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少女的心

目录


从前总在国上的网上游荡,无意间发现了凹凸,看着眼前满屏的汉字和熟识的语言,感到万分的亲切.至今来到凹凸已将近三个月,时间不长,但凹凸给我最大的感觉便是——人情,凹凸的人情味儿真的很浓,每次上来,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及新发表的文章,总是有一种重相逢感觉.可惜,凹凸锁码在即,这种感觉恐怕不再,虽然很想交费注册,只是身在异地,唉.....,一切随缘吧!

在凹凸锁码之前,我来贴上一些,希望能够有时间贴完.

下面的这篇是很早以前大陆流行的一部,名为 <<少女的心>>,又叫 <<曼娜回忆录>> ,作者不详.


序言

现在我来为大家叙述一个我的亲身经历。我叫曼娜,忆起往事觉得非常有趣,我的经历大概和每个少女是一样的,希望各位读者能够从我的经历中得到些乐趣。

那已是十几年以前的事了,而我少女时代的这段往事,至今都还能回味到幸福的刹那,甚至对我的少女时代还有些留恋之心,使得我体内卷起一股热潮,掀起人性本能的冲动,浑身发热,血流加快。

初恋时的心情我不说恐怕我们每个朋友也会知道的,那是多么的浪漫,又是多么的大胆,多么的活泼,女孩子平时是那样的斯文,她们内心中的想法是没人能知道的。可一但开始恋爱,接触异性,她们就会开始不顾一切的去追寻男女之间的乐趣。甚至比对方还要主动百倍,平时的正经也不过是时机的把握罢了。

我的青春随着无情的岁月已渐渐消失了,年龄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我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两个双胞女儿,大女儿叫爱华,小女儿叫爱云。

当我在怀孕期间,我丈夫病重逝去了。我生下了这两个孩子,苦熬岁月,两年后经朋友介绍又重新结了婚姻。

虽然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但我现在的丈夫和我的两个爱女也时常有让我难以齿的事情发生,使我感到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不提这些了,还是谈我个人的事情吧。

我经常回忆那少女时代的生活,以此来丰富我的内心生活。回忆是甜蜜的,每当这时我都会感到有一股暖流冲击着我全身的每根神经,尤其是我们女人那神秘之处,使我更加爱我少女时代的初恋生活。人生如梦,转眼百年啊。

年青的朋友爱惜自己的青春吧,使那甜蜜的初恋生活更加有趣,更加充实吧。


第一章 我的初恋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还在一所中学读书,当时,由于我的一门学科不及格,而且对于学习也不重视,所以我放弃学业,报考了一所体育学校,以前我曾经想当一个风流的电影时星的梦想也就这样成泡影,但凭我那优美健康的身姿及体育技能,没废什么力气便考中一所体育学院。

时间一晃三个月了,学院马上要放假,放假后我回到了我的家乡——珠江三角柳林镇。这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城镇,江面上飘着白帆,天空飘着白云,真是明不虚传的好地方。

姑娘十八一朵花,我十八岁也正是姿色迷人,分外漂亮的年月,就拿我的身姿来说,不是夸口,比电影明星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一米七五的高个,一头黑亮的披肩发,鸭蛋脸,两道细细的柳叶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一双丰满的乳向上翘翘着,起来路来微微抖动,高高的鼻梁配上樱桃红的小嘴唇,全身都显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诱人媚力。

我的性格也很活泼,有些小伙子爱接近我和戏弄我,当时我总是红着脸故意不理他们,他们还经常在背后议论我。其时我们少女在一起谈论是和小伙子们一样的,都想早点和异性接触,什么亲吻哪,拥抱呀,也想亲身体会一下男女在一起的滋味。

在这段时间里和我的表哥少华产生了爱情。他是从福州回来渡假的,今年二十二岁。他总是带着微笑的脸,潇洒的高个,嘴上长出黑色的胡子,显示出男性成熟的象征,他那发达的头脑给人以机智的印象。

说实在的,所有的这些并不那么吸引我,而真正吸引我的是他那鼓鼓的下身,两腿之间夹着,透过紧身裤子还能看得到的雄壮的阴茎。

想到这里,我的阴户就激烈的发热,痒得好像阴道里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涌出来一样。我们接触后,感到他还算一位有礼节,并且很开朗的男性,他的嘴很能说,我常常坐在他的身旁,让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记着有一回,我装做害怕,靠近了他的身子并排坐下,我看出他对我十分动情,但还不敢对我放肆,我深深的理解他。

自从我爱上他以后,我这颗心整天在受着一种折磨。只要一接近他,全身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多想让他的阴茎插入我那发痒的阴道呀。有一回我用手故意装作无意的样子,放在他的大腿根部,慢慢接近了他那鼓起来的地方,他一下子把我抱进了他的怀里,用那颤抖着的嘴唇吸住了我的嘴,又狂狂吻我的脸和脖子,放肆的吻着,我受不了这样热辣辣的狂吻,一把握住了那又鼓又高而又特别硬的地方——真硬呀。

这时从远处有人走过来,我急忙将手松开,他也看到了有人,马上站了起来对我说:“曼娜,我们走吧。”我点点头,也站了起来,两人并行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树林深处,我们背靠一棵大树坐了一来,我听到了他的心跳声。

夜幕降临了,林外的湖水像天空一样宁静,偶而传来子声青蛙的鸣叫声。

——多么宁静的夜啊,有多少的青年夫妇,正在这时享受着美好的幸福啊!

他伸出一支发热的手扶在我的肩上说:“你身上冷吗?”我说:“有点冷。”

实际上我并不冷,只觉着全身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我紧紧靠在他的怀里,他轻轻地用那有些颤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我回过头来,看到他的眼里闪着强烈的光芒,我将头轻轻地靠在了他那结实的胸膛上,听到了他的心脏‘咚咚咚’跳得很快。他使劲搂着我纤细的腰部,我感到有个东西在我的腰部突突的跳动,逐渐发硬。突然,他猛地搂住我的身体,一支手开始解我的上衣钮扣,另一支手伸了进去,将我那白色的乳罩扯开,一下握住了我那软绵绵而富有弹性的乳。

说不出的一股舒服传遍了全身,顿时感到软绵无力,发热。我不由得无力地说:“表哥呀,你要干什么?哎呀?......唷。”

“让我摸摸嘛”他说

他边说边来回的摸着。

我的一支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另一支手伸到他那挺硬的地方握着那‘咚咚’发跳的东西,真幸福呀。

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来回的搓着,渐渐的往下摸着,不知不觉摸到了我的腰部,轻轻的解开了我的腰带,我的心里乱极了,忙用手止住了他那上下胡乱揉摸的手,于是他又猛地亲住了我的嘴和脸,一下子又猛吸住我的奶头,拼命用嘴唇吸揉着。

“喔......真舒服......嗯......哼哼。”

“啊......哎呀......我受不了......哎呀。”

一种幸福冲动,我无意中呻吟起来。他说:“不要紧的,别怕,舒服吧。”

“舒服极了,你真好。”我点了点头。全身无力地靠在他的身上任他肆意摆布。

他迅速地将我的腰带解开来,把手插进我那长满黑色阴毛的处女地。

那丰满肥大有阴唇湿润了,他用手抚摸着我那雪白的大腿,来回摸着,一会儿又用手摸住我那湿润的阴唇。一会儿又用手来回的滑动,时而抓住我的阴毛,又用手指捏住我的阴蒂。

我的心随着那刺激我阴部的手激烈的跳动着,兴奋的喘不过气来。全身的血流好像都集中在阴壁上,马上就要涌出来似的,我浑身无力的抬起头说:“表哥,我不是在做梦吧?”他对我笑笑说:“好妹妹,不是在做梦,我爱你爱得有些发狂了。”接着他的手又在我的乳房,腰间,大腿及阴部狂摸,我浑身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看到我的样子,将我扶了起来,休息了一会儿。

不知不觉,我竟然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有多长时间,我渐渐的醒来时,觉得我那有些发涨的阴道里似有什么东西插着,睁眼一看,他正冲着我笑,用他的手指插进了我那湿润的阴道里,顿时我的脸发热,不好意思的把他的手从阴道里拔了出来,就觉着阴部湿乎乎地发热,阴唇两边的阴毛上沾满面了淫液,随着他的手流出的淫水弄湿了裤子,我惊讶地说:

