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和网际联谊会苏阿姨的八天

在动身去京都之前,我还不知道可以透过网路联谊会预约在当地的伴游服务,直至出发前两天才收到朋友大卫的 Email,告知我可以事先安排这趟行程。

这种网路服务以前还没有听说过,只是平时在报纸上会看到一些旅行社的广告,知道有伴游这一类的事情。可是透过网路预订这样的服务,虽然花钱不多,让我很想一试,但难免还是怕被人骗。

其实事情也非常简单,由于我不是他们的会员,所以我必须事先向站长提出申请。很快站长就给我一封回信,简单地介绍他们的情况,也询问一些情况,主要是我的健康状况和个人喜好,我当然一一给予回答。

之后又寄给我一些入会的条款,其中还有在一些地方征招男士伴游的广告(可惜我住的地方没有在其中)。最后是要求我在一周内寄上美金 50 圆(好像台币和港币都可以)。

我看过他们的介绍就很动心,心里想 50 美金也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数目,能够在旅途当中找点快乐也满不错,即使给骗了,最多就当给人偷了钱包,破财消灾。

因为我两天后就要出发,所以我又给站长写信过去,并且用 Scaner 把我汇款的单据影印下来一起寄过去,要求他网开一面尽快替我安排。

站长好像也很上路,立刻寄来一张照片,说明原先可以有五个人可以选择,但是现在时间紧了一点,只有这一个人目前可以安排,问我是否可以,还特别说明如果见了面以后觉得不好,那么可以要求这个伴游另外在当地介绍一些人认识,看情况给些小费就可以,站长会告诉她这一点。

我想反正钱也已经付了,有人总比没有人要好,不至于花了冤枉钱,于是就答应了。

我到达京都以后,立刻找了一个地方住下来,因为此时我急于找到一个可以和伴游碰面的地方。说实话在飞机上就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

在酒吧我按照站长给的电话号码和伴游联系,接电话的人却是一个男的,我也听不懂他说些什么,心里想大概是被骗了。

这时旁边有一个女中很好心(正好她会讲国语),大概也看出我的目的是想找一个女人。她说可以再帮我打一个电话过去问一问,我想不如再试一试吧,于是就请她帮忙打电话。

她和电话里的男人咕噜了一堆日语以后放下电话,笑咪咪地告诉我说那女士待会会打来,叫我不要走开,可以回房间去等。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电话响了,我接起来一听,里面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声,似乎很小心地问我是不是从大陆来的徐先生。

我说是,然后她说她刚刚从机场回来,没有接到我,还以为自己搞错了。

我此刻大概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就打断她的话说自己在某某饭店几号房间,请她赶快过来。

她好像是笑着说好,于是说了声再见就挂了电话。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怎么这个人也是中国人,怎么也是一口国语?因为站长给我的是一个日本人的名字。

我还在想不通的时候,门铃就响了。我开门一看,正是我在照片上见过的那个女人,本人似乎要比照片上的更年老一点,不过还是有一种风韵尤存的味道。在这一见面的时候我就不打算再提什么另外找人,她看上去有 40 多岁,差不多接近 50,但是得还不错,很对我这次的‘胃口’。

我连忙把她让进房间,心里想着快点办事。

她和那些女中一样,见了面都是不停地鞠躬说请多关照,我听了突然想问她怎么会说国语。她面带微笑,似乎有些羞涩地说自己从小在中国长大,直到前几年才回日本,所以可以说很流利的中国话,也算半个中国人。

我想起前两年是有些二战的日本遗孤返回日本定居,但没想到会出来做这样的事情,也不好问,猜想大概是回了日本后没有办法生活吧?

不过我此时倒是很感激站长很懂顾客的心理,起先有问我是否会讲日语,我说不会便给我派一个会讲中国话的日本女人。我心里想下次一定要说什么话都会讲,这样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样的人。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对方的年龄比我大好多,甚至可以说是上一代的人,虽然我的意识里面是想试一试这样年纪的女人,可是事到临头总觉得敬畏有余而勇气不足。

倒是她很大方,问我是否已经吃过了饭,需不需要先休息等等。我都回答说不要,因为此时我只有一个想法:怎么对她说我想上她?

