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24章 骆云家族!

作品:一术镇天|作者:五月初八|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09 01:37:29|下载:一术镇天TXT下载
  亘古族,一个族群就如一个国度。

  三阳族有魔神坐镇,算得上是一个大国。

  踏入三阳族地界里,城池沿着大地起伏,横亘千万里,霸气非凡。

  沿路可见三阳族三脉之人,如同普通人一般在这个独属于他们自己的国度里平凡的生活。

  外界的风云变幻虽然也会影响着这里,但对于绝大多数三阳族人来讲,并不会有太多的反应,因为许多事情本与他们没有相关。

  他们更加的热衷的还是紫日、黑日、赤日三脉的内斗,对他们来讲,这才是他们毕生最大也最至关重要的事情。

  “滚,你个小瘪三,凭你也配来向本少讨要枯魂草,真实不自量力,再不滚,信不信本少当街把你打死也不会有任何人来为你冒半分头?”

  不远处,一个紫衣青年神态骄横的踩着一个黑衣少年,手里拿着一株在苏夜看来完全就上不了台面的一品魔将级的天材地宝。

  这是枯魂草,名为枯魂,其实却是治病良药。

  这东西在苏夜眼中其实跟尘土也并没多少区别,在他的药园世界里,比之效果更好的天材地宝的多如牛毛,数也数不清。

  但黑衣少年对枯魂草显然满脸渴望,哪怕被踩在地上,生死受到了威胁,依然两眼不离左右,显然为了得到枯魂草,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天冥少爷,我求求你,把枯魂草还给我,我父亲正等着枯魂草救命…”

  黑衣少年哀求不已。

  紫衣青年天冥却不为所动,满脸尽是不屑与嘲讽:“你父亲等着枯魂草救命关本少什么事?”

  “再说了,你父亲只不过是个七品魔种,一个下等黑日人,更是卑微如尘,有什么资格服用枯魂草?”

  “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也省得浪费了一株罕见的宝物。”

  黑衣少年闻言猛地抬头,几乎情绪崩溃的跳起来怒吼道:“天冥少爷,你怎么能如此霸道残酷,我父亲此次受伤也是因为要帮你办事情,你在我父亲受伤之后,将他踢出门,现在还来夺取我为父亲找来的救命之药,你还有良心吗?”

  “良心?哈哈,你跟本少说良心,真是好笑,良心一斤值多少钱,能值一根青青草吗?”

  “你…”

  “别你啊我啊的,本少不遑就高速你,你父亲受伤就是本少派人做的,你去寻找枯魂草本少也派人监视着,本少就是故意等着你找到枯魂草时将其夺取过来,知道为什么吗?”

  天冥少爷轻蔑的笑道:“因为你父亲惹怒了本少的兰夫人,把她的衣服弄脏了一角,本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什么?”

  黑衣少年一听这话,简直如同天打五雷轰,双眼都赤了。

  天冥,乃是这马曙城第一世家,属于紫日一脉的显贵。黑衣少年的父亲则是天冥家的护卫家丁,靠着从天冥家族赐予的微薄薪水维持着一家所需,但却无一日不以身在天冥家族做护卫为荣,凡有人私底下诋毁天冥家族,无不严厉驳斥。

  无它,因为黑衣少年的父亲认死理。

  他始终觉得当今的三阳族之所以能在浩瀚的亘古族中站稳脚跟,能自成一个国度护佑三阳族人平静的生活,全仰仗紫日一脉的魔神威震四方。

  三阳族三脉,为有紫日一脉出魔神,紫日一脉居功至伟。紫日一脉理所当然在族中拥有更高的地位。些许紫日一脉的人即便有些失格的行为,也不该成为别人攻讦的借口。

  黑衣少年虽不认同父亲,但又能如何? 黑日、赤日二脉不出魔神,在三阳族中屈居于紫日一脉之下,沦为下等人,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虽有心改变,不成魔神,便如蚍蜉撼树。

  可今天这天冥少爷竟然如此当众毫不讳言的承认自己故意坑害始终对天冥家族忠心耿耿的父亲,就只为了父亲不小心染脏了其小妾半片衣裙,这如何让他再忍下去?

  人皆有尊严。

  但凡这天冥少爷哪怕为他保留那么一点点尊严,他也会为了父亲的性命而苟全,可如今对方明摆着要整死他的父亲,还要故意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还如何求得这半分苟全?

  “天冥,我跟你拼了…”

  黑衣少年突然疯狂的扑向得意洋洋的天冥少爷,奈何,区区一个毫无家学渊源的普通黑日人,普通得卑微的二品魔种,如何能是已经成为一品魔将,且家学渊源深厚紫日一脉的显贵少爷?

