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汉 杂事秘辛

编辑前言:

编辑古文首重存其真,使吾辈得以一窥古人所谓‘箧中书’之原貌。论其价值乃取其意境之优雅固非专以官能之刺激取胜也。

本文于既已楼主所贴姚灵犀《思无邪小记》中列为上上之首选,于网路早有所存。惟其文字间有脱落,久而恐其佚失,更有鲁鱼亥豕之讥。今依所本,重新编排本文,除依语意断句,并辅以新式标点用以增其可读性外,未敢妄置一词以窜文,依凭旧观,以飨网友。

古艳稀品之重刊,除因其内文有违公序良俗致抵触当政者之律法外,无关乎著作权之争议,任何人皆可自由征引援用。惟编者得专属享有其制版之权利也,是此为网友所当知矣。

又及:编辑古文而以英文名义发表,深感不伦不类,故书‘风月无边’以兹见闻。

网路原文,附有【老猫赘识】一文,言简意赅,可兹参考。

风月无边 谨志


建和元年四月丁亥,保林吴姁以丙戌诏书下中常侍超曰:“朕闻河洲窈窕,明辟思服,择贤作俪,隆代所先。故大将军乘氏忠侯商所遗少女,有贞静之德,流闻禁掖。其与姁并诣商第,周视动止,审悉幽隐,其毋讳匿,朕将采焉。”

姁即与超以诏书趋诣商第。第内讙噪,食时,商女女莹从中合细步到寝,姁与超如诏书周视动止,俱合法相。

超留外舍,姁以诏书如莹燕处,屏斥接偫,闭中合子。时日晷薄辰,穿照蜃窗;光送着莹面上,如朝霞和雪艳射,不能正视。目波澄鲜,眉妩连卷,朱口皓齿,脩耳悬鼻,辅靥颐颔,位置均适。

姁寻脱莹步摇,伸髻度发,如黝髹可鉴;围手八盘,坠地加半,握已乞缓私小,结束,莹面发赪(注)抵拦。

姁告莹曰:“官家重礼,借见朽落,缓此结束,当加鞠翟耳。”

莹泣数行下,闭目转面内向。姁为手缓,捧着日光,芳气喷袭,肌理腻洁,拊不留手。规前方后,筑脂刻玉。胸乳菽发,脐容半寸许珠。私处坟起,为展两股,阴沟渥丹,火齐欲吐。此守礼谨严处女也。

约略莹体,血足荣肤,肤足饰肉,肉足冒骨。长短合度,自颠至底,长七尺一寸;肩广一尺六寸,臀视肩广减三寸;自肩至指,长各二尺七寸。指去掌四寸,肖十竹萌削也。髀至足长三尺二寸,足长八寸;胫跗丰妍,底平指敛,约缣迫袜,收束微如禁中,久之不得音响。

姁令摧谢皇帝万年。

莹乃徐拜称皇帝万年,若微风振箫,幽鸣可听。不痔不疡,无黑子创陷及口鼻腋私足诸过。

臣妾姁女贱愚憨,言不宣心,书不符见,谨秘缄昧死以闻。

时夜漏三下。太后犹御寿安殿,发缄欢喜,顾语帝曰:“吾入宫后,知有幼妹。然中外隔阔,目所未见。不谓争达如尔。”

明日诏下,有司议礼。有司奏曰:“谨按春秋迎王后。于纪,在途则称后。故大将军乘氏忠侯商女,今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侯冀女弟,膺绍圣善,旧协潜邸;结婚之际,有命既集,宜备礼章,时进征币,请下三公太常案礼仪奏可,一准孝惠皇帝纳后故事。”

于六月癸未,皇帝制诏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侯冀:“干施坤受,实始人经,不有配俪,曷奉天地宗庙?爰谋公卿,咸谓宜率前典。今使使持节太常弘宗正千秋以礼纳采。”

主人曰:“皇帝嘉命。访婚陋族,备数采择臣父故大将军乘氏忠侯商之遗女,未闲训诫,衣履若而人。钦承前典,肃奉仪制。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冀上。臣冀,顿首再拜承制。”

乙酉。皇帝制诏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侯冀:“两仪配俪,承天统物。正位于内,必敕令族,重申旧典。今使使持节太常弘宗正千秋以礼问名。”

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弘到。重宣中诏,问臣名族。臣女弟女莹,父母所生,先臣故九江太守定陵乡侯统之遗玄孙;先臣故褒亲愍侯竦之曾孙;先臣故少府特进乘氏侯雍之孙;先臣故大将军乘氏忠侯商之遗女。外出自先臣故侍中鲖阳侯万全之外曾孙;先臣故大鸿胪鲖阳侯桂之外孙。年十六,钦承前典,肃奉仪制。”

戊子。皇帝制诏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侯冀:“人谋龟从,佥曰贞吉。敬从典礼。今使使持节太常弘宗正千秋以礼纳吉。”

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弘,重宣中诏。太卜元吉。臣陋族卑鄙,忧惧不胜。钦承前典,肃奉仪制。”

辛卯。皇帝制诏:“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侯冀之女弟,有母仪之德,窈窕之姿。如山如河,宜奉宗庙,永承天祚。以黄金二万斤、马十二匹,玄纁谷璧,以章典礼。今使使持节司徒戒太常弘以礼纳征。”

