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血崩而亡

作品: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作者:月下高歌|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2 16:05:43|下载: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TXT下载
  雪下了一日一夜,直到傍晚才停歇。

  季妩已有孕三月有余,自从她有孕之后,楚辞便免了她去主母房中晨昏定省的伺候着。

  主母不是旁人正是季妩的嫡长姐季蔓。

  彼时,季妩与阿绿正在为她腹中的孩儿缝制小衣裳。

  “哑……哑……”不知怎的院子里的红梅树上竟落了一只乌鸦,乌鸦一声接一声的叫着,格外的瘆人。

  阿绿眉头一蹙刚要起身去驱赶那只乌鸦。

  “妹妹!”怎料季蔓竟带着婢女施施然然的走了进来,她容色稍逊季妩一筹,却也生的花容月貌,她笑盈盈的看着季妩,只是眼中透着丝丝寒意叫人不敢直视。

  “见过主母!”迎上她的视线季妩下意识垂下眸子,她起身对季蔓毕恭毕敬的行礼。

  季蔓抬头扫了阿绿一眼。

  “阿绿,你退下吧!”季妩扭头看着阿绿说道。

  “是。”阿绿对着季蔓与季妩盈盈一福,她眼中略带担忧深深的看了季妩一眼,而后转身退了出去。

  季蔓亲热的上前拉着季妩的手坐了下来,她从一旁的婢女手中接过一碗热气腾腾的燕窝粥,对着季妩说道:“夫主在书房作画,他得知我要来看妹妹,特意叮嘱厨房给妹妹熬了一碗燕窝粥,让我给妹妹带过来,妹妹快趁热吃吧!”

  季蔓将冒着热气的燕窝粥放到季妩跟前。

  季妩低头看着那碗燕窝粥,季蔓数次谋害于她,她可不敢掉以轻心。

  季蔓勾唇一笑,她略带讥讽的看着季妩淡淡说道:“怎的妹妹是怕我在燕窝粥里下毒吗?这可是夫主的子嗣,日后也要唤我一声嫡母的,再说了夫主已经应允等你诞下孩儿之后,养在我膝下,我可不会做那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

  季妩脊背一僵,即便她楚辞已经对她说过这件事,可身为母亲世上最痛的事,莫过于不能亲自养育的孩儿,她用汤勺轻轻的搅动着那碗燕窝粥,还是一点吃下去的意思都没有,即便季蔓巧舌如簧,可事关她腹中的孩儿,她还是不敢轻易相信季蔓。

  季蔓也不着急,该着急的人也不是她。

  “夫主!”就在那个时候楚辞大步走了进来,季蔓与季妩一同起身向他行礼。

  他略略看了她们一眼,一撩衣袍坐在季妩身旁。

  见季妩没有吃那碗燕窝粥,楚辞眉头一蹙轻声询问道:“可是我让厨房做的这碗燕窝粥不合你的胃口?”

  “不是!”季妩眼巴巴的看着楚辞。

  季蔓嘴角微微上扬,她眼底闪过一丝担忧,她怕楚辞会心慈手软。

  “来我喂你吃。”在她的注视下楚辞没有丝毫迟疑,他接过那晚燕窝粥一勺一勺的喂着季妩,季妩只得吃下那碗燕窝粥。

  季蔓双眼一眯笑的格外妖娆。

  “夫主……”季妩才吃下燕窝粥,不知怎的她只觉得眼前一黑。

  “砰!”在楚辞与季蔓的注视下,她身子一软人趴在桌子上。

  楚辞轻轻的唤了她几声:“阿妩,阿妩……”

  季妩一点反应都没有。

  楚辞缓缓站了起来,他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他扭头看着季蔓说道:“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莫要叫太宰大人久等了。”

  “夫主放心!”季蔓扬眉一笑。

  片刻,一辆马车出了楚家直奔太宰府邸。

  “哈哈哈,齐国第一美人总算在老夫榻上了!”季妩是在一阵放荡的笑声中睁开双眼的。

  一个肥胖而丑陋的男人正趴在她身上。

  “啊……”季妩瞬间清醒过来,她惊慌失措伸手就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啪……老夫愿意玩弄你,是给你面子!”见季妩醒了过来,身上的男人面容狰狞,他一巴掌重重的扇在季妩脸上。

  季妩嘴角瞬间溢出血来,她这才看清楚这个男人竟是太宰大人徐宏,她满目惊恐颤抖着说道:“大人,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已经嫁人了,而且有孕在身,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知道徐宏一直觊觎她的美色,曾数次对她出手,皆被她侥幸躲过,没想到她都嫁人了,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送你来的人都不在意,老夫何需在意?”徐宏勾唇一笑,他脸上的横肉一颤一颤的。

  季妩瞬间瞪大了双眼,她死死的看着徐宏一字一句的说道:“是谁送我来的?”