“表哥,你看哪,这么多呀。”

“没事的,那是淫液。”少华笑了笑说。

说着,边伸手把流出来的淫液擦拭干净,擦的时候,我充血的阴蒂‘突突’地跳得更加过瘾,于是我更兴奋了。

淫水一股一股人阴道流了出来。

这时,他又让我躺在地上,将我全身衣服解了个干净,初时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可我的心里和我那细嫩的肉体真是巴不得呀,他微笑着对我说:“好妹妹,不要怕。”

就这样,我全身一丝不挂地躺在他怀里,任他随着欣赏着。

夜静极了,我那对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和那软嫩长满黑毛的阴部,丰满的大腿,随意的任他开心摆弄着,突然,他双手紧紧的把我抱住,伏下身来,用嘴猛的一下吸住了我的乳头。

真过瘾!一股暖流传遍全身。

我情不自禁地双手抱住他的头部,使劲往乳峰上按着,磨擦着,他又亲住我的脸,又狂吸我的阴毛,又用舌头挑开覆盖着阴蒂的黑毛。使牙轻轻咬住我那早已发涨‘突突’跳动的阴蒂。

此刻,我真把握不住了,性交的渴望在我全身回荡着,阴道内更加激烈的发痒,憋得浑身不断抖动,淫液一股一股的从阴道内涌了出来,沾在他的嘴上和胡子上,只见他嘴对着阴道使劲吸着流出来的淫水咽着吃,感觉全身就像触电般的发麻。

多么希望马上他把那硬东西插入我阴道内猛插几下。

他没有这样做,只是拼命地亲了又亲,舔了又舔,吸了又吸。

过了好一会,他抬起头来问:

“好妹妹,你尝过性交的滋味吗?那真正美极了,很是过瘾,又是那么醉人,今天太晚,明天我们再来玩吧。”

我真感到扫兴,便用手擦了擦乳房,又用三角内裤擦了阴部的淫液,心说:“流了这么多白浆呀。”我忙把衣服穿好说:

“表哥,我们走吧,明天我们再来。”

他抬起头,揽住我的腰,我们搂着走出了漆黑的树林,

他看了一下表,已是午夜两点多钟,他把我送到家门口,又紧紧搂我吻了一阵,这才说再见。


第二章 风流的夜

第二天,我接到表哥少华的一张纸条,约我到草地等他,也就是他的住所,并说要送我一件珍贵的礼物.

我的心跳加快,只盼夜幕早点降临,好不容易等到太阳落山,草草地吃了几口晚饭,就向他约我的地方走去。

到那儿以后,只见少华身穿漂亮笔挺的西装,早已在此等候了,见我过来,急忙有礼貌地打招呼,拉着我的手,我们手拉手向一旁他的住处走去。

这所房子是他父亲以前住过的,现在给了少华。

房间里的布置非常讲究,也十分安静,墙上的一束束鲜花发出了醉人的香味。

我们进屋坐在沙发上,他的一支手摸在我的乳房上,另一支手给我倒了杯咖啡,冲我说:

“曼娜你今天打扮的真漂亮。”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下头两眼紧盯着地板。

今天,我打扮的确很漂亮。

苗条的身子,上身穿一件水红色的网纱上衣,丰满的双乳把衣服撑得鼓鼓的,白色的乳罩显得格外突出,下身穿一件黑色肉纱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脚蹬一双米黄高跟皮鞋,透过纱裙可清楚的看到里面那粉红色小三角内裤,把那又肥又大的阴户紧包着,就像大腿中间夹着个小馒头一样。

这时他总是冲我笑个不停,开口问我:

“咖啡好喝吧?”

我点点头。

就这样我们聊着天,最后他说:

“我们去吧。”

我想, 他的进攻就要开始了,我早已做好思想准备,就等他那宝贝往我这里插了。

我真有些憋不住了。

可他竟把我请到一间浴室里,说了声:

“请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这时我才明白他的用意,是让我把身体洗净再干,没办法,只好脱光了衣服。

低头看了看我那雪白又嫩的大腿,和那粉红色的肉体,两块肥大的阴唇上面密密麻麻的阴毛覆盖着那已有充血突出的阴蒂,不由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一幕幕动人的情景。阴毛盖着的阴唇又痒了起来,阴唇张开着,好像是要吃东西似的,接着从阴道里流出一股白色的粘液,我下意识地用手摸了一下。

好家伙,又这么多。顺手又摸了一下那高隆的乳房,感到比以前更加丰满了许多,也更富有弹性了。

我正想想,隔壁好像有人走动,我急忙将门开了个缝向外张望,

“哎呀,少华今天太美了。”我不由得差点叫出声来。

只见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半躺在沙发上等候着,那黑亮的阴毛有一大片,比我的多得多,而且又很长,最引人注意的是那根强有力的阴茎,足有半尺多,粗得就像孩儿的胳臂,挺拨的在两腿中间竖立着,还有节奏的一跳一跳的摆动着,再看那个大龟头就像个鸡蛋,还特别高。

此时的我,强烈的性交欲望像电流般的传遍了全身。

性感冲击着我那肥大的阴部,我的阴唇激烈的张合让人心慌。

我忙把身子洗净,盼望能快点做那好似天仙般的妙事——性交。

我又特意将的我阴部洗了又洗,搓了又搓,手在阴部的磨擦,使性的要求更强烈了,我急忙擦干了身子裸体走出浴室,坐在了他赤裸的身体旁边。

他燃着了一支香烟,好像没有这回事似的抽着,只是两眼火辣辣地盯着我一丝不挂的身体。

当我看到他那坚挺的阴茎时,性的渴望更加难忍,心跳急剧加速,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似的,兴奋之余不由的说了声:“时间不早了,你还不快来,都快痒死我了,快点来呀。”

我焦急的催着他。

他伸手摸住我那对丰满的乳房,我就势倒在他怀里,肉挨着肉。

他摸着,吻着,一下子搂住我的腰,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我不好意思的打了他一下,他随后上床紧紧抱住了我,用嘴猛亲我的乳房,阴部及全身,又仔细地欣赏着我那丰满的阴部和那密密麻麻的阴毛,见他又用一个手指抠进了我的阴道,一进一出,我感到十分舒服。发痒,憋涨,我实在难以控制。

他又用沾满淫液的手往我嘴里抹。

真是快乐呀!

他随意的在我身上乱摸着,他可能是累了,躺在我的身边,两具胴体紧紧的依偎着。

这都不算什么,更精彩的还在后边呢。

我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他突然爬了起来,压在我的身上,双手用力揉着我的两个乳房,又捏住了乳房顶端的那对乳头,狠狠的捏了几下,由于性的作用,我控制不住这强烈的性刺激,我不停地使劲摆动着屁股,他又在我的嫩屁股上乱摸,只觉着他的手伸到了我的阴户,手指分开两片阴唇,两个手指同时插进了阴道。

真舒服!

他的另一支手不断在乳房上揉着,捏着,搓着。

我的性需要急剧上涨,阴道里发热的难受,阴水一股接着一股的往外流;

他起身跪在我两条大腿中间,手握住那根像铁棒似的阴茎,用另一支手的两指把阴唇分开,用阴茎的大龟头在我的阴道口来回磨擦润滑着。

接着, 只见他胯往前猛的一挺‘哧’的声,那沾满淫水的龟头挤进了我的阴道,由于我是头回尝到真家伙的威力,疼得我叫出了:“哎呀,疼死了,我受不了啊!”他像是没听到我的叫,紧接着又往里一挺,我真受不了这样大的阴茎啊。

“哎呀,疼死我了......憋死我了......喔喔......小点劲呀......哼哼喔......痒......撑裂了。”

我不断呻吟着

可他不理这些,只是狠狠的往里插。

不知是疼得麻木了,还是适应了,倒着有些美妙感,舒服得很过瘾。

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开始有节奏的抽插。

梦境般的美妙感也随着来回的磨擦增长,越来越感到舒服了。

真美呀!太过瘾了。

我那软绵绵的身子都支持不住了,我便用手攥住了他那粗硬而且有些发烫的肉棒往外拽了一下,可他抱住我的屁股更加猛劲的往里插,没办法,只有随着他的性子任摆布吧。

他在上面来回上下抽动着‘噗哧’喘着粗气。

“别太猛了呀,那样我受不了啊。”

他喘着粗气安慰我说:

“不要紧的,开始有些疼那是阴茎刺开了你的处女膜,现在好点了吧。”

我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阴茎在我阴道里随便插着,时而又搅着插。

插的越深越觉得舒服,搅得越好,越觉美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舒服的轻轻呻吟着:

“喔......真对你没办......哎唷......哼哼嗯......轻点....美极了......”

