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性开放D市界(20)

作品:性开放D市界|作者:小强|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22:08:33|下载:性开放D市界TXT下载
  作者:xkfdsj1985字数:3980

  第二十章迟到

  出了地铁站,姐姐把裙子撩起来,回头沖着我笑,看她的意思,这算是奖励了。

  姐姐对我的意义,似乎有点像女友,但感情上又不是爱,而是那种难以割舍的亲情,让我爱不释手,想要把她占为己有,任何想要夺走她的人,我都不大能接受。

  我仔细用口袋里的湿巾擦了擦肉棒上那狐媚女人的淫水,温柔的插进姐姐的阴门,我们俩前后向学校走去。

  地铁上那个出鬼点子的狐狸精也算给我治了,她那个蛮不讲理的弟弟也没捞着什么好处,我那下的深操,恐怕让那女人疼上半个月,即便是好了,身边那

  些男人的尺寸,也很难满足她了,更加要命的是,那些男人也会发现,那狐狸精的阴道会变得松垮无力。

  到学校的时候已然迟了半个小时,学校的大门已经关闭了,只有门卫室门前的小门还开着,葛胖子带着红袖标,脸上挂着坏笑看着我和姐姐走过来。

  待我走近了,指了指自己的红袖标说,“怎么样张云,这可是你自己撞上兄弟这杆枪上的啊,我职责所在,你不许抵赖!”

  “我呸!等得蛋都凉了吧,赶紧回去找个火炉坐下暖暖再说。”我没好气得回应他。

  “哎!张大兄弟你好歹算是个豪傑吧,私路不通走官路你也管啊。”葛胖子硕大的身躯,

  'w'w"w点01'b"z点net"

  脸膘肉,竟然沖我撒起娇来。

  我心里发毛,就像没头顶着姐姐进校门,谁知道只老手挡了过来,“慢着!”

  老王头满面红光,衣服已经不再是昨天那身老气的条纹衬衫和蓝色裤子了,而换上身大红色的活力十足的运动服,头发好像也特意去染了全白还精心整理过。

  葛胖子脸都皱成睾丸皮了

  “我说王大爷!您怎么老过来添乱啊!我说您早上在收发室里那么老实都没拉女同学进去呢,原来您等张云呢啊!”

  王大爷迈开大步爽声笑着,“哈哈哈!可不!我昨天晚上都没睡好!”

  我心里叫苦,王大爷昨天插姐姐显得楚波不惊的,现在回过味想想,那特么都是在细细品味啊!姐姐这极品女子,谁尝了恐怕都爱不释手,呃……除了她那个同桌吧。

  王大爷挎臂拦,厚着老脸强盗般的把姐姐揽了过去,我的肉棒顺着姐姐的挺腰,下抽出,股凉风从两腿间扫过。

  姐姐也脸无奈得回头看着我,憋着嘴沖我做着鬼脸。看她也并不反感王大爷,我也就不再上前去阻拦了,王大爷虽然是这学校看大门的,但凭我的直觉,这老王头来路肯定不简单的。

  姐姐趴在王大爷办公桌上,脸沖着窗外的我们,王大爷已经在她后面下下的顶操起来了,姐姐努下巴,示意让我赶紧去上课。

  我这也算是借了姐姐的光,没有被学生会抓迟到典型吧,提上裤子转身和葛胖子灰头灰脸得走去教学楼,快走进大门的时候,教学楼顶上的大喇叭就乌拉乌拉的喊起来,“门口那两个学生,到教导处来趟!”

  我吓了跳,僵在那不动了,葛胖子也愣,教学楼教室的窗户里纷纷弹出学生们的头,好奇的看着我和葛胖子。

  我低头,赶紧遛进了楼里。我诧异得问,“胖子,这啥意思啊?”

  葛胖子也挠着头,“不知道啊!我也只是在学校门口等你姐的,我特么可不是汉奸!”我皱

  了皱眉,跨步上了楼梯。

  教导处在学校二楼的正中间,大门紧闭,门上金闪闪的牌子上漆黑的三个大字“教导处”,葛胖子忐忑得敲了敲门,里面随即有人厉声说,“进来吧!”

