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章 录取通知书

  最新网址:mhtxs

  每一次去俞家豪宅都没有好事发生,连今上一次去俞家还是在半年前。

  当时连今的一部电影《火热》正进入紧锣密鼓的宣传期,制片方为了让电影卖的更好些,曾背地里让连今跟《火热》的男主角炒CP,当时连今只说考虑一下,并没有答应。

  《火热》的男主角叫齐天圣,是个选秀出道的新人,他急于出头,便不顾连今的抵触,私自发了大量的捆绑通稿,硬是营销了一波‘连今暗恋他’的白马王子人设。

  不经过俞家人同意,私自传绯闻,这在俞道平眼中是一条重罪。当俞道平晓得这件事后,连夜让芮影把连今带到俞家,狠狠的在地下室抽了连今十鞭子。

  俞道平更是放狠话,如果还有下一次,吃鞭子的就不是连今了,而是她一直呵护着的弟弟连悯。

  所以,连今怎么可能不恨?她只怨自己人微言轻、势单力薄,她曾经想过,如果没有妈妈骨灰和连悯的羁绊,她或许会和俞道平同归于尽!

  电梯下降到一楼,‘叮’一声,打开。

  她整理了一下发丝,戴上墨镜,朝着关阳楼出口走去。

  此刻屋外艳阳高照,小叶黄杨排列成的绿化带郁郁葱葱,关阳楼门前的九十八注喷泉开了起来,晶莹的水珠在偌大的广场上如同雪霰般四散,一部分水滴恰好浇灌到姹紫嫣红的绣球花上,一阵阵幽香肆意蔓延。

  一辆迈巴赫停在绿化带前,身穿黑色劲装的保镖看到连今走来,立刻打开车门。

  看到连今上车后,保镖才进入驾驶位,驱车赶往俞家。

  下午一点,烈阳正盛,暑气正浓,半山别墅却凉意袭人。

  连今迈过私家花园,看了一路被精心培育的绿柠檬玫瑰,淡绿色的花瓣皱褶的犹如波浪,层层叠叠,几乎要把行走期间的人淹没。

  连今紧紧握拳,修剪过指甲的手指抵着掌心,直到进入豪宅大厅,才勉强放松自己,可手指还是略微僵硬。管家给她倒了一杯柠檬水,连今紧张的差点没能端好杯子。

  “你来了?俞先生正在楼上,他稍微有点忙,你先坐,他一会儿下来。”

  一个身穿波西米亚风格长裙的女人从旋转楼梯走下来,脚上的高跟鞋踩在铺了地毯的木质楼板上,发出阵阵闷响。她腰间的流苏和手工结绳正随着她的动作颠晃,戴着暗红色宝石戒指的手指随意的搭在扶手上,眼眸不过轻轻一瞥,已然万种风情。

  这个女人是连花,也是俞前的妈妈,她拥有和自己母亲同样的容貌。

  连今每次看到连花的脸,都有种恍如隔世的酸楚,她晓得自己的母亲已经长埋黄土,可一看到这张相同的面庞,她始终会有‘我的妈妈还活着’的错觉。

  连今喝了一口柠檬水,趁机压下心中对母亲的想念,随后抬起头,对连花淡淡的笑了笑。

  “知道了,我就在这儿等俞先生。”

  连花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便领着管家出去了。

  俞道平出现是在连花离开十分钟以后,相较于连花慢条斯理的行走,俞道平的动作迅速很多。

  俞道平个头还算高,虽然年过四十,可仍然能够瞧得出年轻时的俊朗模样。他穿着银色手工西服,衬托的整个人挺拔而凌厉,亮黄色的温莎结规整的贴服在衣领下,为他增添了一抹属于年轻人的朝气,黑亮的皮鞋快速在地板上掠过,传来的声音仿佛一段密集的鼓点。

  他并没有跟连今打招呼,顾自朝真皮沙发上一坐,将手里的一张纸放到连今面前的茶几上。

  “看看吧,你会感谢我的!”俞道平似笑非笑。

  连今拿起薄薄的纸。

  是一张复印件,录取通知书的复印件。

  辨认了下内容,连今双手微微颤抖。

  “还满意吗?”俞道平往后一仰,摆出个舒服的姿势。

  连今把复印件看了两三遍,然后珍惜的将其叠好,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

  “你的弟弟,他被A大艺术设计专业录取了,九月份就要跨进大学的门槛了,你这个做姐姐的难道不该有所表示吗?”