我阴道里涨得受不了,可他越见我这样就越是加劲的插, 快速的抽。

这是我第一回享受真正的性交的快感。

突然,他发狂似地抱得我更紧,简真叫我喘不过气来,就觉得来回磨擦的阴茎变粗涨得利害,而且比开始硬得多。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

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越来越硬。

阴茎的强力越来越大,他越喘气越急。

“哎呀......我受不了....舒服......哎呀你这是......喔。”

我止不住地狂叫起来。

这时,他的阴茎在我阴道里急速抽送,然后,又猛插几下,就觉着阴道里有一股股的热液从那肉棒里射出来,射在阴壁上,好不舒服,我问他:

“太舒服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说:“那是我的精液,经过你我的肉体的磨擦,射进了你的阴道里,舒服吗?”

我点头哼了一声。

激烈而美妙的性交结束了。

我顺手捏了一把他那还在我阴道里的阴茎,‘喔’心想,这样软绵绵的,比刚才差多了。

他慢慢抬起胯来,把软绵绵的肉棒抽了出来;

我体内的阴水随着阴茎流出,流了足有半茶杯,再加上他射的精液能少了吗。

我俩在这次激烈的性交后都累了,便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我躺着回想起了那会儿的激烈情景,一支手便伸过去摸住他那软唧唧的肉棒,玩着那已软缩的龟头,不一会儿,感到他那肉棒又渐渐发硬,发长,发热,‘咚咚’的跳起来,我侧起头看去,‘呀’真吓人,比刚还要厉害,肉棒上的表面青筋盘绕,龟头涨大,发着紫红的光。我的手都快攥不住这突然变大的家伙了,这阵势我真有些畏惧。

突然,他再次起身按住我,将我的两腿抬高而上,在我的屁股后面,双手攥着肉棒,冲我的阴道猛刺过来。

‘哎呀’疼得我竟喊出了声,他没刺进去,也不听我的叫喊。

又一次冲刺,插进去了。

这下可不得了,疼得我的阴道像火烧一样,眼含泪,我急忙用双手支住他的胯部,使他不能再住深处插进,他见我支住了挺进的胯,就用那结实的前胸挤压我高耸的乳房。

我感到有些头晕。

他慢慢将阴茎拨了出来,又分开我的腿,把阴毛分开,猛地吸住我的阴道口,舌头在阴道里来回乱搅,舍了阴道又吸吮我的奶头。

经过他的一阵吸舔,摆布,我的欲望逐渐剧增,阴户一松一紧张合着。

他让我爬在他身上,我按他说的爬了上去就将我的屁股扒住,用那硬挺的肉棒对准了阴道使劲往里猛挺,不好进,我背过一只手,帮他将肉棒挤了进去。

不知怎的,不像刚才那么疼了,反之倒有一种快感,我兴奋的吻着他的嘴,他用嘴一下吸住我伸出来的舌头,吸吮着我的口水。

他的阴茎开始抽动了,屁股有节奏地向上顶抽,性交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我憋不住便使劲摆动屁股,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使我进入仙境般的美妙。

现在,我真感觉到性交的快乐是任何事情都不能替代的享受。

阴茎越来越快的抽插着,我们就这样用两具肉体磨擦,发出电麻似的舒服感。

此刻我感到了无比的快乐,我不知如何来形容和表白这种快乐兴奋的心情。

就这样,我们拥抱着,各自发泄着性欲。

我的阴水不断往外流着,阴水把我们俩人的阴毛沾在一起,黑乎乎的一卷一卷的,乱烘烘的黑毛沾在一起分不清他的还是我的。

精液和阴水的混合液沾在我俩肚皮上,阴唇随着他的阴茎继续运动着。

突然,他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上猛顶几下,性交的快感达到了高潮,我俩都喘着气,一下,两下......

我们搂得更紧了,他的动作速度告诉我——他要射精了。

我全神贯注地等待享受这射精的刹那间,这时,他的阴茎迅速变硬,变粗,变长。我觉得射出的精液一股股喷在我的阴壁上。热乎乎的舒服极了!

此时,我俩正疲倦的沉浸在一片幸福之中。

我俩这次性交时间不短,觉着阴道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舒服劲。

太累了。

他拖着疲倦的身子把那软缩了的阴茎,从我这里拨了出来,随着阴茎的抽出,一股白浆从阴道里涌了出来,床面湿了一大片。

刚才发生的事情像梦一样过去了,我的阴部沾满了许多精液和淫液,他把身子反过来用舌头舔了又舔,又将他的阴茎在我肚皮上擦了擦,我们坐了起来,

这次性交使我特别满足。我流了许多淫水,他也射了许多精液。

这一晚我们拥抱着玩到了大天亮。

自从我们这次性交后,我对性的要求更加渴望了,性的冲动也更大了,这次是我一生中得到性快感的最高峰了,这种幸福甜蜜的生活,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第三章 性的折磨

光阴如梭,几个月过去了,少华接到大学通知,速回校到苏联去学习,我们匆匆告别,我也到了开学的时候,我回到了体育学院,他几次来信要我安心等他回来,他的信只能安慰我的心,可满足不了我的肉体。和我性欲的要求,我的阴部不是想他的书信,而是他那强硬粗大的阴茎。

自从我们性交过以后,我的阴道里经常发痒不止,对性的需要更加强烈了,当时我正处在十八岁的年龄,又是精力旺盛的年代,多么希望能够马上再给我一回性的满足啊。

每当我想到这里,我的阴户就激烈的发痒,发热。真难以忍受这煎熬的时光啊。

可能我这种感觉也是每个少女青春期对性的急切需求的正常表现吧,这种忍受可真不是个滋味啊。

真想和我表哥少华见上一面,用他健康的身体来温暖我,用那粗壮的双臂拥抱我,再用他那铁棒似的阴茎使劲的再插进我发痒的阴道几下,也想用我的舌头来尝一下他特有的口水,让他在我细嫩的乳上房上吻个够。

在这些日子里,我每天晚上都难以成眠,使我胡想一通忍受着性的饥饿,由于性的刺激,渐渐的觉着我的阴道里发干,有时多么想能有一个小伙子快来进攻我这无人开耕的‘荒草地’呀,让我亲口尝几滴那奶露般的精液。

我自已不止一回的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自我欣赏那雪白软嫩的肉体,和那肥大的阴户。

我躺在床上,把两条大腿分开,用手摸着那肥嫩丰满的阴户,性冲动时,我就用两个手指插进阴道里,来回抽送,磨擦着那狂痒的阴道。不一会儿就会流出很多白水来,就这样来解脱性的需要。

有时性欲很强烈,阴蒂充血涨得一鼓一鼓的跳动,我就把那流出来的阴水吃了,也尝一下他爱吃的东西,果然不差,但是达到的美妙还是不如用那阴茎抽插的过瘾,没办法,只能用这办法来满足我这里。

也没什么欢乐,性欲也达不到高峰。

这个时候,我多么盼望表哥少华能马上回来呀,我实在受不了这性的冲击。

有时便把床单卷成卷。使劲搂抱住,磨擦着发痒的阴户,刺激着阴唇不住张合,使那盖在阴毛下面,阴道中间的阴蒂突突跳动,再让那阴水发泄出来。

当时要是有个小伙子理解我的话,那会有多美呀,有时我的性交欲使我难受得要命,就将我那羽毛球拍的握把插入里面猛搅。

想起这些事情我也是发笑,可差不多每个少女也都有过类似的体验吧?

总之,这也算是我少女时的青春史吧!也是一个少女为满足性要求所经过的一个阶段。


第四章 新婚之夜

一晃两过去了,可我的表哥还没回来,也可能他在外边又有了相爱的女人,我现在已是体育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又爱上了我们系的一位同学,一个姿态优美而且体操技能相当优秀的人,他叫林涛。

由于年龄的增长,我的性需要也在逐渐增强,有些忍受不住,几回在宿舍想和他性交,但都没成。

终于在我二十二岁那年和林涛结了婚。

他是一位华侨,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比表哥少华优越。

现在我来为你们谈谈我们的新婚之夜吧!

