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tzi.net

淫荡的女秘书

美玲在无意识中的翻阅雏志,一页接着一页,但她几乎没有把心放在上面,只是机械化的动作。

美玲家住遥远的澎湖,家里还有一个母亲一人在家。而她在大学毕业后,就来到高雄,好不容易找到了目前这个秘书工作,她在高雄没有亲友,只好租了一间只容纳单身的小套房。

此时,左邻右舍的人几乎全部看不到人,因为今天是星期日,眼看着邻居的女孩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去了。

只剩美玲一人在属于她的天地里呆坐着,其实她长得不错,只是生性害羞,只要有人和她交谈,她就脸红了半天。她的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小巧而高翘,嘴唇红润而甜美。

而身材更是增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美玲来此工作才短短三天时间,刚来时公司的人都对她不错,只有一位身材很丰满的杨小燕对她不太友善。

杨小燕的工作是会计方面的,她每天都穿着曲线毕露的服装来上班,公司的男同事更喜欢靠在她的身旁,闻她从胸口散发出来的芳香。

美玲刚来上班的第一天,由人事处主任带至办公室见见所有同事,他们是服装贸易公司。

当美玲走入办公室时,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人事主任陈成文说道:“各位同仁,这位是洪美玲小姐,将加入我们的行列,洪美玲小姐刚从校毕业,请各位互相关照。”

人事主任看了美玲,又接道:“洪美玲,请你也讲几句话吧!”

美玲满脸通红,揉搓着她手中的小手巾,她低着头望着自已的脚,声音压得很低的说:“我叫美玲,请各位多多指教!”

办公室里的男同事王汉,笑着说:“我们会的。”

办公室里的所有男同事都各怀鬼胎的笑起来。

只有一个长得很清纯的女孩,打抱不平的说:“你们少起哄了,别欺侮人家就好了。”

人事主任陈成文把美玲安顿在那打抱不平的女孩身旁,然后,人事主任正色的对女孩道:“王小惠,你要好好的照顾这个新来的小妹哦!她刚来有许多事还不了解,你好好的带她熟悉一下吧。”

陈成文讲完就拍拍美玲走了。

洪美玲很感激的看着王小惠一眼,要不是这个短发的王小惠解的围,洪美玲不知如何是好。

美玲对王小惠道:“王小姐,以后请你多多指教了,我今年才刚踏入社会,很多事不懂,以后请多费神。”

人事主任陈成文一走,同办公室的五个男同事,全靠紧了王小惠她们这边,大家七嘴八舌的说:“洪小姐,你今年几岁?”

“洪小姐,你是那个学校毕业的?”

“美玲,你有没有男朋友呀?”

“他是说要好的…”

“…”

洪美玲这未出社会的女孩,被这一大堆问题弄得面红耳赤,就在此时,杨小燕道:“哼…你们这些人真奇怪,你们好像没见过女孩子似的,干嘛问人家这么多问题…”

小燕的手理理头发,很不屑的说:“洪小姐,长得嘛…脸是很漂亮,但是…好像嫌、嫌苗条一点,你说是吗?王汉。”

此时,也围在洪美玲身边的王汉,连忙走到杨小燕的身边,很谄媚的用手伏着小燕道:“是呀!洪美玲小姐是属于苗条型的,而你畅小燕小姐是丰满型的,各有千秋,都很漂亮。”

王汉是个高大、雄伟的男人,他今年二十八岁,而且他因人长得英俊高大,所以在女人圈是很吃得开的。

而这个杨小燕的外号就叫做“万人插”,主要的原因是她的身材丰满,而且新潮、大方、浪荡。

杨小燕与这个公司里的许多她看得上的男同事,及高等干部们都有过一手,这是公开的秘密。

此时,她又娇声的说:“王汉,我好渴呀!”

王汉马上会意道:“我去帮你倒杯水。”

王汉走没几步,回头道:“美玲,你也要吗?”

杨小燕本来很得意的笑着,一听之下不由得怒从心起,因为,她本想好好的表现一下,让洪美玲知道她的厉害,怎知?这王汉居然当着她的面叫美玲的名字,还穷谄媚。

那些围着美玲的男同事一看小燕的脸色,知道她已生气了,就赶紧回座埋首卷宗里。

杨小燕的父亲是个商业巨子,他的财产是无法计算的,而小燕的母亲在小燕十九岁时就去世了。

而她父亲认为自己已将近六十了,而且健康欠佳,况且女儿已十九岁了。就打消了续弦的念头。就这样近一年,他的父亲健康每况愈下。

于是,她将父亲送到乡下去养病,自已则在她们家的房子及公司宿舍住着,以她家的财富她是无需工作的。

但是,她因为只有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所以,她以工作来充实她的生活,才不致于太无聊、太孤单。

而她所工作的这家公司也是父亲早年投资的,故全办公室的人都对她容忍,使她更目中无人。

此时…

王汉拿着开水已慢慢的走过来,将水放在桌上。

他笑着说:“小燕,水来了,请喝吧!”

杨小燕很不友善的瞪美玲一眼,也瞪了嘻皮笑脸的王汉一眼,恨恨的把头摆开,冷冷的道:“哼!我不喝了!”

王汉这在女人堆打滚的他,是何许人物,他忙堆起笑脸,将手放在她的香肩上,将热呼呼的嘴靠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道:“小燕,你别生气嘛,晚上我们一起去玩好吗?”

杨小燕一听,眼睛一亮,满脸生春,但,她仍装做生气的模样,拍开他的手嘟嘟嘴说:“讨厌,滚开点!”又白了他一眼道:“死相!”

