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马玉虎

马玉虎--是马家五兄弟中唯一的男孩。

马老大--取了三个太太,大太太,二太太没有生,只有三太太生了两个女儿。

马老二--取了两个老婆,只有老大生了一个女儿,二太太连屁都没有放一个。

马老三--对女人很有兴趣,十年之中取了六个老婆,但是只有老大和老五各生了一个女儿。

玉虎的爸爸马老四,取了原配一直未生育,太太一急,把自己十三岁的妹妹给丈夫搞,你说邪不邪?她小妹三年之中连生了一男一女。马老五--也是取了三个太太,也只有大太太生有一女,老二老三,只管脱裤子打泡,也不下蛋。

在台北商界,提到马家五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马家的财富,相传数代,到五马成年各自奋斗经营更加腾达。在中国五千年古老的传统之中,传宗接代是一等一的大事,也因此在马家五兄弟之中,老四能一举得男,一夜之间,老四的地位瞬间成了老大,玉虎成了小霸王。从此老四的头,抬的比兄弟还高,声音比兄弟还大。而它的两个老婆,更是乌鸦变凤凰,更加娇纵蛮横。

然而老四的唯一克星便是元配夫人?她的口头禅便是‘哼!老娘十四岁给你搞,你的成绩在那里?’

   ‘哼!如果没有老娘的小妹换了别的女人一样是生赔钱货!’

而更绝的是,而二姨太会装糊涂,她不问家务事,也不管一对儿女的生活起居,她不去管丈夫回不回家,他要穿新衣有大姐替她买,她肚子饿了有女佣自然而然做好等她吃。她只要问:‘姐,死鬼在那里?’这代表小穴在痒了,大姐就会下令丈夫马上回家陪二夫人替她止痒一下。

马玉虎,长大是一只虎,而小时候确是一只猴。他天生好动连睡觉也不例外。他从小不喜欢妈妈穿衣服睡觉,主要是这样比较方便完奶奶,吸允乳房。大部份的时间都是睡在自己大妈的怀里,他亲娘则是要看情绪好不好,心情好,也让他在自己的怀里睡,不过通常一个月只有六、七个晚上而已。他在马家自然形成小皇帝的地位。比他大的姊姊门也不过大三五岁,比他小的妹妹们也不过小两三岁。马家老四是五兄弟中身材最高大的,也是最相貌出众的。因此龙生龙,阿虎在姊妹群中,更显的貌若潘安。

虽然阿虎的玩伴都是女孩子们,尽管好玩,但总是很温柔的对待自己的堂姊妹们。虽然自己的伯母婶婶们没有生半个儿子很不是味,但个个都非常喜欢阿虎,也因此大妈婶婶吗带他回房过夜也是常有的事。他上幼稚园,比同年龄的小孩子还高出一个头。读小学功课都在钟上但是好动的他不用说体育是她的最爱。因此国中第二年的月考,满纸皆红。她的父亲-马老四,大发雷霆,马家上上下下无不警张万分。晚饭后不久,父亲铁青着脸,手拿诫尺。

   ‘小虎,你给我跪下。’

   ‘当家的,当家的,有事慢慢讲别吓着了孩子’

   ‘哼!都给我闭嘴,都是你们这些臭娘们给宠坏的。’

   ‘喂!讲话要凭良心呀!’

   ‘我哪一点不凭良心。’

   ‘你一个月在家住三五天,有时候出国两三个月。’

   ‘我不忙,你们喝西北风啊!’

   ‘可是我问你?你有看过,关心过儿子的功课吗?’

   ‘太忙了啊!’

   ‘哼!你不说,老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是忙着完女人!’

   ‘你不能冤枉我!’

   ‘这五六张相片中的女人是谁?你说!’

   ‘太太!我管管孩子你别生枝节嘛!’

   ‘你爱他,骂他是应该,你拿诫尺想打死他啊!’

   ‘唉 呦 呦!马四哥,小虎惹你生气啊!’说话这个人是小虎的“干妈”。

   ‘唉呦,四哥,孩子有错可以慢慢讲啊。’

   ‘小虎的干妈,你亲眼看到,又罚跪,又骂他,又拿尺要打死他’

   ‘四哥给我一个面子,我带他回去住两三天,一定好好管教他。’

   ‘小虎快谢谢干妈妈啊!’

   ‘谢谢干妈!’小虎道。

   ‘四哥,那人我就带回去了!’

