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孔夫子与我

嗨!末世纪丑陋的人们,我是南子,卫灵公的爱妃,读完论语的人们应一定知道我的名字,论语不是这样写着:南子,有淫行。夫子还坚决否认我与他的奸情,唉...儒家就是爱面子,他都把我上了,还不想负责,亏他被你们尊为″至圣先师″。我就把真正内幕公诸于世吧!

那天,我早耳闻教育家孔子在国内,灵公百般礼遇,他就是不肯留下来,灵公那小子心浮气燥,每晚就找我发泄,但年青人总是速战速决,当他高潮时,我总是不满足,所以才会找几个身强力壮的侍卫、小厮,供我满足,这本是合情合礼的性需求,却被道傲貌然的卫道人士说是淫行,而孔夫子,是我自慰时,性幻想的对象。知道他要留下来,我心中激荡不已,底裤渐渐贴紧我的下体,喔...我不自觉的抚摸着下体,凤唇丰厚起来,手指亦在洞口前后搓揉,蜜汁泄的我满手都是。

啊...心中一阵骚痒,一小厮从走廊经过,手上捧着酒,大概是给灵公喝的药酒,我命侍女拉那人进来,小厮不肯,我大喝一声,他才畏畏琐琐的进来,女仆掩门而离开,我命小厮喝下那杯药酒,他不敢违我之命。

   “叫什么名字,几岁呀?”我边问着他,边抚摸着下体。

   “小的叫金炕,今年十三!”小子似乎醉了,昏昏沉沉的回答。

我淫心一起,退去绸缎华衣,以姣好的姿态站在他面前。他也淫心大发,大概是药酒的关系吧!他忘了尊卑的舔着我下体。

   “嗯...啊...就是这里!”

他的舌头直在我凤核搔闹,蜜汁直流,整个下体湿湿亮亮的,我催促着他脱衣,小子猴急的脱去,小小巧巧的身体却有壮硕的肉柱,我潜过去握住肉柱,用我的玉舌舔着。

   “哼...喔...夫人不要!”他像一头小鹿发出求救的呻吟。我愈发淫荡,整个吞住肉柱,上下吸吮着。

   “嗯....嗯...”我满足的发出呻吟。小子的手竟伸到我下体,用手指搓揉,手指拌着蜜汁发出悉悉粗粗的声音,我四肢苏软无力的撑着。

小子叫:“夫人我要出来了..啊..哦..”

我用舌头继续舔其龟头、龟弦,最后刺激其蛙口,一股力量冲出来,混浊的白液射在我的口中,暖暖甜甜的我吞了去,并继续吸吮着。

与金炕燕好之后,那小子的驴精可不能融入我的玉体呀!我唤着侍女准备沐浴。

   “国君呢?”我边退衣服边问着。

   “国君去会晤刘大夫了!”国君可能不回来吃饭吧!我自思自付着。

   “请孔夫子来与我见面,就说四海的君子都会因理想而会面,夫子既然留在卫国想也是这个意思吧!而要与国君见面的,都必需见我!”我坐在浴池中说着。

过了一注香的时辰,夫子来了,我在帐幕之后瞧着他,浴池外的帐幕!人说夫子是长人,果名不虚传!大概有九尺吧!面如潘安,气宇轩昂,那股中年人独有的气息,是国君没有的。

想着想着淫心油然升起,我说道:“夫子来到卫国还习惯吗?”我用着银铃般的口音说。

   “承蒙国君与夫人的照顾!”夫子不温不火的说着,夫子的眼睛注视的前方,我忽然性起,蜜汁竟涌涌的泄出,没想到夫子的注视,竟给我如此的魔力!

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我离开浴池,掀开了帷帐,我就不信他不会为我动性!我赤裸裸的站在夫子面前,他羞的低下头去。

   “夫人!请穿上衣服吧!”夫子微嗔的说着。

   “夫子何必如此客气,国君尚未回来,我们就..”婀娜多姿的走向他,身上溢着玫瑰花香。

   “夫人请留步!男女授受不亲。”

我一不防,竟被蜜汁滑倒,趴在夫子的跟前,手、不觉的碰触到他的..,如此硕大、如此坚挺!夫子不动声色的坐着,夫子的小弟却猴急的挺着,我淫淫的对夫子笑了一笑,玉手掀起他的下摆,红赤赤、紫漒漒的肉柱在我眼前抖动着,像是希望我的解放!我潜下头去,朱唇轻尝。

   “喔..”夫子发出微微的呻吟。我用舌头挑弄其龟弦、舔吻其肉柱、吸吮其龟头!夫子全身微颤着。

   “夫子你就来吧!”我躺在地上,摆出一股处女之样。夫子的衣服不之何时的退去,结实的体魄,完全没有像国君的稚嫩之气,我兴奋异常,蜜汁又汩汩的流出。夫子弯下身来,也舔着我的凤唇。

   “哦...喔....夫子..你就给我吧!”


亚洲小说 孔夫子与我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暴力小说 童话小说 女女小说 四打小说 奸尸小说 变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