王汉一看杨小燕的表情,知道她已经动心了,就拍拍她浑圆的臀部,十足大情人的派头道:“小燕,就这么决定哟!”又附在她耳边,低声的说:“我会让你快乐的。”

杨小燕又娇媚万分的白了王汉一眼,又用手捏了他的大腿一下,嗲声嗲气的对他说道:“讨厌,人家不知道。”

王汉又拍拍她的屁股道:“小燕,就这样哦!”

王汉说着就回到他的办公桌,但,仍不时的的看着洪美玲,美玲一接触到他的眼光忙避开。

不久…

下了班以后,王小惠就与洪美玲回到了属于她们比邻而居的大楼里,王小惠与洪美玲聊着天。

“美玲,你刚来这里,一切都不太熟悉、了解,过几天你就会习惯了,办公室每个人都好。”王小惠顿了顿又说:“除了…杨小燕,其实她心地也很好,做人也海派,讲义气,她有的别人跟她要,她都会给。”

美玲只是专心的听着,偶尔也轻嗯一声,表示很专心的在听。

王小惠接着又说:“其实小燕和我十分要好,但,对你有点敌意,你别放在心上,她是看你漂亮心里不舒服罢了。”

美玲红着脸说:“那里,我觉得杨小姐比较漂亮。”

王小惠笑着说:“说真的,你们两个是各有千秋,你们是两个不同的典型,小燕是热女郎,而你…”王小惠沉吟一下道:“而你是青苹果!”

美玲笑着说:“王小姐,你的比喻真有意思!”

王小惠说:“美玲,以后我们都直呼名字就好了,别什么小姐、小姐的,听起来很生疏的感觉。”

美玲笑道:“好啊!小惠。”

小惠笑道:“这才对嘛!”

就这样美玲在这公司里也过了两天,她觉得杨小燕这个人也很不错,她是属于口直心快的人,而王小惠这个女孩子很会照顾人,做人十分成功,全公司的人都和她相处的不错。

想到这里,美玲的脸浮起了一抹微笑。


“呯!”

猛的,房门被人推开来了,发出很大的声响。

美玲被这突然来的巨响,吓得叫了起来…

“啊…”

美玲定神一看,原来进来的是小燕及王小惠。两人抱着一大堆东西,只好用脚把门推开。

两人谈笑风生的走进来。

王小惠一看美玲还在宿舍,就说道:“美玲,你没有出去啊?”

美玲笑着说:“没有,下了班,吃了午饭我就回来了。”

杨小燕把她双手抱的东西往床上一丢,理了理头发,又坐了下来,把脚下三寸高跟鞋脱下来。

“累死我了,逛了一个多钟头的街,真不是盖的。”

小惠说道:“谁叫你这么爱漂亮,穿那么高的高跟鞋去逛街,这简直就叫做自讨苦吃,美玲你说是吗?”

美玲笑着说:“就是嘛!小燕这叫自讨苦吃。”

这三天的相处之下,已使她们三个女生已是有什么讲什么了,而小燕和美玲相处得融洽,也得归功于小惠。

小燕骂道:“得了,你们就别穿高跟鞋让我看到。”

小燕又想起什么似的道:“美玲,你晚上有空吗?我邀你跟我们去夜总会玩。”

美玲道:“好啊!我还没有去过夜总会呢!”

小燕说:“我们三个人先和他们三个风度翩翩的男士去吃个晚饭,大伙再去夜总会玩。”

六点正,她们就各自穿着最漂亮的衣服,一起步出宿舍坐上了计程车直接开到饭店集合。

下了车就看到三个很健壮的男士在门口等候她们。

小燕道:“林凯、江先生、沈先生,我们大伙先进去用餐,然后再边吃边聊介绍认识,各位有意见吗?”

其中一名一直看着美玲的男士道:“是,是,小姐们请。”

浩浩荡荡的六个人,就一块儿的步入饭店。男士们大方的点着酒菜,不久侍者把酒菜送过来。

小燕首先说道:“我帮你们介绍一下。”

他们互相点头,微笑着。那个林凯坐在小燕的身边,而江芳坐在美玲身旁,小惠的身旁坐着沈先生。

他们三个人喝着酒,吃着菜,也不时敬着女士们。美玲也喝了两杯,小燕的酒量很好!

林凯不时敬小燕的酒,此时,小燕已满脸通红,媚眼生春了,林凯的手轻经移到了小燕的大腿上。

慢慢的…

林凯轻轻的摩擦杨小燕的大腿,小燕被他摩擦的似乎十分受用的眨着她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

此时,杨小燕大腿张开了些,使林凯的行动能更加方便深入。林凯就越过她的三角裤,直摸到小河潺潺的地方。

林凯的手在她的阴核上扣弄着,又不时的揉搓小燕那两片肥厚的阴唇,使她的阴户深处有了某种变化。

猛地…

一股淫水直淌出来。

弄了林凯满手都是淫水,他两腿之间的阳物,也不由自主的高翘起来,涨大的直欲破裤而出。

小燕此时也从桌底伸过雪白的玉手,在林凯的大腿磨擦、挑逗着,慢慢又放到已硬涨的鸡巴上。

她一摸到即会心一笑,她这一笑使林凯的胆子大了不少,林凯此时就更加挑逗性的在阴核上扣弄。

小燕猛地俏脸飞红,身子一颤。

与小燕、林凯同桌的人都各自吃着酒菜,聊着天,并没有注意到他们桌子底下的勾当。

此时…

杨小燕已被林凯挑逗得欲火如焚,浑身都酥、麻、酸、痒,尤其是那潺潺流水的阴户尤甚…

小燕此时十分需要肉体上的享受。

于是…

小燕实在忍耐不住了,她说道:“小惠,我的身体不大舒服,想先回去休息一下。”

小惠一看小燕的俏脸飞红,呼吸也急促,小惠与她共事了两年,又怎会不知小燕的事…

小惠笑着说:“小燕,那你就回去休息一下吧。”

小燕就对林凯说道:“林凯,你送我回去吧!”

