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四五章 应酬

作品:黑金霸主|作者:摇摇-欲坠|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5 16:48:49|下载:黑金霸主TXT下载
  约纳斯这边发现被偷拍,旁边的别墅里立即鸡飞狗跳,那些损友们一个比一个跑的快。

  几十个人往海滩一跑,融入了跳舞的人群,约纳斯也只能作罢。

  他只能安慰自己,他们大多都没有结婚,有的是报复的机会。

  回到新房,约纳斯顾不得追究沙龙他们的责任,看他们脸上的奸猾笑容,就知道他们肯定也参与进来了。

  房子里面一共被找出了四个摄像头,卧室两个,客厅一个,过分的是,浴室里面竟然也装了一个。

  约纳斯脸皮厚,还不觉得有什么,诺伊尔羞愧的无脸见人了。

  保镖们拆除摄像头的时候,她就像个鸵鸟一样,钻进了花海一样的大床上,薄被蒙住了自己的全身。

  这怎么有一种追悼会的感觉了……呸呸呸,童言无忌。

  保镖们笑着拆掉了隐藏摄像头,约纳斯不放心,还用电子探测仪整个又测试了一遍,才放下心来。

  这个时候,他才心急如焚地跳上了大床,猴急地掀开了薄被。“亲爱的,大功告成,啵一个……”

  被窝里的诺伊尔用手挡住脸,不依地撒娇。“不要,羞死人了。”

  “等他们结婚的时候,咱们报复回来。除了科斯特勒,一个都跑不了。”

  “可是……可是……”诺伊尔手指叉开,从指缝里看着约纳斯,眼神里透着期待与羞涩。

  约纳斯不由分说地就扑了上去。“不要可是了,终于等到你长大,今天晚上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诺伊尔大羞,躲避着约纳斯的亲吻,两条瘦长的手臂,却搂住了约纳斯的脖子……

  ……

  ……

  “约纳斯,非常感谢你的邀请,再次祝你生活愉快。”

  这是一个已经发福的格鲁吉亚女人,只有脸蛋,还能看到往日的风采。她的身边站着皮肤黝黑的伊莎贝拉,两个人形成鲜明的黑白对比。

  在她们的身边,还有几个黑人,以桑托斯的办公室主任夸克为首,在伊莎贝拉的手中,还有一份刚刚签订的文件。

  桑托斯虽然跟格鲁吉亚的妻子离婚,但是依旧视伊莎贝拉为长女。

  伊莎贝拉跟妈妈生活在安国曾经的宗主国葡萄牙,两人在里斯本有几间店面,一栋独栋房子,还有桑托斯曾经赠予的一笔资金。

  但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当初的那笔钱并不能保证她们母女还能继续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别的不说,光是萝实学院的两年学费,就还需要五万美元以上,这还没有算上伊莎贝拉的大学费用。

  所以,这次夸克过来,通过约纳斯的公司,为伊莎贝拉再输送一笔利益。

  伊莎贝拉的母亲很感激,但是伊莎贝拉却有些觉得难堪。她跟约纳斯早就认识,一直是朋友,但是现在,她觉得两个人的身份已经变质了。

  约纳斯揉了揉伊莎贝拉的头发,笑道:“不要多想,我们永远是朋友。可惜的是,这次我的时间安排的太满,没有时间继续组乐队。”

  夸克看着约纳斯的动作,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明知道约纳斯这是在给伊莎贝拉撑腰,但是双方之间有这层私人感情,他们也还是喜闻乐见的。

  也因为这层私人友谊,总统先生的这个长女,以后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伊莎贝拉他们会跟着南欧的包机直接飞马德里,到了西班牙,回葡萄牙就很方便。

