孤伸手抓向了慕容景的身体,却一次又一次地穿过去。

  直到慕容景的身体开始变淡,还没落到下方的宗门之上,就已经消失不见。

  半空之中,慕容孤呆呆地伫立在那。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慕容景死了,这是已经发生的事,他无法反驳。

  可是他连慕容景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仅仅只是刺向了胸口的那一剑吗?

  有什么剑,能够直接让整个人消失不见了呢。

  下方天师道的弟子们,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在事情完全暴露之后,宗主和太上长老,是他们唯一的依靠,可是现在,强大的宗主,却连对方的一剑都扛不住,便是连尸体都不剩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天师道,没了。

  而现在等待他们的结局将会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即使在加入了天师道,做了那些事后,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却依旧不甘心啊。

  没有谁会愿意去死是不是。

  护山大阵被破,宗主身死道消,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一道流光从天师道的宗门之中飞出,驾驭着飞剑迅速的逃离。

  而有一个人跑了,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天师道弟子,没有一个人喊着齐心协力,共御外敌的这种口号,几乎所有人都在跑路,就算是那些个长老,都已经在考虑往哪里走了。

  沈云再强,总不能抓住跑向四面八方的十万人吧。

  看着下方的一道道流光,沈云没有任何阻拦。

  斩杀整个天师道,并不是他想做的事,这些人就算离开了天师道,在这五灵大陆,也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天师道,已不复存在,他的仇,也报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