林凯马上站起来,但林凯他在站起来之前,先用他的外衣放在手上,以便摭住自已裤子上的帐蓬。

小惠笑着说:“你们快去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林凯与小燕进入了某旅社的一三八号房间时。他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那火热的嘴唇。

“唔…”

小燕也狂热的反应他。

林凯的手已经十分不安份的在小燕的全身上下探索着,而小燕的手也在林凯的背部摩搓着。

此时…

小燕很艺术性的摩擦着林凯的背部,连带的,林凯狂热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变得十分斯文的爱抚她。

林凯十足绅士风度的轻轻解开了小燕胸前的扣子。一粒、两粒、三粒…

终于她的上衣散了开来。

小燕的里面是一件雪白的乳罩,不知道是因为小燕的乳房太过于大呢?抑是乳罩的罩杯太小,使小燕的乳房大半露在外面。

林凯这一看不由得他血脉贲张,心跳加速了起来,耐不住伸出手去,打开了小燕的乳罩…

蓦地…

小燕的两只坚挺、浑圆、雪白的乳房跳弹了出来,两只乳房地顶端就是两粒如樱桃的乳头。

看得林凯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搓了起来。但是林凯似乎仍嫌不够,就俯下头去用嘴含住了樱桃。

接着,他又缓缓的吸吮着乳头,再把舌尖舔弄着小燕的乳晕四周轻巧的打转着。

小燕被他吸吮得一张樱桃小口,忍不住娇哼出声:“哼…唔…唔…”

两只媚眼已眯成一条线。

林凯的手又缓缓游了下去,直到了那早已春潮泛滥的桃源洞口,他在芳草栖栖的洞口又一阵揉搓。

林凯此时进一步的又把她粉红色的三角裤给缓缓拉下来,先摸了滑腻腻的一手,林凯才又把她的裙子卸了下来。

他的眼前呈现了一个雪白如玉的裸体美女,身材是凹凸分明,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

林凯此时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脱去了他的长裤、上衣、内裤,把衣服丢得满地都是。

那…

早已青筋暴跳,怒不可遏的大阳具,此时已脱颖而出,龟头有如一个初生小孩的拳头。

而且又硬又热。

杨小燕现在微微眯着一对媚眼,一看到他那根又大又粗的阳具,芳心一阵乱跳,连吞了几口口水。

他只是呆立原地,因为他已被眼前的美色所惑!

杨小燕见林凯他久久没有行动,就张开了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故意吸口气,挺挺那原已超大的胸脯,再故意的娇吟:“唔…”

林凯此时才如梦初醒,身子猛的一震,就连连吞了好几口口水,笑笑就往床上美人走去。

小燕看见他走了过来,就张开了她的双臂,春花般的脸上泛出了一股笑容,那笑似乎是纯洁无邪的。

小燕这人真可谓:“天使般的脸孔,魔鬼般的身材。”。

林凯猛的一把握住了小燕的那对豪乳,嘴也吻住了那两片带笑的嘴唇,他觉得其乳大而软。

杨小燕被吻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祇好用手在林凯的大阳具上,来回的抽动,使原本粗硬的阳具尤甚。

“唔…”小燕娇吁着。

林凯此时粗鲁的在小燕的全身上上下下各部门活动,他这粗矿的作风,反而使她有无限快感。

小燕浪吟道:“唔…林凯…唔…别嘛…”

小燕搔痒的全身酥麻畅快,尤其是从乳房传来的快感,便直传到阴户深处使她阵阵骚痒。

此时…

杨小燕已是欲火烧晕了头,她的大豪乳更是高高低低的上下起伏,樱桃小口不时哼出令人神伤的声音。

“唔…喔…我痒…”

林凯不愧是一个调情圣手,他知道如何使一个女人更加需要,此时,他的手已移到了重地…阴户。

林凯他狠狠的扣弄,摩搓着那粒涨大如花生的阴蒂,来回的一阵按摩,使小燕的春潮泛滥。

她的眼睛此时已水汪汪的一片,饥渴的看着他,林凯心知她已十二万分的需要…

于是,他更加用力地吸吮乳晕。

小燕喘道:“喔…唔…林凯…我…人家会痒…死了…你别再逗我了…快…”

林凯故意问道:“小燕,你那边痒?”

小燕红着脸道:“里面嘛…”

林凯又用劲的搓搓阴蒂,再道:“那里痒呀?”

小燕全身颤抖着说:“小穴…唔…人家的…浪穴痒嘛…林凯你这死人…你快点…”

林凯又道:“快?快什么呀,不讲我怎么知道。”

小燕不管了,她浪呼呼的说:“人家要你插嘛…”

林凯十分得意的笑了一笑,就猛一翻身骑到了小燕的雪白玉体上,先长长的接一个热吻。

正当两人在热吻时,小燕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腿叉开来,并濒濒将阴户凑上迎接大阳具。

热吻后,小燕笑着说:“请你快插入吧。”

凯笑道:“好:我进去了,你准备好了没有?”

小燕道:“放马过来!”

小燕话声方落,林凯已经猛然的就将他的大阳具朝她的阴户洞口,狠狠的顶了进去。

“滋…”

小燕的娥眉轻皱,身体向后退避,娇哼着:“哦…死了…”

林凯此时低头一看,自已那根紫红,粗大的大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小燕的阴户内了。

他只觉得大阳具龟头的顶端顶到了她的芯,而大阳具整根被包得紧紧的滋味十足。

而杨小燕被林凯这猛然一插,并且一插就是猛的到底了,使她感到即舒畅又痛快。

杨小燕本已欲火如焚,饥渴万分,极想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乐趣,却不料阳具粗大得使她一下子吃不消。

她叫道:“哎哟…我不要了…林凯…你先拔掉一些…我涨痛死了…唔…”

林凯道:“你刚刚不是要我插你吗?”

