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

作品:流氓儿子闷骚妈|作者:主治大夫|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20:50:36|下载:流氓儿子闷骚妈TXT下载
  【流氓儿子闷骚妈】2017年12月12日1我的出生很平凡,老爸是工人,老妈是幼儿教师。三岁以前是外婆带着我,三岁以后就跟着老妈上幼儿园了。

  我得承认,我不是一个世人眼里的所谓乖孩子。外婆说我一生下来就很调皮,精力特充沛,除了睡觉的那几个钟头,其余时间是片刻也不会歇着的。跟同龄的人比,我的块头要大上许多,性格也要早熟很多。跟我一般大的小屁孩还什么都不懂,我却已经是个人精了——我是说对“性”的了解。

  这也难怪!

  小时候,我们家住的房子很小,就只有一间房,厨房还是两户共一间。我上幼儿园之前,因为没人带,所以尽管没地方住,老妈还是把外婆接到了家里。

  一个房间放了两张床,差不多就挨在一起了。晚上老爸跟老妈做那事时,我可全都看在了眼里。因为我太小,爸妈也不在意。他们准以为我什么也不懂!

  爸妈一般每隔两三天就会做一次爱,天冷的时候因为有被子遮着,我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可一到夏天,他们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起初老爸还因为碍着外婆在旁边,总是要拿毯子盖住,但天气实在是太热了,老妈就说没事的,又不是外人。以后就索性无遮无拦地在我跟外婆旁边做起了那事儿。

  我每次都很好奇,不知道为什么爸妈要抱在一起跟小孩打架似的,老爸还把他那根尿尿用的鸡巴往老妈的两腿中间插。老妈就更奇怪了,她的下面竟然没有鸡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尿尿的!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到老妈的两腿中间似乎有一个洞,老爸每次用鸡巴插她的那个地方,老妈就会发出“咿咿呀呀”的叫声,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很快乐。

  而这个时候,外婆都要蒙住我的眼睛不准我看,还说什么“羞羞脸”。外婆自己也不看,但我知道她其实也是很想看的,因为有好多次在爸妈做完睡着了以后,外婆就用她自己的手指插到她下面的那个洞洞里,嘴里也会发出跟老妈一样的“咿咿呀呀”声。

  有一次我很好奇,就把手伸进去摸外婆的那个洞洞,发现她那里尽是水,滑溜溜的很黏手。我就问:“外婆,你尿尿了?”外婆轻轻地打了一下我的手,小声说:“小流氓,别乱摸。”

  等我上了幼儿园,外婆就回乡下去了。因为家里实在是太小,没地方住。

  外婆一走,老爸就把我和外婆睡觉的那张床给拆了,这样一来咱们家就只有一张床了,于是我就跟爸妈睡在了一起。

  因为有我睡在旁边,爸妈做爱变得更小心了,每一次都要等到我睡着以后。

  我当然不会真的睡着,他们做爱的时候,我就偷偷地看。

  我四岁时对男女间的那种事儿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可是,我一直都很想看一看老妈的下面,却又得不到机会。

  在幼儿园里,因为有我老妈,所以我总是比别的小孩有优越感。中午午睡时,别的小孩睡大床,我却可以跟老妈一起睡在她的床上-记得有一次我比老妈先醒来,那时候正是六月份,天气很热,老妈只穿了短衣短裤,身上盖的薄毯也被踢在了一边,露出一双又白又嫩的大腿,上衣也被两只大奶顶得高高的,像是两座小山峰。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晚上爸妈做爱的事儿,觉得很是好奇,很想看一看她两腿中间的那个肉洞洞。

  我也没想那么多,就伸手去拉老妈的短裤。那时候女人身上穿的短裤没有现在的这么紧,是很宽松的四角裤。我轻轻一拉就拉到了老妈的膝盖上。

  于是,老妈的下半身就露了出来。

  第一次看见老妈的下面,说实话我很有一些失望。因为完全不像我所想象的那样好看,只见在她的两腿中间有一丛黑色的毛,老爸用鸡巴插进去的那个肉洞洞被盖住了,根本就看不到。

  我自然是不甘心,于是就用力的拉开了老妈的两条大白腿。可是老妈的短裤有些碍事,我只好又把老妈的短裤脱了下来。

  老妈被我这么一折腾给弄醒了,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说:“小流氓,你想做啥?”