  夸克他们当然也是坐这趟包机回去,安国现在热战正酣,跟外界的航班几乎全部都停了,目前只剩下了里斯本还有一趟航班飞安国。

  送走了南欧的航班,还有东欧的航班,西欧的航班有好几趟,各种私人飞机,包机,让槟城的机场进入了繁忙时刻。

  约纳斯带着诺伊尔,一直在港口的码头送客,不同的客人,还有两个家族的重要成员分别陪伴。

  从酒店到码头,到机场,霍夫曼家族和德赫兹家族的成员一起将所有的客人们都送上了飞机,才算完成了送行的礼仪。

  约纳斯和诺伊尔也接受了各种邀约,以前的时候约纳斯还能躲在霍夫曼家族后面享清闲,但是订婚了,许多交际事务就躲不掉了。

  没有了爸爸,约纳斯不得不提前订婚,提前走到前台。

  “约纳斯,十二月二十三日的下午,我们会在肯辛顿宫举办圣诞舞会,你跟诺伊尔一定要提前到来哦。”

  约纳斯跟查尔斯握了握手,跟安娜轻轻拥抱了一下,笑道:“请放心,作为邻居,我一定会提前到达。查尔斯,希望这次的婚礼,没有让你觉得失望。”

  “不,很棒的订婚礼,抛开了那些繁文缛节,尽情享受阳光,海滩,还有自由的空气,再也没有比这更完美的婚礼了。”

  约纳斯跟他挤了挤眼睛。“下次再过来,岛上就会修建一座机场,那个时候,会有更加隐秘和自由的活动。”

  安娜翻了个白眼,低头跟两个小家伙说道:“跟约纳斯叔叔说再见。”

  十八日的下午,约纳斯才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德赫兹家族也乘坐专机返回了瑞士,霍夫曼家族还要等待飞机转回来接他们。

  这次,约纳斯和诺伊尔收的礼物一架飞机都装不下,维努斯的飞机要来回飞好几次了。

  当天晚上,霍夫曼家族也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这一次,多了一个家族成员。

  约纳斯又拿出了两亿美元转进了私人银行,进入家族基金的管理账户,这让卢卡斯他们觉得格外不好意思。

  他们名下的资产目前比琉森霍夫曼主支还要多,罗氏制药公司是全球第三大医药公司,但是他们每年在研发上投入的资金就数以十亿计,他们只是资产多,手里的现金,比不过约纳斯。

  按照家族基金会的规矩,每个成员每年收入的百分之十划进家族基金。但是他们不能把净赚资产的百分之十划进来,只能划入个人收入的百分之十。

  那这点钱,就不值一提了。

  卢卡斯说:“约纳斯,我觉得家族基金会的规则应该修改一下,这样的话,对你太不公平了。”

  约纳斯摇了摇头笑道:“菲利普爷爷,没有什么不公平的,这几年的投资顺利,我为家族多做一点贡献也是应该的。如果遇到投资失利,到时候还是要靠家族基金来度过难关。”

  维拉是两个家族的纽带,她是主支的女儿,嫁到了旁支,所以在两个家族,她的话都很有分量。

  除了卢卡斯和汉娜,这边不是侄儿就是侄孙,那边都是她的儿子和女儿,谁敢不听她的话?

  “菲利普,不要说这些话了。家族基金会的规矩,是祖父他们当初确定的,这本来就是能者多劳,亲人之间,也不需要讲太多公平。

  现在有了约纳斯转进来的资金,明年的家族分红又能多了一大笔,我要多想想这笔资金该如何开销了。”

  因为有约纳斯的先知经验,私人银行的投资也非常稳定,募集资金的回报在今年达到了百分之二,家族基金的回报在百分之七。

  私人银行的存款差不多五十亿,百分之二回报,就是一亿。家族基金总资本在卢卡斯前年投进来一亿之后,也有两亿四千万瑞郎,这笔收入是一千六百多万。

  两个霍夫曼家族一共只有不到二十个人,现在有一亿的分红,汉娜和卢卡斯,维拉三个人,每个人可以分两千万,扬克尔他们能分五百万,约纳斯也有三百万以上。

  诺伊尔跟约纳斯同级,刚跟约纳斯订婚,也有三百万年金可以拿。

  就连还不懂事的索菲亚,她们这些未成年的孩子是五级,今年也有一百万的年金。

  这笔资金每个人可以拿到手百分之九十,属于零花钱。

  这是霍夫曼家族基金的盈利第一次超过一亿瑞郎,以前能有两三千万就非常满意了。

  作为银行的总经理,奥斯贝格今年也获得了一个大红包,远远超过了他多年的薪水总和。

  约纳斯将自己的年金支票递给了诺伊尔低声笑说:“今后这笔钱都由你来掌管,以后的交际费,购买礼物的费用,也有你负责。”