小燕道:“刚刚是刚刚…现在人家…不要了嘛…你先抽出…快嘛…”

林凯听杨小燕这么叫,知道她是真的很痛,连忙伏在她的身上不动,阳具却在她的洞内直跳动。

杨小燕本来是想推开林凯的,但见他没再轻举妄动的意思,只是静静的伏着,她也就作罢了。

但是…

不对呀!

小燕觉得她的阴户内似乎有东西在跳似的,小燕不信的看看林凯,而他也没有动呀…

但…

怎么?阴户又在动了。

她突然想到肉棒还停留在肉洞内跳动。

林凯却若无其事的热吻着她的脸颊。

此时…

杨小燕的脸、嘴、心口、手脚,全身都直发烫,她的嘴唇干燥,心猛跳,淫水更是泉涌而出。

小燕娇吟道:“唔…哎哟…我好难受…林凯…我的全身…直发烫…好难受…”

林凯这个花丛圣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女人的需要,可是,此时他存心要吊她的胃口。

林凯道:“小燕,好啊!我可要抽出了。”

林凯边说边把阳具拔出了杨小燕的阴户,而小燕的嘴本来还直叫不要,现在却挺着下半身怕他真的拔掉肉棒。

但…

林凯还是将肉棒拔离了肉洞。

杨小燕猛觉得她的肉洞顿然空洞,使她空虚难受,偏偏又骚痒得直透心口。

此时…

杨小燕宁愿塞得满满的涨痛,也不愿意空荡荡的难过、骚痒,于是,她濒濒挺凑肉洞。

小燕浪吟道:“林凯…我好痒呀…”

林凯一手狠狠的揉搓她那双巨大的丰乳,又用手探向小燕那湿淋淋的小穴。

小燕忍不住了,她呻吟道:“哎哟…林凯…快嘛…这次…我不管了…你插死我…也没有关系…快干死我吧…”

林凯又道:“小燕,你要了?”

她浪吟道:“亲哥…我好想…好想你的…好好的插吧…我的小浪穴…好吗?”

林凯笑道:“好!”

林凯的语音一顿,他的大肉棒又齐根没入了,小燕那湿淋淋的浪穴拼命的挺向肉棒迎合。

噗吱…噗吱…

小燕闭着双眼浪叫道:“唔…好舒服…这一下…我真的很舒服…哦…太痛快了…唔…”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可不是吗?当你不给她时,她偏偏要,当你要给她时,她却不要了。

不知那位文人曾讲过,女人像影子,当你追她时,她就逃避你,当你躲开时,她会回头来追你。

上帝创造女人不是让男人了解的。

话说…

林凯看到小燕那付满足的样子,心中十分得意,如果女人不想要的,单方面弄起来就没有意思了。

男人就喜欢看女人满足的样子。

林凯心中一高兴,更是使尽吃奶的力量加快速度抽插起来,把小燕抽的淫水如浪潮般的顺屁股沟流下来。

林凯下面的大肉棒,死命的乱顶乱撞起来,把小燕整个人魂飞魄散,屁股直摇摆。

“唔…哦…爽死了…我的天…好舒服哦…宝贝…林…”

小燕浪叫连连。

虽然,小燕的一双大乳房,被林凯捏的隐隐作痛,但下体的肉洞却被猛烈的抽插得十分舒畅。所以,她更觉得十分兴奋。

林凯全身使力的猛烈抽插百余下,忽然改变了战术。改使九浅一深的战术吊她的胃口。

没几下,小燕就娇喘连连了。

因为,他的九浅一身一直在逗弄着小燕,所以小燕挺起下半身使肉洞尽量的挺高。

林凯又一下子插了到底。

“哦…”

小燕娇喘着说:“唔…我这一…下子…真的爽死了…我会活活的被你…弄死…”

“哦…别这样…别这样…逗人家…我好痒…请狠狠的用力插吧。”

林凯并不理会她的要求,仍旧以九浅一深的战术应敌。

小燕此时真的全身骚痒难耐,忽然使力甩开双腿,紧紧地勾住他上下起伏的臀部。

林凯此时已不能抽得太高了。

小燕又口齿不清的浪叫道:“林凯…快…哎哟…我会死…我快要痒死了…我痒…”

“你快…快点嘛…狠点吧…顶死我也没关系…我要你快一点。”

小燕的双手死命的抱紧林凯的屁股。

林凯一见小燕的模样、浪声,就知道小燕已是很迫切的需要狠插猛抽的时候了…

林凯就猛烈的吸一口气,再憋住呼吸,突然猛烈的抬起屁股,将肉棒拔出肉洞再猛烈的全根尽入。

“滋!”

肉棒已全根没入。

“呼…”

小燕的满足呼声。

林凯就奋起了全身的吃奶力气,一会儿功夫,又已猛烈的抽插百余下,插得她淫水直流。

小燕的淫水如黄河决堤般的倾泄而出,从屁股沟流到床单上,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林凯又将他那根又粗又大的内棒,左冲、右刺把整个肉洞当水池,在里面游来游去。

小燕忽然大叫:“哦…哎哟…我的好…好情人…我太舒服了…我要泄…泄了…”

林凯一听已到时候更是加紧抽插。

忽地…

林凯猛的感觉到肉棒的前端的龟头上,被一股热流冲激到了,热得使他全身舒畅。

林凯笑道:“小燕,你泄了?”

