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盲妹

据粤文《别有一番滋味在鸠头》改写:

阿狼在香港面会阿凡,寒暄之后,就提起《鹏城艳》、《东莞乐》。

阿凡面有愧色,说道:“那是骗人的,不过,既然来了就去特区走走吧!”

两人出海关口,恰巧遇上颖治,阿凡顿失了行动自由!

阿狼在台湾可谓不愧为‘狼’!至于‘特区马杀鸡’,阿狼真是大乡里之至。

阿凡说:“不如就在火车站的港龙酒店下榻了,找个盲妹试试试,在这楼下做指压的盲妹,按摩功夫第一流也!”

至此,阿狼也不禁‘咭’一声笑起来,问道:“会不会有危险呢?”

阿凡说:“如果你不一定想打真军,马杀鸡就最安全啦,就算查房亦不怕也。”

阿狼反正闷极无聊,于是任其摆布。

三十分钟后,果然有个盲妹进来,这位失明少女,样子是不错的,年约二十三、四岁,斯斯文文,楚楚可怜。

当她推房门进来时,鼻子上架着有色眼镜,身穿白色长袖恤衫,下配蓝色长西裤,不肥不瘦,但皮肤滑美如雪,令人惹起食欲。

阿凡叮嘱她道:“你好好招呼我的老朋友,他是第一次来特区,如果做得好,一定有打赏!”

‘盲妹’微微一笑,用纯上的北京话说:“谢谢!”

阿凡向阿狼打个眼色说:“白洋梅在下面餐厅等,我要出去了,你们慢慢啦!”

阿狼再仔细观察这个盲妹,看来她是一个受过教育的女孩子,因为她的谈吐甚为文雅,对答亦相当有礼。

例加阿狼问她:“我应该叫你什么小姐呢?”

“不要客气,叫我阿莲好了!”

“你做按摩这一行很久了吗?”

“不,我毕业刚刚三个月,没有什么经验的,但我会尽力而为,希望不会令你失望啦!”

阿莲先把一些按摩膏涂在手上,用力的擦了擦,先在头部按摩,继而面部,然然后她命阿狼脱去外衣,以便可以方便按摩胸部和背部。

手法是那么纯熟,经过二十分钟,发现盲妹的按摩手法果然不俗,用力轻重,恰到好处。

最妙的是:当她的玉手摸到阿狼最敏感的地方时,立即停手说:“先生,你需要我按摩那个地方吗?”

阿狼亦老实不客气问:“你不怕犯规乎?”

“本来有规定是不可以同客人干的,但如果你喜欢,我也乐意替你服务呢。”

说时迟,那时快,盲妹已经把狼‘宝宝’拿出来,开始另一种服务。

讲良心话,‘吞蛇’与‘玩蛇’这两种玩意,阿狼并不觉得有什么新奇之至,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由‘盲妹’进行,由于好奇,姑且一试她的‘玩蛇’手法是否到家?

真奇怪,她看不见,祇靠触觉,已能把握到重点,她坦白承认‘玩蛇’这门功夫她也是曾经受过训练的。

在一些‘润滑剂’配合之下,被她抽得两抽,就几乎顶不住矣。

此盲妹有个美妙身材,正所谓肥肉送到咀边,说什么也要占点便宜,于是乎,他替阿狼‘玩蛇’,阿狼也玩她的娇躯,又捏又挖又摸,相当过瘾。

正当阿狼被玩得舟车晕浪,快要‘呕吐’时,她突然停手,并且把粉面依偎过来:

“你觉得舒服吗?”

“舒服极了。”

“你喜欢和找做朋友吗?”

“当然喜欢!”

“那么,我介绍妹妹给你,她也是伤贱的,你不介意吧?”

阿狼点头之际,她突然加快动作,就在这时,小家伙兴奋到顶点,随即‘喷火’。

盲妹轻轻说:“先生,你好劲呀,好多呀!”

阿狼唯唯,叹了一口气:“谢谢,你令我好开心!

出了火,她才解绎为什么要介绍其妹?

原来,她的妹妹比她小两岁,同样有先天性缺陷,自幼双目失明,因此至今还找不到男朋友。

阿莲带着几分惆怅的语气说:“先生,虽然我看不见,但我相信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朋友,所以才希望得到你的帮忙。我妹妹叫做阿杏,今年才十九岁,除了视线有些问题之外,她长得很漂亮的。”

“为什么要我做她的男朋友呢?”

“老实说,我们这的生活很清苦,希望她能找到一位可托终身的男…”

她没说完,阿狼已经意会到这是什么一回事了。

正如阿狼有些朋友,在‘特区’养个小老婆,每月祇花一两千元,便可以维持生活了,有些‘玩家’,更在‘特区’不同地点‘包’个情人,每逢周末就过去‘慰劳’,算起来,比去‘大场’经济实惠得多。

可惜,阿狼对这种兴趣不大,因此婉言拒绝。

最后,阿莲带着恳的口吻说:“先生,不加明天我带阿杏来见你,如果你不喜欢就算了,好吗?”

