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1章 诡异的光

作品:逃命吧作者君|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1 05:20:06|下载:逃命吧作者君TXT下载
  最新网址:

  秦路明和廖团子一路聊着天,来到了秦路明停车的地方。

  “我坐副驾驶座有人介意吗?”廖团子伸出手指,轻轻地敲着车窗。

  “没有啊。”秦路明摇了摇头,“你坐引擎盖上,或者坐车顶上,倒是有人介意。”

  “谁要坐引擎盖上啊……那坐引擎盖上谁会介意啊?”尽管听着像玩笑,廖团子还是想仔细问问。

  “交警。”

  “讨厌啊,我和你说正经的。”廖团子可不是会随便坐别人副驾驶座位置上的女孩子,一般来说男孩子的女朋友,都不喜欢其他女孩子坐自己男朋友车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上。

  “你想坐哪就坐哪吧。”秦路明系好安全带,催她上车。

  廖团子这才上车,然后重新调节一下安全带的长度。

  秦路明瞅了一眼,她系安全带有点磨蹭,拉来拉去似乎是不想被安全带勒出什么不雅的状态来,平常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不是左左菜菜就是姜仙子,左左还好,菜菜和姜仙子两个受到安全带的压迫程度和廖团子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你这个安全带比我车子上的好,这是安全带上也有小气囊吗?”廖团子感觉到他的目光,知道他在看什么,略微有些害羞,连忙找了个话题。

  “嗯,充气以后就会变得巨大。”秦路明点了点头,安全带上的气囊也是条状的,一旦触发,就会变成气带,不会像普通的安全带那样勒的胸口出现严重的血痕。

  廖团子偏了偏头,他这话说的怎么有点调戏她的嫌疑?都怪安全带的设计对她这样的女孩子太不友好了,总会变得怪怪的。

  “我想换个车了。”廖团子双手放在小腹前,拉了拉衣服下摆。

  那些特别会撩女孩子的男的,这时候大概会油嘴滑舌地说,换什么车啊,要司机吗?

  “骑共享助力车吧,我就喜欢骑,又方便又健身,堵车的时候比啥车都快。”秦路明由衷地建议,“市面上主流的五种共享电动助力车,我都有骑,我还办了月卡和半年卡,我个人推荐你……”

  “开车。”廖团子抬手打了一下他的手臂,印象中的圆圆哥哥果然和小时候有了一些区别……男孩子在变帅了以后,果然也会变傻。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自己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也不是他的追求对象,说不定他在他喜欢的人面前,那就是十八般撩妹大法样样精通了。

  正如秦路明所说的,堵车的时候,再好的车也没有共享助力车快,把廖团子送到安茶茶楼下已经快十一点了。

  “不上去坐坐吗?”廖团子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秦路明,“虽然有点晚,但是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茶茶应该不会介意的。”

  “不了,我下次单独来找她。”秦路明挥了挥手,开车走了。

  廖团子看着秦路明开车离开,慢慢收敛自己那种热情的眼神,下次单独来找安茶茶?廖团子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她并不是吃醋,只是已经感觉到了秦路明和安茶茶真的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两个人之间好像有什么隐秘的事情,让廖团子有点在意……不,有点好奇而已。

  廖团子来到安茶茶的武道馆,安茶茶穿着黑色的功夫长裤,宽松而飘逸,上身绑着白色的束带,从胸前绕了几圈再在肩膀上斜拉下来,仿佛一个身经百战的女侠客,就是皮肤太白皙细腻,又没有伤痕点缀。

  “你干嘛呢?”廖团子放下包,身子软软地坐了下来,双手在腰后支撑着,和安茶茶一起看着楼下灯光绚烂的城市。

  “还记得我小时候喂过的那个猪吗?”安茶茶握着陌刀的长柄,手掌在上边轻轻地摩挲着,露出怀念的表情。

  “那个猪?猪不是一条一条的吗?”廖团子对她的形容词感觉很无力,但是很快就想起了安茶茶指的是那条被她取名为“圆圆”的大肥猪。

  廖团子笑了起来,安茶茶牵着猪在青山镇大街小巷,田野村落里闲逛的情景,估计现在都是父老乡亲们记忆犹新的场面。

  即便是大城市里,养猪当宠物的都不多,更何况是在十多年前的乡镇。

  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当安茶茶牵着那条猪出现在秦路明面前的时候,都能够把秦路明气的头上冒烟,安茶茶还去秦路明家里找到了他小时候穿的衣服做成了猪穿的衣服。