   ‘真不好意思,又要打扰你了’‘唉!老公,你看人家多喜欢小虎啊!你该想一想!’

   ‘又是谁多嘴通知她的,真是莫名其妙!’

谢美花,今年三十五六岁,原是中部某大舞厅的大班。她自从认识某商会的理事长之后,及被带回台北包养。但是那个老头子的家中已经有了五个姨太太,所以大太太一直阻挡不让她进门。不过由于她的交友广阔,许多的商场问题,还是需要他出马解决。因此马老四也不想过度的得罪小虎的干妈。马谢爷为儿女亲家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小虎去干妈家过夜那是经常的是。只是这一次.........

   ‘干妈,刚才爸爸好吓人喔,说不定真的会把我给打死!’

   ‘乖宝宝,不要怕,喝杯酒压压惊。’

   ‘干妈,谢谢你救了我!’

   ‘看你吓了一身汗,干妈放水给你洗澡吧!’

   ‘干爹,今天晚上他会回来吗?’

   ‘他带小老婆去美国玩,要几天才会回来。’

   ‘那我要多住几天。’

   ‘干妈,你好美!’

   ‘可惜命不好,只能作人家的地下夫人。’

   ‘干妈,你也一块下来洗吧!’

   ‘你别动,干妈替你把背后洗一洗。’

   ‘干妈,你的手握着我的鸡巴,好舒服喔!’

   ‘在家里的时候你大妈没有帮你洗吗?’

   ‘她只负责放水而已,要我自己洗。’

   ‘干妈,你的奶子好漂亮呦,我好想吸吸看!’

   ‘等一下,等干妈洗干净了再让你吃!’

   ‘干妈,你下面好像日本人的胡子。’

   ‘今天干妈全身上下都让你看光了,你说和你妈咪比起来谁比较美啊?’

   ‘当然是干妈了!’

   ‘小鬼,这么小就会拍马屁啊!’

   ‘干妈,你看为什么我的鸡巴会变成这么硬的!’

   ‘乖儿子,因为要用你那一支洗干妈的小肥穴啊!’

小虎将手指往干妈的肥穴伸了进去。

   ‘干妈,小肥穴好肥好紧喔!’

   ‘嗯!嗯!嗯!小虎再往里面挖!’

   ‘干妈,我的手指太短了!挖不到底。’

   ‘嗯!嗯!小宝贝,干妈好舒服、好痒啊!’

   ‘干妈,它在吸我的手指头!’

   ‘心肝宝宝,快点吸妈妈的奶!’

   ‘干妈,我的鸡巴硬的好难过!’

   ‘那我们快上床去吧!’

一到床上这个骚女人,一面疯狂的吻着小虎,一面用手套弄小虎坚硬的大鸡巴。小虎在美花的引导之下将她的鸡巴第一次插进女性的阴道之内。

   ‘儿子,快上来干你的妈咪!’

   ‘干妈,你的小穴在流水。’

   ‘快点用力插进去吧!’

咕噜一声,小虎的鸡巴已经插进这个骚女人的小肥穴中两三吋。

   ‘干妈,这样是不是叫做性交,叫入穴,叫打炮!’

   ‘死小鬼,你都知道为什么要钓干妈的胃口。’

   ‘以前只听同学说过,没有真的看过;当然也没有真的搞过!’

   ‘你每天都和你大妈或者和你妈睡,都没有试试看吗?’

   ‘有摸过她们的奶奶,但没有这样做过!’

   ‘这么说,你还是童子鸡了?’

   ‘干妈,又插进了好多,好美好爽喔!’

   ‘不要急,慢慢来,才会给干妈爽。’

   ‘干妈,你不但长的漂亮,心肠好,更有这么美的小肥穴,妈,我爱你。’

   ‘乖儿子,干妈更爱你,还有你的鸡巴!’

   ‘干妈,好像插到底了。’

   ‘看不出乖宝宝的鸡巴比你的干爹更粗更长更坚硬,干妈好爽。’

   ‘啊!干妈为什么你的肉肉会流出好多水出来?’

   ‘小鬼,这是因为你插穴插得太舒服,干妈流出来的淫水。’

   ‘嗯!小心肝,用力,用力,用力搞,干妈的小肥穴好痒喔!’

   ‘喔!喔!喔!好舒服,干妈你的小肥穴在咬我的鸡巴!’

   ‘小乖乖用力,用力,抱紧妈,用力的插!’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干妈,屁股再用力摇,好爽好舒服喔!’

   ‘儿子再用力插,干妈又要丢了!’