小燕全身酥软的道:“嗯!我泄了好多,真是太舒服了。”

林凯一把就将泡在肉洞里的肉棒拔出来,用卫生纸把大肉棒及小肉洞擦拭干净再把肉棒猛烈的插入。

因为,肉洞里的淫水过多,会使双方的冲刺的快感降低,故他先擦拭干净后再行火拼。

林凯眼看着小燕雪白妖媚的肉体,及桃红色的脸颊,激起他的爱怜而轻抚全身热吻小嘴。

小燕睁开一双媚眼道:“林凯,我把双脚并拢,你狠狠插一会,请你把精液尽泄给我吧!”

林凯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呢?”

小燕抚着头道:“不知为什么,我的头好痛。”

林凯道:“好,那完事后,你就好好的休息吧。”

林凯一讲完话,小燕的双腿合并,林凯就一下比一下的快速抽插起来,一阵快攻猛插后。

猛的…

噗吱噗吱…噗吱…

林凯一阵颤抖后就猛烈的射出大量的精液,小燕被林凯的又热又强劲的精液冲得全身酥软。

小燕一声娇呼:“哦…好烫…”

两人就相拥着,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话说杨小燕和林凯先走一步之后,就成了江芳、汪宏及美玲、小惠二对二的场面。

他们四个人保持优雅、客气的用完晚餐后,个子十分瘦高的江芳就对在座的每个人道:“等一下我们去夜总会跳舞,好吗?”

坐在一旁的汪宏接着道:“好啊!”

江芳看着汪宏道:“你少臭美了,我是在问小姐们,你又不是小姐呀!”

江芳与汪宏两人十分风趣的对话,使得洪美玲和小惠都笑得花枝招展。

汪宏说道:“两位小姐你们肯赏光吗?”

娇小的小惠道:“我们是客随主便。”

江芳看着美玲道:“你们都吃饱了吗?”

汪宏就故意的说:“江芳,你在问那个你们呀?”

江芳就满脸含情脉脉的看着娃娃脸的美玲,却回答着他质问的汪宏,道:“就是你们呀!”

洪美玲被江芳看得不好意思把头垂了下去,杏脸马上飞红起来,使她显得更为娇俏。

汪宏十分调皮的看了美玲一眼,然后对小惠眨眨眼睛,再恶作剧的拍拍江芳,笑道:“老兄!你这是怎么回事,一看见漂亮小姐,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江芳你还真好玩。”

江芳道:“去你的,你才好玩。”

汪宏就道:“好了,好了!,我们别让小姐们看笑话了,我们都吃饱了,就向夜总会进军吧!”

美玲道:“我吃饱了。”

小惠也说:“我也饱了。”“江芳接着道:“那我们就买单吧,就可以去夜总会了。”

汪宏道:“江芳,你先去叫车子,我去买单。”

美玲和小惠两人也一同和江芳到饭店门口来叫计程车,一会儿汪宏也走出来。

江芳的手一招,一辆黄色的计程车就停了下来,他们鱼贯坐进去,然后叫司机直驶目的地。

到了目的地,汪宏付了车资。

汪宏带路,带他们进入一家气氛高雅、灯光柔和、音乐优美的一家高级夜总会内。

舞池已有五、六对在曼舞着。

他们点了饮料。

不久,饮料送上来。

江芳说道:“美玲,请你赏光跳支舞。”

洪美玲笑笑将手递给了江芳,然后站了起来,两人手牵手走入灯光幽暗的舞池里。

江芳就用手伏住了洪美玲那软若无骨的柳腰,一手握住了美玲那白嫩、细柔的手。

渐渐地…

江芳十分缓慢的将他的手圈紧了一些,使美玲的身子能靠近些,他好进一步采取行动。

一边的小惠道:“汪先生,我去化妆室一下,失陪了。”

汪宏礼貌的道:“你请便。”

小惠缓缓的走到了布置很高雅的化妆室,就拿出法国香水,喷在自已的胸口、发上及衣服上,又涂了口红,才很满意的慢慢走出来。

但…

另一边的汪宏却偷偷的将一些白色的粉,投入小惠的杯子内,然后,拿起摇了一摇又放回去。

那杯饮料还是和原来一样,看不出有何不同。

汪宏放的究竟是什么呢?

小惠对汪宏这人很有意思,所以她离坐去化妆室,又喷好多香水以诱汪宏…

王小惠故意以美妙、动人的姿态慢慢的走过来,小惠人虽娇小,但三围却是合乎国际水准。

王小惠故意荡动她那两座高峰,又一扭一摆的摇着她那个又浑圆、又高翘的屁股。

汪宏看得直吞口水。

小惠一坐定,就未语先笑。

汪宏一看小惠她那春花般的脸,充满了笑意,就像是个色中饿鬼似的盯着她的嘴及胸口看。

他吞吞口水道:“小惠,你真美丽。”

小惠是一个女人,女人最喜欢男人赞美,小惠当然也不例外,她十分高兴,受用无穷。

她笑着说:“谢谢你,汪先生。”

汪宏笑道:“小惠,我叫你的名字,你不会介意吧?如果你不介意,也请跟我朋友叫,叫我汪宏好了。”

小惠笑着说:“那我就叫你汪宏好了。”

两人正在聊天,洪美玲和江芳就回来了,江芳伏着美玲坐下后,就礼貌的笑着对小惠说道:“你们怎么不跳?”

