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2章 被正字支配的恐惧

作品:逃命吧作者君|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1 05:20:06|下载:逃命吧作者君TXT下载
  最新网址:

  偌大的武道馆里只有镶嵌在墙壁里的灯带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撞了以后,都发现对方的眼睛里散发着一种暗中观察的怀疑光彩,于是便同时转过头去。

  一个看着地板,一个瞅向了天花板。

  她为什么看着自己?

  她为什么有点怀疑的样子?

  她在想什么?

  两个人的想法差不多,都有点儿心虚,都有点儿迫切地想知道对方在怀疑自己的问题,然后想要赶紧做出解释,搪塞或者敷衍过去的回答。

  “这个时间点是有点堵。”安茶茶的手指头卷起一缕发丝绕来绕去,流露出漫不经心的姿态,“你们晚上吃了什么……我没什么胃口,现在倒是有点饿了,早知道让你打包给我带点。”

  安茶茶觉得要小心套话,看廖团子的样子,不知道在小心防备或者怀疑什么,自己得先摆出一种廖团子和秦路明吃饭很寻常的态度。

  其实这根本不寻常啊!廖团子还说什么秦路明早已经不是自己的圆圆哥哥了,对秦路明心怀芥蒂。

  上次自己假冒秦路明,约她吃饭也很容易!其他男人约她容易吗?学校里那么多男的,约了她多少次,就没见她去过!

  这是把秦路明当成“认识的人而已”的态度吗?

  要不是今天有点儿心虚,安茶茶已经要开始嘲讽嘲讽廖团子了,明明就是惦记着她的圆圆哥哥,只是有点儿矜持,一旦秦路明那边主动,廖团子肯定都自己找好了台阶。

  “我们先吃了米粉,然后遇见两个同事,又一起吃了小龙虾。你不是不爱吃小龙虾吗?其他也没啥好打包的。”廖团子也用同样随意的语气说道,“真饿了啊?让厨房准备点吃的拿上来吧。”

  吃小龙虾的时候廖团子没有想起来,但是看到安茶茶她倒是记起了一些事情,那时候自己背着背篓跟在圆圆哥哥……不对,跟在秦路明身后,在水稻田里快快乐乐地抓龙虾,有一次安茶茶背着双手在田埂上走来走去,看着自己和秦路明抓龙虾,后来她突然丢了个什么东西下来,秦路明拨开水稻,便看到一条水蛇在那里,吓得两个人连滚带爬,还一头栽进了田里。

  后来才知道那是一条死蛇,但还是很害怕,很多小朋友对蛇这种动物有着本能的恶心和恐惧感,也不知道安茶茶怎么就那么大的胆子,好像根本没有她害怕的东西。

  “怎么去吃米粉了?”安茶茶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吃米粉多半是廖团子提出来的吧……这是一种套路,因为小时候秦路明和廖团子就经常去吃那个镇子上的米粉,现在两个人又去吃米粉,难免会生出一种回忆中温馨的感觉,能够增加他们的亲密度,就跟一些游戏里感情线剧情设置的一样。

  说不定还特地找那种打着青山镇招牌的米粉店!

  “他说有点事情问我,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问问他。”廖团子说着,直勾勾地盯着安茶茶,以表示自己问的事情和安茶茶有关。

  如果安茶茶很在意秦路明,一定会紧张廖团子想问什么,同时把注意力从廖团子和秦路明见面这件事上转移。

  “你有什么事情问他?”安茶茶露出单纯八卦的笑容,右边肩膀耸了耸,握紧了自己的陌刀,“难道是想问问他,还是不是你的圆圆哥哥?嘿嘿。”

  廖团子白了安茶茶一眼,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安茶茶心虚了。

  “我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你那么喜欢针对他,还把他惹得暴跳如雷,但是他却出现在你家里,可以从你的卧室里走出去,晚上你回来的时候还穿着他的衣服裤子……嗯,衣服裤子都有点大,正是那种女朋友穿着男朋友衣服的感觉。”廖团子伸出手指,戳了戳安茶茶的肩膀。

  安茶茶感觉到廖团子的手指很用力,戳的她都有些痛了,还有廖团子那种仿佛抓住了她什么把柄,因此变得颐指气使的表情,都让安茶茶有些慌张。

  安茶茶真的没有想过事情会这么快暴露,秦路明和廖团子会这么快见面……你们不是不相往来的吗?