由于我饱尝性交的乐趣,又长期忍受了一段性的饥渴,所以,在新婚之夜,马上就想和他欢乐一番。

好不容易等到客人走净,由于以前和表哥的一些事情我并没告诉他,所以不敢过急地去吸引和调逗他的性,暂时忍受着阴部发痒的痛苦,等他来亲吻我,拥抱我,只好用聊天来调逗他,没想到他只说些和此不相干的事,他不来逗我。

过了好一会儿,可能是他的性上来了,翻身一把按住我,将我紧紧的抱住。

我等着他的摆弄,可他搂着我不动,只是吻个不停,也不用手来抠摸我的阴部。

我想可能是在考验我吧。

他怎会知道以前的事情呢,我正想着,他伸手捏住了我的乳房,可还是不去动我的阴部。

我闭着双眼不敢看他,只等他的行动了。

他越来越重的揉着我的乳房,要知道女人的乳房为性敏感的部位,他继续用力揉着,我实地无法憋住了,便把那肥嫩的阴户向他挤了过去。正挨住他的龟头,感觉到它的硬度,有节奏地跳着,粗涨得好像要把那肥肥的阴户挑起来似的。

这时我的阴道开始一松一紧的张合了,阴蒂跳得厉害,两片阴唇张合着感到刺痒的难受,阴水流满了阴道,有股憋得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用力使阴户挤着他的阴茎,可他不用一点力来挤我。

我实在忍受不住,用一支手慢慢地插入阴道,在里边来回抠着。

我的这些行动是相当小心的,怕他感觉到了。

在我抠的时候,阴水顺着我抠动的手流了出来,流在我的大腿上。我急切地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心里说:

“小宝贝呀,怎么还不快进来,快点来吧!”

可他还是只抱着我,直到天亮也没行动。

朋友们,你们可想而知,那是什么样的难受吧。

一夜我都痛苦地煎熬着,就像快饿死的人见了馒头不让吃一样啊。

第二天我们起了床,他见我很不高兴,便说:

“亲爱的,别生气,好事还在后头呢,今晚床上见。”

我洗理完毕,找他的人也来了,大家一起吃过饭,他便和同事们出去了。

我心神不安,巴不得马上天黑。

夜幕降临了,他还没有回来,我便脱衣上床等他,不在一会儿他回来了,他看到我在床上等着,便急忙脱光衣服上床。

突然,他猛的用大腿挟住我的细腰,把我搂在了怀里狂吻,他叫我躺平了,猛的压住我,用他那胸膛使劲的挤着我的乳房,后又用嘴吸住了奶头。

这样一来弄得我浑身发着奇痒,控制不住。

这已是第二个男性来玩弄我了,这时他调过身去,把头伸到我的两条大腿中间,疯狂地吸吮着两片肥大的阴唇,又用舌头来回的舔着阴蒂。

就我个人的经验,我们的女人的阴蒂是性最敏感的部位,比起乳房敏感得多。

他继续舔着,直舔得我心里发慌,阴道发痒,发热,我的屁股不由得使劲来回摆动,我喘不过气来,涨得尿液直想往外流,我急着要小便,可他见我如此抖动,便使劲的抱紧我,他无意的分开我的大腿,刚分开,我小便了。

他见流出了尿液,忙伸过头去用嘴吸住了尿道口,竟把流出的尿液全吃了。

他又将我的两腿往大处分开,准备进攻,我此时的心情又兴奋又激动,我又能得到天仙般的乐趣了。

我的阴道更痒了,阴蒂有些红肿。

只见他低下头来看着我的阴户说:

“天那,这样肥大呀!”

由于性的作用很厉害,阴唇显著就更肥大了。

阴水顺着阴道口流了出来,我的性欲已达到了高峰,看见他手握强壮的阴茎,我惊奇了,呀!比表哥的还粗大有力,不过这回我不怕了,并且愿意越是粗大越好,我尝过了粗的滋味,小了还满足不了我的需要呢!

想着,他的龟头已在我那流着阴水的阴道口来回的磨着。

我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想让它——阴茎,立刻冲刺进来,解解我这已忍受了几年的饥饿。

他这人也真是的,还没往里面插,只是手紧握他的阴茎,并仔细地盯着我阴道的紧度和深度。

突然,我的全身像过电一样麻木。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龟头猛地插进了我的阴道,他轻声问我:“曼娜,疼吗?”

此刻我的心在激烈地跳动着,说不出话来,心想:“你是在试探我,看我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玩过,真够狡猾的呀。”

我稍微平静了一下说:

“很疼呀,你慢点吧。”

就这样,他才把留下的半截阴茎插了进去,看样子他也有些等不及了,毫不留情地插了起来。

我表哥少华在插我的时候,只是一味的猛冲猛刺,毫不考虑性交的技巧,这次和林涛的性交,有紧有慢,让人回味。

阴茎不停的在阴道里猛插着,有节奏地活动着。

一会慢慢地往外抽,又猛的插进去,双手还不停的摸着我那浑身抖动的嫩肉,一会儿又将我的大腿合紧,一会又将大腿撇开,我浑身的肉体像吃了麻药一样,四肢无力,软绵绵的。

突然,他用那粗大的阴茎在里面猛搅,太舒服了,就这样我们玩了一个多钟头,就觉着一股一股热乎乎的精液射进了阴道里,他射精了,可我假装不知。

你们想,他的家伙比少华的还大,我能感觉不到他的射精过程吗?”

刚才他要射精时觉着阴茎涨得像个茶杯在阴道里一样,阴道像要裂了一样舒服的疼了几下,要不是这几年性欲的增长,我还真受不了这几下呢。

我用深情的眼光看着他那样子,他慢慢将阴茎抽出了半截,我伸手握住了他那半截肉棒,他停止了往外的抽动。

我这一搂不要紧,他的肉棒又发起硬来,接着又猛插进去,又激烈的抽插几下,又一股精液射入了阴道,这回射出的精液好像有些发烫似的,使我舒服极了。

我真痛快,也真是佩服他,能为能找到这样一个丈夫高兴。

看他的样子还不想罢休,他顺手拉过一个枕头,将它放在了我的屁股底下垫着,我不知他要干什么,他让我把两腿抬高分开,他用手理了一下我那乱烘烘的阴毛,分开了那两片肥大的阴唇,一下子爬到我肚子上,阴茎准确地插了进去,插到了最深的底部,顶住了子宫,一个劲的上下插送。真舒服呀!比前两次过瘾多了。

我感到阴道里的龟头更大了,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喘着粗气对我说:”

“这是枕头的作用。”

我的阴唇张合的速度加快了。

平时还没有这样过呢,真是我平生最快乐有趣的一次了。

我突然感阴道涨得厉害,还没来得及多想,便有一大股热乎的精液射入我那已装满精液的阴道里,这回可真受不了呀。

随着泄的快感,他将阴茎拔了出来,‘滋’的一声这下不得了,由于射入的精液太多了,我的阴道容不下这么多精液,所以,随着阴茎的拔出,一直喷了床上一大片,有趣的性交结束了。

他慢慢地从我身上爬了起来,一支手攥着那虽已泄精可还是那样大得出奇的阴茎,他要我用嘴吸住那粗大的阴茎龟头,我不禁看了他一眼,见他正盯着我看,我伸过头去张口含住了那磨菇形的龟头,撑得我嘴真难受,一股热乎乎带些骚味的感觉传入嘴中,我轻轻用牙咬了一下,吓了他一跳,忙把阴茎抽了出来,像疯了似的搂着我的头欣赏着,他放开我的头,双手紧紧抱住我,摸着我全身白嫩的肉体,他的手摸住了我那圆润丰满的屁股,手又摸到了屁股沟,将一个手指抠进我那紧缩的屁眼。

“你净胡摆制人,我疼得受不了。”我说着便把他的手指拽了出来,带出一股臭味,我忙用纸给他把手擦净。

“舒服吗?来,我们再玩会儿吧。”他轻声问了我一声,我也没回答。

低头看去,他那肉棒又硬硬的挺了起来。

我心想,他怎么这么大的劲呀。

这时他要我反过身来,他让我自已攥住自己的乳房,然后用阴茎在我屁股上磨来磨去。

他像是看出了我的性欲很大,二话没说,一下子从我的屁股沟中间将肉棒挺进了阴道里,这下顶得更深,顶得我子宫都有些疼,我也是第一回坐在他两腿上性交,虽然有点疼,可这种疼是美妙的。

