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番外篇 学姊的一天生活日常 18

作品:性奴训练学园|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分类:其他|更新:2019-12-17 12:22:33|下载:性奴训练学园TXT下载
  十八、内心的矛盾2019年12月16日“好了,休息一下,先喝杯水吧!”等到幼奴学妹们完成自己的作业,终于能起身离开书桌之后,梦梦学姊端来了早已准备好的水杯,递给每一位学妹们。

  “喝完水、休息之后,也差不多该到妳们的『喝奶时间』了喔!”

  “学姊,妳今天,还是……要被处罚吗……”晴晴一脸歉疚地说着,心里还在自责着前几天因为我们都不愿开口要求喝奶,导致学姊被处罚连续三天注射催乳药剂之事。

  “嗯,是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学姊会加油产乳的,妳们也要好好加油努力喝饱喔!”梦梦学姊一派轻松,不理会学妹们脸上浮现的抗议表情说着。

  “学姊!妳再这样说,我就不跟妳好了喔!”晴晴说着,她还是很不喜欢学姊开着这种玩笑。

  “而且……”晴晴像是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又突然缩口,只是沉默地把手上的那一杯水一饮而尽。

  (而且那些乳汁也喝不饱)晴晴本来是想冲口而出反驳学姊,不过这番话不仅羞耻,还可能会害到学姊,可能为了要有更充沛的乳汁而注射更多的药剂等等,机灵的晴晴,一想到这才马上又把差点说出来的话语吞了回去。

  事实上就如晴晴所说,无论何时,一个幼奴学妹要靠学姊的乳汁充饥已是无稽之谈,五个幼奴学妹共享学姊的乳汁获取些微饱足感更是天方夜谭,她们的营养需求,主要提供来源除了晨洗浣肠时的灌肠液含有不少的营养外,她们此时说喝的这杯水也添加了一些没有甜味与颜色,但却有不少营养价值的速溶性食品。

  然而,添加在这杯水里面的,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个物质,那是一种药剂,由学姊们偷偷添加在她直属幼奴学妹们的饮食中,然而残酷的是,不仅幼奴学妹们均不知情,就连添加药剂的学姊本人,都不知道自己下的是什么药……明知道自己在对信任自己的学妹们下药,明知道学妹们的身体可能因为这药物而朝着某方像一点一点地改变,但是却连那种药剂给学妹们带来什么样的效果都不知情的梦梦学姊,也变得对学妹们的身体变化更加敏感,学妹们的身体变得更敏感一点、胸部更成长一点、下体更容易湿一点,种种的变化,都会让学姊猜测这是不是药物的影响,也更加深她们对学妹们的歉疚感。

  然而,那个药剂的效用,却不是对幼奴身体的改造,而是要帮她们“稳定情绪”的救命药物。

  对于这些女孩们来说,尤其是刚入学,就要面临各种残酷的毁灭人性、扭曲未来的种种调教训练,十几年来建立的价值观不仅会让她们羞耻难当,对未来与现实的绝望也很可能使她们精神面临崩溃,届时很可能会发生女孩们自残或是群体反抗等等极端行动。

  然而,早在她们进到这所学园之时,她们的饮食中都会加入这种药物,像是在校车上被发给的瓶装水;破处之夜前学姊们给她们喝的那一杯乳汁中;甚至在入学仪式前身体清洁的灌肠液中,更是加入了比她们原本饮食中更加巨量的药物,帮她们度过之后的巨大羞辱或处境。药物中含有的,能促进血清素、正肾上腺素等促进大脑感到快乐的成分,更加容易分泌及被大脑吸收的药物成分。这本来就是用于对抗忧郁症、躁郁症等精神疾病,而服用这种药剂的病人,能够因为药物的成分而改善这些负面情绪,就连没有这些精神疾病的普通人,服用这种药物后,也能让大脑的情感起到麻痹作用,心情变得比较容易“快乐”,而在这种状态下,大脑自然就不会有激烈反抗或是自杀的念头,甚至在长时间的麻痹之下,还会把原本悲伤的情绪转变成一种快乐的泉源。

  事实上,学妹们最初一两周,之所以要用仿真乳房或交由学姊将乳汁榨挤到乳房里面,也是为了可以方便添加这种药物,学姊们离开宿舍房间前,更要盯着每位学妹们都有确实喝下加入药物的饮食,才能让学妹们大脑情绪暂时麻痹,不会搞出什么乱子。

  现在的她们已经可以适应这样的生活,也不需要过量的药剂去控制她们的心情,只是每晚在幼奴宿舍,还是得由学姊加入这种药剂到直属学妹们的饮用水内让她们喝下,这不仅是保持她们快乐情绪度过每个长夜,也让她们潜移默化觉得,在宿舍是“快乐的”,制造出白天上课与晚上回到宿舍时心情的反差,如此长期下来,她们也会像是一些普通的女学生一样,虽然每天早上都得不情愿地上着令人羞耻与恐惧的课程,但是却会期待着每晚回到宿舍时,与姊妹间脸红害羞的互动……当然,这个药并非万能的“快乐仙丹”,就算刚开始服用这个药物,面对极具耻辱的事情,她们仍会感觉羞耻得想一头撞到墙壁上,这种药发挥的主要功用,就只是让她们不会真的想死或是做出其他激进行为而已。会因此感到快乐或期待,也只是在长期服用药物麻痹了大脑对于这种羞耻感的情绪判断,以及人体自我防卫意志般的适应而已。