--------喔!-----喔!-------喔!-------------

   ‘干------妈------妈------妈------’

小虎全身一抖,新鲜的精液就这样射进自己的干妈身体里。

   ‘呜!干妈,这一把尿是我有生以来最痛快最舒服的一把尿。’

   ‘死小鬼,什么尿不尿的?这是射精!’

   ‘啊!干妈,原来这就是射精,那么我们两个是不是已经有了性交?’

   ‘乖儿子,如果说这是尿尿会被外人笑得。干妈,好希望你是我的亲儿子干妈,想要亲儿子的精液。’

   ‘干妈,我是你的亲儿子,以后要常常教亲儿子打炮。’

   ‘只要用心学个两三天,干妈保证你是打炮的高手!’

   ‘小心肝,你在这住个两三天,干妈,做你的试验品。你呀!拥有男人最棒的本钱,差的只是经验而已。’

   ‘男女之间除了插穴之外,爱抚、接吻也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于高潮要能控制自如。女人的哪一个部位最敏感,什么对做最容易让女人兴奋这些都要知道。’

   ‘干妈,怎么打炮还要这么多的学问?我记不起来。’

   ‘小宝贝,记不起来不如实际的行动来的快。’

   ‘干妈,你看,宝宝的鸡巴又硬起来了!’

   ‘嗯!亲儿子的鸡巴比刚才更硬、更长、更粗呢!’

---------喔!---------- 喔!-------喔!-------喔!-------

色!色字头上一把刀,只 要你一尝到鲜,没有人会不想在多吃一口的。

这一夜,这两个假母子是通宵达旦的玩乐!

小虎在干妈家整整鬼混了三天,才回家拿书包准备上学!


在干妈家住了四天之后,小虎准备回家拿书包上学。小虎的大妈(亲妈咪的姊姊)为儿子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东西准备迎接小皇帝的回家。她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地期待自己的儿子。

   ‘大妈,快点嘛!不然我会迟到的。’

   ‘好了!好了!拿去吧,走慢一点!’

   ‘妈,再见!’

小虎不叫她“大妈”反而只叫她妈,让他心里十分高兴。一个不曾自己生育子女的女人,对她来说,一句“妈”,远比千金、万金之价更高,更令她满心欢腾。她觉得她的汗没有白流,她含着泪水向自己说:

   ‘我着个活寡妇活在世上,总算是能有一些报偿。’

她一再的告诉自己,我是值得的,我的付出,是有意义的。就这样小虎的大妈,从早上坐在客厅等到中午,从中午,一分一秒的等到黄昏。

   ‘妈,我放学了!’

小虎的大妈,飞快的冲到小虎的面前。

   ‘妈,我好想你!’

   ‘宝贝,妈也是一样也好想你。’

小虎紧紧的拥抱着自己的大妈,稳她,亲她,一双手在大妈的身上不停的移动轻轻的爱抚大妈。嘴里不断的叫着:

   ‘妈-----妈-----妈------’

   ‘小虎,你放学了你肚子饿不饿?’

   ‘妈,我不饿,只是一整天都想着妈而已!’

   ‘妈,我们进去吧!’

   ‘奶奶,妈咪,你们也一起来吃东西吧!’小虎转头对在一旁观看的奶奶和亲生母亲问道。

   ‘小虎,妈还不饿,叫大妈陪你进去吃吧。’

小虎的大妈,如果以前听到小虎叫他“大妈”,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和意义。今天他快乐了一整天,为了就是小虎轻轻的较了他一声妈。如今一听自己的妹妹又叫她“大妈”,顿时让他觉得好生刺耳。

   ‘妈,你不舒服啊!’

   ‘没有呀!也许是太想你了。’

   ‘我也是。’

小虎和他大妈似乎是忘了吃点心,他就像是抱婴儿一般,把自己的大妈放在自己的腿上,像是久别的夫妻,又上蜜恋中爱侣,他们甜甜的身稳,斯磨,大胆与热情的互相抚摸对方,好像两个人就要溶为一体,不断的碰触对方的每一吋肌肤。

   ‘宝贝,用力抱紧妈咪!’

   ‘妈,你知道吗?我好爱你!’