  于是安茶茶也顾不得表演了,压低了声音心虚地问道,“他怎么说?”

  “嗯?一般这时候,不应该是你先解释一番吗?”果然有问题,瞧她那心虚的样子,廖团子感觉这其中问题的制造者多半是安茶茶。

  安茶茶怎么解释?安茶茶看了一眼廖团子,廖团子这里其实还好办,自己就是不说她也拿自己没有办法。

  关键是秦路明那里啊……自己变成小仙女去接近他的时候,他目露凶光,还试图抓住她,明显就是已经产生了怀疑。

  廖团子再这么去问他,说不定秦路明就会开始怀疑一切的一切都是安茶茶在背后搞鬼。

  “你先说,他说什么了?”安茶茶紧张地问道。

  “他什么也没说啊,他说这是个误会,他和你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就这样?”

  “就这样啊,你们的事情,我也没那么八卦,他不解释,我就没问了。”廖团子相信秦路明如果和安茶茶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不可能这么否认的,但是这时候还是想从安茶茶的语气和表情里观察点东西出来。

  “我和他当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安茶茶心跳如雷,越是平常的反应才越是糟糕,如果秦路明什么都不知道,他肯定会十分奇怪地追问廖团子……一般人都是心知肚明以后,才会在这种情况下放弃追问。

  “不是就不是吧,看来你也不会向我解释他为什么从你卧室里出来,你穿着他的衣服回家……哼哼,真是默契的态度啊。”廖团子还是略微有点不爽,不是闺蜜吗?不是姐妹吗?就这样不坦诚?

  她倒不是很介意秦路明不愿意多解释,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他们通常觉得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必要解释。

  可女人不同啊,女人倾诉和沟通的欲望非常强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喜欢互相讲一讲。

  反正重点是,廖团子已经从双方这里都确认了,秦路明和廖团子不是男女朋友……至于为什么这是重点,当然仅仅因为是八卦而已……无趣,无趣的八卦,廖团子这么想着。

  安茶茶已经没有心情去观察廖团子的表情了,根据她这么多年来欺负秦路明的经验,秦路明如果当场就暴跳如雷,或者气急败坏,又或者抱头鼠窜,这时候便是安茶茶享受胜利喜悦的时光……等之后再遇见秦路明,如果他依然保持着气的呼哧呼哧的状态,那就意味着他还没有想好怎么报复安茶茶。

  可是他要是平静下来,不吵不闹了,那就是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反击。

  现在秦路明和廖团子见面过去了这么久,他还没有任何针对安茶茶的动静,甚至在和廖团子聊天时也没有表露什么情绪,肯定是心里在酝酿了。

  安茶茶想起了那天自己被秦路明暴揍,然后大腿写满毛笔字的情景,不禁有些哆嗦,他会不会又这么来一次?

  安茶茶不由自主地换了一个坐姿,双腿紧紧地并拢,伸手扯住了自己的裤子,自己是不是得准备一条撕扯不烂的裤子?

  那也没用,撕扯不烂他可以脱掉啊!还得准备一条带密码的腰带才行……那也意义不大,万一他写到她身上其他位置呢?

  安茶茶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自己全身都被他写满“正”字的情景,顿时十分恐惧。

  “咦,秦路明发了条空间动态,终于不是抽到什么的了。”廖团子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顺便进了空间瞅了一眼,看到了秦路明发的动态。

  安茶茶随意瞟过去,只见秦路明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江河日落,一张长桌面对城市的黄昏,桌子上摆着纸墨笔砚,秦路明正在挥毫泼墨,微微泛黄的纸张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正”字。

  安茶茶惊叫一声,拿起手中的陌刀逃也似地跑出了武道馆。

  怎么了?廖团子看了看安茶茶急急如丧家之犬的背影,又看了一眼照片,疑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