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星卡世界

作品:全球星卡|作者:沉砚|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0-09 13:27:07|下载:全球星卡TXT下载
  星鱼tv。

  “下面正在直播的是,全国大学生星卡大师总决赛!”

  “A组派出的阵容是斗破卡组:萧炎、纳兰嫣然、丹王古河、小医仙、药老,B组阵容是三国卡组:关羽、张飞、赵云、典韦、刘备!”

  “比赛开始,萧炎在倒吸一口凉气后,施展出绝技-斗气化马,他斗气化马了,他策马奔腾了…不好,萧炎你马死了!”

  “对面三国卡组也是当仁不让,都说关羽马上无敌,典韦马下无敌,那么关羽骑典韦…天下无敌!”

  “不好,纳兰嫣然对萧炎使出了技能【退婚】,萧炎不堪羞辱,进入狂暴状态,被动【莫欺少年穷】发动,攻击力增加,释放终极技技能【毁灭火莲】!”

  咔嚓。

  精彩的战斗场面,并没有引起沙发上少年的兴致,反而是让他眉头微皱,然后不耐烦地关掉了电视。

  他的容貌,说的简单一点,叫做清秀,众所周知,清秀的意思是,青年陈独xiu。

  在其一旁,一名约莫三十余岁的男子轻抿一口茶,笑了笑,对于少年的神情毫不意外。

  少年名为箫星辞,他看起来有些烦躁,走到冰箱前,打开门,目光扫了一圈,道:“爸,冰箱里的虾呢?”

  男子名为箫玄,他想了想,道:“你妈炸了。”

  声音落下,父子两人陷入了沉默。

  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箫玄缓缓开口,道:“你突破一星卡师了吧?”

  他们所在的星球名为天源星,是由古地球进化而来。

  数百年前,灵气复苏,异族入侵,人族为了自保,开始修炼,地球进入新的纪元,开启星卡时代。

  星卡时代,修行之道,始于人体,人体内蕴育出九颗星辰,若是能够感应到天地之中存在的星气,将其吞纳吸收,便可蜕变自身,点燃星辰。

  这样的人,能够运用星气,叫做星卡师。

  星卡师第一大境界,名为卡师境,卡师分九星,对应着体内的九颗星辰,一为始,九为尊。

  “一星卡师?”箫星辞指尖轻捻,看着袅袅升腾的星气,自嘲道:“没有优质的星卡,即便成为九星卡师又如何?”

  星卡师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非自身作战,他们不修炼功法,因此无法将星气的威力发挥出来。

  他们依靠星卡,就像神奇宝贝中,训练家依靠神奇宝贝战斗。

  所谓星卡,是一种由特殊材料构建成的卡牌,若是有了刘备卡,便可召唤刘备进行战斗。

  星卡师的作用便是给星卡供能,某种意义上讲,星卡就是星卡师用来战斗的“功法”。

  箫星辞屈指一弹,拿出一张星卡。

  星卡:皮卡丘

  境界:一星

  品质:青铜

  技能:

  【电球】:皮卡丘凝聚星气,形成电球,攻击目标。

  【钢铁尾巴】:皮卡丘尾巴微微一硬,表示尊敬,然后劈向对方,造成伤害。

  【十万伏特】:皮卡丘用十万伏特电量攻击目标,造成大量伤害。

  神念一动,只见光芒一闪,一只宇宙超级无敌螺旋式爆炸萌的皮卡丘,出现在了眼前。

  “皮卡丘!”

  皮卡丘一下子窜进箫星辞的怀里,胖嘟嘟的脸颊,亲昵地蹭着他。

  “真乖。”箫星辞心头一暖,轻轻地顺着皮卡丘的毛发,它虽是星卡所化,星气凝聚而成,可触感却是极为真实。

  就像有的人物卡,摸起来极为真实,召唤出来与真人无异,若是寂寞了,还可以召唤出来…聊聊天。

  箫星辞宠溺地看着皮卡丘,这应该是他迄今为止,手中最优秀的一张星卡了。

  “怕什么?你现在才高一,距离高考还有三年时间,这三年,还怕捕捉不到其他星卡?”箫玄揶揄道。

  箫星辞冷笑,道:“爹,这句话你从我小学就开始说了,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马上就快十年了老爹!”

  星卡师想要捕捉星卡,就要通过诸天轮回盘,进入目标星卡所在的世界,获得星卡的一滴血。

  比如说想要获得刘备卡,首先要进入三国世界,然后找到刘备,获得刘备主动给予的一血…哦不,一滴血。

  当然,最难的问题不是说服刘备,而是找到刘备。

  当星卡师进入三国世界时,会随机进入三国的任何一个时间段,以及任何一个地方,随机变成一个本世界的人物。

  你可能会出现在黄巾军高举大旗的时代,也可能出现在三国鼎立的时代。

  你可能出现在荆州,可能出现在蜀地,也可能出现在小乔闺房…

  你可能变成曹操的仆人,南蛮的土著,黄巾军的一员,也可能欧气爆表,变成诸葛亮,吕布…当然概率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这其实就是看运气的,运气好的话,可能直接变成刘备,然后自己从手上弄一滴血下来。

  运气不好的话,便可能出现在距离刘备十万八千里外的蛮荒之地,走一辈子都找不到刘备。

  如果自己穿成的角色死亡,那么就是捕捉失败,即便不死,在目标世界中逗留超过24小时,也会被系统强制踢出。

  如果说服了刘备,获得了他的一滴血,那么鲜血便会生成星卡-刘备。

  箫星辞轻抿嘴唇,掠过一抹不甘,他没想过自己变成欧皇,可是他娘的也太黑了吧!