小惠笑道:“待会我们就下去跳。”

说着,舞池就放出了时下最流行的迪斯可音乐。汪宏就对小惠伸出手。笑着说“小惠,该我们跳了。”

两人下了舞池,小惠就晃动她的秀发,跳着时下的功夫舞,一对大乳房也很狂野的晃动。

汪宏的脚虽然在动着,手也在摇晃着,可是一双色眼却盯着小惠那对令人窒息的大乳房看。

舞曲一毕,小惠与汪宏就回到坐位。

江芳道:“小惠小姐你的舞跳得真棒。”

汪宏邪门的说道:“是呀!小惠你的舞很有动感。”

小惠跳得很热,口也渴,就拿起了她的饮料,就是那杯汪宏放过东西的杯子,大大的就喝一口。

小惠笑道:“那里,我只是乱跳而已。”

汪宏一看小惠喝下了那杯饮料,就很怪异的笑着。

舞池中又响起了十分柔和、幽美的音乐。

江芳带着美玲,汪宏带着小惠都下了舞池。

两对男女一块儿,如果说,郎有情,妹有意,那他们之间的进展,就显得比一般人快了一些。

现在…

江芳已经将洪美玲整个人紧紧的搂抱在怀里了,而美玲也绝无反抗的靠在他的怀里,晃动着。

小惠也被汪宏拉近了怀里,两人在舞池内摇摆着。

汪宏吻着小惠的脸颊,而小惠也柔顺的接受了。

王小惠渐渐的感觉到脸颊直发热,口直渴、心直跳,而且有点痒,但却不知究竟那里痒?

但…

就是这会功夫,小惠就肯定了,她是阴户痒,很痒,痒得恨不得主动要求别人与她作爱。

小惠实在忍不住了,她低声说:“汪宏,我们别跳好不好?”

汪宏道:“为什么呢?”

小惠难以启齿道:“我好难过,口好渴也好热。”

汪宏看时机已成熟了,他就对正在看他的江芳做个势,然后很温柔的对小惠说道:“那我们回坐位喝饮料,再送你回去。”

小惠道:“也好!”

他们两人回到了座位,汪宏把小惠的饮料递给了小惠,她又喝了一大半,不一会小惠的脸更红了。

汪宏道:“小惠,你的脸好红。”

小惠道:“是呀!而且身体也好烫。”

汪宏笑道:“那我送你回去休息好吗?”

小惠软软的道:“好…”

汪宏扶起了软绵绵的王小惠,对面对他的江芳点点头又笑笑,江芳也对他笑了一笑。

汪宏道:“我们走吧。”

坐了计程车,她仍软绵绵的靠在汪宏的怀里。

计程车停在一栋公寓的门口,汪宏扶着她来到了一间房门口,进入一间不太大的房间。

汪宏将王小惠往床上一摆,又帮小惠脱掉高跟鞋,再将自已的衣服脱掉,倒了一杯水和药喝下。

小惠张开眼睛道:“汪宏,这是那里?这不是我的家嘛!”

汪宏笑道:“小惠,我想你可能需要有人照顾你,所以我把你带到我这里,我也好就近的照顾你…”

小惠笑道:“谢谢你。”

汪宏道:“我帮你把衣服脱掉好了,看你热得冒汗了。”

话毕,汪宏就将王小惠的上衣及裙子给脱下来,只剩白色奶罩和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

小惠也没有反对,但脸红得更厉害。

汪宏看到了小惠那付上帝创造的尤物玉体,他只觉得从丹田有股热气直冲他的肉棒。

他迫不及待的把衣服全部脱得精光。

汪宏又将小惠仅有的防线整个击破了,那条小小的红色三角裤,及雪白的奶罩全都被丢在床头。

汪宏的手在她那双又坚、又挺、又圆的丰乳上,爱不释手的来回不断的揉搓着…捏得她娇喘不停。

汪宏撤回了他在王小惠腰际活动的左手,从前面转移到了她的禁地,女人最敏感的的禁地。

他摸到了。

嘿!

巫山峡谷却是水流不停。

小惠张开媚眼,看了他一眼。

娇喘着道:“宏哥…我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的里面好痒…好难过。”

汪宏此时不断地扣弄着王小惠那粒早已涨大如花生的阴核,他笑着对小惠道:“要我帮你止痒吗?”

小惠微点点头道:“汪宏…你快嘛…人家都快痒死了…我要你快一点插我的肉洞嘛…”

汪宏道:“好!”他别住气又道:“我来了!”

汪宏应声而起,腾身而上。

她玉手带路,引着肉棒直到肉洞口。

他…猛然一挺腰际,噗吱…肉棒如蛇入洞,整根没入只剩双卵。

“哦…”

小惠满意的浪叫道:“哦…这就对了…对了…狠狠的干…好哥哥…插死我吧…”

他屁股一抬,肉棒抽出三分之二,再猛烈一沉…

噗吱!又进去了!

“哦…唔…嘿…”

王小惠又浪哼一声。

这时王小惠看起来又妖艳又淫荡。

于是,汪宏开始猛烈快速的狠狠的抽插…

小惠则高声吟叫:“哦…唔…这次…真的好爽…舒服…用力太棒了。”

娇喘、娇呼不止。

忽然…

汪宏抽出了他的肉棒,龟头在洞口慢慢的磨着。

汪宏他经过了一阵猛插快抽,恐怕难以持久,故乘机抽出休息片刻,以守住精关。

小惠猛觉得肉洞内一空,心里也觉得一阵空虚,身体里好像掉了什么东西似的。

小惠急急的叫道:“好哥哥,你是怎么了,为何把宝贝抽出来呢?小穴空空的好难受。”

汪宏吻着她的樱唇,把舌尖送入她的口中。

如饥渴多年似的拼命吸吮他的舌尖。

她抬起了屁股,要迎接大肉棒。

龟头进去了。

王小惠猛的向上一抬、一摆,硬把汪宏的大肉棒给吸进去,然后双手抱紧他的腰,屁股一摆,双腿夹住了他的屁股。

汪宏突然奇袭她,猛烈的用十足的力气,将大肉棒用力地往下冲刺,这一顶就猛烈的顶到了小惠的肉洞深处。

她满足的长长吐一口气,浪声的叫道:“哦…好棒又…又好涨…汪宏…你还要快-点嘛…人家…都快…痒死了…我要…哎哟…要你狠狠的插…肉洞…”

汪宏别住气,力贯龟头如狂风暴雨似的,狠狠的抽插百余下,插得小惠满脸生春…

王小惠的屁股也跟着汪宏,有规律的上迎、下摆,下体的淫水如决堤的江水,奔腾而出。

汪宏气喘如牛的道:“小惠,你舒服吗?”