   ‘心肝宝贝,什么都不用说,妈妈什么都知道。’

女人三十五六的时候正值狼虎之年,对性爱永远不满足。她就像是一条水蛇,紧紧的缠住自己名分上的儿子。而他就像是一只荒山中的饿虎,将铁爪伸上自己的大妈,成熟、美丽的贵妇人。那一阵阵的呻吟,不知倒是疼痛,抑或是淫邪。

   ‘小心肝,再用力抱紧妈妈。’

   ‘妈,我爱你,永远永远爱你。’他在她耳边用一种催魂似的魔音说道。

----------------碰------碰------碰------

   ‘太太,少爷吃饭了!’下人叫道。

   ‘来了,来了’小虎和大妈赶快整理一下衣服,准备出去吃饭。

   ‘妈,我好饿喔!’‘奶奶,我在加的时候你要多吃一点喔!’

   ‘好,好,好,阿妈一定多吃一点’

   ‘奶奶,这几天,虎儿真的懂事多了,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也不怕羞,自己夸自己。’大妈应道。

   ‘奶奶,儿子吃妈的奶,是不是可以啊?’

   ‘乖孙,那是天生自然的,谁说不可以呢?’

   ‘奶奶,人家以后要天天陪两位妈咪一起睡。’

   ‘好!乖孙,随便你要跟谁都可以,乖孙啊,你在干妈家住了三天好不好玩?’

   ‘奶奶,很好玩,干妈很疼我的!’

   ‘乖孙啊,玩归玩,功课还是要认真,不要再让你爸爸生气,那时候干妈、奶奶想保护你,也保不了了!’

   ‘奶奶,你放心小虎以后会认真用功的。’

   ‘嗯!这才是奶奶的金孙。’

   ‘奶奶,要不要再添半碗饭?’

   ‘乖孙啊!奶奶今天已经吃很多了,不可以再吃了。’

   ‘奶奶,我扶你上去休息吧。’

   ‘不用了,看你满身大汗的,快点去洗澡休息吧!’

   ‘那妈给你放洗澡水去。’大妈说道。小虎一反常态没有留下来,他笑眯眯的亲了老奶奶的脸颊,一阵风似的冲上二楼自己的房间。

小虎跑进卧室之后,发疯似的抓下自己伸上的所有衣裤。他一踏进浴室,不觉一愣,两眼发直。前面站着的不正是一个裸体美丽的水神,正是自己叫了十多年的大妈。

   ‘心肝,妈是不是很老,很丑?’大妈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来,心理不由自主的害起羞来,站在前面的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嘛,为什么我会想要跟他做爱呢?

   ‘嗯!妈咪,别说话,慢慢的转动你的身体,让宝宝好好的欣赏你的躯体!’

   ‘妈妈都已经三十多岁了,有什么好欣赏的?’


小虎像个小小的鉴赏家,先由上而下的仔细看过一遍,然后再用他那一双具有男性魅力又不脱小孩子稚气的手掌,轻轻柔柔地抚摸大妈一遍。大妈的身体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比自己整整矮了十八公分,她的体格属于娇小玲珑型,略为纤瘦。一头乌溜溜的黑发,终年总是整整齐齐,一对柳叶眉,眉毛很少很细。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虽然没有特别的大,但很传神,很抚魅,充满了爱意。尖而挺的鼻子,象征着对性的需求永远不够。她的嘴小巧灵活,小小的香舌,充满了诱惑。她最美的是像鸭塑型的美脸,不胖也不瘦。而小虎从小摸到大的乳房,永远都是那么的坚挺。一对乳房之下是一片大平原,平平坦坦的,没有一点皱纹。小腹下面突起的一大块肥肉,没有一根阴毛。大妈的腰很高,更显的双乳和臀部的突出。因为她的娇小,适中的大小腿,更能显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线美。尤其她一身雪白细致的肌肤,让你很难想像的到他是个徐娘半老,快要接近四十的中年女子。

   ‘乖儿子,你在折磨妈,还是在欣赏妈吗?’

小虎猛地往大妈身上一抱,用吻来代替所有的回答。十分钟的欣赏,他等于是艰苦的过了十年之久。他疯狂了,小虎不是用吻的,而是用咬的,他要跟大妈合在一起。她的一双魔爪,不是在抚摸她的娇驱,而是在撕裂她的贞操。

   ‘嗯!宝贝!你用力吧!最好一口把妈咪吞下。’

小虎用力捏她的背肉,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而她的屁股,更是布满了一块块的吻痕。一对坚挺的乳房,小虎用力的或揉或咬,乳头因此涨的更大,几乎就要流血。她多肉儿肥嫩白光光的小穴,她是女人中最上品,最容易搞的美穴。小虎的指头,一下就差到大妈的阴道底,他的指头在里面不断的挖弄,使得淫穴里面淫水不断的往外流。穴肉好想咬住了手指不断的吸允。

   ‘嗯!嗯!嗯!小哥哥,你快哇,用力一点,挖的妈妈好舒服。’

大妈用她的双手握住自己儿子鸡巴不断套弄,一点也没有乱伦的罪恶感。

   ‘嗯!小哥哥,你的鸡巴这么长、这么粗恐怕妈妈的小穴装不下!’