  我吃了一吓,就哭了。

  老妈说:“快别哭了,小心把大家都吵醒了。”

  我见老妈并没有打我,好像也没有要责怪我的意思,就说:“妈妈,我想看你下面的洞洞。”

  老妈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想到要看妈妈的穴……肉洞?”

  我说:“我就是想看看嘛。”

  老妈小心地看了看旁边,见别的小朋友都还在睡觉,就说:“就看一下,看完就睡觉。”

  说着,老妈就用手轻轻地分开那些毛毛,并且按住两片厚厚的肉往两边一分,于是我就看见了被夹在中间的那个肉洞。那时候我还小,还不知道那肉洞对我的意义,假如老妈告诉我说,我就是从那个肉洞洞里面生出来的,我肯定会说妈妈骗人。

  还没等我多看一眼,老妈就合拢了两腿,并且很快地穿上了短裤。

  我说:“妈妈,我还没看清楚。”

  老妈轻轻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说:“小流氓,男孩子家是不准看女人那里的,知道么?”

  我问:“为什么?”

  老妈说:“因为妈妈的穴……肉洞只有你老爸才能看。”

  我还要再问,却被老妈制止了,她有点生气的说:“你现在还小,这些事情不应该知道的,懂吗?”

  接着她又叮嘱我说,“今天的事谁也不许说,知道么?也不许去脱别的女孩子的短裤。”

  我说:“妈妈我知道,脱女孩子的短裤就是耍流氓。”

  其实,那时候的我还根本不懂什么是耍流氓,只知道耍流氓就是做坏事,做坏事是要被派出所抓去坐牢的。

  就这样,虽然说我没看得太清楚,可总算还是看到了老妈的肉洞洞。我觉得老妈的肉洞就像是一张婴儿的嘴,没有牙齿,能开能合的-2在我们幼儿园里有一根旗杆。

  记得有一次,好像是跟别的小朋友打赌,我一口气爬上了那根旗杆。下来的时候,旗杆跟我的鸡巴发生了摩擦,让我感觉怪怪的,好像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又觉得很想尿尿。

  后来,我就迷上了爬旗杆,差不多每隔一两天就想去爬一次。可是好事不长久,我爬旗杆的事很快就被老妈知道了,老妈把我给痛骂了一顿,说再看见我爬旗杆的话,就打断我的腿。

  我不知道老妈为什么不许我爬旗杆,难道她知道我心中的小秘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爬过那根旗杆了。但我心里却一直都很想念那种特别的滋味。

  有一次老妈帮我洗澡的时候,我坐在澡盆里,老妈一瓢水下去,正好浇在我的鸡巴上,当时我就觉得很刺激,跟爬旗杆的那种刺激很像。我当然不敢要老妈故意用水去浇我的鸡巴,但后来我就自己偷偷的尝试了一下,可是因为高度不够,水浇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再后来,我就发现坐在水龙头下面,让水龙头的水直接打在鸡巴上的滋味特别棒。

  这以后,我就吵着要自己洗澡了。老妈乐得省心,也就没有反对。她哪知道我是别有用心呀!