不过她接下来讲的话倒是让我觉得这趟很值得,首先是我犯了一个太急色的错误,只想找旅馆来办事,却不知道她会来机场接我,并且我付的钱里面是包括了这些费用。而且,我大可不必找旅馆住,因为像这样的伴游服务,她们(伴游女郎)都会特别提供一个单独的舒适住所,像家庭一样的环境,而费用也只有旅馆的三分之一。

于是我赶快去退房,随她到她住的地方去。说实话我在冲动当中也是有余悸的,害怕到一个不明不白的地方被人勒索。但是我的嘴里却说她那里不是还有一个男人,会不会不方便?

她笑了一下(笑的时候很轻松的样子),说不是去那里,那男的是她的日本丈夫,一个孤老头子,而我们要去的则是她平时住的地方。看来,她只是借婚姻回到日本定居的。

去的途中我又知道很多这样伴游的事情。原来她们都和那家服务公司有约定,每月介绍一到两个客人到她们那里玩乐,而她们只是从中赚取一些客人住宿的费用,并不收取小费。

(这一点站长也特别说明过,除非是自己觉得满意,一般不收取额外的小费。)

平时她们都有另一份工作,比如我这位就是替别人做钟点保姆,但是因为日本的生活费用很高,她还每月要付给她的日本老头一笔养老费,所以必须出来另赚一份钱。

她也是从邻居的一个做小姐的女孩那里知道有这样的伴游工作,所以就去补了名字。平时那家公司不和她联络,只是有客人的时候才会给她电话。因为她的年龄比较大,所以有客人的机会比较少,上一次是在两个月前,是一个比我更小些的男孩子住了三天。

她说,好像男孩子喜欢她这样的女人比较多,大概是有些特别的想法。她说这话的时候又有些羞涩,而我也一下子觉得我不可告人的心理也是很罪恶的感觉。

她的中文名字姓苏,我后来一直叫她苏阿姨。她似乎也很高兴我这么叫她,大概在日本不会有人这么称呼她。说话之间已经到了她的家,这是一个住三户人家的院子,好像也是租给别人住的样子。不过进去看了以后觉得还不错,很干净,真的像一个家一样。

苏阿姨大概是长时间在中国生活,所以房间里的摆设很中国化,虽然是榻榻米,但是坐的地方不用盘腿就可以坐下来。

进去以后她先让我等一等,随后便拿了一堆饮料放在我面前问我喜欢哪一种。我此时反而拘束起来,好像是在人家家里作客一样。但是很快我就明白自己到这里是来干什么的,于是我就告诉她我打算住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要看办事的情形而定。她听了很高兴的样子,说住多久都没有关系。

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高兴,就婉转地问她需要多少房租。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又笑着说不急说钱的事,我可以先付三天的房租,我说那太感谢了。她说这是那家公司的规矩,只可以收客人预定日期一半的房租,其余的要在走的时候付清,主要是这家公司一开始的时候也被人骗,有的伴游小姐临时租一个房间,又收了客人全部的房租,钱到手了就走人,害的客人被房东赶出去。我想这也是,应该说这公司的考虑还很仔细,不然真的会被人骗。

我立刻付了三天的房租给苏阿姨,算成美金大约是 120 左右。这真的很便宜,因为刚才那家旅馆一天的房租就要 80 多美金,还好苏阿姨及时赶到,免了我破费。

我此刻倒是真的宁愿多给她一些钱,说实话这样的服务真的满不错的。只是我的那点心思好像越来越没有了……

苏阿姨好像看穿我的心思一样,站起来问我是不是先去洗一个澡?我这时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汗,心想先洗一下除除汗臭也好。于是苏阿姨去浴室烧水,我则在客厅等着……

等苏阿姨来叫我的时后我差不多已经把一大杯清酒都喝完了,头也有些晕晕乎乎的,苏阿姨扶我站起来。(坐的地方虽然不用盘腿,但是比较低,我的腿在站起来的时候还是很酸。)

到了浴室一看,原来是一只很大的木桶,里面盛满了水。

这时,苏阿姨又把手放在膝盖上鞠了一躬,说“我可以帮您把衣服脱了吗?”我这时有些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冲动,只觉得自己有些‘上头’,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了,回答说“好……好……”

其实我想说自己来就可以,可是我觉得没有力气,任凭苏阿姨将我的衣裤脱了个精光。

不过在快要暴露那个地方时,不知道怎么一下,一条大浴巾围在了腰上。苏阿姨又用手试了一下水温,说:“您可以进去洗了。”