   ‘哇!好烫喔!’

   ‘妈咪,看样子 ,爸爸很少跟你玩。’

   ‘嗯!小丈夫,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丈夫,快点把你的鸡巴送进去妈妈的肉穴。’

   ‘唉约!小宝贝轻一点,妈妈的肉肉好痛。’

   ‘嗯!妈妈的阴道真是好削,又紧又嫩又温暖,宝宝喜欢跟你做爱。’

   ‘宝贝,插进了多少?’

   ‘早着呢,只进了三分之一?’

   ‘怎么办我的小穴已经满了,宝宝你轻一点!’

   ‘你抱紧我,好让我用力的插进去。’

   ‘糟糕,怎么又跑出来了,急死人了。’

   ‘妈,这样使不上劲,到床上去好了!’

   ‘没关系,躺在地上一样可以。’

   ‘嗯!还是躺着比较方便。’

   ‘喔!喔!喔!心肝慢一点,轻一点,妈妈快要被你搞死了。’

   ‘喔!喔!喔!妈妈,宝宝好过瘾喔!你看现在插进去三分之二了。’

   ‘小乖乖,你舒服了,可是妈的小穴好涨喔!’

   ‘妈,我爱你。’

   ‘心肝,妈更爱你’

   ‘妈,我七八岁的时候就想搞你的小穴了。’

   ‘嗯!宝宝七八岁的时候鸡巴就和你爸爸差不多大小了。’

   ‘妈妈,你替我洗澡的时候,我最喜欢你握着我的鸡巴洗了!’

   ‘你可知道妈有多苦,尤其是你十岁之后,眼看你的鸡巴一天比一天大,妈却只能够把你的鸡巴弄硬顶着小穴入睡,你可知道那时候小穴里面好像有许多蚂蚁在里面爬呀爬的!’

   ‘妈,不要难过了,以后我每天都替你的小穴止痒,和妈咪结合为一体。’

   ‘小宝贝,现在插进去有多深了?’

   ‘好像比刚才更进去一点?’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妈,宝宝好像把整根鸡巴都插进去你的小穴了,你感觉如何?’

   ‘嫁给你老头二十多年,妈等于是白过的,嗯!嗯!嗯!’

   ‘为什么?’

   ‘他每次都只在洞口外面晃来晃去,没有一次给妈真正的满足。他永远都不能跟我的心肝相比。喔!喔!喔!他是凡夫俗子,宝宝是盖世英雄。唉!唉!阿!阿!用力,用力。’

   ‘妈妈乱说,宝宝那有那么大的本领。’

   ‘有,你有!---你有!---今天是妈妈的第二次新婚之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要,我好舒服!我要嫁给我的儿子,我要替你怀孕,宝宝射进来,射进妈妈的子宫,让妈妈怀孕!’

   ‘妈,你又流了好多水!’

   ‘宝宝好棒,你是英雄,一炮打下来,妈妈丢了好多次。’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嗯!现在鸡巴有一半在妈妈的子宫里面了,妈妈的肉穴在咬鸡巴。’

   ‘妈妈的小穴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大的鸡巴,他当然要咬着不放了。’

   ‘妈,我好快乐,可以跟自己的妈咪做爱,妈你喜欢吗?’

   ‘妈有你这个可以跟妈打炮的儿子,当然很快乐!’

   ‘啊!啊!啊!就是那个地方,好痒!好痒!亲丈夫用力磨。用力吸!用力吸小浪妹的奶奶!’

   ‘小虎,我的儿呀,妈是全天下最快乐的女人。’

   ‘你对小虎来讲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是最好的小嫩穴。我爱你,美丽的小嫩穴,我会日日夜夜的爱你,我要让你的小嫩穴每天吃的饱饱的。嗯!嗯!嗯!妈再用力、再用力摇你的屁股!宝宝好爽,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以吼你是我一个人专用的,我是你的小丈夫,我不要其她的男人在摸你的奶,再插你的血,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小丈夫,我的亲哥哥,你要什么我完全答应你。’

   ‘喔!喔!喔!你是我的女人,只可以给我一个人搞你的小穴!’

