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三三章 折腾

作品:黑金霸主|作者:摇摇-欲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24 12:27:23|下载:黑金霸主TXT下载
  汉娜对这笔生意也很满意,因为对约纳斯在东瀛跟四个女孩子胡天胡帝,冷了几天的脸,终于回暖了。

  在她心里,对约纳斯赚了多少钱根本不在乎。因为之前,霍夫曼家族就一直过的是这样高品质的生活。

  在她心目中,私人银行的稳定,比约纳斯赚钱更重要,在她心里,这才是可以一直传下去的主业。

  而私人银行一年有上千万瑞郎的收入,就已经足够。只要不是败家子,这些钱足够过上稳定富足的生活了。

  约纳斯现在把雅尼克的财富翻了好几番,还不是这个样?

  以前吃什么,现在还是吃什么,以前一年旅游两次,现在还是。

  她为约纳斯感到骄傲,是因为约纳斯提升了霍夫曼家族的地位,再多的金钱对本来就是亿万富翁的家族来说,只是证明人生价值的数字。

  而且,对她这个已经快七十岁的老人来说,再也没有什么能比家族和睦,传承有序更重要的了。

  约纳斯也发觉,随着自己的圈子越来越大,钱赚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受欢迎了。

  当初出了瑞士了那个小圈子,没有几个人认识他。

  他到华夏,到东瀛,什么都要亲力亲为。

  但是这次来东瀛,六大财团都款待了他,到华夏,副市长都亲自到机场迎接他。

  现在,生意都是上杆子地送到自己面前。

  约纳斯从兰卡威岛离开的时候,这一次汉娜没有跟他一起离开。

  不仅她没有离开,维拉和费琳婶婶以及蒂德阿姨还准备从瑞士过来。

  今年的年会,诺伊尔的十六岁生日宴,还有他们的订婚典礼,都会在这里举行。

  虽然距离订婚还有一个半月,但是各项筹备工作都要开始展开了。

  这次的客人太多,一家香格里拉酒店是绝对不够的。兰卡威岛上的酒店都要开始预定,场地要开始布置。

  他的妈妈卡米尔,艾格丽婶婶留在欧洲,也要帮他安排筹备订婚礼。订做礼服,订做订婚戒指,这些需要约纳斯跟她们一起出面。

  回到了瑞士,约纳斯将飞机还给了格林,跟他和里奇就最近的一些国际形势交流了一番。

  在里奇的别墅里,他和里奇都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约纳斯。“给你的订婚礼物。”

  两个盒子,一个劳力士,一个是百达翡丽,这礼送的一点也不走心。

  不过,能收到礼物,约纳斯还是很开心的,向他们表示了感谢。

  格林嘿嘿笑道:“你是海耶克的亲戚,以后肯定不好意思买其他公司的手表,所以我们才买了这两块表送给你。”

  海耶克是斯沃琪的老板,斯沃琪的名下现在有欧米茄,浪琴,宝玑,宝珀等品牌,都是世界名牌。

  约纳斯要是花钱买手表,肯定要买他家的。

  他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里奇却说:“你的订婚礼我们就不去参加了,怎么也要给阿美尼亚一点面子。就在这里祝你订婚快乐。”

  里奇虽然跟阿美尼亚就一些关键矛盾暗地里达成了妥协,现在双方还有生意往来。

  但是,阿美尼亚是一个国家,并不是以某个人的意志为转移,里奇的敌人依旧很多。

  他出门都是坐航班,不敢坐私人飞机,生怕阿美尼亚一枚导弹,把他打下来了。

  他要是去参加约纳斯的订婚礼,光是安保方面,就很麻烦。

  约纳斯问道:“有没有可能让里根在下台前签署特赦书?”

  里奇笑着摇了摇头。“我跟阿美尼亚交流过这个问题,成本太高,并不划算。”

  现在的里奇依旧意气风发,但是等到九十年代,他的小女儿因为突发疾病去世的时候,他就后悔莫及了。

  小女儿的去世他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成了他终生的遗憾。

  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自此以后,他就开始走下坡路。

  不过约纳斯没有当先知的想法,人生的路,都是自己走的。

  约纳斯回到了家,却连家门都没有进,直接坐车去了日内瓦。

  诺伊尔在日内瓦集训,他要跟诺伊尔汇合,一起前往巴黎。

  这次去巴黎,除了领取金球奖的奖杯,还要陪诺伊尔去看订婚礼服的设计。

  本来约纳斯跟爱马仕的关系很好,爱马仕也愿意成本价为诺伊尔制作礼服,但是因为爱马仕的代言人是妮可,诺伊尔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维努斯跟香奈儿背后的韦德摩尔家族的掌门人阿兰韦德摩尔关系也很好,就这样,诺伊尔订婚礼上的七套礼服,全部由香奈儿定做。