我的性一下子达到了高峰,真太棒了,他的胯一撅一撅的使我疲倦的身子再次达到高潮。

我浑身都在抖动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狂扭着,阴道里从没有过如此奇痒过,浑身的嫩肉被肉棒插得我舒服透了。

“你快使劲吧,用力的插吧!劲越大越好!喔......真痛快......再快点喔....”我真不知说什么才好不由得叫了起来。

突然,他死命抱着我,吻着我的脖子,肩,手紧握着我那发涨的乳房搓着,此时,我感到他的肉棒在阴道里有气无力的摆动了几下,啊!又射精了,真了不起呀。

他双手松开了我,我起身看着他累的样子,他像一滩泥似的躺着,满身汗,双眼闭着。

我心疼地抱住他亲了亲,又为他舔干净肉棒上那说不清是阴水还是精液还带有血丝的白水,我也累得快差不多了。

我们睡下不一会儿就天亮了,在这晚上我流出多少阴水呀,他又为我射出多少精液啊,再看他的阴茎已软绵绵地弯弯着,又看一下我的阴户,都红得显的有些发肿了,床上留下一片湿乎乎的阴水,而我的乳房比以前更丰满了。

灿烂的阳光一束束的从外面照射进来,我赶忙起床做早饭,又把熟睡的林涛叫起,他冲我笑着说:

“你的感觉怎么样?有粗鲁的地方请你多多谅解。”

说着亲了我一口,我忙说:

“那里,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希望和幸福,你让我十分的满足,以后我们永远相爱,度过美好的一生。”

他又说:“我希望你能早日成为孩子的母亲。”

我听着脸上红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第五章 段落告终

我怀孕三个多月,就在这段时间,林涛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经过四处求医,也无能为力——他去逝了。

七个月后我生下一对双胞女儿,两个女儿也渐渐长大,两年后,我结交了一位和我同样命运的男人,后来我们结了婚,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第六章 同胞姐妹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的过去了,曼娜的双胞女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长大成人,现已成为一对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了。

姐妹俩长的很相像,虽没有仙女般的容貌,但姿色却也不减当年的妈妈。

大女儿叫爱华,小女儿叫爱云,年芳十二岁,你瞧这对娇媚的姐俩,走起路来扭腰摆胯的,好不风骚的一对姐妹呀,小伙子们瞧上一眼,就够他们神魂颠倒的了。

这对生性放荡、轻佻的小姐妹,在十几岁就开始了相互挑逗,作起了性的游戏。

别看她俩年岁小,可是对性方面来说,还真懂的不少。

自己发现的,偷看父母的,学了不少风流本事。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夜,一家人吃了晚饭,天还麻麻亮,母亲便催两个孩子去睡觉。

“快睡觉去,明天还要上学。”曼娜催叫着。

天气也是太热了,俩人也没一点睡意,可母亲催了好几遍,姐妹俩只好上床躺着,爱华给妹妹扇扇子。

两人在想什么呢?她俩心里明白父母的生活习惯。

这一家住的是个里外间的屋子,里间屋冲着屋后的小河开了个不大的窗户,屋里地方不大只能放两张双人床,父母在外间,她俩在里间。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来,姐姐给妹妹扇着扇子,一会儿爱云就睡着了,自己也有些困了,这时,从外屋传来父母的轻声对话。只听父亲说:

“你真越长越漂亮了,我去看看孩子们睡着没有,母亲答应着。

继父轻轻的撩开门窗一个缝,爱华赶紧闭上了眼,继父见她们已睡着了,便轻轻的回到了床上,对曼娜说:

“我们又可以痛快的玩会儿了。”说着,就听外屋的木床发出了‘吱吱’声。

爱华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这种事情,被两个孩子发现了不止这一回。

爱华躺在床上继续偷听着,听的入了神,就觉着有股说不出的难受劲。

爱云还在酣睡着。

爱华轻轻将自己的三角裤袜脱去,左手捏住了那只还没全成熟的小乳房,右手摸着那稀稀拉拉的几根阴毛,嫩小的阴道里已流出了不少白水,流在凉席上湿了一片。

正在梦中的爱云翻动了一下身子,觉得屁股下面有些湿,在睡梦中伸手一摸粘糊糊的,睁开迷糊的双眼看了爱华一眼。

爱华见爱云醒了,一把将妹妹搂住,使劲的吻着爱云的乳房,别看爱云小,可乳房比姐姐的要大一半,爱华的用力亲吻使爱云也受不住了,直觉着身上麻苏苏的发热,阴蒂也突突涨的难受,不由的轻声叫了起来:

“哎呀....嗯喔....轻点呀。”

此时,爱云把爱华的屁股也使劲搂住,用手捏住了爱华那早突跳的阴蒂。

只一捏,爱华使劲扭动着屁股。

“哎呀,你也小点劲喔....快别....我受不了了....呀别唷....。”

爱华低声浪叫着对爱云说:

“我们还像前几天那样好吗?”

爱云明白,便起身反躺过来,所谓的‘倒蹬脚’就是这样。

爱云也脱去了紧身三角裤袜,‘喔’也湿透了,不知是汗水还是阴液,索性用手沾了点放在嘴里,一股咸骚的滋味传入她舌头的每根神经。

“你在干什么吗?快点啊,我都快要涨死了。”

爱华急不可待的催着爱云。

正在品尝中的爱云此时也在一鼓一鼓的发涨,性欲冲击着那丰满的阴部,听到爱华那淫浪的催叫,急忙爬在了爱华的肚子上,又忙把头伸在爱华那两条细嫩的大腿中间,伸出舌头,慢慢的舔着那发硬的阴蒂。

“喔....对就这样....舒服....太厉害....哎呀....受不了,停”。

爱华满足的呻吟着,阴唇一松一紧,阴液不停的往外涌着。瞧她俩配合的多么紧密。

爱云在爱华肚子上爬着看得清清楚楚,知道爱华达到了性高潮,才不停的叫着。

爱云加重了舌头的舔力,又一下满口将阴蒂吸住,这下子爱华全身的嫩肉都在瑟瑟抖动了,屁股一个劲发狂的扭摆着。借着夜色的微光看到爱华的大阴唇滋润的发着肿涨,张合的更厉害,像是要把爱云的头吃进去似的。

爱华满足的呻吟着,两手使劲的将爱云的头往自己阴户按着,直按得爱云头皮都疼了。

“你轻点,我不管了,非把我头按进去吗,不再干了。”

爱云撒娇的轻声说着,便抬起了头。

“好妹呀,一会儿我也让你舒服的,快点吧,我舒服完了让你痛快呀。”

爱华用哀求的声调催着爱云。说实在的,爱云很愿意为姐姐效劳,也好借此发泄自己的性欲。平时都嫌那儿不干净,可是在性欲的作用下,两人愿意相互效劳。

爱云也早就憋不住了,阴道里流满了阴水,憋的也不是个滋味,便冲爱华说:

“你只管舒服了,可我也涨得难受啊。”

“这样吧,你在上面给我舔,我在下面为你舔,我们一起痛快个够,行吗?”

