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7章 她不是人

作品:逃命吧作者君|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1 05:20:06|下载:逃命吧作者君TXT下载
  最新网址:

  廖团子坐下的时候,衣领的扣子松开了一粒,露出更多一点洁白的脖颈,细腻的肌肤如玉,衬衫整整齐齐地贴服着身材,秦路明发现已经不能把她当成小时候无关性别的亲密伙伴了。

  自己初高中的时候,怎么就没有遇见过廖团子这样青春美丽的老师呢?

  班主任于蓉倒也很有女性魅力,可万万没有料到她是俞春松的女朋友……从这一点来讲,俞春松还真是主角模板一样的人生赢家。

  自己现在还是没有女朋友,女仇家女魔头倒是认识一个……严格算起来,周南和姜仙子也可以算作女魔头的范畴之中。

  好想有一个一起睡觉的女朋友啊,秦路明一时间有些感慨,收回自己的目光,嗦粉。

  “那我问你啊……你说安茶茶不是你的女朋友,意思是你有女朋友了?”廖团子不是好奇宝宝,只是关心下秦路明的情感生活。

  廖团子不是完全同意安茶茶的说法,并不认为秦路明是个躲在角落里觊觎少女的变态。

  可是文如其人,角色的言论观点并不能代表作者,但是文字风格,语言剧情描写中透露的那种属于作者内心的感觉,往往能够一窥作者的性格脾气。

  例如喜欢时不时地描写女角色外貌体征的,往往在现实中喜欢把美丽的女性当做精致艺术来欣赏。

  安茶茶认为秦路明没有女朋友,廖团子觉得不一定,秦路明的是一种男友视角……最近才有些改变,变得生硬,没有以前那种爱意溢满的宠溺感觉了。

  是不是因为有女朋友了,心情变了,对于笔下角色的感觉有所改变?

  “没有。”秦路明看了廖团子一眼,她说话就低着头,没有看秦路明,额头前的刘海整整齐齐,唇色油润鲜艳,和洁白的米粉映衬着同样美味的感觉。

  “你没骗我吧?”廖团子手指抚过耳畔的发丝,轻声笑道,“即便是茶茶,也承认你长得挺帅的,怎么会没有女朋友?”

  “安茶茶说我帅?”秦路明觉得自己听错了。

  廖团子一下变得面无表情,低头吃粉,“你还是挺在乎茶茶怎么看你的哦?”

  “不是,就是你说的太荒唐了。我和她之间,不存在关注对方外貌的事情发生,你看长这么大,我什么时候说过安茶茶长得漂亮?”秦路明摇了摇头,“我可能会思考路边一头盯着我嗷呜嗷呜的哈士奇为什么乱叫,但是不会去考虑安茶茶漂亮不漂亮的问题。”

  “为什么?”廖团子夹了一粒花生米,没有塞进嘴里,不是很明白地看着秦路明,安茶茶真是越长大越好看的类型。

  小时候的安茶茶,在她安静的时候,不吵不闹……尽管这种时候很少,就像精致可爱的娃娃。

  长大了,十几岁的年纪,安茶茶在她安静的时候,不吵不闹……尽管这种时候很少,就像美丽的公主。

  安茶茶有两个姐姐,大姐安水便是那种最完美的女人,即便秦路明的小叔有许多情人,但是这些情人都很敬重安水,哪怕是年纪比安水大的。

  现在的安茶茶,就越来越像她的大姐安水了,那种端正而优雅的感觉,妩媚藏在皇后的头冠之中,只有皇帝能够摘下她的头冠,当发丝洒落,那华丽的妩媚顿时绽放出来,迷惑的人眼中看不见除她之外的世界。

  这样的魅力,也只有她最爱的那个人有资格欣赏和享受。

  廖团子觉得安茶茶迟早会变成这幅样子,就看欣赏到安茶茶蜕变后魅力的,是不是秦路明了。

  当然,现在的安茶茶好像还没有这种境界,她在人前伪装和模仿,内心还不够成熟。

  “很多哺乳动物都会求偶,也会懂得欣赏美,可是不同的物种之间美的标准并不是一种共识。在我眼里,衣容整洁,懂得学习和充实自己,自尊自立的女性都是美丽的。可是安茶茶呢?她不是人,至少她在我眼里不是人,她的美丽我欣赏不来。”秦路明摇了摇头,把安茶茶开除人类种族,“她是反派,是魔头,只有和她同样具有反派和魔头属性的同类,才会觉得她好看。”

  廖团子在听到秦路明说“她不是人”的时候,便忍不住要“噗”出声来,强忍着等秦路明说完,还是笑出声来,结果粉汤里的辣味呛到了,打了个喷嚏。

  “啊……不好意思啊。”因为秦路明就坐在她对面。

  “没有关系。”秦路明摆了摆手。

  “老板,再来两碗哦。”廖团子连忙对老板说道。

  “不用了,小时候交换吃东西都是常事。”

  “现在长大了。”

  廖团子坚持,秦路明便也没非得再吃身前的这一碗以表示没有关系了。

  老板问了一声,又去泡了两碗米粉端了过来。

  “你说她不是人,有点过份了。”廖团子笑容满面,语气中有些嗔意,毕竟是她最好的闺蜜。

  “不说她了,我们之间的话题又不是只有她。”秦路明已经搞清楚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了,“你在这所学校,实习期是到这个学期结束吗?”

  “是啊,当老师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廖团子有点儿感慨,“就是自己责任心强了点,所以总爱管事,就觉得事情很多,都是琐琐碎碎的小事。”

  “家里老师挺多的,不过这一代估计就你了……难道你打算把老师当终身职业?”秦路明问道。

  “为什么不行?我觉得老师这个职业挺好的,工作环境相对单纯,而且我也不可能一直在别人家的学校任教,迟早回家里的学校。”廖团子笑了笑,“在自己家里的学校,没有圆圆哥哥,也不怕吃亏的。”

  廖团子说完,脸颊微红,低下头去握着凳子边沿。

  秦路明看着廖团子,声音柔和,“好久没有听到你叫圆圆哥哥了。”

  “我……我这是叫你吗?就是……就是打个比方……”廖团子脸颊上浮现的红晕蔓延开来,像染料浸润开来,“反正我不是叫你。我和茶茶一样,都叫你秦路明。”

  “那你叫一声听听。”秦路明突然很强烈地想要听她叫这么一声,刚才她不经意地喊了一声,那种娇柔的语调和小时候截然不同,但是却感觉格外动听。

  “不叫,你是秦路明,你叫秦路明。”廖团子说完紧闭着嘴唇,牙齿咬在一起,生怕自己脱口而出似的,憋着气脸颊鼓鼓的。

  秦路明笑着摇了摇头,老板重新煮了两碗粉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