  诺伊尔拿着两张五百四十万的支票,求救地看着奶奶汉娜,汉娜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担心,家族的朋友还会由家族基金来支付,只有你们自己的朋友,应酬的开支才由你们自己出钱。以后有什么拿不准的,就问问我。”

  海伦不依了。“奶奶,诺伊尔跟我一样大,就能自己管钱了,而我却连自己账户里面的资金都不能动用。”

  费琳婶婶说道:“谁让你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未婚夫呢?”

  一句话说的众人都笑了起来。汉娜说道:“海伦今年也十六岁了,该为她寻找合适的联姻对象。我不要求对方一定要门当户对,但是一定要是可靠的男人。”

  海伦说道:“还要是我喜欢的。”

  约纳斯笑道:“那你就加油吧!”

  海伦愁眉苦脸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跟约纳斯哥哥比起来,其他男人都吸引不了我了。”

  虽然明知道是拍马屁,约纳斯的心里也很熨帖啊。

  埃米尔作为曾经霍夫曼的家族成员,虽然跟雅尼克离婚了,但是一直还被汉娜当儿媳对待。

  她跟费琳,艾格丽,约纳斯都是第三级,今年也分了两百七十万瑞郎的年金。

  不过,她的三个孩子,因为跟霍夫曼家族没有血缘关系,不会享受霍夫曼家族的待遇。

  这方面,欧洲的各大家族都有明确的规定。

  像诺伊尔,她嫁给约纳斯,能从霍夫曼家族领一份年金,也能从德赫兹家族领一份年金。

  她的孩子同样如此,两个家族都有他们的分红。不过,如果第三代跟母家的贡献不大,到了第四代,基本就不会享受德赫兹家族的待遇了。

  要是母亲离婚,回到母家,孩子们也跟了过去,并且为母家做事,哪怕到了第四代,依旧享受家族年金。

  家族会议结束之后,霍夫曼家族成员分开乘坐两架飞机飞回瑞士,这一次,全部家族成员都在这里,要是飞机出了意外,霍夫曼家族可就要除名了。

  基本上,除了必要的时候,家族成员几乎不会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意外。

  约纳斯的婚礼在兰卡威岛举办,给兰卡威岛做了很好的宣传,在他的婚礼之后,是以乌尔苏拉为首的股权投资公司的中高层,在这里继续举办年会。

  约纳斯最后离开兰卡威岛,在这里接见了各家工厂的代表,并重点会见了几家汽车公司的设计团队,才离开了这里。

  他其实也想参加这次的年会,但是到了年底,他实在分身乏术。

  约纳斯离开兰卡威岛的时候,吉打州的一众官员亲自到槟城欢送,以示感谢。

  因为约纳斯的婚礼和两场年会,这里被全世界宣传了一个多月,这可比他们自己花几千万做广告的效果还要好。

  返回到瑞士之后,约纳斯顾不得倒时差,连续在瑞士参加了两场酒会,又到法国参加了二表哥的婚礼,二十二日,抵达了伦敦。

  二十二日晚间,约纳斯参加了女王在白金汉宫举办的酒会,在这场酒会上,女王隐晦地提出了想要授予约纳斯荣誉爵位。

  隐晦是因为她表达出来的意思是,对英国的贡献越大,封爵也就越高。

  约纳斯现在跟英国最紧密的关系是收购了劳斯莱斯和宾利汽车,并且救活了这两家工厂。

  但是以这种贡献,最多只能授予约纳斯下级勋位爵士。

  如果约纳斯为英国做出更多的贡献,即便是嘉德勋章,女王也能授予。

  对他这种走在刀锋边缘的幕后黑手来说,一个爵位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最少在英国,英联邦范围内,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警察都不能调查他。

  从白金汉宫回到肯辛顿宫花园街的别墅里,诺伊尔疲惫地连澡都没有洗,就直接摊睡在床上。

  她可怜兮兮地哀求:“约纳斯哥哥,今天晚上休战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