我跨进浴盆,一下子觉得身体放松了不少。

正当我想闭上眼睛泡一泡,却看见苏阿姨也开始脱衣服,我不敢正眼看,却又忍不住想看,只好用眼角偷看着。苏阿姨没有全部脱光,也是在齐胸的地方围了一块浴巾。

不过在我的注意高度集中之下,我还是在她很快的换衣服过成中瞥到了她的裸背和白得耀眼的臀部。

我有些脸红心跳,说实话我虽然平时也是梦想和比自己年长的女人作爱,可是长这么大和一个大自己许多的女人一起洗澡还是第一次,这让我又兴奋,又觉得有些败德的罪恶感。

苏阿姨并没有进来洗,而是绕到我的背后,用毛巾开始给我头上和背后浇水。她的手轻轻地触到我的皮肤,让我觉得浑身的毛孔一下子都张开了。

等她把手放到我的前胸后背开始搓的时候,我简直要舒服得晕过去,下面的东西也开始一下一下地跳着挺起来。

苏阿姨大概也是觉出我的不自然,但是她没有说话,两只手好像是特意地在我的胸膛上抚摸,每绕一圈就用手指缝夹一夹我的奶头,这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洗完上面,接下来就是下面了。苏阿姨示意我站起来,可是这时候我怎么站得起来啊!虽然浴巾没有落掉,但是一站起来,湿漉漉地搭在腿上还不是原形毕露?

这时苏阿姨轻轻地,好像是若无其事地在我耳朵旁边说了声:“那就坐着好了。”

然后一只手慢慢地把我腰后的那个结打开,一手抚摸着我的胸膛,还有一只手摸着我的屁股……

因为这只浴盆其实是象桶一样,苏阿姨此时已经是半立着身体,她的脸就贴在我的耳朵边,我也可以感觉到她的鼻息越来越重,微微用眼角一瞟,她的脸也非常红,不知是难为情还是浴室里的热气的缘故。

我被她弄得好痒,身体忍不住地想往上面抬起来,这时苏阿姨的一根手指伸进我的屁股下面,在我的肛门上揉了起来……真要命啊,我已经要晕过去了,这样一搞真的差点让我死了过去……

我就是这样被她洗来洗去,直到除了那个地方都洗到了,她才轻轻对我说:“自己洗一洗前面。”

我当然知道是哪里,可是这样子让我怎么洗呢?我恨不能立刻一泄为快呢!她好像也很难为情的样子,说:“不用难为情,只当我是你妈咪,你是小孩子好了!”

我真想叫一声我的妈呀,这分明又是在刺激我嘛!我只记得胡乱地摇了摇头,说了声洗好了,好像只是用手胡乱地在下面搅了几下水,若真的像她这样又揉又搓,我真怕有什么东西要浮出水面来。

换衣服的时候又很辛苦,她给我擦干身体时我觉得自己好像要被整个分裂一样。

她擦了其他地方又要我自己擦下面,可是她却是一直看着我,我怎么好意思这样擦‘枪’,搞不好走火怎么办呢?

我活这么大,也和不少女人有过床第之欢,大多也是买笑,但是这次是第一回让我觉得自己的欲望这么容易被挑动起来,而且那种想发泄又无从开口的无奈,真是要把我憋死了。

我到底是在寻开心,还是在买罪受?

洗完澡之后我就觉得自己要虚脱了,好像已经做了好多次一样。苏阿姨把我带到房间里休息,直到她关上房门之后我才觉得清醒了一些,忍不住把手伸到下面猛搓了两把,唉哟……这真的很要命啊!!

等到稍微好些了,我又不甘心还没上阵就自己先出火,所以只好忍着,过了不久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苏阿姨再次来叫我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起来一看已经是晚上 9 点。苏阿姨已经做好了饭菜等我吃饭。

这是一顿很丰盛的日本料理,还有新鲜的牡蛎,据说这是用来补阳的,可是我真的耽心吃了这些我恐怕连站都不敢站不起来了。

吃完了饭,苏阿姨原本打算叫一辆计程车带我去逛市容,可是我几乎连逛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想着知道下面的‘节目’是什么。

说心里话,苏阿姨的年龄虽然大些,可是我暗暗觉得她应该比那些小姐更懂风情,特别是想到她那句把她当妈咪的话,简直让我觉得是在梦幻里一样。

于是和苏小姐一起坐下来看电视,她似乎很喜欢那些综艺节目,一直笑得很开心,很难让人相信她是近 50 岁的人。

事实上,后来我知道她才 42 岁,只是生活的操劳让她显得有些老。

我看那些电视却味同嚼蜡,一不懂那些人在说些什么,其二也是我实在没有心思看,只想着洗澡时候那些情景和感觉,说实话我真想再洗一次,或者干脆泡一个星期好了。苏阿姨此时也换了一件宽松的和服,领口很低,她笑得侧身时可以窥见胸脯,虽然是扁平的,但是对我依然有致命的吸引力。