  拧开门,宽敞明亮的房间映入眼帘,室内佈置十分讲究,正中间四方环摆的真皮沙发上,四个人正奋力的性交着。

  其中年级女孩赫然是我班的那个红发高挑女孩夏琳,她横躺在沙发上,上衣有些淩乱,整个裙子都被扯到只腿的小腿处了,随着操弄摆动着,而在她大开的两腿间用力耕耘的,是个带着黑框眼镜,脸鬍子的中年男人,男人有些微胖,上身灰色西装,下身已经裸了,就剩两只袜子,正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颤动着屁股上的白肉,啪啪顶撞着夏琳的腿间粉穴。

  另边的战况显得有些冷清,位脸冰霜眉宇间有点冷厉的女老师正低头皱着眉批改堆档作业,见了我们只是眼睛抬起扫了眼,又继续忙碌的写字。

  她头很柔顺的长发侧分在边,挡住了半张美丽的脸,身整洁的西装没有半点褶皱,短裙也规整得折在腰间肚脐上方,小腹处马甲线明显,阴毛略微浓密,修长的两条腿跨坐在个年轻男子的腿上,正随着那男生扶在她屁股上的只手,不冷不热的均匀起伏抽插。

  她后面坐在椅子上的男生穿着三年级的校服,大大咧咧得翘着二郎腿,只手托着女人的屁股上下抬动,另只手在女人的屁股沟间反复游走,时不时抠弄下她粉色的后庭,或是插进含着肉棒的阴道。

  男生耷拉着眼皮,用眼角阴测测得打量着我。

  葛胖子忙半弯着腰沖那中年男人行礼客气得说道,“夏……夏主任。”

  夏主任?难道……?

  夏主任没有回话,憋着嘴低着头,狠命的抽送着夏琳阴道内黝黑发亮的肉棍。

  夏琳躺在沙发上,红色的头发洋洋洒洒得铺散在黑色的皮质椅垫上,目光略微迷离的盯着在旁尴尬发呆的我。

  随着夏主任的老腰挺,嗓子里发出乾枯的老树般的沙哑吱吱呀呀的声音,眼看着他小腹处的赘肉下,和夏琳阴道交汇处,已经分不出是谁的阴毛中间的阴肉和阴茎抖动着,会就迸射出浓稠黏腻的乳白色液体,夏主任又深深得耸动了几下屁股,才长出口气,颇为满意的抬手指了指葛胖子。

  “小葛同学,你带夏琳回班级上课吧,和老师解释下她是来我这了。”

  夏琳并没有用收纳瓶收拾裆间的狼藉,随手拿了张纸巾略有慌乱得擦掉了阴道里汩汩涌出的精液,站起身的时候,还有淌粘稠的温热白浆,顺着白皙的大腿流下,灰暗的眼皮瞥了下夏主任冷冷的说:“爸,我走了。”

  果然,难怪夏琳有种倨傲之气,有这么个主任爸爸,在学校里也没谁敢惹了吧,只是他们这关系貌似不是很好,不然夏琳这声爸,叫的这么陌生距离。今天来者不善,莫非是昨天体育课上让夏琳吃瘪,她爸爸来替她发难於我?

  夏主任听了夏琳的话,红热的面容表情下子变得十分冰冷,也没有说话,自顾自得光着屁股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那西装冷艳中年女人面前的茶杯,咕咚咕咚灌了几口茶水。

  夏琳经过我的时候,灰暗的眼眸中闪动了丝光亮,侧目瞄了我眼,句话也没说就转身跟着葛胖子出门去了,葛胖子关门的时候,还把脸漏给我沖我挤眉弄眼意思是让我小心。

  我是个天生不惹事,却不怕事的人,面对这明显不给好脸色的夏主任,我不卑不亢得站在那,静等他出招。

  “你……就是张云?”

