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29章 自找羞辱!

作品:一术镇天|作者:五月初八|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1 08:19:20|下载:一术镇天TXT下载
  果然,紫黄天的脸色立即变得很不好看,这苏夜果然狂妄得无边无际啊,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只是下一秒,紫黄天瞳孔猛的一缩,他反应过来了,苏夜刚刚讲的那句话看似只是一句很正常的嫌弃他的话,所有人都听懂了,但实际上用的却是神语。

  苏夜这是打算用神语跟他较量较量吗?

  紫黄天神色迅速放缓了下来。

  就用这种和平的方式较量一下,也不错。

  在紫黄天看来,此次苏夜突然降临三阳族目的肯定不单纯的,他来见苏夜本来也没打算三言两语把苏夜吓退,少不了是要跟苏夜较量一番才行。

  但双方毕竟都是魔神级的存在,真要动起手来,那结果就谁也说不准了。

  别看紫黄天是二命纹魔神,但跟差点镇杀无颜魔神的苏夜拼命,他信心还真未必就充足了。

  现在好了,既然苏夜只是打算在神语层面上一较高低,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样不管输赢,总不会有太多不可预料的危险后果。

  最关键的是,讲神语,他会怕了苏夜吗?

  哼,笑话。

  他紫黄天好歹也是个货真价实的二命纹魔神,苏夜呢,虽然战力媲美魔神,但终究只是个合道魔尊而已,魔尊与魔神终究是两个层次,他就不相信一个魔尊真的能在十分考究道行底蕴的神语层次上也跟他不相上下。

  想到这,紫黄天嘴角不由勾起了一丝冷笑,道:“看来苏道友还真是相当的自信啊,这么多年还不曾有人这么当面说过我的底子差,那我也只好聆听苏道友的高见了。”

  用的也是神语,而且十分纯粹。

  毕竟是二命纹魔神,在这方面上要没点尿水,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二命纹魔神了。

  “呵,那你还真得聆听聆听。”苏夜淡然一笑,依然还是神语。

  紫黄天立即回应。

  于是,在这园子里很快出现了一幕让襜褕父子俩以及那些护卫瞠目结舌的场面,两位魔神级存在言语机锋一人一句有来有往,居然斗起了嘴了,完全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大打出手的意思。

  没有大打出手,这当然是好事。

  否则两位魔神级存在真要不顾一切的大战起来,只怕这马曙城都无法承受余波,分分钟湮灭。

  可是两个魔神级存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言语机锋耍嘴皮子,这样真的合适吗?

  还是魔神见面,斗嘴不斗手,这才是正确套路?

  不管怎样,襜褕父子俩等人虽然觉得这一切很离谱,但却也是没人敢吭声插嘴的,就这么缩着脑袋、仰着脖子,保持着一个姿势,装作木然听了下去。

  渐渐的,一晃半刻钟。

  襜褕忽然寻思出一点味道来了,毕竟他是得到了苏夜给予的一部分三光魔神传承的,也得到苏夜亲自的指点。

  这里面就有那么一部分是关于神语的内容的,只不过现在让只有区区一品魔将修为的襜褕张口说出神语还办不到而已。

  也正是寻思出一点味道来了,襜褕才显得越发的震惊。

  神语啊,那可是古老大神之间最上档次的交流,也是魔神之间文斗的凭借。

  眼下这两位超级大神,看似言语机锋卖弄唇舌,实际上行的就是文斗的戏码,这可是许多修炼者听过而从未有幸见过的大场面啊。

  他连忙竖起耳朵。

  企图把双方神语文斗的一些内容记下,可惜,这神语包含了太多的大道玄真,光听表面那没什么,但凭他的修为与能力试图记下内容时,却又会发现浩如烟海,让他眩晕无比,根本就不可能记下。

  无奈,只能放弃这种野心。

  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紫黄天的内心已经在颤抖了。

  如果可以,紫黄天几乎都要跳脚大骂了。

  这尼玛的苏夜真的只是一个魔尊?

  你大爷的,这该死的苏夜一口神语说得居然比他还溜,而且溜得多。

  最关键的是,苏夜这厮简直深不可测啊,近一刻钟了,苏夜竟然没有半点枯竭语滞的意思,言语之节奏、语气甚至都没有发生半点变化。

  可他呢?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现在虽然还能应付,但一点也不轻松了。甚至有种随时可能要耗尽道行底蕴的感觉,并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了。

  紫黄天开始有些慌张了。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再这么下去他就哑了,到时候他即便被苏夜指着鼻子大骂无法还嘴的时候,他该怎么办?