  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刺激的缘故,我五岁的时候,鸡巴就已经比老爸的小不了多少了。

  那一年老妈过三十岁生日,外婆特意从乡下赶来,还带来了一只鸡和几十只鸡蛋。老爸又临时搭了张床给我和外婆睡。

  晚上熄灯以后,爸妈又做起爱来。他们两个完事就睡了,我和外婆却睡不着了。

  外婆背对着我,把手伸到她下面的肉洞洞里,嘴里发出轻轻的“哼哼”声。

  我很想帮外婆一把,就把身子贴了上去。谁想那一刻鸡巴突然就硬了起来,竟然隔着短裤顶在了外婆的屁股上。

  外婆的屁股肉很肥又很软,鸡巴顶在上面很是舒服,那种滋味竟然跟爬旗杆一样!我不由得迷上了那种滋味,于是不停的用鸡巴顶着外婆的肥屁股-外婆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她连忙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鸡巴。可能她没有想到孙子的鸡巴会有那么大吧,外婆竟然将手伸到我的裤裆里,直接握住了我那根尿尿用的肉棍儿。

  外婆翻转身来,黑暗的夜里,我看见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她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乖孙儿,你想干嘛?”

  我想也没想,就说:“外婆,我想和你干屄。”那时候,我已经多次听爸妈说过干屄这个词了。

  外婆轻轻叹息了一声,说:“小坏蛋,你知道什么是干屄呀!”

  我说:“我知道,干屄就是用我尿尿的肉棍子去插外婆下面的肉洞洞。”

  “不许瞎说!”

  外婆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吭声了。

  我很着急,生怕外婆不肯跟我干屄,就急急忙忙的脱下了短裤,光着屁股就往外婆的怀里钻。

  外婆没吭声,鼻子里喘着粗气。我笨手笨脚的脱下了外婆的短裤,学着老爸插老妈的样子,就将鸡巴往外婆的下面插。

  外婆还是没有说话。她的两腿之间已经是一片泥泞,我的鸡巴一顿乱戳,却始终找不到那个诱人的肉洞洞。

  我越急越戳不进去,就哭了起来。

  外婆最是疼我,她赶紧抱住我,说:“好孙儿,乖孙儿,别哭啊!”

  她说话的时候,轻轻的分开了双腿,一只手伸到我下面只是一拨,我的鸡巴就感觉进入到了一个又温又软的肉洞里。

  我好开心啊!原来干屄的滋味比爬旗杆还要好。

  我学着老爸的样子插了又插,感觉外婆的肉洞洞里越来越湿滑,就说:“外婆,你尿尿了呢!”

  外婆喘着气说道:“乖孙儿,外婆不是尿尿……”

  我说:“那为什么出了这么多的水?”

  外婆抬起两条大腿紧紧的将我夹住,说:“那是外婆的屄水呢!”

  外婆的双腿把我夹得很紧,夹得我都快透不过气来了。但是我并没有求饶,因为我发现外婆夹得越紧,我插她的时候就越舒服。

  也不知道插了多久,反正我跟外婆两个人全身都是汗。我实在是透不过气来了,就说:“外婆,歇一会行不?”-=-外婆没有说话,却夹得我更紧了,还把下身往我身上贴,肉洞好像是一张会动的小嘴,一下又一下的猛吮着我的鸡巴,然后突然一下就不动了,两条腿也松了开来。

  我觉得鸡巴被外婆的肉洞夹在里面很舒服,就问:“外婆,你怎么停下来了?”

  外婆轻轻的用手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小坏蛋,别这么大声!你想吵醒你爸妈呀?”

  我说:“他们两个睡得跟猪一样,不会醒过来的。对了,外婆,干屄怎么这么舒服呀?”

  外婆小声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你老爸老妈隔三岔五的就想要干屄了吧?”

  我说:“嗯!外婆,我喜欢和你干屄。”

  外婆轻“呸”了一口,道:“小流氓,别瞎说!这种话可不许对任何人讲,知道么?”

  “连妈妈都不许讲吗?”

  “对。你最好忘了这茬子事儿,就当是做了一个梦。明白么?”

  我说:“我知道,说出去会被警察叔叔当流氓抓起来的。”

  外婆第二天一大早就回乡下去了,临走之前又再三叮嘱我,昨晚上的那个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