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七章 狂化

作品:我的心脏是魔王|作者:深海佛|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01 20:48:54|下载:我的心脏是魔王TXT下载
  “冥佛法相!”

  一尊通体漆黑,淡淡的黑雾在佛像周身弥漫,亦有幽蓝色的火焰飘动。

  “天地幽冥!幽冥鬼佛!”

  同样有响彻天地的禅音出现,只是声音不再像圣佛法相出场时一样,那样劝人向善,劝人皈依。而是变得诡异,暮气沉重。

  冥佛的脸就像是干瘦的骷髅一样,与庄严肃穆的圣佛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此刻的冥佛是新的形态,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不像是佛,更像是鬼。三个头颅的表情都是一个模样,狰狞可怖,可是眼神各不相同,左边是有上而下的蔑视,中间是瞪着双眼的怒视,右边是斜着看的轻视。一双手燃烧着幽蓝色的鬼火合十在胸前,其余四只手各握着四种不同的武器,一弓,一箭,一水瓶,一虎头,凶煞异常。

  秦荒海等人见了都大吃一惊,“净水你的冥佛怎么变了!”

  “自从有了虚山神尼的指导,我变更为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佛学底蕴实在是太过欠缺,圣冥灵佛欢喜禅在我的手上甚至都没有发挥出原本的威能。”刘净水操控着冥佛法相,法相弯弓搭箭,瞄准好夜荒。

  嘴上不停,继续说道:“所以我一直都在不断地完善自己,重新观想那三尊佛像。”身边的都是最为信任的人,刘净水毫不隐瞒的说道。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而且刚才还因祸得福,炼化了幻术秘境的雾莲,现在的我已经比以前强上许多了!”

  “竟然这样!”秦荒海等人神情复杂,一方面因为自己沉迷于迷境世界而感到羞愧,另一方面震惊于刘净水的天赋,同样也为之感到高兴。

  咻的一声。

  冥佛法相射出去的那根黑色的长箭,直直的向夜荒激射而去。

  在空中却连一丝丝的破空之声都听不到,却明显的能够看到箭矢划过在空中留下的一阵阵扭曲一般的残影。

  “这,竟然是将空气都切割了!何等的锋利!”夜荒看着眼前的长箭大吃一惊,没想到短短时日,刘净水就能够变得如此之强。

  之前交战的时候,比起现在可是差上不少,可饶是如此也已经不容小觑了。

  “可是,别太小看人了!”夜荒一阵怒吼,金丹后期的澎湃法力喷涌而出,“吸!”

  一阵阵的强大吸引力从夜荒的手上传来,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黑色的箭矢很快就受到了影响,在空中的轨迹也开始晃动起来,最后被迫转移了方向,向夜荒的手上飞去。

  就在箭头快要射中手掌的时候,夜荒电光石火之间快速的伸出了另一只手,一把将箭矢抓住。

  “好,好强!”秦荒海等人在这里只能够是给刘净水打打掩护,真正的作战他们完全不是对手,吃上夜荒一击都是不敢。

  毕竟金丹后期与金丹初期的差距就摆在面前,向刘净水这样能够以金丹初期的修为对抗金丹后期中也属于顶级战力的夜荒,才真的是太过变态,不应以常理度之。

  咔嚓。

  夜荒将黑色的箭矢掰断,“交出苏亦,我可以放过你们。”

  这里是幻蝶的地盘,夜荒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之前在外界,他好不容易恢复了理智,直接就找了一个入口从中进了秘境里面来。

  然后四处寻找蔚星等人,最后终于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儿子苏亦的气息,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苏亦竟然和万象门还有其余的一些人一起陷入了幻蝶的地盘。

  夜荒虽然狂化的时候无法保持自己的理智,可是狂化过后他是那种留有记忆的类型,记得以前一次狂化时,他就误入了这个地方,自然将当地的领主幻蝶给惹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幻蝶似乎就是用了一招,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招式,可是这一招甚至将狂化状态下的他给吓跑了。

  所以他才严令苏亦不要接近这里,并且说这个地方十死无生。

  当夜荒刚从狂化状态下清醒过来,他最担心的就是蔚星等人会闯入这个饕餮秘境最危险的地方里面,也就是这里。

  结果也的确没有辜负他的‘期待’,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无可奈何,他不可能抛下自己的儿子苏亦,于是怀揣着恐惧,闯了进来,以来就被一群巨大的蝴蝶围攻,然后看到了天上那如梦如幻的幻蝶,又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一大片身影。

  其中就有自己的儿子,苏亦!

