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0章 可爱的依然可爱,可恶的依然可恶

作品:逃命吧作者君|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1 05:20:06|下载:逃命吧作者君TXT下载
  最新网址:

  马伟明缓缓地把手机收了回来,他感觉手臂有些僵硬,手肘生硬地靠住了肋骨,侧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照片。

  自己怎么就没有发现廖团子和这位廖总经理身材相貌都有些相似呢,这两个人要是在现实里站在一起,便会让人很直接地认出是母女关系吧。

  马伟明正要把手机塞回口袋,看到了一条信息发了过来,却是黄丽珊发过来的。

  瞅了一眼黄丽珊,她却神色如常,只是笑着夹了一口菜。

  心中疑惑,就坐在一起还发什么短信?马伟明打开看了一眼,上边写着:你要是觉得尴尬,可以给我剥小龙虾吃。

  马伟明确实感觉尴尬,可是为什么给你剥小龙虾吃就不尴尬了?马伟明不禁怀疑,黄丽珊是不是借机取笑他没有自知之明。

  是啊,人家廖团子什么家底……马伟明冷笑一声,他准备到国府教育集团旗下的学校,自然调查过对方的背景,实力和在教育界的地位。

  整个国府教育集团旗下有五十多所学校,二十多个子公司,除了传统的十二年基础教育,还包括各种考试培训,技能培训,今年已经入选了国家品牌前百的榜样品牌。

  创始人秦淮已经退居幕后,现在担任总经理的廖瑜在这个位置坐稳了十多年,她的能力倒也没有听说是有口皆碑的推崇,但是她能够在这个位置坐稳肯定也不简单。

  这样的女人,哪里会允许自己的女儿找个凤凰男?根本不会像一般的家庭宠爱女儿,就由得她去了。

  这些有钱人果然只讲究门当户对,眼前不就是最好的见证吗?根本不管男方的能力有没有得到证明,就让女儿和一个大二学生在一起。

  恨自己没有这样的身份背景啊!

  这些有钱人第一代积累了财富,就开始制造门槛,要堵死寒门子弟的上升途径了。

  马伟明这么想着,神色冷淡地站了起来,“抱歉,我还有点事,你们吃吧。”

  说完,马伟明也不管黄丽珊了,直接走了出去,既然廖团子已经有了这么一个姑且算是暧昧的对象,自己是没有希望了,黄丽珊也派不上用途,自己还有必要请她吃龙虾吗?笑话,省下这钱自己干点别的不好吗?

  “怎么就突然走了?”

  秦路明说完,看到廖团子居然把塑料手套都摘了,两只白白净净的手掌按在腿上,这是没打算自己剥了?

  “别管他了,我们继续吃吧。”黄丽珊微微笑着,“他这人就这样吧,自尊心太强,容易受刺激。”

  “怎么刺激他了?”廖团子心情不错,她也不介意对方这样失礼。

  “谁知道?”黄丽珊不打算继续把话题集中在马伟明身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秦路明,“帅哥,你们家是开酒店的啊,那去你们家的酒店,报你的名字能不能打折啊?”

  秦路明剥了一个龙虾,眼看着廖团子微微张嘴,伸头过来,乖巧地等待着喂食的样子,就往他自己嘴里塞,廖团子连忙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趁他还没有吃到,把他手掌扳了过来,一口咬住龙虾肉。

  秦路明摇了摇头,连圆圆哥哥都不肯喊了,这喜欢让他喂东西吃的习惯倒是保留了下来,现在还进化成用抢的了。

  廖团子嘴里咬着龙虾肉,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感觉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向小时候的相处方式回归,不能就这么顺势向他撒娇,等会儿不抢了。

  “报我的名字没有用。”秦路明笑着对黄丽珊说道,“不过我可以让我姐姐给你发送一封邀请邮件,高等级会员都是邀请制度的,你填好资料以后,可以享受一些优选客人的待遇,例如房型升级,延迟退房,管家服务之类的。”

  “好啊,好啊……我们市有你们家的酒店吗?”黄丽珊很期待地说道,只要不是民宿的所谓管家服务,能够提供这种待遇的一般都是高级酒店了,女人很少有不喜欢到那种让你享受尊贵待遇,嘘寒问暖好像自己真是什么重要人物的酒店。

  “有的,在A市新开了一家熙宁九年·文武状元酒店。”秦路明介绍道,“酒店是精品设计师酒店,我们家的酒店都不参与什么星级评选,但是软硬件都很不错的。”

  “那我得找机会体验一下,这个名字倒是古风十足啊。”黄丽珊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这家酒店的网络信息了。

  “因为酒店装修设计主题风格的灵感和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相关,而这首词作于熙宁九年。熙宁九年有两位莆田人同时考取了文武状元,酒店又在几个大学校区之间,所以便用了这么一个讨喜的名字。”秦路明尽管没有直接参与家中产业的管理和运营,但也不是因为完全不感兴趣之类的原因,偶尔也会掺合进去了解了解。