爱华回答着,爱云也答应着。

爱云也把两条嫩腿分开,随着两腿的分开,那早就充满了阴水的阴道,一股白浆喷涌而出,弄得下面爱华脸上粘糊糊的都是骚水,爱华敢紧张嘴将阴户吸住。

只是流得太猛,咕咚,咕咚,咽了好几口,差点呛了,忙伸出舌头将阴道顶住,爱云流出了许多阴水,这才松了口气。觉着舒服多了。爱云也伸出了舌头,冲着爱华的阴道用力插了进去。

“哎呀....更舒服....再使....哼喔”

爱华兴奋的轻声叫着,爱云的舌头继续抽送着,又狠搅几下,突然,爱云搅动的舌头被爱华的阴唇夹得紧紧的,猛然爱华的舌头也夹住,还是爱华招多,爱云只知道用力的舔,爱华见妹妹此时的性力也大了,就用舌头往里猛顶,同时用下巴去磨爱云那跳动的阴蒂。

“喔…好舒服....快点....嗯....嗯”

爱云猛的抽出舌头,叫了起来,爱华用大腿使劲夹了爱云几下,意思是轻点,爱云会意,便回头看了爱华一眼,轻声说:

“知道了,你还像刚才那样,舒服极了。”

由于爱云刚才猛的把舌头抽出,被顶在里面的阴液又流了出来,爱云马上吸住流水的阴道口,猛吸着咽进肚里,真美呀,心想,她也需要像这样弄我一样,想着就用嘴吸住了爱华的阴蒂,并用嘴唇揉着那跳动的阴蒂,只揉了几下,也许揉得重了些,下面的爱华狂摆屁股,有点受不了的样。

“好妹妹,快别揉了,别揉了,我受不了,....喔....受不了....快进去,....用手插,喔....痒死了,插的舒服。”

爱云听到爱华的浪叫,忙用手的中指刺进阴道里。

“哼哼....用两个....喔,对就这样。”

爱华不太满足的叫着。爱云按组组说的那样,用手的两指同时刺了进去使劲往里插着。

“来回一进一出,难道这样还用我说,哎呀,就这样....再使....快点....越快越好....喔唷嗯。”

爱云狠劲的来回插刺着,阴水顺着指缝往外涌出,发出‘噗噗,噗噗’的声响,爱云也感到浑身的发热,阴道发痒,憋涨的快要裂似的,不由的用力扭动屁股在姐姐脸上,嘴上,乳房上来回蹭磨,越蹭速度越快,越磨性欲越大。

此时的爱华双乳发烫,发痒,涨得难受。

“你要我这样,你怎么也不体谅我呀?”

爱云不满的冲爱华说。

爱华见妹妹便出了全身的力气扭摆着屁股,知道她的性也达到了高潮,左手扒开那粘满白带和阴水的阴唇,右手用了三个手指,猛刺进了阴道。

“喔....真过瘾....真舒服....好姐姐....哎呀....哼哼....也快点!来回搅呀。”

爱云那美妙刺激的声调,点燃了爱华的性引机。

姐妹俩互相插着,抖动着,发出‘哼哼唧唧’的轻声浪吟。

就在这时,俩从几乎同时从阴道里喷出了股热浆,两个人的性感达到了最高潮——泄阴浆了。

这俩人互相为对方舔净了阴液又用裤袜各自清理战场,擦干净流在床上了白水汗液。

墙上的挂钟响了二下,两人喘着那未平息的粗气,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甜甜的睡着了。

夜光照在这对裸体姐妹身上,显得那样美,多么优美的夜景啊。

长时间的劳累,使俩人睡得很香。突然,门帘抖动了几下,接着开了个小缝,一条黑影轻轻闪了进来,那双贪淫的眼睛紧紧盯着这对少女的裸体。

只见他伸出一双微微抖动的手,轻轻摸住睡在床边的爱华的双乳。黑影的手更加颤抖,只见他伏上身来,吸着爱华那阴部的嫩肉。

爱华在睡梦中仿佛有东西动着自己的阴部,热乎乎的感觉,两个乳房也像有什么东西在上面颤动。

爱华睁开疲倦的眼睛,‘啊’还没等叫出声来,便被一把捂住,爱华一看,便不再吃惊,继父的手也慢慢松开了,其实,继父经常逗这姐妹俩,此时爱华当然不觉着什么可奇怪的了,不过像今晚的情景还是第一回,爱华有点不好意思了。

原来,他和曼娜痛快的玩了一阵,曼娜躺下睡了,他翻来复去,听到里屋有响声,便急忙下床,连裤子也没穿,只穿着三角裤袜,站在帘外,听到里面的激烈对阵,不由得色心又起,那根身经百战的大阴茎,继而硬挺起来,越挺越硬,挺出了三角裤的腿口,实在难以控制,欲火指使,于是便挑帘进去。就出现了刚才讲的那一幕。

爱华紧张的心情放松了。

“有事吗?我在睡呢,干什么?”爱华小声问。

那裸露的身子一点也不加掩盖。继父说:

“你们刚才干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爱华低头不语。

继父把握住了这对姐妹的淫性,大胆的冲爱华说:

“这样吧,天快亮了,明天你去学校说一声,我在家等你,有事要对你讲。”

爱华明白要干什么,顺口说了声:

“小点声,别把爱云弄醒了。”

爱华和继父同时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爱云。


第七章 继父与长女

天亮了,墙上的挂钟‘当当当....’敲了几下,母亲做好了早饭,便叫两个女儿起床。

“小华,小云,起床吃饭!”

姐妹两个还在熟睡着,母亲又叫了好几遍,俩人这才急忙穿好衣服,清扫停当,草草地吃了几口饭,看妈妈已出门,爱华和妹妹一起上学去了。

爱华还记着继父的叮嘱,学校的钟声响了,她撒了个谎,说身体不舒服,请假回了家。

继父着急的等待爱华回来,坐立不安,一会儿听动静,一会儿在房里走来走去。

她回来了,轻轻开门进屋,见继父那着急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爱华轻咳了一声,继父回头看是她回来了,上前搂住了爱华的细腰,爱华故意摆脱说:

“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继父看了她一眼也没作声,只是慢慢松开双手,回头把门闩上,两手猛的将爱华重新抱起,放在了里屋的床上。

爱华的心激烈的跳着,嘴里发干,浑身发热。继父猛的吻住爱华的嘴,将舌头送了进去。

爱华扭动着身躯,用小嘴吸住送进嘴里的舌头,俩人的舌头在嘴里激烈的互相缠绕着,片刻松了口。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呢,等的我真有点着急了。”

“哎呀,这不是很快就回来了吗。”

她看了继父一眼继续说:

“再说我得等爱云上课才能回来呀。”

他轻叹一口气说:

“没叫我失望就行了”

说着吻了爱华的脸一口,走到床边,伸手慢慢来解爱华的衣服,“哼,你要干什么?”爱华浪声浪气的说,可手并不阻拦。

“让我看看。”

他继续解着衣服。

“你不是见过了吗”爱华嘴里这样说,可心里早就想脱掉衣服了。

“晚上我没看清楚”继父说。

爱华躺着闭上了眼睛,他看时候已到,便将爱华的衣服全部解开,连乳罩也扯了下来。

刹时,露出那对并不太大的乳房,不过那奶头真不小,粉红的,还带点透明。

继父心中的欲火在燃,他轻轻用手去捏那乳房中的硬块不见反应,又用了点力,爱华全身的嫩肉开始颤动了。

“哎呀....小点劲....喔....”

“你的奶也不大吗”

“我还小呢”

爱华说着看了他一眼。

继父的手正在轻轻的揉着那对小馒头似的乳房,揉着,揉着,他的嘴一下吸住了奶头。

爱华那轻微颤抖的身子开始了强烈的扭摆。

“喔....哼哼....呀....嗯嗯....”

他又捏住奶头,在手里轻轻的搓,此时爱华觉着全身上下像过电一样发麻,脑袋也不停的摇摆,像疯了一样,屁股更是一挺一挺的扭个不停。

爱华心里多么想能马上尝到那真正性交的美妙滋味啊。这时继父松开一支握奶的手,挑起爱华的裙子,扯掉紧身裤袜,伸手摸住了那已湿润的阴户。

突然一股湿热滑腻的感觉传入继父的手中,‘啊’阴液顺着那雪白的大腿流了出来,湿透了屁股下面的裙子。继父回头看去,两片阴唇大而肥嫩,中间夹着个小肉疙瘩——阴蒂,已突突跳动了,两片鲜嫩的阴唇也不停的一松一紧张合着。

继父看着一下子把她的裙子拽了下来,全裸的肉体一目了然,他迅速的撇开爱华那两条细嫩的大腿,用嘴冲着那跳动的阴蒂一口吸了上去,爱华感觉全身发着燥热,控制不住抖动,越加厉害,两手不由的捏住自己的乳房,使劲的搓,用力的揉,要把它搓烂似的。

“小点劲....嗯....受不了呀....喔....”

嘴吸舌顶使爱华感到妙不可言的舒服,他松口问:

“怎么样?”

“真舒服,舒服极了”

爱华随口答应着,继父把她从床上抱起来,爱华奇怪地问:

“你又要怎样干?”