  夜荒其实都还没有搞懂幻蝶的攻击方式是什么样的,现在苏亦和一大群人都倒在地上,不管怎么说也都不可能是有什么好事。

  难道亦儿已经不行了?夜荒心底充满了绝望。

  但没想到刘净水等人竟然是清醒的,还跑过来阻止他,这让他觉得苏亦还是有得救的希望的。

  “你们是怎么从幻蝶的手上逃出来的?为什么它不攻击你们?苏亦还有救么?只要将苏亦救醒,我就放过你们!”夜荒一边与刘净水等人周旋,一边开口问道。看他的架势还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仍然有所保留,十分有余裕。

  “你不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么?”刘净水冷声说道,“我们怎么逃出来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也不会告诉你,幻蝶为什么不攻击我们?我怎么知道啊,你个蠢货。”

  “苏亦是我们的人质,你还敢和我们谈条件?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啊,现在是你要乖乖听我们的话,不然苏亦小命难保。”老徐大咧咧的说道。

  “诶,老徐,这么说是不是太过了,我们就跟那坏蛋一样。”于商说道。

  “哈哈哈。”两人相视而笑,“没错,要对付坏蛋最好的办法就是比他更坏!”

  “你们!”夜荒怒极,本就十分凶恶的脸更是因为熊熊燃烧的怒火而愈发的狰狞。

  “哦!哦!他生气了,这个丑八怪的样子好凶哦,我好怕怕哦!”老徐一副装腔作势的模样,“哈哈哈!来啊,有种就来啊!”

  “去死!”夜荒挥起拳头,雄厚的法力注入其中,一拳轰出,虽然夜荒不通什么法术神通,战斗方式十分的原始,可是仅凭本能的战斗就已经具有一般神通的威力了。

  冥佛法相手上又凝结出一根黑色的箭矢,弯弓搭箭就射向夜荒的拳头,“休想!”刘净水大声喝道。

  拳头与箭矢相击,能够切割空气的箭矢却只能划破夜荒的皮肤,在他的拳头上留下浅浅的伤口,但是在冲击力的作用下这一拳却已经是被挡住了。

  “若你是金丹后期还好,说不定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现在还太年轻,才只有金丹初期,所以你不肯那个是我的对手!年轻人,不要急着送死,苏亦对你们一开始可能不怀好意,可那一定是因为你们要来杀我,他其实是一个好孩子的,这么多年来难为他了。”夜荒收回拳头。

  他知道刘净水等人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却能够拖住自己相当的一段时间,现在夜荒最想做的就是将苏亦救出来,心中万分的焦急。

  “你自己应该很清楚,我没有说谎。真的,我愿意发下毒誓,只要你们将苏亦救醒还给我,我一定不会在对你们出手!”

  “噗嗤。”老徐不屑一笑,“如果你真的打得过,那还会跟我们说这么多?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夜荒这次没有生气,说道:“你也不必再用激将法了,我是不会再上当的。”

  “切。”企图被看破,老徐一脸不爽。却也很无奈,看着自己的双手,“若是我拥有在迷境世界之中的那股力量,又怎么会在这里仅仅是做个打掩护的,还只能使用激将法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来干扰夜荒!”

  可虚假的终究是假的,现在自己的这份弱小,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老徐握紧拳头,在心中发誓“以后我会变强!变强!”

  “不必多说了,虽然不知道你和苏亦是什么关系,可我们既没有救醒苏亦的能力,也没有擅自和你做交易的权利。”刘净水拦在夜荒的身前,冥佛法相在身后悬浮,秦荒海、老徐和于商都站在他的身边。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挡住你!”

  “看来是说不通了。”夜荒叹了口气,眼角的余光一撇,“嗯?”注意到苏亦已经醒了过来,坐起身在在那里左顾右盼。

  然后夜荒又看到了,那个被称为万象门掌门的年轻人,也站起了身子,走向好似还一副茫然的素衣身边,夜荒误会了,他以为蔚星是要去对苏亦下毒手。

  让夜荒这么判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走向苏亦的蔚星,一脸的冷漠!

  那副神态,就像是将苏亦看做死人一般。

  “不!”夜荒擅自的理解,擅自的误会,最后擅自的狂化了,“我要力量!将我的儿子还来!”

  夜荒已经不再保持人形,而是现出了本体,饥渴的绿光淹没了散发星光的双眸,急速的向苏亦那里冲过去。

  “儿子!?不好!保护掌门!”刘净水等人看见夜荒狂化,又听到夜荒嘴里说的‘儿子’顿时一惊,然后发现目标竟然是掌门蔚星,顿时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