  约纳斯的礼服很好解决,他从小到大的礼服都是杰尼亚做的,甚至根本不用去杰尼亚,对方就能按照他的尺寸做出礼服来。

  男人在这方面,要求跟女人差远了。

  当约纳斯的车停在了日内瓦粮仓公园旁边的斯塔德马术训练场,立即受到了二十四个个训练的马术运动员的热情追捧。

  在体育界,现在的瑞士根本没有能跟约纳斯相比的,在所有的运动员心目中,约纳斯都是最大的偶像。

  诺伊尔不顾教练们都在围观,跳到了约纳斯的身上,献上了香吻,也在宣告自己的主权。

  “约纳斯哥哥,我想死你了。你不知道,最近的我有多么辛苦。”

  “任何一个运动员,不付出汗水,就没有收获。”

  “你都不是。”

  好吧,约纳斯无话可说了。谁让他是开挂的的呢……

  “我现在无家可归了,现在需要你的收留。”

  约纳斯的注意力转移的不错,诺伊尔最喜欢这种依靠感,立即笑嘻嘻地说道:“那你今天就归我安排了。不过,我先介绍你认识一下我的队友。”

  约纳斯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包括教练,他们甚至准备好了约纳斯的照片,就等约纳斯签名。

  约纳斯没有把自己当做大明星,而是朋友一样跟他们闲聊,听他们抱怨日内瓦。

  瑞士现在全国有六百多万人口,德裔人口占了百分之七十,四百多万,法裔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一百万左右,剩下的是意大利裔和其他移民。

  在国际上,日内瓦名气很大,这主要是因为有两百多个国际组织和团体以这里为总部。

  但是实际上,日内瓦小的可怜。

  日内瓦三面被法国包围,只有一条不宽的通道跟瑞士本土相连,整个州只有两百八十平方公里,四十万人口。

  至于日内瓦城,只有十五平方公里……

  一个省的人口,还没有后世华夏一个小区的人口多。一个城市,还没有华夏的一个小区大。

  瑞士的德语区跟法语区之间也是有对立情绪的,经常相互冷嘲热讽。来日内瓦,不吐槽一下法语区的脏乱差,就不是真正的瑞士人。

  但是,就这么屁股大一块地方,却有23家马术俱乐部,由此可见欧洲的马术有多么受欢迎。

  在马术界,日内瓦的名气大的惊人。劳力士三大马术节,日内瓦就是其中一站。

  约纳斯跟他们讲了一些足球界的趣闻,他们也跟约纳斯讲了一些马术界的趣闻,双方交流的非常愉快。

  一直到约纳斯要走的时候,才以一个运动员的身份,鼓励了他们一番,算是给他们加油。

  这次集训两周,维努斯为诺伊尔借了距离训练场只有两百米远的一位土耳其大富豪的别墅暂住。

  粮仓公园算是日内瓦的核心地带,后世著名的大喷泉,就建在这里的湖边。

  公园里只有二十栋别墅,售价全部都高的惊人,不是亿万富豪,根本买不起这里的房子。

  诺伊尔带着两匹马,还有教练,保镖,住酒店不方便,维努斯这个女儿奴,为了诺伊尔,什么人情都肯欠。

  像罗尔夫这个儿子的待遇就差的远了,罗尔夫经常在约纳斯面前抱怨,自己像是捡来的。

  扬克尔原本在日内瓦有一套房子的,面积也不小。但是瑞士有房屋空置税,房子不住人,是要额外缴税的。

  所以他搬回琉森以后,直接挂牌租了出去。

  约纳斯和诺伊尔也不坐车,一路走回别墅,诺伊尔仿佛没有骨头一样,挂在了约纳斯的身上,跟约纳斯叽叽喳喳地说着订做礼服的过程。

  在约纳斯的心里,诺伊尔就像索菲亚一样,是一个大一点的女儿。

  也不知道她能否在订婚以后,快速适应新的身份,让约纳斯感受到女友的定位。

  诺伊尔从小生长在一个大家族,受到的教育很好,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名媛气息,这可不是娱乐圈那种妖艳贱气。