  再者,这种药物虽是从治疗忧郁症之类的药物衍生而来,但并非真正的医学上允许使用的药物,这些女孩们更是没经过医师同意或检查出使用此类药物的需求,在这样擅自用药下,也会有一些副作用或后遗症,其中最明显的是,在这样投药一段时间后,用药者们的大脑终会因为药物影响而轻微受损,智力、记忆力及思考判断能力都会略微降低,不过对于学校而言,这种药物并不会让这些商品变成智障,在密集且高压的性奴课程训练下,她们智力与记忆力的受损也不会因此影响到这些新学的课程,相对的,这些后遗症反而帮学校省去许多麻烦……智力受损会让这些女孩减少投机取巧的小聪明,并会影响她们作为人类生活的能力或技能;记忆力受损也会使她们渐渐淡忘入学前久远的记忆、渐渐忘记自己以前当人类的时光;变弱的思考判断能力更是让她们分不清是非对错,甚至对于道德感与价值观也会变得模糊起来,也会更听从学校或未来主人种种不合理或羞耻的指令…………现在谈这种已经明显造成后遗症的未来犹言过早,对于女孩们来说,在宿舍所喝的这杯水,不仅就生理上提供她们生存所需的水分,也在心理上帮助她们度过今天这一晚,她们并没有发现刚才对于女奴地位高低不同而产生的不平情绪,已经随着这杯水入喉而渐渐烟消云散,相反地,完成作业的轻松感、与姊妹们围成一圈席地而坐的自在感,也开始在这杯水的催化下,变得更加强烈。

  然后,原本极度羞耻的事情,似乎也不再那么难以面对,比如说,开口要求学姊让自己吸吮乳房……“学姊,幼奴小乳头肚子饿了,可不可以让小乳头吸吮妳的左边乳头,喝妳左边乳房内香草口味的乳汁果腹?”小乳头略显害羞地说着,这些请求的话语是梦梦学姊在几天前教导自己的直属学妹们这样说的,原本还说不出口的学妹们,也因为不愿再看到学姊被惩罚注射催乳剂的折磨,也只能充满内疚地,硬着头皮照着这样的话语主动请求学姊。

  这几天的晚上,只要梦梦学姊有在房间陪伴她们,因为催乳剂的持久效力,最慢也是每隔一两个小时,就得主动请求吸吮乳汁一次,才能让梦梦学姊自己不受乳房饱胀的胀痛苦楚,而这些学妹们也反复地在自己开口与听到其他姊妹们开口的训练下,不再像一刚开始那么难以说出口,但是每次这样提出请求,不仅要等候梦梦学姊的响应,更提醒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淫猥行为,所以就连幼奴学妹之间比较勇敢的小乳头或晴晴,请求时也都还是非常害羞难为情,然后在梦梦学姊的答允下,马上像是个害羞的小女孩般,把羞红的脸整个埋进学姊胸脯,吸吮时也比之前更加温柔地珍惜着每一口从学姊乳尖处流出来的乳汁。

  最新找回今天是注射催乳药剂处罚的第三天,曾经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梦梦学姊知道,这些可爱的幼奴学妹们,虽然还是无法马上适应主动开口请求吮乳这件事,但是她们也已经习惯这样的改变,就算明天没有用催乳药剂强迫她们主动开口,她们也许在请求前都要内心天人交战一番,才会硬着头皮说出口,但是也不会再像第一次强迫她们开口时那样闹着别扭。

  ……幼奴们如此的转变,学姊自己并不明白其中原理,只知道幼奴们的心情跟当时的自己是一样的。在刚刚喝下去的水,所产生的药效作用下,她们的大脑会把此情此景判断为“快乐”的“羞耻”行为,就像她们至今经历过的多数令人咋舌的思想改造或调教,学校要做的也不是让她们完全断绝羞耻,而是让她们对于羞耻“乐在其中”,将羞耻与她们的快乐建立密不可分的连结。到最后再让她们戒断药物,失去药物协助产生快乐的大脑,反而会在“保护作用”下,强迫自己“保持羞耻”来“创造快乐”,以创造出最终极的女奴心理素质,达到这种程度的女奴们,不但仍会对种种调教或凌辱感到羞耻,甚至就算同样只是脱光衣服站在主人面前,这种女奴的羞耻感都会比第一次暴露身体的女孩们更加强烈,但是仔细观察却会发现,她们不仅乐在其中,而且还是出于自愿让自己更加羞耻的。面对主人的种种指令,她们也会更加融入自己的角色,“羞耻”地努力完成,并享受着过程的羞耻感与完成主人指令的成就感,女奴与主人的羁绊也更加牢固。