  到时候,他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正想着,苏夜突然语气一顿,两眼带笑似的看着紫黄天:“好了,说你底子差,你服还是不服?”

  “我…”

  紫黄天嘴角一抽,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

  “你要是不服的话,也没关系。咱们接着来,我耗点时间给你讲一个故事都没问题。但到时候就怕你无法在这些三阳族的后辈面前抬起头来了。”

  苏夜施施然的道了一句。

  紫黄天心头大震,老脸一阵青一阵白,不得已开口道:“好吧,苏道友道行高深,本神服了。”

  说出这一句话,紫黄天就跟泄掉了一口气似的,犹如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

  神语文斗输于一位魔尊,一位彻彻底底的后学末进,这还是他此生头一次体验,只是这体验还真不好受。

  “这就对了,实力不如人,就得认,挨打要立正。你底子虽然差了些,但总归该有的风度还是有的,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苏夜摆摆手邀请紫黄天坐下。

  紫黄天更是满脸通红,气得双目都快喷火了,但却无可奈何。文斗输了就是输了,总不能为这一时之气真的跟苏夜动手拼个生死吧?

  到时候赢了还好,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可动手也输掉的话,他这辈子都没法见人了。到时候人人都会说,他是文斗输给了苏夜,恼羞成怒才动手,结果又自讨没趣,那非成为魔神中的笑柄不可。

  要知道在魔神的层次里,不论是远古前纪元,还是在当今这个时代,神语文斗始终都是受魔神推崇的最高规格的比斗方式。

  毕竟是魔神,魔神级的人物,再像普通修炼者那般动不动下场拼个生死,那和泥腿子的亡命之徒有什么区别?

  只有文斗,只有天下九成的修炼者听起来如云里雾里的神语文斗,才是高大上的,才是最能衬托魔神的身份。

  输了文斗,选择动手分生死。

  那是一种耻辱。

  伴随一生,挥之不去。

  当然了,话又说回来了,魔神输了文斗那也绝对是脸面无光。动手输了,还可以嘴硬,还可以佯装出一副懒得与人拼生死的高傲架势以掩饰内心的心虚。

  可输了文斗,那可就是把自身道行底蕴都暴露得一干二净了,输了就是输了,无可辩驳。

  就像现在紫黄天还真是一点辩驳的余地都没有了,最终只能是硬着头皮按照苏夜的邀请在一旁坐下,失败者是没有什么抗拒的权利的。

  园子里的人除了襜褕之外,其它人可全都惊呆了。

  非常纳闷。

  这就完了?

  一通嘴皮子斗完,那就都完了?

  紫黄天大神就这么认怂了?

  忽然之间,他们竟然有种对紫黄天深深失望的感觉,什么紫日一脉的黄天魔神,也不过如此。

  唯有淯,却是对苏夜抱以十分崇敬的眼神。虽然他听不懂神语,也看不懂文斗,更加不知道魔神层次以神语交锋时引动的那浩瀚无比波澜壮阔的大道玄真,但他却知道,苏夜几乎是三言两语就让黄天魔神认怂了。

  别管什么方式,这就是胜利,这就是了不起!

  这就是王者风范!

  所以淯,毫不犹豫的当着黄天魔神的面,给苏夜跪了下来,赞贺苏夜,几把苏夜视作天下至强者。

  紫黄天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他感觉自己这一次跑来马曙城与苏夜见面,跟主动送上门来找羞辱没有任何区别。

  他片刻都待不住了。

  再待下去,他真怀疑自己还会受到更强烈的羞辱。

  他真怀疑这马曙城的黑日一脉会不会跑到面前,一人一口唾沫把他淹死。

  他再次迫不及待的追问了一句苏夜来马曙城的目的,现在的他只想不惜一切代价将苏夜打发走。

  “好了,行了。今天这里的事情不要外传。除了襜褕父子,其它人就先退下去!”

  现在的苏夜对这些黑日一脉出身的护卫而言,那不亚于就是天一般的存在。一句话,那些护卫就立即恭敬行礼退走了。

  人都走了,紫黄天却是越发坐立不安了。

  他总觉得苏夜忽然屏退左右,是打算吐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并且这件事情可能直接关系到三阳族的生死安危。

  一时间,他也是迫不得已赶紧抛开杂念,尽量让自己从神语文斗失败的耻辱中冷静下来。

  苏夜抿了一口茶。

  淡然道:“好了,可以说正事了。你不是问我来三阳族的目的吗?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意外路过,顺便就来三阳族还一场人情,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