   ‘喔!喔!喔!妈,你又出来了,好烫、好多!’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心肝,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你的亲妈妈!’

   ‘呜,-----实在是-----是------是-----好爽好爽-----妈妈的小穴---------’

   ‘啊!啊!啊!妈妈-------,妈妈------你-----你-----好厉害,真没----没----没想到,打-----打-----打炮是这------这-----这样的快-----快------快乐--------’

   ‘啊!---啊!----小丈----丈----丈夫,你----你----再用力、再用-----力啊!,我太----太爽----爽----爽,我快----快----快要不行了,求------求------求求你,用力插-----插-----插呀!------插-----呀!--------。’

   ‘小-----小------小穴,都-------都-----都给你,接------接-----接住,抵------抵-------抵紧我的子宫。’

咕咕咕,---------**********************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轰********

   ‘老------老------老天-----天------’

   ‘嗯,我在哪-----哪-----哪儿啊-----啊--------’

   ‘小丈夫,你-----你-----你在妈妈的肚----肚----肚皮上---上’

   ‘妈妈,你是我的新娘子,我要吃你的奶奶。’

   ‘小相公,你张开嘴巴,让妈妈的奶奶喂饱你。’

这一炮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钟之久,两个人都太累了,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石上面睡着了,上面泛出许多的水光,不知倒是汗水、淫水,还是自己亲丈夫的精水。两个全身上下都充满肉欲的人,疲倦至极,就这样沉沉的睡去。他们都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或对他们而言能够生出乱伦的结晶,更能够引起他们的性欲。


这三天的时间,小虎一直遵守对大妈的诺言,陪着她度过了人生最美的日子。

大妈一直觉得自己是在梦中,自己有嫁给了自己心爱的儿子。第四天吃晚饭的时候,小虎换了座位与自己的亲娘坐在一起。

   ‘嗯!老奶奶,我看明天太阳要打从西边出来了!’

   ‘乖媳妇,你也真是的,儿子坐你身边,和你亲热有什么不好的。’

   ‘看样子,可能是我要破财了!’(因为以前,小虎和自己的亲妈撒娇的时候,总是有目的的,不是做错事,就是要钱买东西。)

   ‘金孙呀!要钱奶奶给你,不要跟你妈妈拿!’

   ‘奶奶,我有钱花。’

   ‘你说说看,你有多久没有陪妈妈了!’(讲话的是小虎的亲生母亲)

   ‘好嘛!好嘛!人家以后多多陪妈妈!’

   ‘二妹,吃饱饭带他去洗澡吧!像头牛,满身臭汗!’小虎的大妈对亲妈说道。

   ‘儿子,你先去洗吧!妈还有事。’

   ‘二妹还有什么事?’

   ‘姐,人家的内衣内裤都有点旧了,我想去买一些新的。’

   ‘我那边有一些新的你先拿去用,打明天有空在一起上街去买!’

   ‘姐,谢谢你,这么照顾我,不然在这里我还不知道怎么生存下去!’

   ‘傻妹妹,你我是亲姊妹,怎么说这些客套话。’

小虎的大妈送给他亲妈妈的内衣裤,是她前几天和小虎做过爱之后才买的,为了是讨希望小虎喜欢。这三套都是桃红色的丝织品,是当前最流行而大胆的款式,女人穿在身上,躺在床上有穿没有穿时在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小虎的亲妈一进房打开来看,不由的笑个不停。

   ‘妈,你笑什么?’

   ‘你看看,你大妈买这种内衣裤,不是很可爱吗?好像是新嫁娘穿得!’

   ‘那不是很好看吗?’

   ‘小孩子,懂什么!’

   ‘妈,我已经十四岁了,算是大人了。’

   ‘你先睡吧,妈要先洗澡在睡。’

   ‘我替妈咪擦背。’

   ‘这是你自己说的,哪时候你变的这么孝顺妈妈了!’

   ‘老头子有没有替妈妈擦过被?’

   ‘他是王八,懒惰虫,只会打炮而以其他的都不会。’

   ‘不要管他,还是宝宝比较好!妈,水放好了’

   ‘这是小虎第一次替妈妈擦背要好好的舒服的洗一洗!’

   ‘妈,你好美喔,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妈再美,你爸爸不是一样常常不回家。’

   ‘他是瞎子,不知道妈妈的好!’