  对于绝大多数奴隶主来说,这种女奴是心理最上乘、最顶级的女奴,不仅不用担心她会想逃走或造反,也不用太费心去思考怎么玩弄,光是让她光着屁股站在自己面前,都能饱览她羞耻却又不得不从的窘迫模样,提出的羞耻任务也不用太多指引,她也能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为羞耻、最让主人满意的方式完成它,尽管过程中羞耻到像是快要崩溃大哭,也不会偷懒、投机取巧或是用作弊的方式,因为对她们来说,羞耻已不仅是她们快乐的泉源,更是她们“快乐”的代名词,这种越是羞耻越是快乐的复杂心理,让所有羞辱调教系的主人都对这类女奴爱不释手,而学校也在努力制造出更多这类型的女奴。

  无奈的是,这种女奴其实是可遇不可求的,因为每个女孩天生的羞耻感与价值观不同更无法量化,虽然有用药物控制她们的情绪,但每个人对药效作用的反应程度也不一,更何况这药原本也只是让幼奴们不至于有轻生或叛乱的想法,过度使用还会致使她们变成白痴,所以就算知道这药有让女奴心理“变得更好”的副作用,至今仍只有极稀少的女奴出现这类副作用,也因为无法量产,这种类型的女奴的价格也格外高居不下。

  ……继小乳头之后,莉莉、萱萱、晴晴,甚至是最内向的小芬,都主动开口请求吮乳以后,梦梦学姊两边乳房内的乳汁也差不多被排空了,但是残存的药效让今天已经过度工作的乳腺,仍不停地制造着乳汁,而这些新制造的乳汁,也就留待给一个多小时后的学妹们享用。

  接下来,直到幼奴们的如厕时间之前,梦梦学姊也会把时间留给她们,这段时间也是学姊与学妹们最温馨甜蜜的时光,在药物作用下的幼奴学妹们,也不再那么拘谨放不开,反而会把今天的上课、学习情形,甚至连内心的小秘密,都会害羞地吐露出来,与众人分享。对于她们来说,在这房间内是舒适自在的,彼此之间也是互相羁绊互相慰藉的,对于每天日夜都要被各种羞耻轰炸的她们,如果不趁这个时候抒发一下迟早会受不了的。另一方面,说出这些羞耻之事虽然当下会很难受,但是姊妹之间靠着这样渐进式地训练彼此羞耻的极限,等到时候出现什么更加羞辱人的课程时,也才不会有这么大的落差感。

  不只是梦梦学姊很珍惜自己跟这些学妹们相处的时光,因为知道学姊在带她们上完厕所后,随时可能会离开房间,幼奴学妹们更是想把握与学姊在一起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无奈的是,她们的如厕时间仍旧很快到来,而在她们上完厕所后,学姊也得外出完成她自己的“功课”,学妹们纵使内心依依不舍,也只能勉力挤出笑容,跟学姊挥手说再见了。

  “今天学姊可能来不及在睡前赶回来……”梦梦学姊稍微规划自己今晚的动向路线后,得到个结论,对学妹们说着,“妳们睡前练习小豆手淫的部分,如果学姊赶不及回来,会请别的学姊过来帮忙的……”

  “呜……我们知道了……”学妹们努力不露出失落的模样说着,目送梦梦学姊离开。而虽然梦梦学姊刚刚这么说着,但是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因为自己赶不及回来而要把自己的直属学妹交付其他同学督导小豆手淫这种羞耻的床前作业,不仅会麻烦到那位同学,对于学妹们更是不公平,所以她也下定决心要尽自己最大的心力,早点完成她今晚的作业与任务,以便成功赶回来督导学妹们的小豆手淫,看着她们入睡……也幸好因为她们一大半的时间都得花费心力照顾学妹们,所以大多数共同课程,像是她们今天下午的菊穴改造也没有什么作业,而其他课程的功课纵然沉重,但也并不会剥夺她们太多时间,而且通常都会规定一周后完成缴交即可,所以也能充分规划自己的空闲时间完成。不过对于考试在即的灵蛇钻课程,可就另当别论了。

  梦梦学姊今天早上的灵蛇钻课程被打了个超低分数,直接被教官惩罚要替每个同学灵蛇钻作为练习,这项作业虽然有机会因为菊穴改造而延期,但是教官还另外出给每个学生“每天奉仕一位助教,至少30分钟以上”,而且80分以下的还得乘三倍。等于是梦梦学姊这一周每天都得花至少一个半小时在舔助教们的肛门里面……而且除此之外,梦梦学姊早上请助教帮忙时,也被他以“今晚过去侍候他沐浴”作为回报,就算自己后来被助教批评得一无是处,学姊答应的交换条件,这个承诺,还是得自己兑现。

  为了让学妹们能得到自己亲自督导小豆手淫,梦梦学姊已经盘算过各种可能的发展,并拟好了最理想的方式,如果顺利的话,不仅可以不用在那间可怕的助教宿舍逗留太久,还能连同与助教的交换条件跟灵蛇钻的作业一并完成。

  而在她满脑子都在想着事情的时候,双脚已经不知不觉把她带到了那位肮脏助教所居住的宿舍门前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