经不起阿莲苦苦哀求,阿狼唯有答应。

第二天,阿凡获悉哈哈大笑:“阿狼,在台湾你是第一流的玩家,但在这裹,你变成第九流,因为你太富同情心了!”

阿狼被笑得眼光光。

阿凡继续说:“在这边,如果每月花得起一两千港元,随时都可以找到漂亮小姐,何必找个盲妹?”

阿狼迫于向他解释一番,阿凡说:“好吧,我不反对你见她妹妹,不过,你可要记住,不可尽信呀。”

第三天晚上,是最后一晚停留了。

由于在‘的士高’疯狂了整个晚上,因此疲倦得要死,回到酒店,冲完个热水浴,正想抱头大睡,明日一早返港。

那知到,上床没多久,就听到拍门:“先生,是我呀,我是阿莲!”

蒙蒙胧胧睁开眼睛,打开房门,正是阿莲,在她耳边的,还有一位漂亮的少女,可是,她并没带上太阳镜,所以不料到她是阿杏。

阿莲说:“我知道你明天就要走了,所以今晚带妹妹来见你,她就是阿杏。”

奇怪,阿莲曾经说,阿杏是失明的,为什么她既没带黑眼镜,同时又能够张开眼睛呢?

“她就是阿杏?”阿狼半信半疑。

阿莲说:“是的,她就是阿杏,她是患了白内瘴,看不见的。”

由头到尾,站在阿莲身旁的阿杏,始终默默不语,为了令她放松一点,终于说:

“阿杏,你不要怕,我们祇是做个朋友。”

“我知道。”阿杏终于启齿了,她的声线是矫中带尖,十分响亮。

“我姐姐说,你是个可靠的男人,所以我才会来!”

阿狼点点头:“阿杏,加果我的能力可以帮到你,一定会尽力,你放心好了。”

阿杏带着苦笑:“我不敢太奢望,祇望在经济上帮帮我,我想学打字,学成后,可以在写字楼工作,同时,我又想学英文。”

她表示:每个月的学费,大约需要港币两三百元。

阿莲轻轻地拍拍阿杏的肩膀:“今晚你就在这睡一晚,明天早上我再来接你,好不好?”

阿莲这样叮嘱妹妹,一切都尽在不言中,目的原来是用肉体作一次交换,代价祇是每月数百元。

阿狼磷悯之心,悠然而起。

阿莲走后,阿杏就呆呆的坐在床上,两人谈了很多。

从谈话中,获悉阿杏的双亲早逝,她们姐妹俩是由姑妈抚养成人。

年前,他们由农村走到特区来碰运气,得到一位亲属的帮忙,在一家食店当小工,阿莲则专门在宾馆替客人‘马杀鸡’,如此这般,还算可以找到生活。

阿莲爱妹情深,不想阿杏也当‘马杀鸡’女郎,因此千方百计,希望替她找个好丈夫,以寄托终生。

在两人亲密谈话之中,偶然拥抱到一些软绵绵的肉体,又嗅到一阵阵少女的幽香,不期然就引起男性最基本的冲动。

阿杏可能从未有过接近男人的经验,因此,她由头到尾像个木头般,毫无反应,偶然给摸到她的乳房,阿杏就立即哗然大叫。

她轻轻说:“先生,你相信吗?我从没和男人睡过的。”

“我相信。”说着,一只狼手已忍不住轻轻伸到她的三角地带。

“唔,我…”她欲拒还迎的,身体左摇右摆。

隐约中察觉到她的神秘之地有点润滑,心知这是女性的正常反应。

再施‘一指功’,在她最敏感的三角尖端轻轻地按,阿杏开始有反应了,阵阵的喘气声。

不久,‘三角地带’中央的溪流,更为湿润了。

此际,阿狼已经如箭在弦,一个翻耳,实行长驱直进。

她大叫:“哎唷,我好痛啊!”

“不要怕,我会慢慢来的!”说着,立即收腰,一下一下的推进。

阿杏不断呻吟,有时发出痛苦的叫声,阿狼有几分相信。阿杏很可能是个处女。

就这样,阿狼揽住她,睡着了。

直到一觉醒来,天已微亮,快天光了。

第二次向阿杏试探,似乎反应来得较激烈,于是把心一横,干了再说。

和一个毫无经验的少女做爱,有苦也有乐。

苦的是一边弄,她一边叫痛;乐的是,那家伙是那么紧的压迫着阿狼的‘宝宝’,怪舒服的。

终于,一轮最后冲刺,交了货。

阿杏幽幽说道:“先生,我一切都交给了你,望你不要忘记我!”

回到香港,阿狼良心作怪,又汇了两千元港币给阿杏,算是一种回报也好,帮助也好,至少在欢场中,像阿杏如此纯情的女孩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阿狼回台湾之前,阿凡又提议北上,阿狼说:“一次就够了,见到阿杏,你替我问侯问候她吧!”

阿狼回台湾后,总有那么丝丝的挂意,早知就不提什么《鹏城艳》了!

- 不忍告终又如何?


很色的小说 盲妹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男男小说 暴力小说 外遇小说 童话小说 法译小说 女女小说 暴虐小说 二种结局小说 强暴小说 四打小说 奸尸小说 变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