  “好有内涵,加个好友吧,等会儿我把个人资料发给你,麻烦你帮我要个邀请邮件。”黄丽珊说道。

  “好。”

  秦路明和黄丽珊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秦路明的联系方式一般是不会给陌生女性的,但黄丽珊是廖团子的同事,他得给廖团子一个面子,而且黄丽珊想必也不是觊觎他美妙的肉体而来,便没有什么排斥的感觉。

  廖团子一直没有说话,认真地等着秦路明喂给她吃,如果秦路明自己吃了,她也不会再来抢了,只是乖乖地等着下一只再张嘴咬住。

  三个人要吃四人份的小龙虾了,但也没有浪费,廖团子推崇这家店也确实是名副其实,秦路明都吃的很愉快,尤其是那蘸酱风味独特,估计是这家店的秘方。

  吃完结账不到一千,秦路明付的钱,现在大家都是扫码支付,谁真的想付钱,直接扫了二维码手疾眼快付款就行了,以前那种双方各拿着钱包要打开不打开,收银员勉强笑着等收钱的情况也少了许多。

  黄丽珊的车子就停在店外,她直接开车回去。

  “现在吃完真的要散散步了。”廖团子皱着眉头,轻轻按了按小腹。

  “那……那你陪我过去?我车子还停在那边呢。”秦路明指了指美食街的方向,原来还真不如直接约了在这家店见面,现在是走过来又要走过去,等会儿他还得送廖团子回去。

  总算开窍了一点?廖团子还以为他会直接说拜拜,让她自己回去,然后他去取车呢。

  “好吧,等会儿你再开车送一下我吧,然后你从前面那个十足路口拐过去回你家也顺路。”廖团子随手一指说道。

  “你知道我住哪里啊?”秦路明有些意外地说道。

  “我……我听安茶茶说的。”廖团子连忙找了个挡箭牌。

  秦路明这倒不意外了,安茶茶处心积虑想折腾他,把他现在的住址调查清楚也很正常。

  “我差点忘了,我今天晚上要去陪她的。”廖团子“呀”了一声吃惊,“等会儿你捎我一程,我在你家那块下车就好了。”

  秦路明也才想起来原来安茶茶发了一条短信给廖团子的。

  “没事,我直接送你过去吧。”秦路明晚上也没什么事。

  廖团子也没有客气。

  现在也不过晚上九点,正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有些人还没有吃晚餐,有些人晚上吃了点东西,现在又开始饿了。

  秦路明和廖团子吃饱了,两个人慢慢散步,时不时肩膀会撞在一起,秦路明侧头看着她,迷离的夜色下,她的眼眸中光彩绚烂,仿佛装满了万家灯火。

  “以后常约。”秦路明有些期待地说道。

  很多人童年的时候,都有十分亲密的朋友,可能是同性,也可能是异性,也不一定有多少难忘的,深刻的,复杂的经历,一起玩耍的记忆想不起来太多清晰的画面,却终究是自己童年的一部分,生活的一部分,记忆的一部分。

  只是人都是现实的,长大了以后身边多了更多的人,经历了更多事,需要面对的是现在的生活,便冲淡了过往的回忆与感情。

  多少老朋友见面,彼此做出热情,感动的场景,甚至热泪盈眶,转身之后却知道即便重新联系上了,也只是联系人列表里增加一个名字罢了。

  生活无忧的人,才会经常感动,才会为自己的感动付出一些行动,才会去想寻回一些过往。

  正好秦路明和廖团子,都没有现实生活的压力,也有足够的时间,金钱和情感需求“,尝试着重新找回当年遗落的亲密。

  “除非你还剥给我吃。”廖团子看了看自己细细嫩嫩的手指头,嘴角微微翘起,愿意和他再约,当然只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小龙虾好吃,不喜欢剥。

  “我给你剥一箩筐都行。还记得小时候小叔帮村里搞了个龙虾水稻田养殖吗?那时候你背着小背箩,我在田里抓龙虾,每次都抓了满满一背箩。”秦路明十分怀念地说道,“那时候的团子小小的,背个小背箩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的,经常一屁股就坐在了水稻田里,可爱极了。”

  “我现在也可爱。”廖团子连忙说道,瞧着他嘴角带笑地看着自己,有点儿不好意思,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就是说……我就是说我现在也可爱,难道不是吗?”

  “行,你可爱。”秦路明没有意见,唯一不可爱的大概是安茶茶了,那时候自己和廖团子在水稻田里抓龙虾,安茶茶这个天杀的就经常抓一条死水蛇过来丢到田里,吓得秦路明屁滚尿流,廖团子嚎哭打滚,抓到的龙虾都争先恐后地从背篓里爬出去十之八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