终于看完了那台不知所以的综艺节目,苏小姐很开心的样子,握着我的手说是不是不喜欢看,她光顾自己高兴了。我嘴里说不要紧,心里却真的在埋怨她看的时候一点都不想到还有我。

她很抱歉的样子,两只手都握住我的手,抿着嘴笑了一下,说:“那么……我们去休息吧……”

她的脸色很红润,在电视机闪烁的亮光下显得很标致,我心想苏阿姨年轻时一定很漂亮。于是她拉着我走进房间,原来我刚刚睡的地方就是她的卧室,我还以为是专门给客人预备的房间。

苏阿姨拿出一块崭新的白布,嘱咐我换上,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她说那包装上面有说明,可以按照那样子做。

然后她就出了房间,我呆在那里,不一会就听到浴室里面有水声。我又兴奋起来,在灯光下看那块白布上的图案,原来是日本男人通常用的兜挡布,这东西只在电影上看见日本人穿过,不曾想到到了日本的第一天就要穿它。

我胡乱地按照包装上的说明系好,可是我总觉得很不舒服,因为下面已经翘起来,真怕包不好,会从里面溜出来。

一切就绪之后,我躺在榻榻米上闭着眼睛等待下面的事情发生,可是等了好久苏阿姨都没有来,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再加上白天飞机、旅馆一通忙碌也实在累了,又有点迷迷糊糊地睡去。

不知不觉当中……好像有个身体挨在了我的旁边,带着洗发水的清香,凉滋滋的味道。

我的意识里还有一点点清醒,不自觉地伸手去抚摸这身体,却不想正好抚摸在一片平坦的腹部上,皮肤的触觉也是冰凉的,让我觉得好舒服,不由得在上面轻轻地来回抚摸……

渐渐地,苏阿姨也开始喘息起来,伸手用手臂挽住我的脖子,搂着我,亲我的脖子和下巴,她的吻很温柔,但是很有技巧,每次我想吻住她的嘴唇时都巧妙地避开……

我想把手伸进她的腿中间去,可是往下面一摸才发现她也在腰上围了一块布,我只好在那轮廓间摩挲着,她的腿夹得很紧,不让我轻易地深入进去。我只好向上面发展,她没有穿衣服,两个乳房摊在胸膛上,的确是这个年纪的女人应有的样子,但是奶头很大,而且被我抚摸的时候,很快地就挺了起来,涨得像小葡萄一样硬。

她的喘息也越来越粗,我的手又回到她的腿间,想从她的大腿那里钻进去。她把我抱得很紧,可是腿却放松了,在我触到那片已经有些湿的地方时,她吻住了我的嘴唇,把舌头伸进我的嘴巴里,吸着我的舌头……

她的下面很湿,我小心地把她的兜挡布解开,先把手放在她的阴阜上轻轻撸着那细密的茸毛,那片草地真的很茂盛,一直盖住整个下阴。

我慢慢地用手指撩开,用中指和食指探索着她的阴核,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把那颗早已充血的灵物捏在了指尖,我用大拇指揉着她,用中指在她的洞口沾些淫水,然后涂在她的阴核上,她的喘息越来越大,几乎吻得我透不过气来。

我的感觉非常非常好,因为她一点都没有做作的样子,完全是随着我的律动而作出反应。这时,她也把手伸到我的下面,想解开我的兜挡布,可是我大概是刚刚怕掉下来,所以打了一个死结,她怎么解都解不开,只好左右把结拉松,然后从上面伸进手去握住我的阴茎,一下一下地套弄着,还用大拇指刮着龟头,让我酸麻不已……

两个人摸索了好久,我的下面也渗出了些许滑腻的淫水,她的下面更是湿滑得厉害,好像都有想要的意思了……还没有等我主动,她已经翻身爬到我的身上,一边亲我,一边断断续续地说:“你下面解不开,我在上面好不好?”