主人曰:“皇帝嘉命,降婚卑陋。崇以上公,宠以典礼,备物典策。钦承前典,肃奉仪制。”

甲午。皇帝制诏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侯冀:“谋于公卿,大筮元龟,罔有不臧,率遵典礼。今使使持节太常弘宗正千秋以礼请期。”

主人曰:“皇帝嘉命。使弘,重宣中诏。吉日惟今月庚子可迎。臣钦承前典,肃奉仪制。”

庚子。皇帝制诏大将军参录尚书事乘氏侯冀:“岁吉月令,吉日惟庚子,率礼以迎。今使使持节太尉乔司徒戒以迎。”

主人曰:“皇帝嘉命。使使者乔,重宣中诏。令月吉辰,备礼以迎。上公宗卿,兼至副介,近臣百两。臣蝝蚁之族,猥承大礼,忧悚惶悸。钦承前典,肃奉仪制。”

后服绀上玄下,假髻步摇;八雀、九华、十二锭,加以翡翠朱舄袜;乘法驾,重翟羽盖,金根车驾青交路;青帷裳,榩画辀,黄金涂五末,盖蚤施金伞;驾驷马,龙旗九斿。

大将军妻参,乘太仆妻御车府。令设卤薄、属车四十六乘。前鸾旗,车皮轩凤皇闟戟,九斿云罕,金钲黄钺。

洛阳令奉引,公卿五官校尉。司隶校尉、河南尹妻,皆乘其官车,带夫本官绶以从。置虎贲、羽林骑。戎头黄门鼓吹。

五时。副车女骑夹毂,执法御史在前。五将导骑,千乘万骑,引至阙下。

自皇汉迎后,未有若斯之盛也。

至八月乙未。诏曰:“维建和元年八月乙未,制诏故大将军乘氏忠侯商女女莹:朕闻任姒佐周,绵运八百,良以德重黄裳,足奉宗庙也。朕以寡昧,承嗣历服,爰求英淑,共临海内。惟尔夙闲内戒,德冠后庭,有夭桃之宜,协和鸣之祥;宜升尊位,母仪天下。今使太尉乔使持节奉玺绶宗正,千秋为副,立尔为皇后。其敬慎中馈以践乃位,无替朕命,永奠坤维。”

后即位于章德殿,太尉使持节奉玺绶。

天子临轩,陛设虎贲旄头五牛旗,百官陪位,皇后北面,太尉往盖下东向宗正;大长秋西向宗正。

读策文毕。

皇后称臣妾,皇帝万年毕。住位,太尉乔授玺绶。中常侍超,长跪受玺绶,奏于殿前。

女史授婕妤,婕妤长跪受。以授昭仪,昭仪长跪受。以带皇后,皇后伏起,拜称臣妾,皇帝万年。

讫。黄门鼓吹三通。鸣鼓毕,群臣以次出,后即位,大赦天下。


跋:

汉杂事一卷,得于安宁州、土知州董氏。前有义乌王子充印。盖子充使云南时箧中书也。

然御览诸书,亦有汉杂事而略不见收。此特载汉桓帝懿献梁皇后被选及六礼册立事,而吴姁入后燕处审视一段,最为奇艳,但太秽亵耳。

不谓冀威赫震人,犹得渎选如此。卷首有‘秘辛’二字不可解。要是卷帙甲乙名目,予尝搜考弓足原始不得。

及见‘约缣迫袜,收束微如禁中’语,则缠足后汉已自有之。言脱于口,追驷不及,聊志于此,用塞疏漏之诮。

成都杨慎


注:原作(赤页)者当系笔误。赪字,赤色也。如“赪茎素毳”一词。见颜延之.曲水诗序。


增录【老猫赘识】一文谨供参考:

《四库全书总目》卷一四三“子部.小说家类存目”:“《汉杂事秘辛》一卷,内府藏本,不着撰人名氏。杨慎序称得于安宁土知州董氏。沈德符《敞帚轩剩语》曰:‘即慎所伪作也。’叙汉桓帝懿德皇后被选及册立之事。其与史舛谬之处,明胡震亨、姚叔祥二跋辨之甚详。其文淫艳,亦类传奇,汉人无是体裁也。”

鲁迅《由中国女人的脚,推定中国人之非中庸,又由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前明才子杨升庵先生,他甚至于替汉朝人做《杂事秘辛》,来证明那时的脚是‘底平趾敛。’”

鲁老爷子的依据是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二十三:“近日刻《杂事秘辛》记后汉选阅梁冀妹事,因中有约束如禁中语,遂以为始于东汉。不知此书本杨用修伪撰,托名王忠文得之土酋家者。杨不过一时游戏,后人信书太真,遂为所惑耳。”

李慈铭《越缦堂读书记》谓此篇“殊害风教,聪俊子弟尤不可观”,自然是指“体检”一段。至如其后册立问答之类,通篇宛如懒婆娘的裹脚布,“聪俊子弟”是绝不喜观的。:-)


好看的古代小说 汉 杂事秘辛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暴力小说 外遇小说 童话小说 女女小说 四打小说 奸尸小说 变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