小虎的心情,这时候不由的非常的兴奋,和自己都大妈做爱,虽然说是母子,但她终究只是自己的阿姨,现在即将对自己呈现她的裸体的人,却是她真正的母亲,她的阴道是生出自己的地方。他不知道和自己母亲做爱会发生什么问题!当小虎的妈妈把衣服脱掉的时候,他又是一愣!

   ‘乖儿子,你在发什么呆!’

   ‘妈,好漂亮喔!’

   ‘少油嘴了,不是想跟妈妈一起洗澡嘛,快点把衣服脱下来吧。’

   ‘好,妈你先进去洗吧!’

   ‘哎呀!小虎!’

   ‘妈,什么事?’

   ‘儿子,你的那家伙哪时候变的那么大!’’

   ‘我也不知道?’

   ‘过来我摸摸看。’

   ‘嗯!好硬好烫喔!’

   ‘妈,我给你槌背。’

   ‘心肝,先坐下来给妈妈捏捏大腿。’

   ‘妈,是这样么!’

   ‘再往上去。’

   ‘是这里吗?’

   ‘再往上面捏!’

   ‘是这儿?’

   ‘不是的,你先坐好,我坐在你的腿上。................对这样比较好捏。................你揉一揉人家的肚子嘛!’

   ‘妈,你躺在我的怀理我比较好揉嘛!’

   ‘嗯!嗯!嗯!对,对再往下面一点点!’

   ‘妈,这个地方怎么样?舒不舒服!’

   ‘这里摸起来有点麻酥酥的!’

   ‘这样可以么吗?’

   ‘再往下一点点,用力揉,---用力,你用手摸妈妈的沟沟内!’

   ‘嗯!有一粒大肉志。他在跳动呢?’

   ‘你捏捏看!’

   ‘呜!呜!可以重一点捏!’

   ‘乖儿子,你捏的好好,真舒服!’

   ‘嗯!!!嗯!!!可以往里面挖挖看,对!!!!对!!!!就是这样一直往身处挖!’

   ‘儿子,你躺下去一点,嗯!!!嗯!!!嗯!!!再下去一点。’

   ‘你的家伙在跳呢?’

   ‘你很喜欢它!’

   ‘让你玩好了!’

   ‘你今天不吸妈的奶吗?’

   ‘这家伙揉的妈妈的小穴都流水出来了!’

   ‘来,小家伙,进去玩玩。’

   ‘唉呦呦,痛死我了,小心干,你是故意的还是真的。’

   ‘妈,我怕你生气。’

   ‘急死我了!我们上床去吧!这浴池太小了。’

小虎听了他妈妈的吩咐,将她平放到床上它的狐狸尾巴才露出来。

   ‘小虎,用力......用力插进去。’

卿---------插进了三四寸。

   ‘好宝宝,用力插一插,我穴内太痒。’

   ‘你出水了,磨菇了这么久。’

   ‘妈,现在舒服点吗?’

   ‘心肝,搞进穴内多少。’

   ‘你摸摸看。’

   ‘咬哟,弄了半天,只进了一半。我的妈呀,我已装满了。’

   ‘不用急。’

   ‘还不急,那这一半怎么办。’

   ‘妈,跟你做爱的感觉与大妈完完全全一样。’

   ‘总有点不同的地方吧?’

   ‘要挑嘛,只有年龄。’

   ‘我就是挑的,她喜欢管事,我不喜欢。’

   ‘对了,你此大妈更美。’

   ‘你少盖。谁不知到你现在是在妈妈的肉肉里面才这么说!’

   ‘我从不骗人。’

   ‘男人搞女人,当然都是先搞漂亮的呀。’

   ‘妈,我学会做爱不到一礼拜。’

   ‘是谁教你的?’

   ‘是干妈,上次去她家住的时候学的。’

   ‘这个婊子,我要剥她的皮。’

   ‘别闹事,宝宝以后以后不搞她好了。’

   ‘然后回家就与大妈搞。’

   ‘你大妈她太不像话。’

   ‘第二天她要我来跟妈妈住,我还以为老头子已经回家。’

   ‘她还真会做人。’

   ‘妈,我不会偏心的。更何况我和大妈是真心相爱的,当然我更爱你。’

   ‘偏不偏心谁知道。’

   ‘我会做给你看。’

   ‘嗯,宝贝,都快进去了哩。’

   ‘现在舒服吗?’