  在如何气死秦路明这件事情上,安茶茶绝对是专家级别的,那时候在老宅里经常能够听到屋外安茶茶在喊“圆圆”,跑出去一看果然是安茶茶又在遛猪了。

  小时候那么皮的安茶茶,长大了居然美艳不可方物,多少校园女神在她面前自惭形秽,想想也挺不可思议的。

  不过廖团子还是觉得安茶茶没有变,内心还是那个特别特别在意秦路明,全世界有那么那么多好玩的有趣的东西,她却执着地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秦路明身上的倔强少女。

  大家都是孩子的时候,可爱的洋娃娃,安茶茶不感兴趣,在山野间奔跑打仗的游戏,安茶茶不感兴趣,新出的漫画书刊人人争抢一睹为快,安茶茶不感兴趣,孩子们无比期待的黄金档电视剧,安茶茶也不感兴趣……她最感兴趣的只有秦路明。

  “猪是一条一条的还是一个一个的,都不是重点。我突然觉得我对不起我的猪。”安茶茶语气沉重地说道,“我记得它的坟墓在哪里,我想这两天去祭奠一下它。”

  “你是不是发烧了?”廖团子伸手摸了摸安茶茶的额头,即便安茶茶经常做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但是在她被她妈紧盯着的时候,还要跑去青山镇祭奠一头猪,这事儿要是被她妈杨轻眉知道就完了。

  “我没有把它养大,亲手把它送给了养殖户,过年还杀了它,吃了它的肉。”安茶茶沉浸在悲痛的回忆中,“后来我把餐桌上的骨头……可能还混合着大鹅的骨头,一起埋了个小土堆,就埋在秦路明屋外的大树下,树上还被我刻了猪圆圆之墓几个字,如果那棵树还在的话,墓应该也在。”

  “今年春节的时候那树还在啊……不过我只记得你以前经常爬到那棵树上,然后往秦路明房间里丢东西。”廖团子还记得有一次自己和秦路明一块儿在床上睡午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来,就看见安茶茶蹲在窗外的树杈上盯着自己,把廖团子吓了一跳。

  “我那是找他玩……那时候我最不喜欢午睡了,午睡的时候没人看着我就跑了出来,秦路明这个家伙居然在乖乖午睡,像是人干的事吗?别的小朋友都是不想午睡的。”安茶茶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脸,现在不是埋怨秦路明的时候,轻咳了一声,“你说,我把我的猪取名叫圆圆,最后这个猪下场凄惨,惨遭杀害,是不是也算对秦路明的诅咒?”

  安茶茶很想找人说一说诅咒的事情,廖团子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是安茶茶也不能直接说自己得到了一本笔记本,在上边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故事都会应验。

  其实安茶茶也可以证明这是事实,例如写了故事之后,留下廖团子让她亲眼目睹故事变成现实。

  可是那样的话,自己是秦路明受伤的幕后黑手这件事情就瞒不住了啊,笔记本上都写着呢。

  这件事是自己和秦路明之间的恩怨,得自己去找秦路明解决,安茶茶不想让廖团子掺与进来……以廖团子对她的圆圆哥哥的在意程度,发现这一点以后肯定和安茶茶朋友都没得做。

  安茶茶很清楚,别看廖团子平常一副根本不关注秦路明的样子,实际上心里依然在乎着。

  “你怎么在意起这事儿了?”廖团子怀疑地看着安茶茶,她本来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安茶茶的,例如安茶茶和秦路明之间让人误会成男女朋友之类的……现在安茶茶倒是显得更不正常了,把廖团子的注意力转移了。

  “就……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廖团子可是心事挺多挺细的女孩子,先按捺住疑惑,顺着安茶茶的话题说道,“其实你养猪那事儿,就我干妈确实有点恼火,但是她性格那么好,后来也没有怎么在意了……不过比较起养猪,你对秦路明做的其他事情,更值得你现在反思和愧疚一些。”

  “我……我哪有要反思和愧疚?”安茶茶抬起头来,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支吾着说道,“我只是在怀念我的那个猪而已。”

  “你用那个猪代指秦路明,你连自己都骗。”廖团子还不清楚安茶茶打的马虎眼?嗤笑一声,“说吧,是不是良心发现了,准备上演一出负荆请罪?”

  “没有,瞎说什么啊。对了,你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安茶茶连忙转移话题。

  “晚上秦路明约我吃饭,然后他送我过来的,路上堵车了。”廖团子语气平淡地说道,抬手抹了抹自己的刘海,让自己的眼睛都藏在手掌下的影子里,然后观察着安茶茶的反应。

  安茶茶神色一变,廖团子怎么突然就和秦路明又约上了?那自己冒充秦路明的事情,岂不是露陷了?于是安茶茶连忙紧盯着廖团子,然后发现廖团子虽然用手指挡住了落在脸上的光线,但是眼睛却在闪闪发亮地盯着安茶茶。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