  看着对方成竹在胸的样子,连今捏紧裙摆:“俞先生让我做的,我似乎都在不遗余力的完成。”

  俞道平好笑的看了连今一眼:“是么!”

  连今晓得对方要说陆泓的事了,她抢先开口:“我很尽责尽职的去讨好陆泓了,他喜欢美艳型的女孩,我便画了浓妆,他喜欢主动的姑娘,我便努力投怀送抱。可是...不晓得怎么回事,他的女朋友找过来了,还带来了一堆狗仔,我...”

  说着,连今一度哽咽,眼眶被逼红,一行泪水无声滚落。

  连今拍哭戏从来没有失手过,她对人物角色的情感把控度要比一般演员精准,她的共情能力也高于常人,可以说,演戏这条路,就是老天爷在赏饭给她吃。

  她看着俞道平,无奈、委屈、担忧、害怕、渴望...她的目光里交织着复杂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强烈到让人无法忽视,让人一眼就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俞道平倒是轻而易举的放过了她,但他接下来的话让连今太阳穴重重一跳。

  “刚刚陆泓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说,他觉得你还挺不错的,想追求你试试看。”

  “他还征求了我的意见,问我同不同意他追求自己的女儿,然后,我答应了!”

  “他还说,如果他觉得你这个女朋友值得长期交往,那么,俞家的债务和投资将会转移到陆家身上,将来也可以有联姻的打算。”

  “所以,你没必要哭,这事你办的很好。而这张录取通知书,就是我赐予你的奖励!”

  连今听完这段话,几乎耗尽所有力气才让自己稳稳地坐着,她晓得,现在的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她让菩萨通知林婵过来,是算准了林家小公主不会轻易跟陆泓分手,虽然林家的势力没有俞家陆家那么大,但好歹彼此家族也混同一个圈子,陆泓不至于和林婵闹得太难看。

  只要陆泓和林婵无法分手,那么俞家的财政危机,陆家就暂时管不上。

  但现在来看,陆泓是铁了心要与林婵分手,铁了心要追自己,这怎么办?

  连今低着头,努力平复躁动的心情,这边俞道平又给她扔了一枚重磅炸弹。

  “你四天后要进野外生存的剧组,这事我告诉陆泓了,他为了追你,也联系了人脉,估计也会追到剧组去。”

  “我给你下一个死命令,这档综艺拍摄结束时,我要求你务必把陆泓捆劳。”

  “捆劳的意思懂吗?成为陆家的少夫人,至少要陆泓答应订婚。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只看结果,明白了吗?”

  俞道平的话说的又绝又狠,他的目光透着暴戾与残酷,无形的压迫宛如海啸的巨浪,直接冲击着连今脆弱的身躯。

  俞道平看连今一直没有回应,他深谙‘给个巴掌给颗枣’的手段,于是好整以暇的拽了拽领结。

  “连今,”俞道平喊出了她的名字,“如果这事办好了,我或许会让你进入A大进修。”

  “你刚满19岁是吧?这个年纪,应该好好的享受一下校园生活。”

  “况且,你的弟弟也在A大,你忍心拒绝和弟弟见面?”

  连今猛然抬起头,她努力克制住掐死俞道平的冲动,一双原本灿若星辰的眼眸猩红。

  装着柠檬水的杯子被连今轻轻放到了玻璃桌上:“如果说不,你会放过我们姐弟吗?你不会的,对不对?”

  俞道平轻笑:“确实不会,我想掌控的人,还没有谁真的能够逃离掌心。机会给你了,看你怎么选择了。”

  连今把眼眶的热意逼了回去,明知道有些话不该问,可她始终忍不住。

  “俞先生,如果坐在你对面的是俞前,你还会这么做吗?”

  俞道平放下交叠的长腿,双手十指互扣,那张成熟略带沧桑感的脸慢慢凑近和放大,仿佛一只从氤氲的雾气里走出来的狮子,嘴角露出血腥的獠牙。

  “会!”他毫不迟疑地道,“在我眼里,情感只是换取利益的手段之一。”

  “所以,俞前,或者连今,都没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