  每次进入诸天轮回盘,别说主角了,别说配角了,他连高级炮灰都没遇到一次。

  穿越到漫威世界,刚好碰到紫薯精弹响指,于是自己刚来就凉了。

  穿越到三国世界,他变成了华雄,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关二爷一刀砍成两半。

  穿越到斗破世界,他变成了观战大佬打架的路人,正在惊叹萧炎的恐怖如斯,便被他一个火莲波及,焚烧成虚无…

  运气差的让他感觉自己被下了降头。

  “没有优质的星卡,我恐怕都无法通过高考,进入心宜的星卡大学吧。”箫星辞神色变得黯然起来,没有优质的星卡,注定他不能在星卡之路上有多大成就。

  所以,当看到电视上激烈的星卡战斗时,他才会心烦意乱,有些失落,有些懵懂,有些说不出的无奈与牵挂。

  箫玄含笑道:“怕什么?主角不都是这样?前期不顺。”

  “对了,你前几天不是去算命的吗,算命先生怎么说?”

  箫星辞道:“算命先生说我年幼多灾,时运不齐,命途多舛,霉运缠身,直到三十岁…”

  箫玄眼前一亮,道:“三十岁后就草莽化龙,一飞冲天了?”

  “不。”箫星辞摇了摇头,道:“算命先生说我三十岁后就习惯了。”

  箫玄:“…”

  箫星辞嘀咕道:“我是不可能成为主角的。”

  “为什么?”箫玄不解。

  箫星辞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地道:“因为我的父母还活着。”

  箫玄:“…”

  “其实给我的感觉,老爹您才像主角。”箫星辞道。

  箫玄面上浮现出一抹璀璨笑容,轻轻摩挲着茶杯,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箫星辞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道:“因为主角都是你这种设定,出身卑微,家境贫寒,三到五分的脸,一看就很有代入感。”

  他斜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道:“不像我这款,谁也代入不了。”

  “你这是要诚心噎死老子是吧?”箫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能夸你老爹一句吗?”

  “当然。”箫星辞抬起头,目光对碰,咧嘴一笑,道:“你儿子真帅。”

  “…”箫玄被噎的差点一口茶喷出,他白了后者一眼,然后拿出一张卡,在箫星辞眼前晃了晃,道:“老家拆迁了,赔了一百万星币。”

  “这些,或许对实现你成为主角的梦想,有些帮助。”

  幸福来的太突然,箫星辞有些迷糊,眼神渐渐变得炽热,乃至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道:“谢谢爹!”

  有时候你不逼父母一把,你都不知道他们多有钱!

  “当然,这不是给你的。”箫玄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收入掌心,道:“我觉得,你对我的话,可能有些误解。”

  箫星辞有些懵逼,道:“不是说留给我实现梦想吗?”

  箫玄道:“你刚刚说了,主角一般是没有父母的,所以想要成为主角,首先就要让父母消失。”

  “因此,为了让你成为主角,我决定和你妈离开你,拿着这笔拆迁款,离开天源星,前往其他星旅游。”

  “???”箫星辞快哭了,道:“我错了,刚刚都是我瞎想的,我不想离开你们!”

  “旅什么游啊,拿这一百万星币去买猪肉,它不香吗?”

  就在此时,他的老妈-燕忘情走了出来,

  女子柳眉杏目,纤腰翘臀,身材玲珑有致,一点都不像已为人母。

  对于妈妈,箫星辞从小就有一个疑惑,他的老妈,不论是名字,还是颜容,给他的感觉,都不像这个现代社会的人,甚至不像,这个星球的人…

  燕忘情纤细玉指伸出,轻轻点了点箫星辞的额头,道:“你今年高一,马上快高考了,你要好好听话,考个心仪的星卡大学,若是我们旅游回来,会去你的学校看你的。”

  “…”箫星辞有些难以置信,道:“你们意思是,我高考前,都看不到你们了?”

  箫玄冲着他一笑,道:“别故作情深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想搬出去住了,毕竟,和我们住一起,妨碍你练习祖传手艺,对吧?”

  “祖传手艺是什么?”箫星辞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充斥着大大的困惑。

  “呵呵,我笑了。”箫玄拍了拍他的肩膀,靠近他的耳朵,低声道:“你妈在这里,我给你点面子,我是过来人,你这个年龄段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吗?”

  “最近家里清风用那么快心里没点数吗?”

  箫星辞脸庞微微泛红,浮现出尴尬之色。

  “好了。”燕忘情伸手入怀,取出一根吊坠,轻轻挂在箫星辞的脖子上,道:“星辞,你今年成年了,这是妈妈送给你的成年礼物。”

  箫星辞把玩着吊坠,只见上面有着微微光芒闪烁,疑惑道:“这是什么?”

  燕忘情道:“三天后,便是你们学校下一次开放诸天通道,捕捉星卡的时候吧?”

  “嗯。”箫星辞一脸冷漠,道:“我都懒得进去了。”

  燕忘情道:“等三天之后,当你再次进入诸天通道的时候,这个吊坠,或许对你能有些帮助。”

  箫星辞怔了怔,轻轻摩挲着吊坠,不知道燕忘情这句话什么意思。

  “以后每月的一千星币生活费,我都会打在你卡里。”箫玄声音顿了顿,眼神温和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道:“在爸爸临走之前,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哦。”箫星辞盯着吊坠,头也不抬,道:“出门把垃圾带上。”

  “…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