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3)

作品:妻子被小鬼干了|作者:xsgse|分类:其他|更新:2019-08-21 15:51:21|下载:妻子被小鬼干了TXT下载
  妻子被小鬼干了(13)2018/8/12自从那天妻子坐上2离开的那一天开始,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妻子的身影了,而小鬼的父母看到有妻子的陪护,把小鬼照顾的井井有条,也就有空的时候去看看,别的时间还是继续欣赏风景去了。

  又是一天过去了,回到酒店,我没有发现妻子的身影时,心裡有点埋怨了,虽然这小鬼受伤了,但也就一些轻伤,又不用你24小时的照顾吧,你又不是那小鬼的老婆啊。

  一想到老婆两个字,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中一紧,好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吓的我赶紧赶去医院一探究竟,飞奔在途中,我希望刚才的想法是无中生有的。

  当我到了医院后,离那个病房越来越近,我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真怕我一推门进去,那小鬼正在用他那粗大的鸡巴肏着我那美丽的妻子,如果真发生这种事的话,那我就是一个彻底的傻瓜了,为了一点点报复的快感,而把妻子一步步的推向小鬼头的那一边。

  但是事实真是如我所想的么,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走到病床的时候,没有发生小鬼和妻子的身影,我正疑惑两人哪裡去的时候,这时从卫生间好像传来了小鬼头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我心裡一鬆,没有发生刚才心中所想,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是接下去的对话,弄的我心裡又是一紧。

  “曲姐姐,我想喝奶了。”

  “不给,这几天给你喝奶,我那裡都被你吸的有点肿了。”

  原来是小鬼头想喝牛奶了啊,一开始我还以为喝的牛奶,可是我此时听了妻子的话,弄的我心裡吓了一跳,原来此奶非彼奶,而是喝我妻子胸前的那对奶啊,而且听妻子的话,这次不是第一次了,而是很多次了,而且妻子的乳头都被吸的有点肿了,可想而知,小鬼这几天对我妻子的那对乳头有多么的照顾了。

  我不知道卫生间只发生了什么,有那么几分钟的沉默,当我以为妻子的而拒绝换来了小鬼头的放弃,但是突然我听到妻子一声啊的尖叫,然后只听见妻子说道,“又来这一招,不给你就硬来,你真是坏透了。”

  隔着一扇门,我也不知道裡面发生了什么,我只能靠着两人的对话来猜测,但是听妻子的话,小鬼难道想强行喝奶不成。

  “别扯啊,我给你喝牛奶不就好了,真是的。”

  听了妻子的话,原来这小鬼看妻子拒绝,想来硬的了,可是接下去听妻子的话,看来已经妥协,曲颖啊曲颖,我的妻,原来你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啊,你可是有丈夫的人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为人不齿的事情。

  接下去我无法形容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可能妻子在脱胸罩吧,过了一会,只听妻子道,“小坏蛋,吃吧,这次可不要太用力了啊,吸疼了下次真的不给你吸了哦。”

  “知道了,曲姐姐真好,嘻嘻,那我来了哦?”

  接下去我就只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吸吮奶子的声音,听着这个声音,我知道妻子的奶子已经在被小鬼头侵犯了,我无法形容此时的感受,但是我知道我很想冲进去阻止这场不伦的行为,但是不是我不想进去,而是我害怕,我如果冲进去了,妻子的脸面哪裡放,如果暴光出去,人家会不会以为是妻子勾引的小鬼,想到这裡,我没有冲进去,而是把心中所想放到妻子回酒店的时候在跟她说说吧,希望妻子不要在堕落下去了,在堕落下去,我的妻子还是我的妻子吗。

  随着小鬼头不停地吸吮妻子的乳头,本来就知道妻子性慾比较强烈的我,不一会儿就从卫生间里传来妻子那诱人的呻吟声,听着妻子的呻吟,我就知道接下去那小鬼头肯定会把他的鸡巴插进妻子的蜜穴裡去,因为没有一个男人听了妻子的呻吟而把持的住的。

