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重生

作品:爆笑Z班|作者:排骨大叔|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21 21:46:00|下载:爆笑Z班TXT下载
  2015年10月28号,一架小型直升机在西亚地区被一群亡命之徒击落,国安局最优秀的卧底‘白鹿’就此陨落。

  轻轻的我走了……

  当然,不想走都不行,天要人死,人不得不死,生死皆是天命,谁都逃不过,人都会死的,一个人若能死得其所就算是最好的归宿了,当兵的死在战场,飙车的死在街头,好色的死在青楼,这些都算是死得其所,身为卧底死于枪林弹雨本应算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白鹿却感觉死不瞑目。

  一直卧薪尝胆蛰伏在毒穴中收集输送情报,即将功成身退的时候却意外暴露,抢了一架直升机夺路而逃,受到猛烈袭击后跳出即将坠毁的直升机,剧情到这里都还是完美悲壮的末路英雄桥段,谁知道剧情到最后却急转直下,英勇跳出飞机,啪叽一下,倒栽葱摔死在地面一处茅房。

  哪怕英雄的追悼会开得再凄美悲壮,只要别人一想起英雄最后是摔死在茅房,悲伤的同时肯定会有点忍俊不禁吧?真是死不瞑目,死了都会忍不住从坟墓里爬出来。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此地球的白鹿死了,彼地球的白鹿却活了过来。

  因为死不瞑目,老天爷让白鹿转世还魂了。

  白鹿,男,十六岁,刚刚通过一个极其重要的升学面试,为了庆祝升学,从未饮过酒的呆萌少年偷偷喝了一大瓶烈酒,结果活活醉死在家中厕所,让一缕无主游魂捡了便宜。

  白鹿接管少年的身体以及记忆后,忍不住大吃一斤,呆萌美少男最大的心愿居然是尽快完成学业,争取早点工作赚钱,有钱以后马上进行手术,将裤裆里他认为多余的部位切掉!

  留着及肩长发,酷爱音乐舞蹈,擅长刺绣插花,床上还摆着洋娃娃,衣柜里不少粉色系的衣服,这样的少年挥刀那啥应该只是迟早的事吧?

  还好老天爷及时发现,要了他的小命,否则少年就要废了……

  女娲娘娘赋予的神器居然妄图切下来扔河里喂鱼?暴殄天物老天爷不收了你才怪,白鹿摇了摇头,走出房间来到阳台,看着夜空中妖异的红色月亮,看着眼前强盛繁荣的【华龙帝国】。

  这里也叫地球却已不是白鹿熟知的地球,近乎相同的地域版图上是一个个陌生的国度,华龙帝国,星罗帝国,圣十字帝国,高卢帝国,艾斯帝国,天照帝国,星岛联邦,西海联邦,西非十大部落联盟,南方十八王国联盟……

  陌生又熟悉的世界,陌生的是这里的一草一木,熟悉的是这里有着跟地球一样的科技文明,飞机,大炮,轮船,电灯,电视,电脑,手机一样不少,总之你有我有全都有,地球有的这里几乎都有,就连信仰,语言,文字等也都相差无几。

  既然通过了升学面试,意味着马上就要去上学了,想到要背着小书包去上学,白鹿的心情顿时变得非常不美丽,这里的学校也教神烦的数理化,活两辈子了还要上学,烦!

  白鹿觉得十六岁早应该出去闯荡江湖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快意恩仇,这才叫生活,就像他白捡的亲爹白玉楼同志一样,十六岁就开始闯江湖了,天桥上卖大力丸,天桥下卖黄盘,早市卖蟑螂药,夜市卖奶罩。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白玉楼已经成为本地早市蟑螂药代言人,‘蟑螂不死,我死!’的广告早已名闻遐迩,除此之外,白玉楼还垄断了本地夜市的奶罩零售生意,乃是远近闻名的‘奶罩王子’,有望在未来成为奶罩零售业一哥。

  白鹿觉得亲爹的事业极其有前途,他打算现在就继承下来,进而将家族事业发扬光大。

  不知不觉,天亮了……

  一夜未眠的白鹿伸了一个懒腰,走到房间的落地镜前,认真的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这是一张精致俊逸的小脸,面相透着一丝呆萌,整个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且有一点雌雄难辨。

  白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释然的笑了,身为国安局的老卧底,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只是换了一个身体罢了,活着就好,既来之,则安之。

  不过,从今天开始,老白鹿的游戏进度彻底回档封存,他现在是萌萌哒小白鹿,一个即将继承父业,在未来某天成为奶罩零售皇太子的男人。

  走出房间,白鹿正好迎面碰见早起出房门的亲爹白玉楼,他愣了两秒后,笑嘻嘻的开口:“爹,早!”

  白玉楼打了一个哈欠,挠了挠脖颈,阴阳怪气的笑道:“小子,昨晚喝醉了吧?”

  岂止喝醉,喝死了都,白鹿耸耸肩,露出一抹异常谄媚的笑:“哥,跟你商量个事。”

  “哥?你小子今天怪怪的?”白玉楼歪着脑袋,老气横秋的问道:“你想跟老子商量什么事?”

  “我不想上学了,我想跟你一起学做生意……”白鹿有点小兴奋,手舞足蹈描述起来,“正所谓父子同心,其利断金,咱哥俩,不是,咱爷俩一起大展拳脚,肯定能将咱家的生意推向巅峰,你觉得怎么样?”

  白鹿将心中伟大的想法告诉老爹后,白玉楼同志感动得热泪盈眶,二话不说立即抽出腰间皮带……

  面对亲爹凶猛的皮带,白鹿瞬间噤若寒蝉,怎么炸毛了?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他大概猜到了白玉楼暴走的原因。

  白玉楼十六岁便当上了未婚单亲爸爸,也因此被极重门风的家里扫地出门,然后一个半大孩子开始带着一个奶娃浪迹天涯,经过多年的漂泊才渐渐稳定下来,在那颠沛流离的日子里,爷俩儿确实是吃尽了苦头,尝尽了心酸。

  他大概是担心儿子会重蹈覆辙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白鹿完全能理解,不过一想到上学,他心中还是充满了抗拒,一把年纪上学太丢人了。

  虽然他现在顶着雏鸟的外表,但原形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老鸟,城府心机不是一般孩子能比的,以前的朋友都说他是一肚子坏水,心眼多得跟蜂窝煤一样。

  一只老鸟如果混进一群雏鸟当中,明显是欺负弱小,太不厚道了,如何才能不上学呢?肯定不能跟白玉楼顽抗死磕,怎么着也是血脉相连的亲爹,看来只能虚与委蛇,采取曲线救国了,比如去到学校后,掀一掀女同学裙子,摸一摸美女老师屁股什么的,应该没几天就会被学校开除了吧?

  这倒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法子,就是太过简单粗暴,考虑到白玉楼同志的暴脾气,绝逼会被打断腿。

  洗漱完毕,父子俩简单吃了两口早餐,白玉楼便拽着心怀鬼胎的白鹿急匆匆出门采购了。

  由于等待面试结果时间太久,白鹿接到入学通知的时候,已经快开学了,离新生报到只剩三天,他们家离学校又十万八千里,时间确实比较紧迫。

  东市买电脑,西市买手机,南市买新鞋,北市买新衣,生活必需品买齐后,爷俩儿又马不停蹄赶回家,整理一番后再次出门,踏着夕阳余晖,白鹿被凶猛的亲爹一脚踹进了最后一班开往华龙帝国西南行省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