  “嘶啦……”徐宏根本没有兴趣回答季妩的问题,他大掌一挥锦帛撕裂的声音响起。

  “啊……”下一秒从季妩口中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来:“夫主,救我……”

  寂寂寒夜,她的声音格外的凄惨。

  片刻,她只觉得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下身涌了出来。

  她是一个女人,更是一个母亲,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一清二楚。

  “孩儿……”她双目血红,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锦被,口中发出一阵嘶声力竭的吼叫,她整个人如同一只悲鸣无助的小兽,只能任人宰割。

  折腾了许久徐宏才抬腿下了榻。

  季妩面色煞白,她一动不动的躺在榻上,下身不断涌出的血染红了半个床榻。

  徐宏看都没看季妩一眼冷冷说道:“送她回去。”

  人要死也不能死在他这里脏了他的床榻。

  随即季妩便被几个人抬了出去。

  在太宰府的后门停着一辆马车,几个仆从把季妩抬了上去。

  季蔓坐在马车上,她冷眼看着季妩,面上含着一丝冷笑。

  一见季蔓,季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早该想到的,她双目滚圆死死的瞪着季蔓,用尽全身力气厉声吼道:“是你害我!”

  “呵呵……”季蔓轻笑出声,她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半眯着眼,漫不经心的看着指甲上的蔻丹淡淡一笑:“若我说害你的是夫主你信吗?”

  “不,你骗我。”季妩想都未想她一口否决了季蔓的话。

  季蔓轻轻的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季妩,一字一句的说道:“那碗掺了药的燕窝粥,可是夫主一勺一勺喂给你的。”

  “轰……”季妩脑中一阵巨响,她双目血红撕心裂肺的吼道:“我腹中还怀着夫主的骨肉,夫主绝不会这样对我的。”

  季蔓一脸恣意的笑:“你想不到吧!你全心全意信任着的夫主,只为了一个军中参事的职位,便亲手将你送上了太宰大人的床榻。”

  季妩浑身颤抖不止,她只觉得整个人被人一片一片撕碎,而后每一片血肉上都被人撒上盐巴,她痛的整个人都痉挛起来。

  季蔓缓缓俯下身去,她单手扣住季妩的下巴,慢条斯理的说道:“你都要死了,我不妨再好心告诉你一些事,是我牵线搭桥将夫主引荐给太宰大人的,姨娘生你之时之所以难产血崩而亡,是母亲动的手,还有你最在意的麻姑也是母亲派人杀害的,你能活到今天全是意外。”

  季妩满心愤怒,她想上去把季蔓的脖子扭断,奈何她软绵浑身无力一下也动弹不得,她只能死死的瞪着季蔓。

  “哈哈哈……”季蔓猖狂的笑了起来:“季妩,你不过一个身份卑微的庶女,凭你也配与我争?不管是齐国第一个美人的名头,还有楚辞都是我的。”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

  季妩已经连话都说不出了,她气若游丝,眼泪大颗大颗的划过她苍白的脸庞。

  “夫人,太宰大人怎么说?”马车才停下,楚辞便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他看都没看季妩一眼。

  事到如今,季妩心中仅存的那点幻想彻底破灭。

  她如坠冰窟的躺在马车上,眼中溢出一丝血泪来,不甘夹杂着愤怒将她整个人淹没。

  他们为何要这样对她,她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太宰大人说了夫主明天便可去军中上任。”楚辞扶着季蔓下了马车,季蔓看着楚辞盈盈一笑。

  楚辞一脸欣喜,他始终未曾看季妩一眼。

  季蔓眼眶微红,她一脸不忍看着楚辞声音低沉的说道:“妹妹怕是不成了!”

  楚辞扶着季蔓朝院子里走去,他始终未曾看季妩一眼,他边走边说:“既如此便把她草草葬了,切莫走漏风声坏了太宰大人与我的名声!”

  他冰冷无情的话一字一句的落入季妩耳中,季妩眼睛瞪得大大的,血色染红了她的双眸,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她都没有合上挂着血泪的双眼。

  “啊……”随着一声异常惊恐的声音,榻上的少女猛地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