  天冥只是轻轻的挥了一下手,便如拭走尘埃一般将黑衣少年击飞了出去,倒地鲜血连吐。

  “咦…”

  苏夜的却是微微一亮,然后就跟发现了特别有趣的东西似的,眯起了双眼,目光在黑衣少年身上认真的扫了几眼。

  “血脉居然如此精纯…”

  或许三阳族因为传承断代,至今也没有人清楚所谓紫日、赤日、黑日三脉其实都来自于同一个先祖——三光魔神的事实,可苏夜却非常清楚,他甚至能仔细的把三光魔神的血脉演变为三脉的每一个细节描摹得清楚明白。

  他自然就可以清晰的感觉并判断出来,这位被人视作卑微的黑衣少年,身体里流淌着的其实是一股远比天冥来得纯正百倍的三光血脉。

  苏夜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若是有人能够得到真正的三光传承,悉心传授给黑衣少年,黑衣少年一定会突飞猛进,假以时日成为魔神或许有些困难,但成为黑日一脉具有代表性的顶级魔尊却是板上钉钉的。

  若是再由他亲自出手,帮其重新提炼一番血脉,补足黑日血脉中的先天缺失,形成完整的三光血脉,让三光魔神曾经的荣光在这位黑衣少年的身上重现,也是毫无问题的。

  想到当年初次获得三光传承时的激动,想到当年暗自发过的誓言,苏夜忽然动了那么一点爱才之心了。

  “小瘪三,你区区一个黑日脉的卑微蝼蚁,也敢朝本少出手,真是不知尊卑胆大包天,好,今天本少就先杀你这个孽障,再杀你一家八口,将你们一家子下等砸碎彻底抹除。”

  天冥阴狠绝伦,霸道残酷,完全不顾忌这是马曙城的大街上,完全不顾忌周围那些同为黑日脉族人敢怒不敢言的眼神,大步流星的走上前,抬起一脚就要踩死黑衣少年。

  “呵…”

  苏夜笑了,从人群中走出来。

  此时的他,早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对他而言现在在这三阳族中,已经不需要有任何忌讳了,甚至他都不刻意凸显出自己所具有的最纯正的三光血脉。

  遗憾的是,在场没有一个人能认出苏夜。这马曙城终究只是三阳族中一座小城而已,目光实在太初浅了。

  “小小的一个一品魔将也敢这么狂妄,当年紫横空、紫庆煌、紫日剑皇之流的所谓紫日一脉顶级魔将,都没你这么肆无忌惮,今儿,我算是长见识了。”

  “放肆!什么人胆敢妄议横空魔尊,找死不成!”

  天冥猛的转过身来看向苏夜,却发现来的竟然是个他完全陌生,甚至分不清楚究竟是哪一脉的族人。

  不过不要紧。

  就凭对方口出狂言,他就可以判断此人绝不是紫日一脉的人。

  幻神林后,紫庆煌陨落,紫横空却闪电般崛起,迅速堪破魔将与魔尊之间的壁障,晋升成为魔尊。并且在短短数年之间成为二品魔尊,这已经成为紫日一脉无数年轻一辈敬仰不已的新传奇,若是紫日一脉的人怎么敢如此非议横空魔尊?

  只有那些自诩天才之辈的赤日、黑日两脉之人,才会不断找机会出口卖狂,好显示自己不弱于紫横空的天资,可实际上却是拍马不及,紫横空也完全不屑于跟这种卑微草芥计较。

  可紫横空那是紫日一脉新传奇,天才魔尊,心胸宽广那毫无问题。他天冥可不是,作为紫日一脉的魔将,他岂能任由人如此口出狂言非议横空魔尊?

  何况这厮刚才还顺便贬低了他一把, 摆明了是要为那个黑衣少年出头。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看看本少是什么身份!

  “放肆的东西,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黑日或者赤日一脉的人吧,看不过眼想要为这个黑日孽障出头是吗,你配吗,你有那个本事吗?”

  “本少现在就以马曙城骆云家族少主的身份命令你,立刻给本少跪下,否则本少让你生死两难。”

  话落,天冥少爷身后忽然冲出了一群人将苏夜团团围住,杀意昂昂,俨然一副要将苏夜大卸八块的架势。

  “骆云家族?骆云家族是个什么玩意儿…据我所知,紫日一脉以紫姓为贵,你连个紫姓都不是,你跟我在这里装什么大半蒜?你是要把我笑死还是怎地?”

  苏夜摇头不已,这还真是山中无虎猴子称王,这样的三阳族,还真是令人无语了。若是三光魔神还有灵的话,只怕都要气活过来亲手将这群不争气的血脉后裔一个个捏死了。

  然而,苏夜的话在周围人听来却是猖狂无比,天冥等人更是怒不可遏。

  这里可是马曙城,骆云家族的地盘,这人竟敢言骆云家族是什么玩意,他这是在挑衅整个骆云家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