我被她堵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只好点了点头。

她把身子抬起,又把我的兜挡布往下拉了一点,露出两个蛋蛋,在手心里轻轻地揉了两下,轻轻地叹了一声:“徐君……我……我要你了……”

她在我的身上慢慢地前后挪动着身子,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滑进又吐出,她的阴道很宽松,但是每次她用力向下一坐的时候都会吸住我,向前一松的时候好像是波浪一样地从里面滑出来,快到洞口的时候又被吸进去,让我觉得好像立刻要被吸出来一样。

她在我身上真的好疯狂,节奏也越来越快,我真的快要忍不住了。我这时才想起自己没有戴上安全套,一边跟着她动,一边说:“我没有戴那个,怎么办?”

她一边很快地挪动,一边说:“没……关系,你……弄进去好了。”

这么爽快的事情我真的从来都没遇到过,以前买春的时候不是搞了一半要你付小费,就是要你戴上安全套才肯做,像苏阿姨一样的真的不多见。

我正在这么想,苏阿姨又把头放在我耳边,轻声说:“阿姨是……不是很骚?”

我感觉到她在笑,我用力地顶了她几下,说:“只怕你不肯呢!”

她也用力地套弄着我,又像是解释,又像是故意打情骂俏:“阿姨好久都……没这么爽利了……这么年轻的身子……阿姨有些舍不得呢!……”

大约玩了近一个小时,我终于被她弄了出来,我快射出来的时候压低喉咙说自己不行了,可她好像还没有到,一听我这么说,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阴核上使劲地摩擦起来,然后发出‘哦……哦……’的叫声,很急促的叫声。

我一忍再忍,用力一顶,射出我滚烫的精液时,她终于也到了高潮,趴倒在我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整个身体一起一伏。我那还没有完全软化的阴茎也跟着在她的洞口被她的两片阴唇吸着,真是好舒畅啊!!!

……

过了这一晚,几乎每晚我都要和苏阿姨云雨一番。而她白天像一个慈母,到了晚上则变成另外一种情形,真的让我不想回家了。

可是,我只是一个过客,终归要走了……

这天是最后一个晚上,前一天苏阿姨已经替我取来了机票,我也已经把房租付清了。屈指一算我已经逗留了整整八天,这些日子除了办点正事,就是一头扎到苏阿姨的怀抱里‘撒娇’。

有一次作爱以后,她问我这次是不是特意想找一个老一点的女人玩,我没有回答,她却笑着说你们这些男孩子就是做些乱七八糟的梦。

我问她是不是也和上次那男孩这样做过,她迟疑了一下,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也点头承认。

我说你觉得男孩和男人有什么不一样,她又想了一想,说男人作爱只知道自己舒服,而男孩子比较喜欢探索女人的身体,有的时候这样的探索让女人也觉得很兴奋。

说完,她自我解嘲一样地笑了一笑,就不再说下去了。

我也觉得在这些日子里有同样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婴儿状态。

可是作爱时的疯狂又常常使我觉得自己被一种败德的兽欲所控制。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点变态,但是我敢肯定自己以后还会去申请这样的服务,这实在要比自己去买春好得多。

临行前的一晚,苏阿姨特意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这天的晚饭也是在一种很淫靡的氛围当中渡过的。我让苏阿姨除了围上一条浴巾以外不要穿任何东西,因为我实在迷恋她下体那团浓密的阴毛,这使我一直都会想入非非。

苏阿姨也很高兴,喝了一点酒。

我拿出照相机一定要把她拍下来带回去做纪念,她却只是不肯,跟我抢照相机,连酒都洒在腿间了。

我放了手,让她拿着相机,自己却钻在她的腿间去吸她阴毛上的酒珠,舌头一动一动,把她也吸得有些动情了,于是她答应我拍一张。

我跪在她的腿间,她撩起浴巾,我对准她的下体按了快门,由于距离太近,照片直到洗出来才发现有些模糊,不过每次看到那团茸毛,还是让我想起那段美好的时光。

拍了这一张,我们又搂着亲热了一会儿,趁着高兴我又拍了几张全身的。

苏阿姨平时还戴一副近视眼镜,那天她把眼镜除去,人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但是那样子更让我觉得好兴奋。我让她把腿分开,这时大家都有些醉,我甚至用清酒把她的阴毛弄湿以后像梳头一样分开,暴露出她的阴唇和阴核,然后拍了下来。

这时,她也一点都不反对,只说我要我第二天在附近的快靓店冲洗出来,把底片留给她。我当然答应,怎么会不答应呢!

