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银临的后手

作品:帝临|作者:写罢|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1 23:49:47|下载:帝临TXT下载
  然而时间不等人,沈铭担心银临之子派人从未来过来以后,会被隐藏的那尊大帝提醒,因此当下沈铭直接前往了银临之子所说的坐标所在,那里藏着银临帝君昔日留在这里的后手。

  银临帝君,在沈铭的那个时期也是一尊璀璨无比的神星,银临帝君晚于沈铭不足百万年,二者初相遇时便大战过一场,那时双方都处于大帝境界,各自的大道都演化到了巅峰,达到了一个临界。

  而沈铭当时就有了开创独属于自己的一条道路,开创一个全新的修炼体系;而银临大帝则认为,二者必须厮杀出一个胜者,得道之路都在对方身上,因此若想突破,就必须打败对方。

  因此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银临和迹渊都在厮杀中度过,这两个人太强了,一次短暂的胜负根本说明不了什么,而二人就在彼此为宿敌亦是友人的时候,达到了大帝的巅峰,活到了那个时代同辈只剩他们的时候。

  而后来便改变了,沈铭走遍天下,只身一人以脚步丈量过诸天万界,最终开创出传承亿万栽的体系。

  当时沈铭所开创的体系还不算健全,但沈铭已经足够凭借这一体系立身更高境界,甚至惊动了那个时代的真仙。

  而在那之后,银临帝君便消失了一段时间,似乎是老死了,也似乎是强行突破境界而坐化,也有可能看到沈铭的前路不可阻挡,自己是两个人之中的败者,因失意而归隐。

  但隔了很多年以后,等到银临帝君再次出现的时候,却与沈铭一样,同样成为了一尊真仙。

  那时候的银临帝君对于沈铭来说已经不再是敌人,而是故人,双方以兄弟相称,更以兄弟相认。

  而对于银临消失的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沈铭一概不知,他也曾询问过,但银临帝君不愿说,沈铭也就没有深追究。

  而如今,沈铭隐约觉得自己这一次……也许能知道一些当年的端倪。

  “昔日我看破,先你一步成仙,那段时间你去了哪里……”沈铭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也许这一次,就能知道答案了。”

  此地又是一个生命之地,但不位于宇宙当中,而是诸天万界之中的独立世界,如同死界、佛界一样,这一界虽属于宇宙之一,但是仅仅凭借移动,是来不到此地的。

  岚界。

  此刻在岚界之中,一个隐藏了许久的遗迹突然复苏,引来四方的修者前来探查,已经有不少势力盘踞在周边地域,将一些散修驱赶出去。

  这一界圣人虽然稀少,但并不罕见,此界的修行水平大致比秦界强一些,因此来到遗迹周边的生灵大多都是圣人,一些是绝巅圣人,也有一些初入圣境的修者,但无论如何,但凡圣人,在此地都有超然的地位。

  “滚滚滚!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此地也是你们能来的?”

  “滚开滚开!”

  几个星耀境界的恶奴带着法器,轰走了几个想要进去的修者,他们话里的意思,是无论此地有什么,虎踞此地的几大势力都要瓜分这里,没有修者的份。

  遗迹是一个巨大的峡谷,几日前大地裂开了一条足有三十里长的口子,有路过的修者从里面听见了歌声,也有修者壮胆进入其中,但最终没有爬出来。

  后来各大势力知道此事,一般修者们便再也进不去了,就连消息都被封锁了不少,知道此地的人都是临近的人。

  而此刻沈铭看着那大帝的裂口,路上露出忧虑的神色,这裂口不简单,其内藏着银临帝君的手段,但藏着的方式却是格外的血腥残暴,是直接以亿万生灵的鲜血化生咒印镇封的,只要此界有一丝恶念,这封藏着的手段便不会消失,且一年强过一年。

  而若是解开封印,积攒了无数年的恶念爆发,岚界九成人都会直接疯掉,而侥幸能保持理智的那批人也将被恶念浇筑,心性将大变,变得邪恶起来。

  “若是这个时候放出了这些恶念,只怕岚界又要生灵涂炭,且我也不知银临为何要选择恶念作为镇封方法,天知道后面是否还有其他一环扣一环的布局,这封印不能让他们打开。”

  沈铭看着远方喃喃自语,深入了地缝之中。

  遗迹周围被各大势力联合建造了城墙以阻挡散修,且每一个出入口都有大量的守卫看守,但这些对于沈铭来说形同虚设。

  “哎?

  刚才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影子一闪而逝,那影子好像还瞥了我一眼?”

  “你傻了吧,我眼睛一直都盯着此地,哪有什么潜入者……”一步走过,沈铭直接走入了遗迹旁边,站在巨大的峡谷旁边,摸着下巴露出思索的神情。

  而此刻在遗迹不远处,一些地位不凡的老者正彼此之间商量着什么,他们都是圣人,在商讨关于遗迹的收获的分配问题。

  就在这时,这些人眼睛的余光瞥见一个人影,脸色微变。

  “什么时候闯进来一个毛头小鬼,外边的那些小本真不像话,连这个人都没能拦住,当真该去敲打敲打!”

  其中一个灰胡子圣人语气不善,一个闪身来到了沈铭身旁。

  嗡!虚空轻颤,那圣人丝毫没有压制自己的气机,直接来到了沈铭身边道:“小家伙,此地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吧。”

  沈铭听到了那灰胡子圣人的话,但并没有就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直接询问道:“你们在这之前下去过没有,下去了多少人,最终结果如何,可有人受伤?

  亦或者心智之上有什么改变?”

  他这一番连珠炮的问题,让那灰胡子老者更加反感,此刻老者盯着沈铭,声音更加阴沉:“小辈,趁早离开这里,不要消磨老夫的耐心,否则就将你丢进去!”

  然而话音刚落,沈铭便主动的纵身一跃,直接跳了进去,漆黑的峡谷仿佛一张大嘴,直接将沈铭吞噬掉,此地再也没有半点声音。

  而其他人都看傻了,此人是傻子吗?

  连圣人的话都敢违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