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十八章 出宫

作品:戏精女配飒爆了|作者:丹粟|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4-23 05:16:14|下载:戏精女配飒爆了TXT下载
  最新网址:mhtxs

  江潋伸手扶着墙壁,此刻他只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这副身体能支撑到现在,还真的得感谢他出宫那段时间的奇遇了。

  十岁那年他是活过来了,但是他也被遣出了宫殿。名义上是让他出宫好好养病,实际上就是把他打发去了皇陵。

  那人除了几个守陵的宫人之外,一年到晚的,都不见有人影。这里确实够清净。

  这是江潋到的时候能感知到的第一印象。说起来,如果仅仅是为了静养,这个地方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可是他的病在娘胎里就被人下了毒了。这次送他来的那些人也是笃定了,这位大皇子的往后的一生就会在这里了。

  可不是吗?大夏国的陛下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大皇子,他身后没有任何的势力。

  就多了一个皇子的身份,也成不了什么大事。江潋收敛了自己飘远的思绪,他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巧的瓷瓶。

  从里面倒出一颗红色的药丸,费力的送到自己的嘴边。他手边没有可以送服药丸的温水,有些苦涩的药味就那么冲入他的鼻尖。

  这也不是什么难吃的东西,他从小到大吃的难吃的东西多了去了。

  所以,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你没事吧。”这里是偏殿,暗卫已经被他刚刚打发走了。

  而且,他的偏殿里面也没有宫女照顾他的起居,这一点,江潋记得很清楚。江篱此刻正好就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

  见他有些难受的撑着墙壁还拿出药吞下去的时候。这个人好歹也是帮了她一次。好歹也是自己的恩人。

  “咳咳,”江潋似乎没有料到她会出现。让她自己找个地方躲好了,这个少女没有听从自己的建议。

  不过,这样的性格才是他认识的小皇妹。“我暂时死不了,这些都是老毛病了,”听见背后的关心的声音。

  江潋似乎想到了自己刚才不是带回了一个人,而且等他缓和了之后。

  转过身,看到的那个纤细弱小的身影在黯淡的月光里显得有些单薄,不就是他的小皇妹了吗?

  他很少在别人的面前用这样无所谓的口气说话,在面对这个曾经唯一给了自己温暖的少女。

  江潋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他应该做到任何事情,都不喜形于色的。

  江篱借着微弱的月光此刻也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白衣青年,他的五官俊秀苍白。如果仔细看着,眉眼之间和二皇子五皇子还是有一分神似的。

  毕竟他们都是大夏国陛下的血统,兄弟之间有几分神色,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江篱见到他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大皇子在小公主的印象很少出现。

  而且,后面的走向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这个最不可能成为王者的人。

  最后竟然逆袭成功了,江篱不知道现在的轨迹是否还是按照之前的剧本走下去的。

  可是眼前的这个有些孱弱的青年,那就是未来最有潜力的人了,看他对自己还不错的样子。江篱当下就决定先抱着这根粗大腿再说。

  “我先扶你过来坐一下。”江篱的思维已经固定了。江篱对他似乎没有戒备。

  而她自然而然的走过去要扶着他过来,她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江潋本能的就退了一步,他不喜欢别人的靠近。

  即便知道这个少女对他没有恶意,也是因为她当年的一个举动。才有了如今的自己。

  可是毕竟隔了那么多年了,他们再也没有其他的交集,江篱的这份信任,让他有几分胆怯 。

  他已经习惯了从来都是他一个人面对,任何困难,生与死这么巨大的坎他自己都熬过去了。

  可是唯独不知道关心和爱的暖意是什么样的,他担心自己一旦贪念了这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么将来就会万劫不复了,人都是贪心的,从来都没有接受别人的关心和信任,大约自己的心也会变得坚硬和冰冷。

  所以,大皇子除了一副孱弱的身躯之外,还有一颗坚硬如同石头的心。

  “大皇兄,我没有恶意。”江篱看的出来他不喜欢自己的靠近,这大约已经是他的本能在驱使了。

  “谢谢你把我从蒹葭宫里带出来。”这句话大皇兄,就是在表明,江篱是记得他这个人的。

  空气静默了一会儿之后,江潋才稳住了自己的呼吸和脚步,他走的很慢。

  但是步子踩在地上却很稳,就如同他的过往的人生,比任何人看似都不精彩。

  但是他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踩到了如今的地位。

  “不客气,我说了欠了别人的人情。”‘在我有生之年是要还清的。’对他真心实意好的人,屈指可数。

  江潋看人从来不看面子上的那些工程,他虽没有读心术,可是只要他认真的揣摩,

  还是能分辨出不同人神情之下的想法的,他从来就是在别人的眼色里成长起来的。

  所以,他也最懂人性的丑恶,大约你卑微到了尘埃里,就知道有些真心和关心是多少的可贵了。

  “那会连累你吗?”江篱确实要离开这里的,皇城的宫殿富丽堂皇,可是对她而言就是用最华丽的金子搭建的笼子而已。

  她此刻就是那个还有利用价值的小公主,江篱可不认为大夏国的陛下有一个慈爱的父亲的心。

  如果对子女真心的疼爱,那么也不会有大皇子这号病秧子了,自己的二皇兄已经被流放了。

  皇后也可能被禁足了,这哪里是一个普通有爱的父亲会做的出来的事情。也对,大夏国的陛下。

  他的得意的子女不是他们这些人,江篱想通了之后就不再纠结了。

  就算是亲生的孩子,多了,父母的心都有偏袒某一个的时候,更何况是大夏国的王了。

  王也是人,其次才是父亲,江篱认真的看着他问道,自己现在可没有权利离开皇城。

  而他违背了陛下的旨意,带着自己离开了蒹葭宫殿,之后还要送自己出宫,那不是明摆着和陛下作对了吗?

  “他们查不到我身上。”都说皇城内没有什么真性情,江潋是信的。

  人心善变,也是如,可唯独这个少女,她还是如同当初那般,首先也会替他考虑一些。

  送她离开皇宫的这个决定,江潋此刻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