接着我们又洗一起洗澡,不过这次主要是她身上有很多酒水倒翻在身上,而且我也很着急地想再和她作爱,她就在水龙头下面胡乱地冲了一冲,她冲澡的时候我又拍了几张作纪念。

等她洗完以后,她也几乎是急不可待地搂着我倒在地上就在我身上乱摸,一边摸,一边说着“让阿姨好好喜欢喜欢你!……”

这一晚,我和苏阿姨玩了好多次,直到最后我都觉得有点痛,腰都酸得挺不动了为止。唉……如果可以再这样多些日子,我真的会连家都忘了。

唯一有点小小的遗憾是苏阿姨不喜欢口交,是她不喜欢吸我,却很喜欢我吸她。有好几次我到得太快,她都是要我亲她下面,然后自己也好像自慰一样到高潮。

所以我觉得她的作爱感觉不是装出来,而是真的有反应和需要。有了这样的感觉,虽然没有我平日喜欢的被吸的感觉,我还是很满足了。我相信再多些日子,说不定苏阿姨也会同意试试看的。不过,这一切要等下次了。

下一次?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对苏阿姨好像已经很依赖,甚至觉得那些年轻女孩都不能让我有兴趣。事实上,后来回去以后我也去买过春,但是总觉得那种感觉再也不好了,甚至连触觉都无法和苏阿姨给我的相比。

我把这次经历写出来,是因为我的朋友大卫(其实就是大家知道的禁忌)现在正在申请成为这项服务的代理。他也是听了我的事情以后决定要做这件事情。

其实他在告诉我有这样一个联谊会的时候自己都还没有真的试一试(这样实在不够朋友,如果我上当了那完全是他造成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至少是让网路上的同好们有一个安全(我觉得这比自己到一个地方临时找人要安全)、可靠的向导,会造福大家。

其实买春的人和买春的人之间缺少的往往是一种恰如其分的沟通,有了中介的环节,按照双方的兴趣挑选对象,而且又省钱,不是很好的途径吗?

但愿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作一番销魂夺魄之旅……

附网路交友联谊会的简单情况:

(不知道禁忌兄成为代理以后会怎么收费,我遇到的是下面的情况)

会员:每年会费 US$100,包括三次介绍,每次按要求提供五个女子供选择,不满意可另换五人,但是每次换人不超过三遍。如果超过三次(15位候选人)还是不满意,则视为自动放弃此次服务。建议经常要出国、出差的朋友选择入会制,每年可以有三次服务,比较划算。而且他们甚至还可以提供酒店的发票供你回去报帐。

非会员:每次介绍费US$50,其他如换人之类都一样,也是可以每次选三遍,不满意的话只好怪自己要求太高。

站长往往希望大家把要求尽量提得详细一些,甚至可以很明了地说明对伴游(其实也是性伴侣)的性趣向,比如希望她能做什么,这样会比较容易搭配,也令自己满意。

需要说明的是上面这个价钱是去年的行情,今年我还没有去申请过。而且这些价格也是跨国的,不知道禁忌兄的代理签约完成以后,会不会对大陆或者台湾本土内的服务范围稍许便宜一些。

另外,那公司去年还在招敢于应征的男士,小弟身居大陆恐怕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要不然,又有银钱,又有常换常新的在身旁,说不好是她雇你还是你用她了。

(如果禁忌有男士服务,怕女网友们看了这句话就不心甘了。不管他,谁让禁忌兄当初是拿小弟去探虚实呢?先搅了他的浑水再说)。

还有,女网友如果要有这样的想法当伴游的(真的要有勇气或性趣),大致的情况是这样:

  1. 要有固定的单独住所一处(也便于自己赚钱);
  2. 要身体健康(有病的就不要出来害人了);
  3. 提交详细的个人情况一份,当然要说明自己喜欢和什么样的人接触,是纯粹伴游还是愿意其他什么的(有这项的话需要说明自己可以做什么,不喜欢什么);
  4. 每季度寄上规费US$20(用来给你做宣传,还有必要的联络费用);
  5. 保证自己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纯粹是个人行为,和他们公司无关(这大概是怕吃官司,搞不好弄一个教唆妇女干什么的罪名);

还有,目前该公司的站台好像搬家了,所以小弟也不清楚去了哪里。不过最近禁忌说他的网站会重新开张,到时候一定会在这里预告(他叫我也不要急)。

大家可以去问他,他的地址是:sextaboo@usa.net

但愿这次他的网站不会像前几次一样“短命”,让大家空欢喜一场。

禁忌兄,小弟说得不错吧?


乐文小说网 和网际联谊会苏阿姨的八天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暴力小说 童话小说 女女小说 四打小说 奸尸小说 变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