  发邮件到<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lass="__cf_email__"data-cfemail="15717c6c7c77747b6f7d60557278747c793b767a78">[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过了一会,我所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只听小鬼头说道,“曲姐姐,你的奶头现在好硬啊,而且我刚才不小心摸了你的内裤,发现内裤好湿好湿啊。”

  “不要说了,还不是你干的好事?你做的事,可要负责解决哦。”

  我听到这裡,这还是我的妻子吗,虽然妻子平时性慾强了点,但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的啊。

  这时小鬼嘿嘿笑了几声,说道,“那我就来了哦。”

  妻子恩了一声后就没话了。

  接下去大概两人在脱衣服吧,过了许久我只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妻子啊的一声,我知道妻子又被这小鬼头乾了,我那娇妻的蜜穴又一次的插入了另一个男人的鸡巴,而且是在我的面前,而我又不敢进去阻止这场好戏。

  “曲姐姐,鸡巴插进去了,哦,好紧……曲姐姐屄裡的肉肉包的鸡巴好舒服……鸡巴好像要融化了一样……好爽……”

  听了小鬼头的话,我就想起了妻子那紧凑的蜜穴,蜜穴裡全是层层迭迭的褶皱,所以光顶开妻子那满是层层褶皱的嫩肉就有点困难,敏感点的人我怕还没插进去就射了,就像我第一次干的时候,还没完全插进妻子那紧緻的蜜穴裡去,就一泄如注了。

  “啊……好紧的屄……曲姐姐的屄……真是太棒了……吸的鸡巴好舒服……”

  啪啪啪,听着这狂风暴雨的抽插速度,我可想像到小鬼头的胯部撞击妻子那丰满的臀部有多么的激烈了。

  “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唔唔唔……”

  “曲姐姐,你下面的水好多哦,我干的你是不是很爽啊?”

  死小鬼,竟然说出如此羞辱妻子的话,我的妻子会怎么说呢。

  “恩……舒服……”

  什么,妻子竟然说出这样子的话,难道妻子的心已经被小鬼征服了么。

  听了妻子的回答,小鬼可能很满意,我感觉卫生间裡的撞击声又大了不少,听着这勐烈的抽插速度,我不禁想着,妻子的蜜穴会不会被干坏呢。

  其实我也低估了女人,也就是妻子的承受力,以前没有对比,而现在我见过小鬼头那粗大的鸡巴后,我就觉得如果哪个女人的蜜穴被这小鬼的鸡巴插进去,会不会撑破的可能,可是到现在为止和前一次,见过小鬼把那粗大的鸡巴插进妻子的娇嫩的蜜穴裡去后,也没有把妻子的蜜穴撑破,所以我只能暗叹妻子的蜜穴真是有容乃大,能吃进去那么大的鸡巴。

  最可笑的就是,身为丈夫的我竟然没有冲进去,而是在考虑妻子的蜜穴是不是能容纳小鬼头的鸡巴。

  “曲姐姐,喜欢我干你?”

  我今天不止从小鬼的口中问妻子,喜不喜欢我干你,我干的你舒不舒服之类的话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好像这小鬼有点在宣布主权一样。

  这时我听见妻子回了一句,“恩……啊啊啊……喜欢……你干的我很舒服……我喜欢你干我……嗯嗯嗯……”

  “那曲姐姐,我和那个比,你喜欢哪个人多一点呢!”

  门外的我听到小鬼头竟然问这个问题,我心裡不由得一紧,虽然小鬼头没有直接点名道姓,但是我也知道小鬼头指的是我,所以我很想知道接下去妻子会怎么回答。

  发邮件到<a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class="__cf_email__"data-cfemail="debab7a7b7bcbfb0a4b6ab9eb9b3bfb7b2f0bdb1b3">[email protected]</a>发邮件到第一版主(全拼)@gmail“恩……啊啊啊……恩……啊啊啊……恩……啊啊啊……”

  虽然婚外出轨了,但是毕竟还是夫妻,所以我觉得妻子给了我一点脸面,直接过滤掉了小鬼的提问,乾了一会,小鬼头大概没见妻子回答问题,又追问道,“我的好曲姐姐,告诉我嘛,你到底更喜欢谁干你啊?你不说我就不插了哦。”