“今天叫你舒服够,也让你尝尝你还没尝过的舒服。”

说着又重新把她放回床上,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身上只留下三角裤,顺手抬起爱华的大腿。再左右分开,阴水顺着分开两腿,从屁股沟流到床上。

继父的身上正在发着高度的热,全身的血液在沸腾,使得嘴发干,舌发燥,再也忍不住这肉体的吸引,血的冲击,忙从裤腿里拿出那粗硬挺直的阴茎来。

再看被性冲动的不知如何是好的爱华,屁股使劲挺着,那两片肥大的阴唇张合得很是厉害,阴蒂硬得往外突出着,发亮。

爱华看他抽出这样大的家伙,还真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惊奇新鲜,他好像看透了爱华的心思,说:

“喜爱吗?不要紧我会慢慢的往里弄的。”

说着,左手扶住爱华高举的一支脚,右手握着那粗长又硬的大阴茎,龟头顶住正不断流着白浆的阴道口,向下磨蹭着,稍稍顶进了一点,抬头看了爱华一眼,没反应,只是紧闭着两眼,又低头看了一下她的阴道,和自己的阴茎相比太小了,就小心的往里猛顶一下,‘唧’的一声,龟头全挤了进去,再看她紧皱眉头,开口叫了声‘哎呀’听到叫还以为是舒服,随着胯往里猛挺,又‘唧’的一下,阴茎全挤了进去。

就听爱华一声惨叫:

“妈呀!....疼死我了....快抽出来吧!”

听到这样的叫声,他停止了进攻。

再瞧爱华脸色苍白,没半点血色,额头的汗珠滴滴下流,疼得。浑身颤抖,双手抓得凉席‘吱吱’作响,两脚乱蹬,差点没掉下床来。

稍停了一会儿,爱华说:

刚才都快疼死我了,像撑裂似的,你那儿也太粗大了,也太长,在里面不动倒挺舒服,我那儿现在有些麻木了。这样吧!你慢慢动一下试试。”

继父随口答应着,慢慢活动起来。

他试探着往外拽了一下,见爱华只皱了几下眉头,又动一下,还是没有反应,无意中低头看去‘啊’难怪她如此叫喊,随着阴茎的抽插,带出的白浆成了粉红色,阴肉和阴液同时带出往外翻翻着,由如开花的柘榴,继父歉意的问:

“小华呀,感觉怎样?还疼吗?”

“你再慢点,你往外抽的时候,像带着我的心一样,觉着肚里全空了,说不出是疼还是舒服,你再试一下。”

他答应着抽动起来。

“再慢点”爱华说着便使劲把两腿往上抬,往两边撇,好让阴道开大些减少疼痛。

阴茎在里面慢慢的用着力,继续抽插。

此刻爱华感觉阴道里又有些麻和疼,便叫了起来:

“啊....疼....慢....!”

随着爱华的叫声速度慢了下来,过一会儿爱华又叫了起来:

“太慢了…对,就这样。喔再快点真舒服....”

阴茎在里面猛插起来,爱华也不再叫疼。凭继父身经百战的经验,加上她此时的性欲高涨便放肆地开始刺插。

刹时,爱华感到妙境来临,止不住地扭着屁股,全身的嫩肉激烈抖动,嘴里不断发出美妙的浪叫:

“哎呀....舒服....真过瘾....过瘾极了....”

继父听到爱华的浪声浪调的叫喊,自己也飘飘然了,抽插速度猛地加快。

这俩人都喘着粗气,性交的美妙传遍了俩人身上的每根感觉神经,他感到爱华阴道里有一股发烫的液体喷出,喷在龟头上很是舒服。平时斯文的他在这时似虎狼一般。

爱华也感到自己阴道里的肉棒在急剧发涨,真憋的有些受不了,开口问了声:

“我感觉你那更粗了,有点撑得慌。”

他也没顾上回答爱华的问话,突然间,继父那粗大的阴茎在阴道里狠猛插几下,继父的性感达到高潮射精了。

两个人喘着粗气,瘫软在一起,上下压着一动不动。由于过度的疲劳,俩人竟这样睡着了。

墙上的挂钟敲响了十二下,爱云下学回到家中,见房门从里闩着,便起了疑心。里面有人,对,从后窗看个虚实。她轻轻的来到窗下,窗子不高,伸手扒住往里一瞧,‘啊’两具肉体一起压着在睡觉,她细看去发现被压着的是姐姐,上面的是继父。

难怪放学没见姐姐,她轻轻松手往回走着边想,以前继父经常用一些下流语言调逗我们,不过他人长得满帅满有风度。想着已来到门前,她轻声敲门,没动静,又敲,只听屋里一阵混乱,‘吱’的一声门开发,只见继父脸带慌张的神色,站在那里,随口说了声:“我回来了。”他见爱云脸色不对,心想她可能发现了这一切。


第八章 继父与小女

时隔几日,这天是休息日,爱华要和妈妈去走亲,大清早母女便起程了,家中只有爱云和继父。

爱云还没起床,继父一觉醒来,见她们母女早已上路,起床清理了屋子,他看爱云这时还没起床,扭身进了里屋,爱云睡得很香。

继父那火辣辣的双眼,看着床上的一切,见爱云浑身上下,只穿着粉红三角裤,一对白敕的乳房,在胸前挺立,细嫩的胴体白里透粉,捏上一把准能攥出水儿来。

一旁站立的继父两眼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一切,不由浑身热血沸腾,心慌麻乱,全身发酥,腿打颤,嘴舌发燥,情不自禁的摸了一把那隆起的乳房,又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他不想马上惊醒爱云,极力的控制着的性的欲望,一旁站立欣赏着天仙般的少女肉体。

墙上的挂钟响了,响得是那样清脆。

爱云翻动了一下身子——她醒了。

吓了一跳。触电似的坐起来,仔细看去,继父站在一旁,她并不惊奇,只是拿过上衣穿上,看着继父那双色淫而充满血丝的眼睛。

爱云心里也开始慌乱了,全身血液渐渐加快了速度,就觉着浑身发热,阴户发痒,性的作用使她一头扎进继父的怀抱,俩人由如干柴遇火般的燃烧起来。

还是继父先开口:

“我去把门闩上,你等着”说着转身向外屋走去。

门被反锁起来,这可放心了,他回来一把将爱云搂在怀里,将爱云所穿的上衣扯了下来,又将已湿透的裤袜脱掉,刹时露出那红白相间光秃秃的阴户,随后也脱去了自己的长裤背心,只留裤袜,硬挺的阴茎支的裤袜露出了成人那密密的黑毛。说实在的,爱云还是头回这样大开眼界,看的直了眼,心想好家伙!这么多毛啊!他那东西得多大呀。想着,她伸出细嫩的手,去摸那毛绒绒的阴毛,继父胯往前挺了挺,就劲一把将爱云搂住,狂吻住她的乳头,继而,吸入嘴中,用力使舌头揉磨那粉红色的奶头,只揉得爱云屁股一挺一摆的,使劲攥着那把阴毛,发出轻微的浪叫:

“喔....哼哼....嗯....唷....”

爱云身上的嫩肉开始了抖动。

松开了嘴,把爱云放在床上,将身子压在了爱云那柔嫩的肉体上,双手攥住那对乳潮,握了又握,揉了又揉,搓了又搓,嘴亲在脸上,吻了又吻。舌头挑开她的小嘴唇送了进去,使劲顶着。

这时的爱云伸手隔着短裤紧紧夹住他那硬的像铁棒一样的大阴茎,也来回的搓,使劲的揉。

继父见爱云这样大的性欲便松开一支握奶的手,索性脱掉了裤袜,好让她亲手握住那阴茎,满足她现实的需要,这下可顺了爱云的手,急忙一把攥住,就觉着热乎乎,硬得像铁棒。

他见爱云浪性如此之大,更加重了对乳房的揉搓,并用手握住奶头用力握了几下。爱云一阵激烈的抖动,发出长声浪叫:

“喔....”

她那把持不住的阴水,从阴道里猛喷出来,床上一片的白浆。

继父有节奏的捏着,爱云更是一阵抖动,屁股加劲的扭摆。

阴唇有节奏的张合着,又一股白浆脱口而出,爱云那攥着阴茎的手,使劲来回差拽,不断发出‘哼哼唧唧’的浪叫。

由于继父的身体过重,爱云有点喘不过气来,她的手松开阴茎,两个手支住他那宽大的肩膀,说:

“我们换换位置吧?你在下面我在上面。”

爱云用哀求的语调问着。

“行啊!”