  她的心一直很沉淀,不肤浅,能很好胜任一个大家族女主人的位置。

  这一晚,约纳斯还是没有把她吃干抹净,这是别人的屋子,而约纳斯也答应了她,会在兰卡威岛跟她品尝最美好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两人带着保镖,包下了日内瓦到巴黎七点半航班的商务舱,抵达了巴黎,与她妈妈和奶奶,还有约纳斯的妈妈埃米尔汇合。

  康朋街31号,这个曾属于可可香奈儿的私宅是香奈儿的第一家店铺,如今成为高级订制时装的总部。

  在这里,约纳斯见到了已有白发,一个小辫,永不摘下的墨镜的卡尔大帝。

  当然,现在的他还远没有后世那么出名,他现在刚把香奈儿起死回生,距离老佛爷的境界还有点远。

  在如今的巴黎,还有不少设计师比他更出名,比如他的师父巴尔曼还活着。

  等他熬死了所有大佬,他就成为了时装界的老佛爷。

  他看到约纳斯的出现,第一时间摘下了眼镜,眼神里一片炙热。

  约纳斯却心里发寒,恨不得夺门而逃。

  还是眼镜戴上酷,没有眼镜,他就像哈登没有胡子一样,气质完全变了。

  他跟斯特凡不一样,斯特凡害羞,克制,而他一辈子玩过的美男比许多女人亲眼见过的都多。

  “约纳斯,你的到来真是让香奈儿蓬荜生辉,遗憾的是,你的正装全部在杰尼亚订做。上帝,你的身材简直太完美了……”

  他攥住约纳斯的手臂不丢,约纳斯强忍着才没有一把推开。

  “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不是完全自由的。与杰尼亚家族的三代友谊,就是我的枷锁。”

  “这像是哲学家的话,你真的可以迷倒所有人。”

  约纳斯干笑着说:“不如先看看我未婚妻的礼服,稍后我们还要去坐TGV去安特卫普。”

  听到约纳斯这样说,他才松开了约纳斯,开始招呼几个女人,让助理帮诺伊尔试衣服。

  七套礼服,已经确定了三套,还有四套需要调整,上面装饰的宝石,珍珠的样式,也都需要定型。

  这一次还完不了事,诺伊尔最少还需要来两次。

  这种订制的礼服,就是这么麻烦。

  快到中午,约纳斯他们才离开了康朋街31号,连午饭都顾不得吃,来到了火车站。

  巴黎和安特卫普之间有时速最高两百五的TGV高速列车,不到三百公里的距离,乘坐火车前往更加节省时间。

  奶奶汉娜得到约纳斯送她的那颗粉钻,专门从安特卫普请了钻石切割大师洛伦进行设计。

  这颗一百二十六克拉的粉钻被切割成了一块九十八克拉的水滴状钻石和三块五克拉,另有十几颗碎钻。

  九十八克拉的那块,被她锁进了自己的保险箱,给了埃米尔一块五克拉,给了维拉一块五克拉,给了诺伊尔一块五克拉的。

  其他的,也都按照关系远近,分给了众人。

  诺伊尔和她妈妈都被分了一块,送到了安特卫普来打造订婚戒指。

  除了她们的戒指,约纳斯也有一枚戒指,是诺伊尔帮他挑的一块极品绿碧玺。

  约纳斯的生日是八月底,幸运石是绿碧玺。

  约纳斯唯一能做主的,就只有坚决不要黄金来配,而是选择了铂金。

  黄金配绿碧玺,总觉得很俗。

  这一点诺伊尔随了他,因为她的是粉钻,也是需要铂金才能衬托出粉钻的魅力。要是黄金的话,颜色比粉钻还要浓了。

  在安特卫普洛伦的工作室,约纳斯见到了已经打磨好的绿碧玺,需要确定戒指的款式。

  诺伊尔的戒指上面粉钻是圆形,周边配了六颗碎粉钻作为装饰,像一朵向日葵。

  约纳斯在倾听了洛伦的意见之后,选择了简约模式的长方形,四个夹角刚好卡住绿碧玺,设计的非常精美。

  确定好了这些,约纳斯他们才有时间在火车站吃饭,又赶车回巴黎。

  晚上,他还要出席金球奖的颁奖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