  开门见山,仅仅这句话我就明白,定是夏琳在他面前说了什么。

  “是的。”我冷静的回话,

  他对我的这种冷静有点意外,抬起头重新打量了我翻,我迎着他的目光,有点犀利的放射出毫不示弱的气势,在明显是发难的敌人面前,绝对不能服软。

  旁边正漫不经心抽插那中年女人的学长冷哼了声,被他玩弄的女人仍然面无表情低头写字,副事不关己的意思。

  那学长有点用力的捏揉着女人白嫩的臀肉,痞声痞气得说,“听说你有个亲姐姐也在咱们学校,怎么没见她和你起来?”

  妈的!原来他妈的是打我姐姐的注意,我心里不由紧,拳头也捏了起来,可能是刚才在校门口老王头把姐姐拦下没有被他们两个混蛋发现,这也算是万幸了吧,姐姐和老王头性交好像根本没有任何反感抗拒,但我敢打包票,她绝不会喜欢这个学长和夏主任的。

  夏主任也副期待的嘴脸,并没有对旁边的年轻学长插话,而感到恼怒,反而盯着我等我答覆,“她跟我爸爸上班办事了。”

  “哼!有写请假条么?谁批准的?”

  夏主任毫不客气的呵斥了起来,我暗自咬牙,妈的,心里琢磨着千万别让姐姐现在从收发室出来,让他们逮到可如何是好。这D市鸟大了牛逼的道理我是懂的,可明显不知道我阴茎巨大的事情,恐怕夏琳有意隐瞒,只说了我姐姐的极品模样诱惑他们找我姐姐麻烦报复我吧。

  “我爸问你话呢!哑巴了?!”

  那学长扯高了嗓门沖我喊道,原来这是夏琳的哥哥,夏主任的儿子我转头瞪着那学长,凶光暴射,“哎!你他妈的还不服啊?!”

  说着拔出肉棒起身就要冲过来,他裆间那条灰白的肉棒从那女人的阴道里全

  滑出来我才发现,它的尺寸实在不怎么样,即便是抽插着完全勃起状态,也是软踏踏的垂着噹啷在腿间。

  他见我有点不屑的看着他裆下的那条软虫,脸黑更加暴躁恼怒了。

  “老子他妈的抽死你!”

  “夏源!!”夏主任呵住了学长,我原本已经紧绷准备弹踢到学长那该死的脸上的右腿,也是硬生生僵住,没有发力踹出。

  形势逼人,真要是打起来,我并不介意大闹这教导处,帮着教导主任教育教育这狂妄无礼的主任儿子顿,看刚才他那几步飘忽的步子和乾瘪的身板就知道,这货根本是个囊包,完全只会仗着爹,拼个脸面混迹於世。

  “你姐姐这上学第二天无故请假,你又迟到,对我们学校的学风教育影响很大,你现在回去,给我写万字的检讨,再给你妈妈打个电话,让她带着你姐姐和你的检讨书,下午到我办公室来谈话!”

  我半低着头,浑身的血液都即将沸腾,双拳的骨节咯咯作响,怒火从眉宇间燃烧着,狠狠得盯着这卑鄙的夏主任。

  他见我这幅磨样,呵呵得笑着,不紧不慢得走到那冷艳女人的身后,拖起她的纤细腰肢,用黏糊糊的龟头摩擦着那光洁的屁股,不会阴茎肿胀勃起,他突然猛发力,啪得声深插入女人的阴道,然后用力的抽动起来,大手还玩味的在女人屁股上捏来捏去,挑衅般得看着我,女人略微有点厌恶得皱了皱眉,并没有吭声说话,继续低头写写画画。

  “还不快去给你妈妈打电话?!”

  那叫夏源的学长也走过去,从那中年女人的领口把手伸进去,揉搓着女人的胸部,如果说夏主任的操弄这女人不给反应,我并不觉得奇怪,但这夏源当着我这个陌生人的面揉这女人的胸轻薄淩辱,这女人依然皱着眉语不发,我就有点惊讶了!明摆着是受到莫大的羞辱。

  恐怕我妈妈和姐姐落入他们父子手里,也会受尽屈辱吧,拼了这学校不容我,也不能让这两个混蛋欺辱妈妈和姐姐,不如索性放手狠狠揍他们顿,撒撒心中怒火。

  想到这,我紧绷着肌肉重心向下,向前迈了步准备和他们

  大打出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