  说完,真的把那粗大的鸡巴从妻子的蜜穴裡拔了出来,蜜穴一下子没了大鸡巴的填充,妻子一下子觉得空虚了不少,被挑起慾望的妻子怎么能接受这个,所以哪裡还顾得上什么羞耻,一幅欲求不满的对着小鬼埋怨道,“你怎么把那个拔出去了?快把那个东西插进来啊。”

  “那曲姐姐你告诉我,你更喜欢哪个乾你,只要我得到了答桉,我就把鸡巴插进去。”

  这小鬼竟然用这样的招数,就是不知道妻子会不会妥协而说出我最不想得到的那个答桉--我更喜欢你干我。

  一开始妻子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我才听见妻子说道,“小刚,能不能不回答,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难道你还不满足吗?下次再提这样子的问题,你以后就别想碰我。”

  “曲姐姐,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为了弥补我的错误,我准备加班加点到天亮来弥补我刚才的错误。”

  说完,我只听噗呲一声,粗大的鸡巴又一次插进了妻子的蜜穴裡去,然后就是啪啪啪的抽插声。

  “不……要……这么激烈啊……顶到子宫了……啊啊啊……你好狠……喔……大鸡巴顶到底了……啊啊啊……要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我感觉好像小鬼头在报复一样,对刚才妻子的回答而实施的报复。

  “曲姐姐……我的鸡巴大不大……粗不粗……”

  “恩……”

  “恩是什么意思?”

  小鬼头追问道。

  “你的那个很大很粗,弄的我很舒服,这下满意了?”

  听了妻子的话,小鬼头好像得到了宝贝一样,兴奋地挺动起来。

  “哦……好爽……怎么又好像大了点……呜呜呜呜……不行了……我要来了……要来了啊……”

  门外的我听见妻子要高潮了,想到妻子被小鬼头乾到高潮的样子,我的脑子就是一片浆煳。

  “曲姐姐……我也快到了……夹紧我……让我们一起高潮吧……夹紧我的鸡巴……我们一起……”

  说完,我明显感觉到妻子的翘臀被小鬼撞得啪啪啪很响,干的妻子的呻吟声大了不少,明显妻子正在承受着小鬼头最后的勐烈攻击。

  “啊啊啊……曲姐姐……要射了……我要射了……”

  啪啪啪啪啪。

  “啊……啊……我也……不行了……”

  几百下后,小鬼头终于达到了极限,随着一声啊的叫声,然后就是一阵喘息的声音,我知道小鬼头射了,把他那滚烫的精液又一次进去了我那娇妻的子宫深处。

  内射了,我的妻子竟然被内射了,不知道妻子怎能一直让小鬼头无套内射的,难道妻子不怕怀上小鬼头的种吗。

  “哦……”

  随着小鬼头不停地把热热地精液射进妻子的子宫裡去,妻子不停地发生出愉悦的呻吟,热热地精液烫的妻子娇躯不停地颤抖着,静静地承受着被精液喷射的愉悦感。

  此时两人双双达到了高潮,我以为这场性爱就要结束的时候,从卫生间裡又传来妻子的娇喘,“恩恩……小刚……啊……你的性慾怎么那么强啊……真是受不了你……每天没来没了的做……啊……”

  “只怪曲姐姐你不是我老婆啊,所以我只能趁着这几天特殊的日子好好的佔有曲姐姐你啊,不然回去有那个人在家,我不是乾不到曲姐姐你了啊?”

  “啊……恩……那个人不在的时候……啊啊……你可以来找我……啊……”

  什么,妻子竟然说出这种话,那我不是我不在家的时候,妻子是别人的老婆了吗,看来接下去我要天天准时回家,我到看看,你们这对狗男人怎么办,憋死这臭小子。

  而小鬼头听了妻子的话,明显很开心,照他看来,妻子的心差不多已经被那场苦肉计俘虏了,接下去只要他需要,妻子就是小鬼头的专用肉便器了。

  待续