小惠娇脸飞红的道:“嗯…妹妹…舒服…都舒服死了…我今天好怪…特别想要…”

汪宏心想他如此心浮气燥,及疯狂的抽插,假如一时无法控制住精门,到时岂不是很丢脸。

汪宏暗想:“改一下战术吧,改以慢进慢出。”

汪宏飞快的拔出却又慢慢的插入,一分一寸的滑向肉洞。

噗吱的一声,肉棒离洞,她内心一空。

但…大肉棒进入洞内直逼花芯,刚顶了洞底,小惠的内心刚刚感觉到满足时,却又偏偏…

噗的一声,肉棒却又似触电一般飞快拔出,随着又慢慢滑进,这样的紧抽慢送,把小惠弄得心里慌慌的,胃口也吊得十足。

汪宏之所以采取这一战术,是想先稳固自已的精门,再狠狠的抽插使王小惠的肉洞更舒畅。

小惠忙求道:“哎哟…好哥哥…你快别这样…狠抽慢入了…你不知我好难过…你一抽…我的心也跟着空了…想要你…哎哟…要你狠狠的…插进去…你偏偏又慢慢的…让我全身空虚。”

“唔…”

她紧握着他。

嗲声嗲气的说道:“好哥哥…拜托嘛…你稍为快一点…不!是要你抽得慢一点!”

汪宏见她已迫不及待了,于是…他又改变了战法!汪宏改以九浅一深!

汪宏虽然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但是…总是肉棒半入即退,半进半出的。

王小惠刚刚准备抬起屁股迎接大肉棒时,他却偏偏猛的一插插到了她的花芯了。

小惠这时浪叫着:“哦…好舒服哦…”

旦是…偏偏随着汪宏这一插,又是半入不入的,半入又退了。

小惠刚刚要叫:噗吱!的一生!

又猛烈的直捣小惠的花芯了。

这样汪宏的九浅一深的战法,又把欲火如焚的小惠弄得肉洞骚痒如蚁,她实在忍不住了。

小惠嗲声的叫道:“嗯…好哥哥…我好痒…人家好…难过哦…求求你…快插吧…别这样…哎哟…别这样…不要再逗了…人家会…痒死了…”

“…”

汪宏笑道:“好妹妹,你怎么这么浪?”

小惠白他一眼道:“是呀…人家都被…你搞的…难过死了…不浪不行呀!”

汪宏用手捏揉着她的丰乳,嘻皮笑脸的说道:“嘿嘿!慢慢搞,我一定让你痛快。”

王小惠此时已是欲火如焚,极需要大肉棒的狠狠抽插,所以送上一个长长的香吻。软绵绵的道:“汪宏…我的最最…好哥哥…人家要你加油…狠狠的插…再深一点吧。。”

汪宏用力顶了一下说道:“好吧!小淫妇,我会尽力把你的浪血插破!”

“哎哟!”

小惠高兴的说:“插吧,插破了…我也不会怨你…弄死我吧…我会很感激你的…”

“好!”

语音一顿,他就猛一拔出肉棒。

于是…

汪宏开始了猛烈的抽插了,汪宏精关早固,况且已是整军再战,故神勇万分,这一波雨点般的抽插,真如天摇地动。

小惠浪叫道:“哦…美…美死了…我会爽…爽死了…哎哟…唔…我痛快…痛快死了…我要飞了…痒死了…”

汪宏头低下不断的吸吮她的丰乳,一手揉捏她的乳头,使得小惠如一头发情的母猫般狂叫着。

原来就有叫床习惯的王小惠,经他如虎般的上下夹攻,肉棒撑得她的肉洞淫水直流,疯狂似的浪叫道:“亲哥哥…你就…今天…好好的干我吧…我已经…服了…你的…唔…爽啊…我的天呀…肉洞会裂的…爽死了…宝贝…亲哥哥…”

“唔…”

她突然一阵颤抖道:“哎哟…不得了…我要…泄了…爽…又泄了…”

一阵颤抖,又泄了一次。

但是…

王小惠此时已进入性的最高潮,她用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更是歇斯底里的浪叫着:“哎哟…嘿…我…不得了…浪穴碎了…让你搞坏掉了…唔…”

“我…完了…”

女人的高潮比男的慢了许多。

但…只要进入性的最高潮,女人就会接连几次的泄身…

于是…

“哎哟…天啊…我会死了…肉洞裂了…我又要…唔…”

她嘴里直叫,而身体是一阵一阵的颤抖,她的媚眼微张,又紧紧的闭上,头一摆,又拼命的乱摇乱摆的…身体扭着,屁股也跟着猛烈的迎合。

噗吱…噗吱…

肉棒在满满淫水的阴户进出,而带动满是淫水的阴唇,一翻一收的发出这美妙的音乐…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

由于汪宏用力过猛,床铺也好像得到快感似的吱吱叫。

小惠已经进入性高潮的最高峰的境界。

“哥呀…”

小惠有气无力的叫道:“不行了…哥哥啊…妹妹…真的受不了…我不能动了…”

“唔…我好舒服…”

王小惠此时因为阴户磨擦过久,开始有点痛了,她已过了高潮的绝顶,如今…

她需要休息了。

但是…汪宏却偏偏愈战愈勇,抽、送、擦、旋、磨、转,肉棒如出山猛虎。

小惠求饶道:“亲哥哥…好哥哥…你快停吧…我不能再干了…唔…嘿…”