   ‘才不舒服呢,胀得我喘不过气来。’

   ‘妈,我爱你。’

   ‘唉哟哟,小宝贝,我更爱你呀。’

   ‘好了,已全根进去。’

   ‘你好美,你好美,真是好穴。’

   ‘哦,我的老天,这种味。’

   ‘宝贝,快吸妈的奶呀。’

   ‘在感觉上,没有干大妈那样顺畅,满足。’

   ‘宝贝,你不快乐。’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妈不够女人味?还是我是不够淫荡。’

   ‘我想宝宝和妈多住几晚会改变的。’

   ‘这可能是妈陪你太少。妈以后会常常和你一起的。’

   ‘可是,你陪妈时,你做什么,妈从来不管。’

   ‘妈,我一想到,我是从这边出来,就有点不自在。’

   ‘笨小子,世界不与妈妈打炮的,少之又少。’

   ‘我主要是怕你生气。’

   ‘我才不那么傻,我是求之不得。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打炮,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咪。’

   ‘所以呀,像这种问题,如果不搞过,谁都不敢谈。’

   ‘这倒是实话。’

   ‘这就是假面具,不容易拿下问题。’

   ‘别的国家不去管它,台湾乱伦的,超过百分之十。白天,大家正人君于,威风八面。一到晚上鸡巴硬了,它管你伦理不伦理,先痛快再说。这种乱伦被外人知道的,只在十万分之一o而早年的养女盛行时,约占千分之七八。人只要吃饱了,身体健康,它不发泄,必然会生病。’

   ‘妈,看不出,你懂的真不少。’

   ‘你也认为妈是糊涂虫。’

   ‘妈是大智若愚。’

   ‘能傻最好傻、日子好过。’

   ‘妈,听你一席话,我们母子感情已完全溶在一起。’

   ‘小子,我们两个本来就是母子连心。’

   ‘妈,我爱你’

他用力的搂紧她,揉着,咬吻嘴唇。她像蛇,紧缠他全身。

   ‘虎儿,有一半插在子宫呢。’

   ‘我爱你,我要使你满足。’

   ‘心肝,慢慢揉;’她咬着他耳朵细声说,比蚊虫的声音还小。’

   ‘你在咬它’,同样的,贴着她的耳,轻轻细语。

   ‘啊!啊!用力的挺几下,我要出了。’

   ‘唔,像一杯热鲜奶,一下子淋在龟头上,美极了。’

   ‘哦,心肝,还是用揉,我喜欢。’

卜滋-------------------卜兹-------------------------卜兹-----------------

   ‘嗯,这种美感,像是在撕妈妈的心。’

   ‘不对,我说这是仙果。’

   ‘嗯,我说我们母子两是是连心果。’

嗯,你------你-------你咬得-----得好厉++++++厉++++++厉害,我---------我----------我实在--------在-------在太爽---------爽-------爽了。啊啊啊,你-----------你-----------你用---力-----------插呀++

呀++++++呀千万----------万----------万别慢------------慢-------下来---------来-----来呀------------呀+++++++ l

啊啊啊,这+++++++这+++++++这是生-----------生---------生死关+++++关+++++++关头呀+++++++呀++++

--------------卜滋-------------滋--------------------滋----------------------

唔唔,小--------小-----------小心肝------------肝-----------肝我已-------已-------已经不行---------行-----------行了---------了-----------了----------------

最后一-----------一---------------秒钟-----------------钟-------------钟要忍---------忍上-------忍耐------------住-------------住呀----------

我----------我----------我------------我上----------

咕++咕++咕++咕++咕++

轰++轰++轰++

哦------------------哦-------------哦--------------

嗯+++++++++++嗯++++++++++++++++嗯++++++++++++++++++++=

人++间++难++得++几++回++再++琼++浆++玉++树++几+++人++尝++

   ‘心肝,我完完全全是你的。’

   ‘我也一样,完完全全是你的。’

   ‘我怕压坏你。’

   ‘别管它,我好困。’

就这样这对真正的母子,躺在床上享受做爱后的舒畅。小虎的妈妈,小穴里面还不断的流出自己儿子的精液。


PS:

最近用功的贴了几篇文章,希望各位喜欢。我有一篇英文的 " Family guide of incest practice" 约为 54KB,(可以练习,或用来自慰一番) 不好贴,有兴趣的网友请写信告诉我,也可以交换心得。(英文程度要佳,才容易看懂)。由于我不是凹凸的会员,以后可能没由机会再为大家服务了。


恐怖小说 马玉虎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暴力小说 童话小说 女女小说 四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