继父随口答着。起身坐到床边。

爱云喘着粗气站在床上,继父刚要躺下,可爱云说:

“别动!”说着边来到继父背后,分开两腿,骑在他的脖子上。

继父被吓了一跳。

“你要干什么?”他问爱云。

“不干什么,要我骑一会儿吗”

爱云回答着,早已骑住了脖子,他感到脖子上热乎乎的,有点滑腻。

爱云那不断外流的白浆,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流淌。

爱云用那流出的阴液作润滑,在他脖上来回猛蹭,使那已充血涨起的阴蒂和那阴唇得到快感。

继父伸手攥住了爱云的乳房,不停地揉着:

这样一揉更使爱云来回蹭得厉害,阴水流得更多,从脖子一直流到了他的屁股。

爱云扭蹭着,低头看去‘呀’这么长啊,阴茎龟头憋得发紫,咚咚的跳着,就像鸡吃米似的。

爱云伸下手去够那粗大的阴茎,没够着,抬腿便从脖子上下来。

这时,继父的性感早已集中在了那根铁棒似的阴茎上,憋得他心神不安,浑身燥热,正准备催上她下来。她自己下来了。

继父伸出微颤的双手,将爱云一把拽了过来,用力过猛爱云倒在了他坐着的腿上,脸部正倒在那根急剧跳动的肉棒旁。

爱云一把攥住大肉棒,张开小嘴,含了进去舌头舔着那磨茹形的大龟头,并用一支手来回捋搓阴茎的软皮。

爱云这样捋,使继父的性欲更加旺,伸手抠住了爱云那密流之处,手指猛刺进去,右手捏住了乳潮的奶头,猛刺,再狠抠,只抠得爱云浑身瑟瑟发抖阴液外涌,屁股扭摆得像是跳舞。

继父真不愧是个身经百战的好手,他一边抠,一边用母指按住了阴蒂,这下可不要紧,只见爱云像突然触电一样,浑身剧烈颤抖,两条嫩腿猛蹬乱跳,一下把肉棒从嘴里拽出,狂叫:

“哎哓....喔....不行....憋死了....嗯舒服....涨....喔....”

可他的手没有停止抠按,爱云再也支持不住了,一支手急忙拽住他的手,求饶的叫起来:

“哎呀饶了我吧....实在受不了....快别按那....哎呀....”

爱云又是一阵激烈的扭动,浑身的嫩肉瑟瑟乱跳,阴道里的阴肉急剧的抽缩,子宫口的肉疙瘩硬得像石块。

继父见她实在受不了,这才慢慢放松手,只见爱云浑身还在微微颤抖着,躺在床上像死了一般瘫软着,只有那颗心‘冬冬’地跳动。

经过这阵激烈的肉战,爱云累极了,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休息着。

继父这个色鬼,大阴茎还在挺硬的竖立着,巴不得马上能插入那嫩小的阴道里,可又看到爱云这个样子,还是等会吧。

爱云还是休息,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睁开了那还有些疲劳的眼睛,看到一直在旁边等候的继父,长长的松了口气,用满足的口吻说:

“真好,刚才让我太舒服了,这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刻啊,现在几点了?”

“还早呢,她们回不来。”

继父回答着。

爱云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手攥阴茎,在爱云面前来回的摆动着。

“你再等会儿,让我休息一下,好吗?”

爱云对他说着,继父只是看了她一眼,也没答话。

爱云又问:

“我问你个事儿,不过....你得说实话”

继父问:“什么事?”

爱云壮壮胆子单刀直入的说:

“前几天,有一次我姐没上学,我回来你们闩着门干什么?”

继父真没想到她竟问起此事,心想,这丫头真是少见的浪货,早知如此,何必等到今天呢,想到这里,他反问爱云:

“你说呢?还会有别的事可干吗?”

“知道你们也没干什么好事,我都看见了,我看你告不告诉我。”

继父看她的浪性又上来了,心想,我正等的着急呢,便对爱云说:

“我们再换个样,你看行吗?”

爱云一听还有什么新花样,也正巴不得,点头答应:

“那你刚才不早说?还留一手。”

“看你太累了,让你休息一会儿”

爱云娇淫的嗯了一声,继父又说:

“你从床上下来,站到床边,两手扶住床沿,把屁股撅起来,越高越好。”

爱云按他说的下了床,把圆润的屁股撅着,继父也做好准备,爱云转过头来说:“你不要往别处插呀。”

“放心吧。”

他答应着,便用那根大粗肉棒的龟头在阴唇上磨了会儿,肉棒更硬了,跳的也厉害起来,龟头已粘满了粘液,一会儿插入时好作润滑,减少爱云的疼痛:

继父用手慢慢扒开爱云那两片肥嫩的阴唇,手指撑着,另一支手握住阴茎,看了一眼那微小的阴道,也太小了,不过和爱华相比还大点,试试吧,龟头顶住了阴道口,胯部往前猛挺一下。

“哎呀!,疼,小点劲呀。”

爱云疼的叫了一声。

继父慌忙答应着,便开始轻轻的,一点一点的往里挤。‘唧’的一声龟头探了进去。

“哎呀!疼死了,别…哎呀....”

爱云疼痛的叫喊着。

继父心想,这样吧,将她的性欲达到高潮,那时再猛插到底。

他便用肚子挤着爱云的屁股,手伸过去抓住她的乳房,另一支手伸到她的阴户,慢慢的捏住了阴蒂,左右开攻揉捏着,刚搓揉了几下,就听爱云浪叫起来:

“喔....嗯哼哼....舒服呀....轻点....”

爱云的阴道本来就不大,性上来后,又紧紧收缩了不少。

继父有些受不了,他猛揉着,爱云也不断发出浪叫。

爱云的性欲已达到高潮,二话不说,‘唧’一插到底。

“哎呀!....疼....撑裂了....快别动....”

疼得爱云直跺脚,他将阴茎慢慢抽出半截,龟头被阴道紧紧吸着,又慢慢往里挤了点,没多大反应,又猛插进去。

“喔....唷....嗯嗯....不知疼不疼了,你就慢慢的插吧。”

他从爱云的浪叫中听出,这是舒服的表现。

他心想,她比爱华强,也比爱华淫浪多了,想到此便开始疯狂的抽插,接连几下深刺,使爱云又开始美妙的浪叫:

“猛插呀,真痛快,喔....狠插吧,舒服极了,多插会儿吧,哼哼....”

继父用全身的力气猛刺,猛抽,猛搅。

低头看了一眼爱云的阴道口,哼,和她姐姐当时一样,阴茎带出一股阴水,是粉红带血丝的颜色,阴肉往外翻翻着,突然,爱云又叫了起来:

“涨得慌!....又舒服,又难受,怎么回事喔....?”

这是由于爱云性欲太大,流出许多阴液,可是又被粗大的阴茎顶着,流不出来,当然阴道要发涨。

“是你阴水流的太多,出不来,这样吧,我抽出一下,让它流出来就好了。”

继父回答着爱云的问话。

他慢慢将阴茎抽出,好家伙!随着阴茎抽出流了地下一片。

“快插进去,快呀!肚里像是什么都没了,空的我难受。”

爱云急切的催着,就听‘唧’一声,阴茎又猛刺进去。

“这下真舒服!你就使劲猛插吧”

爱云美妙的叫着。经过长时间的阴部磨擦,继父的体力耗废不少,身上已是汗流浃背。

这时爱云又浪叫起来:

“大点劲....再快....喔....真过瘾....再猛点”

继父把吃奶的劲都用上,狂猛的抽刺着,随着抽刺速度的加快,加深,爱云的子宫口的肉疙瘩,也急剧的跳动,碰在阴茎头上,阴茎便再次加粗加长加硬——要射精。

这时爱云阴道里的阴肉在急剧抽缩,只见她浑身抖动的厉害,嘴里‘喔哎呀....’狂叫着。

继父看出爱云也要泄精了,便突然,更猛,更快,更深的冲刺。

一股热的有些发烫的液体,猛的喷在正疯狂攒刺的阴茎龟头上。

阴茎猛插几下,一股精液射在子宫的肉疙瘩上。

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感,传遍了两人的全身——长时间的性交结束了。


好看的重生小说 少女的心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暴力小说 童话小说 女女小说 四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