她的脸色苍白,她哀求道:“天啊…哎哟…你…宏哥…真会把我…搞死的…我要死了…”

汪宏被喊得直想收兵了,但,如今他已陷入高峰,欲罢不能,他只有加快抽插的动作,尽快发泄。

汪宏喘着气道:“好妹妹…我快了…马上就…好了…你再忍耐一下…”

小惠眼珠直翻,连喘气都感觉无力了。

她呻吟的道:“哎哟…不…哥哥…我…快死了…会死的…”

突然…

汪宏停止猛烈的抽插,他伏着不动了,一股如箭似的热流,正射入她的花芯、子宫口。

王小惠她此时正在快要死的边缘上,突然被汪宏这股强劲的精液,又给射醒过来。

“啊!”她惊叹了一声,“哥哥呀…美死了…爽死了…痛快死了…唔…”

他也累得不想讲话,身体一侧倒在一边。

王小惠也无力再动了,闭目养神了,双方都疲劳过度,两人相拥的睡着了。


夜总会内…

汪宏把王小惠带离夜总会后。

美玲回到自已的座位,美玲一看小惠和汪宏不见了,她很焦急的就问在她旁边的江芳道:“江芳,小惠他们怎么不见了?”

江芳笑道:“他们可能有事,去办事情了吧!”

美玲放心不下的道:“不会吧!小惠没事呀!”

江芳回答她道:“美玲,你别管她们了,他们可能另有安排,另有节目吧!我们两个也可以好好玩,你说是吗?”

美玲甜甜笑道:“是啊!”

美玲是个乡下女孩,她早已向往高雄的繁华,而这几天和小燕、小惠这两个新潮女郎的相处,也使单纯的美玲有所改变。

一个外表十分文静,温柔的女孩,但,她的内心潜在并不见得与她的外表相同,潜在的可能是一个淫荡的女孩。

美玲正是这种女孩。

美玲芳龄已是二十了,对男女之间的事已是一知半解,而且在小燕的言语暗示下,她的本性已逐渐呈现。

江芳看着她眉稍渐露骚媚。

他不禁心想:“这女人,以后一定十分骚荡。”嘴里却道:“美玲,我们再跳一支舞?”

美玲大方的道:“好啊!”

讲着就故意走到前面,扭动她歼歼细腰,及摆扭她那个即浑圆,又高翘的大屁股。。

江芳走在她后面,看着她的屁股,心想:“她将来一定是个荡妇。”

江芳与美玲两人相搂着随着音乐跳着舞,脸贴脸,胸贴着胸及下面也紧紧贴住了。

美玲在高一的那一年就被她班上的男同学给开苞了。当时,是因为同学弄了一粒药给她吃才失身的。

当时并不舒服,因为心情很紧张,而且地点也不隐密,两人深怕被人发现,故草草了事。

江芳的嘴唇,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秀发上温柔、细腻的活动,要她打从心里舒畅。

美玲又将乳房挺了过去,紧贴他的胸前。

此时…

夜总会舞池内的灯光全关掉了,只留下头顶上的小红灯,江芳就吻住了美玲嫩白的耳根,然后用舌尖在她的耳根、耳内席卷、挑逗着,耳朵是性感带,美玲身体很快就软了。

美玲软绵绵的倒在他的怀里。

江芳在她耳边,边轻咬边道:“美玲,等会上我那儿。”

他又摸摸她的大屁股,道:“我们好好的玩一玩。”

美玲只是轻哼道:“不要嘛…”

江芳是何许人物,怎不知美玲是故意作态而已,他又紧紧搂住她,揉着她的屁股又道:“美玲,好不好?拜托嘛!”

美玲软绵绵的道:“嗯…”

两人跳成一团,江芳的手更是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探索,他轻揉着丰乳使她全身酥麻而发痒。

江芳的肉棒早已直立起来,涨硬的江芳十分难受,他附在美玲的耳边,柔声的道:“美玲,我们走吧!”

美玲白他一眼:“嗯!”

说着,两人就相拥着走出了夜总会,坐上了计程车,就直开往江芳的住处的路上。

在车上…

江芳已经老实不客气的伸入美玲的裙子里,直捣美玲的三角地带,隔着三角裤,深入肉洞口。

就停留在那粒小豆豆上尽情的揉捏扣起来,再将手指往肉缝里塞,只觉得紧紧的、热热的。

美玲的一双水汪汪的媚眼,渐渐合起来,似乎十分受用的样子,她的手在他的大腿上来回磨擦。

美玲的手渐渐的向上移,移到江芳的裤前隆起的部份,在上面很温柔的轻抚、移动。

江芳只觉得一股温温热热的水,冲到了自已的手指上,他就像在寻宝似的,挖、捣…

两人正进入忘我的境界。

“吱…”

猛的一个煞车声,将他们的魂给拉了回来。

司机道:“先生,已经到了。”

江芳恍然道:“哦!到了!”

洪美玲羞红了脸,又赶快将衣服整理一下将撩高的裙子拉下来,又理理头发。

江芳将钱递给司机,道:“不用找了。”

下了车,江芳马上用手轻轻搂住了美玲的细腰,将她带到了一间独门独院的屋子里。


耽美小说网站 淫荡的女秘书 此文章来源于网络。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小说标签云

现代小说 乱伦小说 三打小说 妻人小说 外国小说 群交小说 人兽小说 古典小说 虐待小说 日本小说 换妻小说 男男小说 暴力小说 外遇小说 童话小说 法译小说 女女小说 暴虐小说 二种结局小说 强暴小说 四打小说 奸尸小说 变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